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一刀一千两 > 第二十五章 千秋老祖(3)【两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喜欢《一刀一千两》的朋友请在观看本书时轻点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阅读。 多谢支持!)

    此言一出,洛刀立时一脸错愕。

    他解下身后的佩刀,端在千秋老祖面前,问道:“前辈当真识得此刀。”

    千秋老祖颤抖着接过洛刀的佩刀,细细端详起来。他的眼中满是诧异,双唇不住的微微抖动着。

    “老子怎会不认得,这把‘鸢飞’正是我为三师兄打造的。”千秋老祖道。

    千秋老祖把刀放在鼻下嗅了嗅,继续道:“好重的血腥味,看来此刀下已死过不少人了。”

    这把刀下当然死过不少人。

    洛刀已用此刀砍下了三十一名武林高手的头颅。

    一刀一千两刀下死的人怎么可能会少呢?

    洛刀心下大惊,道:“我师傅... ...我师傅竟是正刀山庄的第三把交椅?”

    洛刀虽猜到阿猫的死与正刀山庄有关系,可他万万没有想到,阿猫竟会是正刀山庄上一代庄主‘疯刀’袁天行的第三名入室弟子。

    “小子,我来问你,你师傅姓谁名谁?”千秋老祖道。

    “师傅姓洛,可名字却从来不曾与晚辈提起过。”洛刀道。

    “洛... ...不会错了... ...定是三师兄。”千秋老祖激动道。

    洛刀忽的一拱手道:“前辈,你既然识得家师,还请前辈告诉晚辈家师到底是谁?”

    “哈哈... ...糊涂。既然连自己师傅的名讳都不知道。”千秋老祖笑道。

    “家师只传了晚辈一年的武艺,在这期间更是从未告知过姓名。还请前辈明示。”洛刀道。

    “三师兄只传了你一年的武艺?”千秋老祖一脸诧异。

    “正是,前辈面前不敢有半句虚言。”洛刀道。

    “那三师兄定是很喜欢你,不然,只短短一年也不会将‘鸢飞’刀传给你。”千秋老祖叹了一声,继续道:“也罢,老子便告诉你。我三师兄,你师傅,姓洛,名放天。”

    洛放天!

    “洛放天?”洛刀道。

    “正是。”千秋老祖道。

    “洛放天... ...洛放天... ...”洛刀喃喃道。洛刀直将这个名字念了好几遍。

    原来阿猫并不叫阿猫。

    阿猫的真名原来叫做洛放天。

    今日,洛刀终于知道了自己师傅的名讳。

    “小子别念叨了。我三师兄可好?他现在何处?我已有十二年没有见到他了。”千秋老祖道。

    洛刀摇了摇头,道:“不好。”

    “废话,少跟老子打哑谜。”千秋老祖喝叱道。

    “师傅... ...师傅早在十年前便已死了。”洛刀叹道。

    千秋老祖倒吸一口凉气,一脸的诧异,惊呼道:“什么?三师兄死了?”

    洛刀无奈的点了点头。

    “啊!”

    千秋老祖大喝一声,手气刀落。只见,他手中的‘鸢飞’刀已深深的嵌入了一旁的打造台之中。

    “三师兄武功卓绝,怎会轻易死去?小子快说,我三师兄是怎么死的。”千秋老祖质问道。

    洛刀摇头道:“十年前家师在蜀中为仇家所杀。晚辈也正在调查杀害家师的凶手。”

    “什么?三师兄死了十年你居然还不知道是谁杀了他?”千秋老祖道。

    “说来惭愧,此行正是为了调查凶手才来到了正刀山庄。”洛刀叹道。

    “废物!”千秋老祖咒骂道。

    洛刀直被千秋老祖骂的没了脾气。

    他也时常觉得自己很没用,杀师大仇十年未报。废物这个词,洛刀早已在心中骂了自己千万遍。

    “小子,你追查杀三师兄的凶手为何追查到正刀山庄来了?”千秋老祖问道。

    洛刀便将洛放天当年血洗响马帮,与最近生的事端悉数讲予千秋老祖听。

    千秋老祖听罢,一掌重重的拍在打造台之上,喝道:“杀的好!响马帮作恶多端,早就该死了。”

    “可官庄主却暗中帮葛霸天重建了响马村。”洛刀愤愤道。

    “掌门师兄怎会如此做?”千秋老祖喃喃道。

    “晚辈也觉甚是奇怪,所以便来到了正刀山庄调查。”洛刀道。

    “糊涂!掌门师兄为人刚正不阿,又贵为当今的武林盟主,怎会与那武林败类葛霸天扯上关系。”千秋老祖喝道。

    “可这是葛霸天死前亲口说的,而且这十几年来官庄主与葛霸天一直有着联系。若非亲耳听到,晚辈也相信。”洛刀道。

    千秋老祖缓缓的依坐在打造台上,连声道:“不会的,不会的。”

    “事实便是如此,也由不得晚辈不信了。”洛刀道。

    千秋老祖眼中忽的闪过一丝光亮,道:“你说偷袭你的黑衣人使的是金色的刀气?”

    “是,方才晚辈见到官庄主在院中练武,也使出了一摸一样的刀气。”洛刀正色道。

    千秋老祖道:“那是掌门师兄的绝技,‘天海双刀决’的最高境界‘海天一色’。整个正刀山庄只有掌门师兄练到此境界,江湖上也决计不会有第二个人能使出这金色的刀气。”

    洛刀一惊,道:“难道杀我师傅与偷袭晚辈的真的是官庄主?”

    “混账!掌门师兄怎会做同门相残的事情?”千秋老祖喝道。

    “可同样的刀气,前辈又能作何解释?”洛刀问道。

    千秋老祖攥紧了拳头,道:“老子不知道。可老子知道杀三师兄的定不会是掌门师兄。”

    洛刀叹道:“前辈毫无根据。莫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忽然,洛刀只觉喉头传来一阵凉意,只见,千秋老祖已将‘鸢飞’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小子,你若再胡说,老子现在便杀了你。”千秋老祖道。

    洛刀冷冷一笑,道:“前辈,若不是官庄主,我师傅当年在江湖可还有其他仇家?”

    “没有。三师兄早我两年入门,十年未出过正刀山庄。没日没夜的练功。直到十二年前的一天,他来找我帮他打造一把好刀。随后,我便帮他打造了这把‘鸢飞’。从此,我便再也没有见过三师兄。”千秋老祖道。

    洛刀运起内力,缓缓的将脖子上的刀拿开,冷冷道:“前辈深居简出,对江湖上生的事自然不了解。若非是官庄主指使,我师傅当年又怎么会被正刀山庄的人追杀?”

    千秋老祖转过身去,将鸢飞刀重重的丢在了地上,喝道:“小子,不要再说下去了。带着‘鸢飞’滚出去。若再敢有一句废话,即便你是三师兄的弟子老子也照杀不误。”

    洛刀只觉继续待在此地也难从千秋老祖口中问出什么。随即拾起鸢飞刀插在身后,拱手道:“多谢前辈告诉晚辈这么多关于家师的事情,晚辈这便告辞了。”

    “滚!”千秋老祖喝道。

    洛刀推开了石室的门,阳光又再一次照在了他的身上。

    洛刀的心从未像今日这般豁然开朗。

    “官翰山!”洛刀冷冷道。他的眼中已露出了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