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八十六章 可怕的本能!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以君莫邪与管清寒之间的玄气差距,管清寒身上的其他地方就算被君莫邪击中,也未必可以造成伤害,而咽喉却是人体几处最要害且是最脆弱的所在,而手肘却是人体至坚之处,以彼之最锐克强敌之最弱,以弱胜强一击必杀

    那是足以反盘的决胜一击

    所以君无意才会如此的震惊

    莫邪真的有这么高明吗?或者是巧合也说不定?君无意心中疑虑着,复又凝神观战,但接下来的一招又一招虽然都是君莫邪在挨揍,但落在君无意眼里,君莫邪每一个动作只需用上力道,每一次都会在管清寒打倒君莫邪之前杀死她甚至……一招之间不止一次

    君无意沉默住细细的观察着——

    这一招,君莫邪躲闪地恰到好处,已经抬起的拳头中指有一个明显的突出,若是顺直线击出,就是管清寒的后脑这里,正是人体中又一个最脆弱的环节微微突起的中指指节若是打中后脑玉枕穴的话……

    这一招,君莫邪膝盖方位、动作有异,呈尖锐型,若是不退反进的话,正是……下阴致命之处……

    心脏

    太阳穴

    尾椎

    眼睛、咽喉、耳后……

    管清寒打得痛快淋漓意气风,君莫邪躲得吃力异常叫苦连天,君无意却在一边看得心惊肉跳……大汗淋漓

    这一头大汗,却是为管清寒流的,每过几招,君无意就要后怕一次,以他的眼力,也要在一顿之后才能判断出这一招管清寒面临的凶险,而这时已经又过去了几招而管清寒自身无数次面临死神召唤,却仍意气风的全然不知

    而君莫邪每每强自收住已经要出本能反应、致命杀招的意图却也被君三爷洞悉了

    太可怕了,即便以君三爷地玄高手的境界、强的定力也几乎坚持不下去了

    太恐怖了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里的旁观者不仅是清明,简直要吓死了

    他甚至不敢贸然打断这场微妙的死亡游戏唯恐自己一语出口,惊扰到了君莫邪,那么,一个收手不及,管清寒顷刻之间就会香消玉殒君莫邪这动作的犀利干脆,就算是君无意两腿完好也是万万来不及阻止的

    终于,君莫邪被打倒在地十次,管清寒自觉圆满地完成任务,一句话也不多说,向君无意告了罪,拎起两壶酒,头也不回的得胜而去自始至终,不喜不怒,脸色清冷如故,这么剧烈的动作,居然没有出汗,显得痛殴君莫邪对管清寒来说,简直是游刃有余,毕竟是高阶玄者对待低阶庸手,这样才合理啊

    君无意呆呆的看着管清寒离去,心中震惊无与伦比据他的计算中,在刚才的打斗中,若是当真生死搏杀,管清寒至少已经死了足足四十七次而且每一次君莫邪最终都能全身而退

    这是一个何等可怕的数据要知道君莫邪现在表现出来的只有四品玄气,而管清寒已经是九品玄气,马上就要突破进入银品玄者境界的年轻一辈的高手啊

    难道低阶玄者无法战胜高阶玄者的传说会被自己这个侄子所打破?

    不,现在这个已经是一个事实了

    而真真最可怕的还是,君莫邪的那些个动作,分明都是下意识的本能反应但每次却是都在他即将出手的时候强行收回这说明了什么?这意味着什么

    君无意浑身冷汗涔涔

    这说明了君莫邪对杀人已经是驾轻就熟,做出这些动作来的时候完全是无意识的

    甚至不用思考,不用考虑,受到攻击的时候自然而然就能够找出敌人的弱点出致命一击

    杀人,已经是本能

    唯有如此,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得杀多少人才能磨练出来这样的本能反应???

    即便以君无意的定力,也几乎不敢再想下去了

    见惯了军中骁将,也见惯了沙场搏命,习惯了血腥杀伐;经历过了无数的冷血杀手刺杀,曾亲手培养出许多杀手的君无意,一生之中征战百多次,杀人无算的他,也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可怕的人物

    怪物?

    不出手则罢,一动即杀人杀人,已经彻底融进了本能,成为了神经反射的第一个反应

    而这个可怕的、残酷的、恶魔一般的怪物,居然就是自己的侄子

    那个被全帝都公认为废物的侄子

    君莫邪

    君无意呻吟了一声,捂住了眼睛:我看到了什么?我一定是在做梦如果是噩梦的话,让我快点醒转

    噩梦?若莫邪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又怎会是噩梦或者是美梦也未可知

    这一刻,君无意又突然想起了君莫邪在恳请君老爷子收回成命的时候所说的话:爷爷,我不会打架真的,我真不会打架啊

    名满京城的纨绔公子不会打架?当时听到这句话,君老爷子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在君莫邪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然后吹着胡子指着门口大吼一声:滚出去

    而当时同样听到这句话的君无意差点笑出声来;好长的时间里甚至想起这句话就不由自主的乐了起来:实在是太好笑了

    不会打架,固然可以理解为不会打架,也未尝不可理解为……

    而现在他才彻底的、真正的了解了这句话里面的真实含义:君莫邪,他确实不会打架——他只会杀人

    这种纯粹到了极点的杀人技巧,已经融进了他的血液,融进了他的灵魂,融进了他全身的每一处骨骼和每一寸肌肉、每一根神经

    若是沙场将士拥有了这样的技巧,纵然在百万军中,只要他还有力气,他就不会倒下而他的敌人将成片成排成山的变成尸体

    杀手组织中的杀手若是拥有这样的技巧,势必将无往而不利创造一个玄玄大陆上的杀手神话

    无论是什么人拥有了那样的技巧,都可以化身为篡命的死神

    到了这样的境界,杀人,已经是一种习惯,已经是一种本能,又或者是一种巅峰艺术,甚至是至高无上的成就就像是画功大成的宗匠祖师,随手一笔,就是青山绿水传世之作就像是音入神髓的音乐大师,信手一弹就是天上人间仙音缭绕

    那是所有战士和杀手都梦寐以求、却从来没有人能够达到过的杀人巅峰境界但,君莫邪,自己的侄子怎么就能做到??怎么可能是君莫邪?

    君无意心中增加了一个大大的疑问,他到底从哪里学来的?他又是怎么练成的?最重要的是,他,拿什么练成的?

    君无意感觉到,自己的这个侄儿,自己越来越看不透了,虽然他目前表现出的仍然只有四品玄气修为,但就从他刚才的表现,君无意觉得自己已经需要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