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七十一章 帝王之心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随着灵梦公主的诉说,皇帝陛下的脸色越来越是沉重,眼神也越来越是寒光闪烁,他低垂着头,不出半点动静,只是静静地听着

    这固然牵扯到了自己女儿的生死安危,而且还牵扯到了另一个很“关键”的人,这个人本身无关大局,但因他而牵动的后果却实在太大了,大到了连自己这个皇帝都未必能承受得起,不愿意承受

    一位帝皇,自己女儿遇刺,自己却在关心另外一个标准的纨绔败家子,天家无亲吗?实在是悲哀啊

    终于……

    “按照梦儿的说法,在刺杀之前,君莫邪曾经去给你报过信?至少应该算是提过一个醒?”皇帝沉思着

    “是的,虽然女儿并不确定,但君莫邪的动机应该并无可疑,或者是他之前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也未可知”灵梦公主声音甚低,但语气非常的坚定

    “蛛丝马迹,以君莫邪的微末道行有什么能力觉什么蛛丝马迹……算了,这些都是末节,到了后来,君莫邪又被另一高人救走了,也就是说,君莫邪并没有死,是么?”皇帝的眼神深邃起来

    “正是如此,父皇”灵梦公主知道父皇心中的避忌,所以她绝口不提夜孤寒的名字虽然,皇帝陛下本身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既然如此……那君战天为什么疯?竟然不顾一切的敲响了聚将鼓”皇帝陛下沉思着,“他孙子没有死,君家并未到断子绝孙的地步,那他这次行动就让人不解了,如此作为实在是……”

    他站起身来,缓缓踱了两步,手指轻轻敲着自己额头,慢慢的道:“孙子没死,君战天却莫名地了疯,恩……或者有一点可以确定了,那就是.君莫邪此刻肯定还没有回家;呃,想来是君战天接到了孙子遇危的信息,又久久未见孙子归家,所以才会如此失常呵呵呵,看来,我还是小瞧了他们呢?这……是一石几鸟呢?”皇帝陛下笑得很冷,很阴寒

    灵梦公主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顿时俏脸煞白,如果真是这样,虽然只是一个误会,可后果很可能会是无法收拾的

    “当时,君莫邪既然没有生命之危,为什么不即刻派人通知君家呢?梦儿你处理这事实在是太不小心了……梦儿,你想起来了什么吗?”见灵梦公主脸色大变,皇帝微笑着,尽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火气,但眉梢眼角,已经有些不能压抑的迹象,自己的女儿处事素来沉稳,今天怎地竟会如此的失策,难道是因遇刺而失却了平日的沉稳

    “父皇,在现君莫邪尸体……不,身体不见的时候,女儿曾经……曾经派人去给君老公爷报信,这……报信的刚走,那个老人家就来将受了伤的君莫邪抱走了”灵梦公主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呐呐说不成话

    “然后呢?消息已经送出,但现君莫邪没有死之后难道你就没做出补救?”皇帝陛下有些失望的看着女儿,心中却是一动:老人家?难道暗中保护女儿的,除了夜孤寒那厮之外,还另有其人?若是如此的话……

    皇帝陛下心中想着,脸上却是声色不动

    “这等重大消息自然要作出补救的,当时我的侍卫都已重伤,所以就让前去救驾的慕容千军派人去给君老公爷说明君莫邪未死的事情若君老公爷最终未能接到君莫邪未死的消息,那唯一的可能就是……?”

    “不用可能了,很明显,慕容千军并没有去报信,或者,去报的也是死讯而已要不然不会……”皇帝陛下叹了口气,方正清癯的脸上多了几道狰狞,随即隐没,和声道:“没你的事了,你去休息”说着抚了抚灵梦的头,虚无的眼神看着一片黄蒙蒙的皇宫笼在黑暗中,皇帝陛下突然感觉这种代表尊贵的明黄色竟然是如此的刺眼,如此的糟心

    这次刺杀事件,有些怪异啊呵呵呵……真是想不到呢皇帝陛下微微沉思着,眼底的锋锐一闪而过

    恩,也许,得到了洗一洗皇宫的时候了

    就不知用人血洗一洗,是不是会鲜亮一些呢?

    远处,铺天震地的战鼓已经寂然,然天地间依旧充斥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压抑之极

    希望,君战天,希望你不要让朕太难做了……

    皇帝陛下眼睛中露出极为复杂的感情,一闪而没

    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皇帝陛下负手而立,沉思了一会,突然道:“影子,你出去看看不到必要的时候,不要出手;告诉君战天,他孙子没死,闹一闹可以,但不要做得太过分了恩,顺便给我带点东西过去恩,顺顺手;这老东西也已经憋了好几年了……”

    说完,皇帝陛下提笔写了几个字,随手卷了起来,往后一递:“去”

    一阵风起,一个似乎有形无质的人影一飘而出,下一刻,皇帝手中那张纸条已经不见,一条淡淡的影子急的飞出了皇宫

    “虽然是让你放肆一次,不过,朕也要借一借刀”皇帝低声自语,脸上突然掠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皇帝陛下一向算无遗策,但是,这一次,他却是远远的低估了君战天的暴怒已经到了什么地步而且他此刻才派人去,已经是晚了……

    “来人,传独孤无敌大将军前来”皇帝舒了一口气,大声道恩,索性把局势再打乱希望,一个一个的,只要是明白人想来都会收敛一些,不明白的,自然没有留存下来的必要,又或是没有存留下来的资格

    不是不让你们斗,唯有斗出来的,才是强者但斗,也要有分寸的出了这个分寸,就会万劫不复的啊……

    ……

    灵梦公主告辞了皇帝,一直到回到了自己的寝宫才突然想起来,自从自己前去,整个刺杀过程,父皇便一个劲的问的全是君家,全是君莫邪,而对自己才是被刺杀的主要对象的事情,一向最疼爱自己的父皇竟全然没有问过

    这是为什么?

    难道在父皇心里,这桩疑窦重重的刺杀,牵扯到一位公主,牵涉到了自己甚至还可能有其他皇室人物的大案件,竟然不如一个君家重要吗?

    还是父皇他,在回避什么?

    还是……

    想到父皇深邃的目光,灵梦公主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幸亏,我有夜叔叔保护,还有那位神秘的强者,……

    怔忡中,灵梦公主伸手入怀,摸出来了那三柄小巧玲珑的飞刀,在手中把玩着,那飞刀只得大半个手掌大小,稍稍弯曲的弧度优美自然,当真是薄如蝉翼三柄飞刀叠在一起,居然也只得薄薄的一层灵梦公主很是好奇,这样小的飞刀,如何竟然能够挥出那么恐怖的强大威力,居然能令一帮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不战而走

    飞刀无言,刀身闪着晶莹的光采,灯光下折射出五光十色,璀璨之极若是只看到这样的飞刀,必然只会当做富贵人家小孩玩耍所用的东西,谁能想得到,这居然是一位绝世强者的致命武器?

    不过,只要这种独一无二的飞刀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立即就能认出来灵梦公主快乐的想着,心中无限神往:不知道这位连夜叔叔也无限佩服的绝世强者,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