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一刀一千两 > 第三十七章 杀人者洛刀(2)【两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喜欢《一刀一千两》的朋友请在观看本书时轻点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阅读。 多谢支持!)

    农历四月二十六。

    宜:嫁祭祀,余事勿取。忌:诸事不宜。

    黄泉绿洲。

    这里,十年如一日的喧闹,繁华。

    来往商客络绎不绝。

    就算是住在此地之人也着实认不得这些西域商旅的样子。

    似乎,所有的西域商人都长着同一副嘴脸。

    在这待的时间长了,对这些金碧眼的西域人也就见怪不怪了。

    可今日,却有些不同。

    只因为这里来了一大群江湖人士。

    这片绿洲上已好久不见江湖人士的身影了。

    所以,今日这些人自然便显得格外扎眼。来往的商旅和百姓都不自觉的多看上几眼。

    这一众江湖人士有二十余人,声势浩大。

    他们皆身着劲装,刀剑加身。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风尘仆仆的。

    只见,领头的是一个白面汉子。他身着一袭青衫,头戴珍珠冠。腰间系着一口乌鞘宝剑。俨然一副贵族公子的模样。

    他的眉很细,很弯。生的也十分秀气,竟似个大姑娘一般。可眼睛却如星辰般闪亮。虽是一脸的倦容,可却丝毫不影响他的英姿。

    这青衫公子足下生风,脚程极快。通常这样的人不是急性子就是有什么要事。

    看这位公子的长相儒雅,就算性子再急也不会急到这个份上。那么,他必定是有要事。而且,这件事一定很急。瞧他的样子,似是慢上一刻便会错过一般。

    来黄泉绿无非只有两件事。其一是经商路过。其二便是进大漠。

    看这些人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经商的。可他们也决计不会是要进沙漠的。因为,他们穿的都是上好的绸缎衣衫,试问,谁会穿着如此名贵的衣衫进沙漠?而且他们个个轻装上阵。不要说进沙漠必备的水和食物了,就连防风沙的蓑衣和斗笠也不见。这样进沙漠不是送死又是什么?

    也难怪周围的人要多瞧上几眼了。这群人着实太过奇怪。既不是商人,又不像要进沙漠。那这些中原武林人士千里迢迢的来到此地又是所为何事呢?

    忽然,那青衫公子停下了脚步。跟在他身后的二十余人也同时停了下来。

    只见,一行人赫然驻足在一间土墙泥瓦的客栈门前。

    “到了,就是这里。”那青衫公子道。他又迈开了脚步,可现下,他却走的极慢,每一步皆走的小心翼翼,似是踏错了一步便会有性命之忧似的。

    青衫公子一慢,整个队伍也都慢了下来。众人直缓步走进了客栈。

    “各位客官,里面请。”

    此时,一个身材高瘦,皮肤黝黑的小二迎了上来。

    青衫公子瞥了他一眼,只见这小二满脸胡渣,一头长直拖在了地上。不由得一脸厌恶,道:“本公子来问你,这里可是黄泉客栈?”

    “是。”小二冷冷道。

    “此地是否只有你这一家叫做黄泉客栈?”青衫公子道。

    “是。”小二依旧冷冷道。

    “你这间客栈是否已经开了数十年?”青衫公子再问道。

    “是。”小二还是冷冷的回答道。

    青衫公子似是有些不悦,道:“你除了会说是还会说什么?”

    小二忽的将身子一侧,右臂一扬,道:“请。”

    青衫公子直向这小二瞪了一眼,咒骂道:“这鬼地方,连伙计也这般奇怪。”

    人群之中,一个随从模样的汉子立时迎了上来道:“公子,切勿和这些下人一般见识,”

    众人纷纷进了客栈,分而座之,只有那青衫公子迟迟没有坐下。

    那随从模样的汉子忽的从衣衫里掏出一块一尘不染的白手帕,道:“公子,待小的给您擦擦干净。”说罢,便低下头去擦起桌椅来。

    青衫公子这才一脸不情愿的坐下,喃喃道:“贝四,你说他真的会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吗?”

    随从模样的汉子立时赔笑道:“公子放心,这天机堂的情报自然是错不了的。”

    邻桌的一名汉子起身道:“贝公子放心,我等今日与公子同来定会找出那人,为贝老爷报仇!”

    青衫公子一拱手道:“承蒙各位江湖朋友仗义相助,我贝朗感激不敬。”

    众人立时一片哗然。

    “小二,有什么好菜尽管给本公子上来。”贝朗道。

    “没有。”

    只听得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耳畔想起,贝朗不禁心中一颤。

    “大胆,我家公子有心做你的生意。你这人怎的如此不识相?叫你们老板出来,就说有大客到。”贝四喝叱道。

    “在下便是老板。”那小二淡淡道。

    “什么?你是老板?难道这偌大的客栈连个小二都请不起,老板竟干上跑堂的活了?”贝四道。

    “小店只有在下一人。”小二道。

    “我不管你到底有几个人。我家公子和诸位大侠饿了,听明白了吗?赶紧去弄几个好菜来,银子少不了你的。”贝四一边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一边说道。

    这锭银子竟有碗口那么大,看样子足足有一百两之多。可那小二却连正眼也不瞧上一眼,径自说道:“没有。”

    只听得“嘭”的一身。

    一魁梧汉子赫然拍案而起,道:“放肆,你这小小客栈的掌柜竟敢如此对贝公子说话。是不是活腻了?”这汉子长着一对豹眼,模样甚是吓人。此刻,他瞪圆了眼睛,脸上的横肉直不住的抽动着。

    任谁被这样一个彪形大汉瞪上一眼皆会吓的双腿麻。可这小二却异常的镇定,似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般,冷冷的说道:“没有就是没有。”

    “我说你这人怎的如此别扭?”贝四喝道。

    此时,贝朗忽的以一臂拦在贝四胸前,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那你这有些什么?”贝朗问道。

    “酒。”那小二道。

    “酒可好?”贝朗道。

    “窖藏了十八年的女儿红。”那小二道。

    “好,就给我们没桌先拿各一坛来。”贝朗朗声道。

    “不够。”那小二淡淡道。

    “为何不够?”贝朗问道。

    “一桌一坛不够。”那小二道。

    “哦?那你有几坛?”贝朗问道。

    “一坛。”那小二道。

    “你这厮,莫非是在戏耍我家公子?”贝四怒叱道。

    “贝四,退下。”贝朗道。

    他转头对着那小二道:“那就给本公子拿上一坛。”

    那小二一转身便向着里屋走去。

    “慢着,你这女儿红卖多少银子一坛?”贝朗问道。

    那小二缓缓的转过脸来,冷冷道:“一千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