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一刀一千两 > 第二章 黄泉客栈(2)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生意总能让冷若秋兴奋。

    更何况是买人性命的生意。

    冷若秋满月般的双眸微微一转,轻声道:“原来是道上的朋友。两位,这种生意自然不能在这里台面上讲,咱们内屋说话。”说完,径自向客栈内走去。

    断左臂的头陀向右臂的头陀使了个眼色,断右臂的头陀会意的点了点头,坐了下来。断左臂的头陀的独自跟着冷若秋去了。

    冷若秋掀开一道黑纱垂帘,帘子上本挂着铃铛,此时正“叮当”作响。二人进了一间内屋,这里是不招待食客的。四周都是用木头搭建的,简单的桌椅摆设,只开了扇小小的窗户,四周围着黑纱,如此内饰似曾相识。冷若秋坐了下来,拨了拨头道:“怎么?客官是怕小女子吃了你们吗?”

    断左臂的头陀站在屋子正中央,也不坐下,谨慎的环顾着四周。

    “老板娘这话从何说起?”看了一会,断左臂的头陀回答道。

    “若不是怕小女子吃了二位,客官作甚留了一位在外看守,只身与我进来呢?”冷若秋笑道。

    “洒家那兄弟走的口渴了,便留他在外喝酒。”断左臂的头陀边说话,这边厢又抬头开始看天花板。

    “既不是怕小女子吃了二位,那一定是怕小女子开的是黑店。莫不然,好好的座客官不坐,偏要站着,还左顾右盼的。”冷若秋道。

    “老板娘说笑了,连性命也能收买的地方难道还不黑吗?哈哈哈哈。”断左臂的头陀笑道。

    “呵呵,客官怎说的小女子这如此不堪?这世上有人爱喝酒,那便有了酒肆。有人爱赌,那便有了赌档。这男人爱寻欢,便有了妓院。这所有的场所都是应有要求的人而设的。我这也跟这些地方一样,有人爱出钱买人家的命玩儿,小女子便负责收尸咯。”冷若秋不紧不慢道。

    人的性命于她的口中道来似只是随意交易换取银两的物件罢了。

    断左臂的头陀双眉一挑,道:“既然话已至此,那不知洒家这桩生意老板娘你是否接的下?”

    “那么客官既然寻到此处,自然多少听得点小店的名声。敢问小女子我至今是否有一宗买卖失过手?”冷若秋道。

    “好!那洒家便向老板娘买一个人的命。”断左臂的头陀道。

    “但说无妨。”冷若秋道。

    “一刀一千两。”断左臂的头陀言辞正色道。

    一...刀...一...千...两...

    冷若秋微微皱了下眉头。

    “老板娘神色凝重,莫非是接不下洒家这笔生意?”断左臂的头陀试探道。

    “客官说的可是近年来在江湖上风头窜的很急,杀人只取级,每杀一人便收一千两银子的一刀一千两?”冷若秋道。

    “正是此人。老板娘虽身处这荒凉之地,消息却依旧灵通的紧啊。”断左臂的头陀道。

    “客官谬赞了。小女子哪是什么消息灵通呀。实是此人的事迹早已在江湖上传神了。正巧与小女子又是同行,我又怎会不知呢。”冷若秋欠着身子道。

    “老板娘知道就最好,洒家二人此次前来就是向老板娘讨要此人性命,出个价吧。”断左臂的头陀道。

    冷若秋不说话了,她在深思。黄泉客栈可以说是现今江湖上最大的杀手组织,身为老板娘的她又怎会不知一刀一千两的大名呢。冷若秋手托着腮,虽然长时间待在大漠,可一双手却依然冰清玉华。十指纤纤,宛若雪莲。

    “客官,说句实话。现今江湖上每个人的性命都是有一个价钱的。他们各自值多少银子在小女子心里早已有了一本账目。可惟独这一刀一千两排除在外。”冷若秋道。

    “愿闻其详。”断左臂的头陀道。

    “既然客官不耻笑,小女子可就直言了。”冷若秋皎洁一笑,继续道:“现金武林,不管是名门正派还是邪教异支。所有成名人物的武功路数或是什么辉煌战绩或多或少都被江湖中的人所熟知。要杀他们并不是什么难事,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断左臂的头陀看着冷若秋,不知是观其美色还是正认真聆听。冷若秋倒没有在意,男人的眼光对他来说已见过太多。凡是来到黄泉客栈见过冷若秋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美貌女子试问谁不喜爱?

    冷若秋又道:“回说这一刀一千两。自从三年前的‘落雁剑’萧痕开始,据小女子所知他先后杀了‘独臂神刀’雷炎天,‘湘西义怪’巴扎切尔,‘金如来’法严大师,‘飞鹰’官正海。直至半月前的‘五岳剑’岳山,为止。共三十一人死在他的刀下。这些人中法严大师,官正海,岳山更都是一派之掌。武功如何自是不用小女子我多说了。其他几位也都是武林中成名已久的名宿。要杀死他们已是不易,要取下他们的项上人头更是难上加难。可偏偏他们都无一例外的死在了一刀一千两的手中,并且都成了无头尸。这个一刀一千两的武功自然得是十分了得。况且,听说至今为止没人见过他的真面貌,人海茫茫的如何寻得。”

    断左臂的头陀摆了摆手道:“听老板娘的意思似是并没有把握接下洒家这单生意。才短短几年的功夫,这一刀一千两便叫黄泉客栈的‘鬼娘子’如此畏畏缩缩。看来洒家今天来错了地方。”

    只见冷若秋冷冷一笑,道:“客官莫要急嘛。虽然这一刀一千两的确是个硬点子,但并不表示小女子就啃不下来。”

    “哦?莫非老板娘你心里已有了底?”断左臂的头陀问道。

    “我黄泉客栈名声在外,小女子手下的人也不是好打的虾兵蟹将。只是,这一刀一千两的性命现在可是有价无市的东西,不知客官可出的起银子?”冷若秋道。

    “老板娘,开个价吧。”断左臂的头陀道。

    “五万两银子,先付一半定钱。”冷若秋道。

    “好,五万两买他的命,值了!”断左臂的头陀想也没想便答应了。

    “客官答应的如此爽快莫不是与这一刀一千两有什么仇怨?”冷若秋问道。

    “老板娘好像管的太多了吧?”断左臂的头陀道。

    冷若秋识趣的道:“我只是随口问问,客官可以当成一句玩笑话。”

    只见断左臂的头陀掏出一叠银票,点了点,抽出几张塞了回去,剩下的往桌上一拍道:“这里是二万五千两定钱,不知道老板娘多久能让洒家看到他的尸体?”

    “一刀一千两不是易对付的角色,虽然小女子有信心可以杀的了他。可是在这之前得先了解一下他的武功路数。”冷若秋道。

    “不知老板娘有何对策?”断左臂的头陀问道。

    “小女子打算先赶赴江南‘封剑门’查看岳山的刀创。”冷若秋道。

    “岳山死了半月有余,尸体早已腐烂。况且封剑门更已把岳山下葬。试问如何验伤?”断左臂的头陀道。

    “这个就不必客官操心了。为了五万两银子小女子挖也要把岳山的尸给挖上来。至于如何验伤小女子自由主张。可这一来二去的恐怕需要数月。只可惜没人见过一刀一千两的容貌,要不然事情就好办多了。”冷若秋道。

    这时,忽然传来一阵“叮呤当啷”的铃铛声,随即内屋的链子被掀开了,本在外守候的断右臂的头陀冲了进来:“他的容貌,洒家一辈子也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