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一刀一千两 > 第五章 忘仇录(9)【第二卷最终回】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血,已把茅草床染成鲜红。

    血,沿着床的边缘,一滴一滴的滴下。滴在一大滩血水当中,泛起涟漪,就连涟漪也是血红色的。

    血从何处来?

    任谁流了这么多血都会死。

    当洛红袖与洛刀赶回山洞的时候,已是傍晚。

    血在夕阳的映照下愈显得殷红,更透露出一种诡异的萧索。

    名副其实的夕阳残血。

    山洞还是那个山洞,阿猫还是原来的阿猫。

    不同的是,阿猫此时正躺在血泊中。

    他自己的流出的血... ...

    “爹爹... ...”突见眼前这一幕,洛红袖直惊得失声叫道。

    洛刀也看的傻眼了,他自是无法接受眼前这一幕。出来的时候一切都还是好好的,怎的回来之时竟都变了样呢?好像原本美满的梦境,被残酷无情的打碎了一般。

    洛红袖看着瘫倒在茅草床上的阿猫早已泣不成声,这一切来的都太突然。适才还沉浸在与爹爹团聚的喜悦,可一瞬间一切又都化作了泡影。

    只见阿猫浑身都已被鲜血染红,似是个血人一般。身上赫然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自左肩直至右腰。伤口处两边的肉直往中间翻,可想而知这一刀定然极快。再看胸前更印着一个黑色的掌印。此人下手极重五指清晰可见。中掌处的皮肤竟被硬生生的烧焦,这才变成了黑色。这一掌定是被极热极烈的掌法所伤。

    洛刀这时也已来到阿猫身边,但见如此触目惊心的场面,不由得双目撑的极大,嘴巴因惊恐而张大,久久没有合拢。

    最疼最爱的师傅如今便浑身是血的躺在自己面前,小小年纪的他心中自然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打击。

    洛刀一眼望出去,除了鲜血还是鲜血。他呆住了。可当他看到阿猫身上由肩至腰的伤口之时,不禁吐出两个字来:“刀... ...伤... ...”

    洛红袖此时哪有闲情理会这伤口是刀伤或是剑伤。她只知道这一道长的不合情理的伤口还在不断的向外留着血。她运起‘风雪寒极劲’手上立时笼罩着一股寒气。她讲寒气注入伤口中,血在寒气的不断催谷下竟慢慢凝结了起来。

    “爹... ...爹... ...你不会有事的... ...你不会有事的。”洛红袖一边为阿猫冰封着伤口一边啜泣道。

    阿猫早已气息全无了... ...

    这个事实洛刀和洛红袖早已知道,从他们进入山洞的那刻起就完全没有感觉到阿猫的气息。

    一个人若没了气息那便是死了。

    阿猫断气了。

    所以,他已经死了... ...

    可是,洛红袖还是尽力的为阿猫处理着伤口,即便她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姐姐... ...师... ...师傅死了... ...”洛刀怔怔的说说道。

    “啪”

    洛红袖反手掴了洛刀一耳光,怒道:“胡说,爹爹是不会死的,爹爹是不会死的。”

    洛刀本不明白洛红袖这种行为的,可他忽然就明白了,因为他也想上前为阿猫疗伤,即便他也清楚的知道阿猫已经气绝身亡了。可他到底没有这么做,他暮然想起,出来之前阿猫向他交代的事情。洛刀忽觉阿猫似是早就知道自己会死,所以才交代好了一切,并且支开了自己和洛红袖。换句话来说,这个死亡是阿猫自己选择的。既是师傅的选择,洛刀当然只得遵从。

    “爹爹... ...你为何那么傻?你以为讲刀传给阿刀,便能卸下担子便能安心的死去吗?你可曾想过我和娘吗?你快起来啊!你快起来睁开眼睛看看我啊!”洛红袖哭道。

    人死又怎能复生。但见阿猫虽已断气,可尸体却仍存有一丝温热,自是死了不久。他一脸安详,没有一丝痛苦和挣扎。似是对这一场早已预料到的死亡欣然接受了一般。

    其实阿猫的心思洛红袖也猜到了几分,从她看到洛刀手上拿着的那把佩刀开始她便明白了一切。阿猫曾说过“刀不离身,离身必死”。既是阿猫主动将刀传予洛刀,那也就是说是他自己主动选择的死亡。

    洛刀攥紧了拳头,一双眼睛简直似要冒出火来:“师傅,徒儿自当练好武功。以后定为你报仇!你安心的去吧。”

    阿猫的死既成事实,洛刀也是无力挽回,他能做的也只能是报仇了。

    他果然是阿猫江湖路的延续。简直便是一模一样。从小便踏上的复仇的道路,只是阿猫的下场会否就是洛刀的下场呢?

    洛红袖放声大哭起来,当她现一切皆是徒劳无功的时候她只能哭了,这个女人崩溃了。

    夜。

    今夜似是格外的凉。

    夜凉,心更凉。

    竹林外,小溪边,赫然站着两个人影。

    两道黑影站在一个土堆前一动不动。

    只见,土堆是新泥堆起来的。土堆前插着一块木牌,孤零零的木牌显得格外凄凉。木牌上赫然刻着四个大字“爹爹之墓。”

    “师傅,徒儿已遵照你的遗愿,为你葬在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洛刀道。

    “爹爹,请恕女儿不孝,不能将爹爹的名字写上,以免惹来仇家,让你死都不能安心。”洛红袖喃喃道。

    “姐,你知是何人杀死师傅的吗?”洛刀问道。

    “我虽然不知,但看那两处致命伤,来人必定是高手。否则爹爹也不会坐以待毙,他早已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洛红袖咬着牙,尽力不让自己再哭出来。

    “不管是谁,师傅对我有恩,待我就像亲生父亲一般。只要我洛刀活在世上,定会砍下仇人的脑袋,拿到师傅坟前以祭师傅的在天之灵。”洛刀恨道。

    仇恨已使年幼的洛刀瞬间成熟了十岁一般。阿猫说的没错,仇恨是一样可怕的东西。

    “阿刀,你无依无靠的,以后便跟着我吧。”洛红道。

    洛刀微微的点了点头,问道:“我们去哪?”

    “大漠。”洛红袖淡淡的说出两个字。

    风吹起两人的头,同时也吹起了两颗仇恨的心。

    那一年,洛刀八岁。洛红袖十八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