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一刀一千两 > 第四十六章 天机堂(3)【一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喜欢《一刀一千两》的朋友请在观看本书时轻点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阅读。  多谢支持!)

    贝朗一脸诧异,喝道:“什么?我看你是老糊涂了,竟要本公子所有的家产?”

    贝朗手中的宝剑虽已牢牢的抵住了天机神算的喉咙,可天机神算却没有一丝慌张,脸上反倒悠闲的很。仿佛,他此刻没有被人用剑架着脖子,而是他用剑架着别人的脖子。

    天机神算淡淡一笑,不紧不慢道:“贝公子稍安勿躁,难道洛刀的行踪不值你一身的家当吗?”

    贝朗的脸色一沉,道:“若是洛刀的性命,本公子愿意用身家来换。可现下,区区洛刀的行踪又怎值本公子所有的财富?”

    “若是洛刀的性命,只怕,贝公子倾尽家财也是换不来的。”天机神算冷冷道。

    “你敢小看本公子?”贝朗怒叱道。

    “难道贝公子有信心能杀的了洛刀?”天机神算问道。

    贝朗沉默了,他一脸为难,似是愤怒又似羞愧。忽的厉声喝道:“本公子或许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但是本公子有的是金银财宝。我可以拉拢江湖人士为我爹报仇!”

    天机神算轻蔑的的一笑,道:“贝公子,切莫再自欺欺人了。半月前,正刀山庄一役,洛刀身受重伤。结果呢?当今武林数一数二的几位掌门联手,不还是给他逃脱了吗?”

    贝朗一惊,手中微颤,问道:“你竟知道的这么详细?”

    “天下间有什么事是我天机神算不知道的呢?除非,是我自己不想知道。”天机神算道。

    贝朗狠狠的盯着天机神算,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贝公子全身上下最值钱的也就是这一身的家当了。我天机神算的规矩你是知道的。要想从我这得到消息,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天机神算道。

    贝朗一咬牙,道:“我贝家的财产,是爹生前留给我的。若我将它们尽数给你,这不是要本公子不孝吗?”

    “这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天机神算道。

    “老头,你别做梦了。你不要以为没了你我便找不到洛刀。”贝朗喝道。

    “好啊,那便请贝公子离开。”天机神算道。

    “你... ...”此时,贝朗已气的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贝朗还剑入鞘,道:“好,本公子这就走。想要我的身家?做梦去吧!”

    说完,便大步流星的径自向前走去。

    只听得天机神算一阵怪笑,道:“你爹固执,想不到你比他还固执。”

    贝朗一怔,猛然转过身去,喝道:“你说什么?你见过我爹?”

    “何止见过,你爹现在便在我天机堂之中。”天机神算缓缓道。

    贝朗立时抢步上前,一把揪住了天机神算胸前的衣襟,叱问道:“你说什么?我爹在天机堂?他明明已经死了,是我亲手将他下葬的!你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

    天机神算也不反抗,慢慢的从腰间掏出一块玉。

    此玉温润无瑕,玲珑剔透,雕刻成了一条栩栩如生的苍龙。

    贝朗见玉,立时失声惊呼道:“你怎么会有我爹的玉佩?”

    天机神算冷笑道:“老夫已和你说了,令尊如今便在我天机堂中做客。”

    贝朗缓缓的放开了手,喃喃道:“怎么可能,我爹明明已被洛刀杀了。怎会没死?爹若是没死,为什么这么久了都不来找我?”

    “你爹的确没有死在洛刀手上,可此时却也离死不远了。”天机神算道。

    “你说什么?你们把我爹怎么样了?”贝朗叱问道。

    天机神算嘴角一扬,道:“没怎么样。”

    “快带我去见我爹!”贝朗喝叱道。

    天机神算忽的一阵冷笑,道:“你们会见面的,不过不是在天机堂,而是在... ...阴曹地府!”

    贝朗一惊,反手便要拔剑。

    可他刚一力,忽觉一阵眩晕,眼中所看出去的天机神算竟变成了四五个。

    这四五个天机神算都在笑。

    ——冷笑!

    贝朗双腿一麻,重心一失,徒然瘫倒在了地上。

    “你... ...你... ...”贝朗颤抖着指着天机神算道。

    此时,天机神算一脸得意的坏笑道:“贝公子,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吧。你越是乱动,毒性作的便越快。”

    “你... ...这酒... ...”贝朗颤抖道。

    “不错,你已中了老夫下在酒中的‘千日醉’之毒。”天机神算道。

    “你... ...为什么?”贝朗挣扎着问道。

    “为什么?你可不要怪老夫啊。你要怪就怪你那固执的老爹,宁死也不肯跟我们合作。”天机神算道。

    “你... ...你把我爹怎么样了?”贝朗面色痛苦的问道。

    “你放心,你爹很快便会去陪你。黄泉路上,你们父子俩定会重逢的。”天机神算道。

    只见,天机神算缓缓的从腰间拔出了一柄通体乌黑的匕。

    匕闪着寒光,而这慑人的寒光正映照在贝朗的脸上。

    “贝公子,对不住了!”天机神算喝道。说罢,手起刀落。

    就在此时,天机神算忽听得一阵“嗡嗡”的响声。他只觉周遭的空气竟无规则的四处流窜了起来。

    “是谁?”天机神算朗声问道。

    他这一刀迟迟未敢下手。他觉得,在自己手中的匕捅进贝朗身体之前。躲在暗处的绝世高手便会先要了他的命。

    霎时,一道漆黑如夜的刀芒直从湖心亭的顶上直直的插了进来。正横在了贝朗与天机神算之间。

    天机神算怪叫一声,连连后退。

    但见刀芒渐渐散去。一道戴着斗笠,披着蓑衣的身影出现在了贝朗的身前。

    贝朗抬头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见鬼了?来人正是先前被他一掌打下西湖的船夫。

    天机神算踉跄站定,叱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管老夫的闲事?”

    船夫将斗笠扬了扬,直露出了一张冷峻的脸庞。他淡淡一笑,道:“天机神算,你不是号称什么都知道吗?如今,又怎会不知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