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一刀一千两 > 第四十四章 武林公敌(1)【一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喜欢《一刀一千两》的朋友请在观看本书时轻点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阅读。   多谢支持!)

    伤毒交加,直让洛刀硬生生的痛醒过来。

    他半睁着眼睛,一道刺眼的阳光立时映入了眼帘。

    洛刀只觉全身上下像是有千万只毒虫在啃咬一般。那如针刺的痛楚直侵入骨髓。

    他勉强运起忘仇录的内力抗衡。

    谁知,内力与体内的毒素一碰之下竟激起了一阵激烈的排斥。

    洛刀咬牙忍住,不断的催谷内力。

    可排斥越大,痛苦就越大。

    不多时,洛刀已痛的不自觉的扭曲了起来。此时,他只觉全身的骨头都在一瞬间爆裂了一般。

    洛刀一连咳了几声,“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只见,洛刀吐出的血液竟是黑色的。

    这黑色的血液刚一沾地,立时将地面腐蚀了一个大洞,直升起一阵毒烟。

    吐出一口毒血之后,洛刀身上的疼痛立时减少了几分。

    他转念一想,不禁心道:我此时应该深陷湖心牢之中,哪里来的如此耀眼的光亮?

    心念所致,洛刀赫然睁开双眼。

    只见,此际天朗云舒,烈日当空。

    洛刀一惊,挣扎着支撑起了身子。

    但见,眼前哪里还是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湖心牢。

    现下,他已置身在了一片荒郊野林之中。

    洛刀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

    他环顾四周,可却空无一人。

    洛刀拖着瘫软无力的身子,靠在一块大石旁歇息。

    他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极力回想着当日所生的一切。

    突然,他脑中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衣人的形象。

    此人以黑纱蒙面,一双眼睛出奇的阴寒。

    想到这双眼睛,洛刀不由得浑身一颤抖。

    他缓缓的回过神来,不禁眉心一锁。

    洛刀依稀记得。

    在湖心牢中,他吃了有毒的酒菜昏死了过去。

    在恍惚中,他觉得被一个人抗在肩上。

    那人轻功甚高,脚程极快。

    也不知走了多久,洛刀才觉被那人放了下来。

    这之后,他便失去了知觉。

    直到如今才醒了过来。

    洛刀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他在湖心牢中待的太久。

    一时间,对这猛烈的阳光有些不太适应。

    到底是谁把我从湖心牢中救了出来?

    此人将我带救来又有何目的?

    洛刀心道。

    正想着。突然,一阵彻骨的疼痛将他的思绪打断了。

    洛刀立时收敛心神,全神贯注的运功逼毒。

    可如今。

    他又怎能静的下心来疗伤呢?

    此刻,他的脑中充满了疑问。

    心念一但涣散。

    毒伤自然便疗的慢些。

    直到日落月升,星辰当空只之时。洛刀这才悠悠转醒。

    他缓缓的站起身来,四下打探了一番。

    此刻,洛刀只觉行功已没有太大阻碍。身上的毒已解了六七分。

    这毒虽然厉害,可也并不是太难祛除。

    看来,下毒的人似是并不想取我的性命。洛刀心道。

    洛刀静下心来一想,忽觉事有蹊跷。

    他突然纵身跃起,足下轻点,踏石借力,扬长而去。

    洛刀走的很急。

    耳旁呼啸而过的风,直将他的头吹得有些凌乱。

    洛刀不仅脚下走的急。

    心中更急。

    他虽然对昏迷时的事情毫无印象。

    可他却记得。

    朦胧间,他曾看到过一地的鲜血。

    而这血泊之中躺着一个金衣汉子。

    这个金衣汉子他并不陌生。

    便是每日给他送饭的正刀山庄弟子。

    而杀他的人,便是那蒙面的黑衣人。

    也就是将洛刀带到此地之人。

    送饭弟子遭到杀害。

    自己身中剧毒且离奇被救。

    洛刀虽一时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他知道。此事绝不简单。

    洛刀如今是武林正道公认的杀人凶手。

    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邪魔外道。

    在这样的敏感时期,谁又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洛刀从湖心牢中救出来呢?

    葛太平与金九旭已死。

    洛刀在这个世上除了失踪多年的冷若秋之外,已再没有什么亲人了。

    更没有愿意为了他以身犯险之人。

    如果当今天下还有人会担心洛刀的安危,那也只能是冷若秋了。

    可那黑衣人出手狠辣,又不像是冷若秋所为。

    既然不是冷若秋,那就更不会有人会冒着得罪整个武林的巨大风险将洛刀救出。

    而且,那黑衣人救了洛刀。

    却又将他弃至荒野,不管不顾。

    这又是为什么?

    现下,洛刀脑中有好几个为什么。

    他要去寻找答案。

    他要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要知道到底是谁救了自己。

    要弄明白这一切,他必须去一个地方。

    一个他来的地方。

    ——正刀山庄。

    所有疑问的源头都是来自那里。

    只有回到正刀山庄,他才能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他,必须回去!

    忽然,洛刀凭的停下了脚步。

    他一脸不相信的注视着前方。

    入夜的天子湖还是那样宁静。

    可洛刀的心中却已莫名的起了波澜。

    只见,他眼前赫然便是灯火通明的正刀山庄!

    原来,洛刀身处的地方便是离正刀山庄不远的一处山林。

    洛刀蹲下身子,找了一方灌木做掩护。

    眼前的正刀山庄还是那样的宏伟,还是那样的不可侵犯。

    可原本那股浩然正气却似已烟消云散。

    正刀山庄没了正气就好像一个人没了心脏一般。

    人没了心脏便是死人。

    正刀山庄失去了正气便与普通的庄园无异。

    洛刀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般奇怪的感觉。

    他悄悄的接近山庄,定睛一看。

    但见,正刀山庄的门庭之上赫然挂上了白绫。

    原本门前牌匾旁的两盏金色的灯笼如今却已换成了白色的灯笼。

    摆放在大门两侧的两只石狮子的脖子上也挂上了白布。

    洛刀不由得心中一惊。

    他虽常年居住在大漠。

    可对中原的习俗多少也是了解一些的。

    他知道。此时,正刀山庄之内正在办丧事。

    洛刀心中不禁又多出了一个疑问。

    ——谁死了?

    他翻身一跃,已落在了一线桥之前。

    只见,桥的两侧依旧站着两名守庄弟子。

    可如今,他们身上所穿的再也不是那一袭华贵的金衣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粗布白衣。

    见到二人披麻戴孝的样子,洛刀不禁上前问道:“二位... ...”

    还没等洛刀说完,那两名守庄弟子忽的像疯了一般,向着洛刀挥刀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