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一刀一千两 > 第十章 晴儿(2)【加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纪念阅读人数突破95oo,特此加更,以示感谢!)

    “姑娘你没事吧?”金万两问道。 ≥ ≤

    “多谢金大哥关心... ...我没事。”晴儿柔声道。

    “看来,这‘蚀魂蛊’的贻害并非一朝一夕能够解除的。”洛刀叹道。

    “这两个‘蛇教’的败类。也不知与晴儿姑娘有什么深仇大恨,竟使出如此阴毒的手段。”金万两怒道。

    “我根本不认识他们,只记得糊里糊涂就被绑来了这里。这中间的事情确是如何也想不起来了。”晴儿道。

    “晴儿姑娘,你这一路皆为‘蚀魂蛊’所控制。思维被封。自然想不起来。”洛刀道。

    “洛大哥,无需如此见外。唤我晴儿便可。”晴儿轻声道。

    “晴... ...晴儿... ...”洛刀怔怔道。

    晴儿微微垂了垂眼眸,应声道:“恩。”

    金万两看了看两人,忽的笑了起来。

    “金大哥,你笑什么?”晴儿问道。

    “嘿嘿... ...”金万两笑而不语。

    晴儿忽的意识到自己还靠在洛刀肩头。不禁脸一红,悠悠坐直,羞涩的低下了头。

    洛刀似是也觉有些尴尬,道:“晴儿,你莫要介怀。我这位兄弟喜欢开玩笑。”

    晴儿没有说话,微微的点了点头。

    金万两举起酒杯,问道:“相识便是缘分,来,我们三人喝一杯如何?”

    “甚好。”洛刀道。

    “晴儿承蒙两位大哥搭救,感激不敬,这酒理应晴儿敬两位。”晴儿也端起酒杯道。

    “晴儿姑娘,救你的可是洛兄弟,我可不敢居功啊。”金万两道。

    晴儿不禁脸又是一红。

    “无妨,与朋友喝酒不需要过多的理由。来,我先干为敬。”洛刀说罢,便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他知道如果再举着杯,金万两指不定又要说出些什么来。

    “好,爽快!干。”金万两道。

    “晴儿虽什么都不记得,但在危难之际能遇上两位实是晴儿之福。”晴儿外表虽生得甚是柔弱,可喝酒却不遑多让。直把杯中酒饮尽。

    “哈哈,晴儿姑娘倒也是性情中人。观你言谈举止,应是大户的闺女才是。”金万两笑道。

    晴儿放下酒杯,忽的叹了口气道:“我也好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哪里人士?爹爹和娘亲又是何人?可... ...”说罢又连连叹了几声。

    洛刀与金万两对望一眼。洛刀道:“晴儿姑娘莫要灰心。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晴儿心头一热,眼眶也似是红了。

    三人半晌没有说话。

    “对了,洛兄弟。不知你接下来有何打算。”金万两忽的问道。

    “我打算去蜀中拜祭一下我师父,顺便办些事情。”洛刀道。他自然不能说是去蜀中追查杀师凶手。

    “蜀中?”金万两道。

    “是,不知金兄要去何处?”洛刀问道。

    “我?我要去江南办些货。”金万两道。

    洛刀点了点头。

    “不知洛兄弟有没有听过号称‘圣手回春’的李华延?”金万两问道。

    “哦?金兄说的可是那‘川霞谷’的‘医仙’李华延?”洛刀反问道。

    “正是。据说这李华延专治其难杂症,实是有妙手回春,起死回生之能。因此才得了‘医仙’之号。”金万两道。

    “在下自然知道。传闻此人淡薄名利,隐居‘川霞谷’。医德仁心,在江湖上也曾传为一代佳话。”洛刀道。

    “是啊。这‘川霞谷’不正位于蜀中吗?洛兄弟大可将晴儿姑娘送去李华延处医治。”金万两道。

    “若李华延出手,晴儿应是有痊愈的希望。”洛刀喃喃道。

    “真的吗?”晴儿忽的惊道。

    “自然是真的。既然洛兄弟也要去蜀中,你二人不如结伴而行,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金万两道。

    “如此自是甚好,只是... ...”晴儿不由得望向洛刀。

    “只是什么?除非晴儿姑娘你不想与我洛兄弟一起上路。”金万两道。

    “自然不会... ...”晴儿娇羞道。

    “这不就好了嘛。我想洛兄弟也不会让一个女子孤身上路的吧?”金万两问道。

    洛刀沉思了一会,道:“晴儿与我同去怕是不妥,可能遇上什么危险... ...”

    “会有什么不妥?让晴儿姑娘一个人上路才会有危险呢。再说,若真的遇上危险以洛兄弟的身手还怕解决不了吗?”金万两问道。

    “总之... ...不太方便... ...”洛刀冷冷道。

    金万两一惊,他没有想到洛刀竟会一口拒绝。

    “洛兄弟... ...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金万两问道。

    “一言难尽... ...这是在下私事,金兄还是不要再追问了。”洛刀道。

    “洛兄弟... ...”金万两刚想再说什么,却被晴儿打断。

    “金大哥不要再说了。洛大哥既这么说,定是有他自己的理由。还是不要强求了。”晴儿道。

    “唉... ...那晴儿姑娘你又能到哪里去呢?”金万两叹了口气道。

    是啊,天大地大,一个失忆的女子又能只身去到哪里呢?洛刀不禁心道。

    “去哪里都好。总之二位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没齿难忘。”晴儿道。

    “晴儿姑娘你这是说的哪里话... ...”金万两尴尬道。

    “晴儿不敢再劳烦二位,喝了这杯酒这便离去... ...”晴儿说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即忽的起身,夺门而出。

    “晴儿姑娘... ...晴儿姑娘... ...”金万两不停的唤道。可晴儿却径自出了客栈,头也不回。

    “唉... ...洛兄弟你这是做什么呀?”金万两埋怨道。

    “金兄,我自然有我的原因... ...”洛刀道。

    “唉... ...难道你看不出来晴儿姑娘对你有意吗?”金万两问道。

    洛刀一惊,问道:“什么?”

    “洛兄弟,你武艺虽高。可感情方面却甚是迟钝。”金万两道。

    洛刀从小到大皆过着孤独的生活,感情于他来说简直是陌生的东西。

    “你想想,他一个女子若是再让那些歹人抓去了怎么办?”金万两道。

    “我... ...”洛刀竟一时讲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啊?还不快追!”金万两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