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八十一章 装伤有理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君战天见他脸色不妙,不由心中忐忑,问道:“老方,怎么样?”

    方回生怜悯的看了看君莫邪,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性命大抵是无碍的,不过,其他就很糟糕”

    “很糟糕?”君老爷子大惊:“有多糟糕?”

    “经脉郁结,隐隐有枯竭之像;五脏受损,这个……,”他叹了口气,抬头道:“三少是不是曾经经过剧烈的体质锻炼?而且,是完全出了身体承受能力的那种?”

    君战天越来越感觉不妙,道:“是,曾经有那么七天,就是昨天之前还……”

    “那就是了;”方回生缩回了手,霜眉紧皱,道:“人力有时穷,三少的身体,本就虚弱,亏空;全凭强韧毅力而承受身体难以负荷地高强度训练,身体筋脉如何承受得起,已然受了暗伤;若是仅仅如此,只需终止那训练,调理得宜,便有痊愈的机会;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百上加斤,胸腹间中了刺客一剑两脚,致使五脏尽伤,为剑其气摧伤了内腑,彻底引了积蓄的暗伤,两伤相叠,岂有幸理,这也还罢了,最最难办的反而是,被利剑重伤之后,未能及时止血,导致失血过多,如今能保住性命,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他摇了摇头,道:“此番之后,三少能够保住性命,做一个普通人已经是上上大吉了,而且,日后若是再有剧烈的活动,便会有头晕目眩、五内如焚的感觉,甚至动辄有性命之危”

    君战天一呆,脸色大变,问道:“竟有如此严重?神医可有调理的手段吗?便一点痊愈的指望也没有了不成?”

    方回生叹息一声,道:“仍是那句话,人力有时穷,我虽被称道为神医,又那里当真有那通神手段,眼下这诸般情况累积在一起,纵然神仙再世,只怕也要无能为力君老,望子成龙,人同此心,固然是心情殷切之事,但,也要量力而行啊”

    说着提起笔来,开了个方子,道:“按这方子,每日三剪,小心调理,或可回复一二,但至于那玄气修为,相信已经是终生无望了”

    君老爷子呆若木鸡连旁边的唐源也是目瞪口呆;

    但,从这位医学的泰斗嘴里说出来的话,又有谁敢怀疑?又有谁有资格怀疑

    强笑一声,君战天黑着脸,道:“能够保住性命落不下残疾,能如常人一般的行动自如就好,至于玄气……天香国无数的人终生不曾接触,不也照样建功立业吗?”

    话虽这样说,但老爷子语气中的失望,却连唐源都听得出来

    唐源安慰道:“是呀,就像我们现在当朝的李太师,不外就是一个文弱生嘛?还不照样是纵横朝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唐胖子这句话本来只是应奉之意,没想到君老爷子听得心中怒火大起,以为胖子拐着弯骂人呢,要知道,李太师的玄气,可是君战天当年亲手废掉的,从而也导致了两家直到现在也解不开的冤仇,也是永远无法化解的冤仇……

    “滚”君老爷子一声怒吼

    唐胖子被老爷子唬得浑身一哆嗦,屁滚尿流的逃走了,到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老爷子了,自己明明就是顺着老爷子的话说的来着

    方回生叹口气,收拾起药箱,也告辞了;君老爷子安排几名侍卫送他回去,自己却坐在孙子床边没动

    这个举动不禁导致方大神医心中有些腹诽:这一来一回,待遇相差何等之大啊

    一回头,现君莫邪居然还在笑,君老爷子叹了口气,怒道:“你小子笑什么?老夫费尽了多大的心力,才请动千里无影跟踪随行保护你,你倒好自作聪明,出尽手段,将人家甩掉了,怎么样,最终闹成了现在这般模样,你说说你,你……我怎么说你才好唉”

    君老爷子摇头叹气,只感觉自己一辈子能叹的气,只怕在今天已经全叹完了

    “请爷爷宽心”君莫邪看着君战天眉宇间浓浓的关切,只觉得心中暖呼呼的,不忍再瞒着他,道:“刚才方先生的诊断,是我自己动了些手脚其实,我的身体,根本就没有他所说的那么严重”说着呵呵一笑,玄功运转,脸上病容顿时一扫而尽,变得神采奕奕

    “嗯?”君战天神情一震,一阵极度的狂喜涌上了他的脸庞,但随即,狂喜的神色还未来得及散开,就又罩上了一层疑虑,和一点、明悟

    “我想听听你的理由任何的一点,甚至是,你的……想法”君战天的眼神变得很犀利,看着君莫邪,似乎在审视自己这个孙子,心中究竟想的什么同时,君战天转头喝道:“从现在开始,这间房子周围三十丈之内,我不允许见到任何一个有耳朵的东西存在有违者,杀无赦”

    外面一声答应,接着“刷刷”的声音不断响起

    只须臾之间,外间似乎已经变得一片寂静,万籁无声

    瞒着御医,就意味着欺瞒皇上所以君战天很小心

    君莫邪平躺着的身体突然坐了起来,就穿着那一身睡衣,他紧了紧腰间的布带,走下了床,安安稳稳的坐在了太师椅上,坐到了他爷爷君战天君老爷子的对面

    这个动作,让君老爷子惊喜,看来自己的孙子的身体果然已经无恙,这孙子当真是好手段,连当世有数的神医方回生竟也被他瞒过了

    但随即老爷子的脸色变得郑重了起来,他能预感到,君莫邪接下来的话,必然会是非常严肃的,也许还是自己不愿意听的甚至是有些大逆不道的所以老爷子一早就隔绝了这所房子的任何信息,除非有传说中的至尊神玄高手藏匿偷听,否则决计无人可以瞒过老爷子的耳目

    从君莫邪这么多年的隐忍,以及到现在的伪装受伤,君老爷子无不嗅出了不寻常的气息他甚至能猜到,自己的孙子大致能说些什么,所以他才格外的严肃、郑重了起来

    “因为君家现在真的很危险我不得不站出来,本来纨绔一生才是我原本的本意”君莫邪开口了,却是先将自己摘了一下:“可惜,君家现在第三代只得我一个了,我就算想置身事外也不行了,所以我现在绝对不能进入京城各大家族的严密防备的视线里去”

    “这一点我了解,也猜到了”君老爷子捻着胡子:“单纯这一点的话,你现在的装伤,就很成功,我很欣慰”

    “还有,就是爷爷此前的行动,虽然一举震慑了京城各大豪门,但君家实力尽显,无论是在朝在野的影响力还是暗中的力量,都过于庞大了,而这样的力量本是皇家不能容忍的同时这次的事情也是一桩大大的犯忌的事情不过一来无巧不巧的迎合了陛下的心意,顺水推舟的让陛下完成了京城权利的重洗牌;二来因为陛下顾及往日情谊和爷爷的无数大功;三来也因为爷爷年事已高,三叔重伤致残,孙儿我纨绔不成器,才避免了陛下疑忌”

    “但这种事情可一而不可再;此次侥幸已经是很勉强,下次则未必就算是此时,若是让陛下查知孙儿的纨绔是假象,重伤之假象,势必猜忌之心反而会加倍,届时恐怕君家大祸便会即刻临门这,就是孙儿装伤的最大原因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