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一刀一千两 > 第四十章 难缠的女子(2)【两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喜欢《一刀一千两》的朋友请在观看本书时轻点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阅读。   多谢支持!)

    洛刀听罢,只得无奈的连连摇。

    他实在是不应该和女人讲道理。

    更不应该和女人打赌。

    不讲道理和耍赖可是女生生来便有的特权。

    金九旭拱手抱拳,朗声道:“花姑娘,你这又是何必呢?”

    “我乐意。”花心嫣道。

    “花姑娘,你既胜不了我洛兄弟,更加杀不了他。继续留在此地也只是徒劳无功罢了。”金九旭叹道。

    花心嫣嫣然一笑,道:“小女子自知胜不了一刀一千两。可又不能眼睁睁看着杀父仇人就此离去。”

    “那姑娘想如何?”洛刀冷冷的问道。

    “你去哪,我就去哪。天涯海角,我跟定你了。”花心嫣道。

    乍一听,这句话像是情人之间的承诺。

    可花心嫣说这句话的语气却是冷若冰霜。

    花心嫣对洛刀又怎会有情?

    若是有,那也只是恨。

    洛刀冷冷一笑,道:“跟着我作甚?伺候我鞍前马后?替我烧菜,做饭,洗衣服?”

    花心嫣脸色一变,娇嗔道:“你... ...你... ...”

    “在下可不缺丫鬟。”洛刀淡淡道。

    花心嫣赫然起身,快步走到洛刀身前,喝道:“我跟着你,只为伺机杀你。”

    洛刀却似完全没有看到眼前的花心嫣一般,自顾自的倒了杯酒,说道:“那只怕姑娘这一辈子都要跟着在下了。”

    “你这登徒浪子。”花心嫣喝道。随即,反手一掴,直向着洛刀的面门打去。

    她的掌势只去了一半,洛刀却已不见了踪影。

    忽然,花心嫣只听得背后响起了一个冷峻的声音:“我劝姑娘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花心嫣猛然回眸,只见洛刀此时已懒散的坐在她原来所坐的椅子上。

    “花姑娘,若你相信金某的话,请给金某一些时日。我定会查出杀你爹的真凶。”金九旭道。

    “金大侠,事已至此还调查什么?难道这世上会有第二个一刀一千两不成?”花心嫣道。

    “花姑娘... ...”金九旭似是还想说些什么,却已被洛刀打断。

    “金兄,算了吧。若是她听的进去,此刻也不会赖在这里不走了。”洛刀淡淡道。

    花心嫣下巴一扬,冷哼一声,道:“你知道就好。”

    洛刀忽的伸了个懒腰,缓缓的站起身来道:“姑娘当真要跟着在下?”

    “是。”花心嫣道。

    “好。”洛刀道。转身便向着客栈后院走去。

    花心嫣立时跟了上去,生怕晚了一分,洛刀便会不见了踪影。

    “你要去哪?”花心嫣问道。

    “我酒喝多了。要去茅厕。姑娘也要跟来看看吗?”洛刀道。

    花心嫣不由得双颊一红,顿足道:“你... ...你... ...”说完便径自背过身去。

    忽然,花心嫣只觉一阵罡风掠过她的身子,直将她的红衣裙摆吹起。

    当她再次回去看的时候,洛刀已然不见了踪影。

    “金兄,五日之后正刀山庄见。”

    此时,客栈门外忽的想起了洛刀冷峻的声音。

    花心嫣连想都没想,脚踏‘移花步’,立时如风一般追了出去。

    “你休想甩掉我。”花心嫣朗声道。随即,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金九旭直无奈的摇了摇头。

    朔方城外的林中。

    一道凌厉的“紫电”正在林间极快的穿梭着。

    这道紫电身后的不远处直跟着一道红色的惊鸿

    洛刀与花心嫣,二人你追我赶,已足足一个时辰了。

    正值晌午,日头正毒。

    花心嫣的衣衫已完全被汗水浸湿了。

    她的喘息声也明显越来越重。

    体力已然开始不支。

    “啊!”

    只听得花心嫣惨叫一声,足下一痛,身体不由得脱了力。直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她挣扎着站起了身子,拍了拍衣衫上的尘土,她刚要再追,可脚踝却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她不禁身子一斜,重心一偏,又跌坐在了地上。

    花心嫣放眼望去,但见四下空无一人,洛刀早已不见了踪影。

    现下,她又累,又渴,脚又疼的失去了知觉。不由得心中一阵酸楚,竟放声大哭了起来。

    花星羽死后,花心嫣一次都未曾哭过。

    她将所有的悲伤深深的埋在心里。

    她不能哭,至少不能在万花山庄众人的面前哭。

    因为,花星羽一死,万花山庄的重担就全部落在了她的肩上。

    所以,她决计不能哭。她亦不允许旁人看到她软弱的样子。

    她要坚强。

    只有坚强,才能够报仇。

    可现下,她却将仇人追丢了,不由得万般委屈涌上心头。这泪水便如决堤的江河般不住的流出。

    女人哭的时候,往往是最脆弱的时候。

    而女人一脆弱,便想寻找一个依靠。

    这个依靠,通常都是男人。

    花心嫣此时又何尝不想要一个厚实有力的肩膀依靠一下呢?

    忽然,一个沉猛有力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走向花心嫣。

    花心嫣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眸正关切的注视的自己。

    花心嫣揉了揉眼睛,她只觉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因为,这温柔的眼神竟是出自洛刀的眼中。

    乍见洛刀,花心嫣不由得又惊有喜。

    喜的是,洛刀竟又折回。惊的是,洛刀此时这份关切的神色。

    “你... ...你又回来做什么?”花心嫣问道。

    洛刀淡淡一笑,道:“ 我听到你哭了,所以我就回来了。”

    “我哭与不哭与你何干?”花心嫣道。

    “你哭的样子很好看。”洛刀道。

    今天,花心嫣已经是二次听到这句话了。

    而这句话都是出自同一人之口。

    ——洛刀。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花心嫣只觉洛刀是在轻薄,羞辱于她。

    可现下,再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理竟有一丝美意。

    花心嫣忽的掐魅一笑。徒然,闪电般的向着洛刀出手。

    只听得“啪”“啪”“啪”的三声。

    洛刀已然被花心嫣封住了三处穴道。瞬间不得动弹。

    眼泪,是女人脆弱的标志。

    眼泪,同时也是女人最厉害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