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九十一章 大捣乱!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隔壁房间中,孟海洲和李振是气得鼻子都歪了,不算英俊的小脸瞬间就绿了起来要说一百几十万两银子对他们而言,虽然不是小数目,却也不算是太大的数目,还是负荷得起的

    可是前次千金堂一役,输得这几个小子鸡毛鸭血,就差点没脱裤子了,如今手头实在是不宽裕而这件玉珊瑚偏偏又是他们此行一定要得到的东西

    盛宝堂每次拍卖前三天,都会循例给天香城各大家族送去一张拍卖物品的清单,而李悠然在一见到这玉珊瑚的名字的时候,立即就下了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这玉珊瑚弄到手

    其实这拍卖清单君家也有,不过君家从来不参加这类场合,久而久之,这份清单也就到达君家门房就止步了所以君莫邪反而不知道这宗事再说君无意搜集药材的事又是极为隐秘的,知道的人就在君家也只有三数人知道;若不是凑巧去找唐源,只怕连这焚经荷也要错过了……

    这玉珊瑚对别的玄者来说,虽然珍贵,却也只是一件辅助修炼的东西而已,但对于被废掉了玄气的太师李尚来说,却实实在在是一件延年益寿的活命法宝甚至,会有重修炼的希望因为,李悠然从一个可靠的渠道得知,这个玉珊瑚若是采用特别的方式吸取里面的天地元气,对李太师这种玄气被废的人甚至有断脉重续的希望,而且,很有把握

    而这种作用,知道的人非常少李悠然已经秘密寻觅良久,却始终未曾现玉珊瑚的踪影

    如果李太师的身体能够多撑上几年甚至几十年,对李家来说,这是多大的作用?所以这尊玉珊瑚对别的人家只是一件玄奇的装饰,但对李家来说,却是关系到整个家族的前途

    如今突然出现这东西,对李家来说,无疑是天降横财所以李家对这玉珊瑚是志在必得,李悠然对孟海洲和李振也是下了死命令若不是考虑到李悠然亲自出马目标太大,反而会被人从中作梗,恐怕李悠然早已坐在了这里了

    孟、李两人联手而至,打算凭两大世家的威名,早早的叫一个较高的价,应可唬出其余买家,购得这件宝物,对此事两小子已经做足了万全的准备哪想到在这节骨眼上蹦出一个如此讨厌的大胖子,而且还是宿敌

    不仅如此,还有一个神念无比强大的君莫邪早已察觉了他们的意图不过这一点他们却是不知道的

    饶是台上的拍卖师久经阵仗,也被唐源这横空而出的一嗓子吓了一跳

    良久,隔壁包厢传出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我出一百二十万两”

    李振两人实在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出价,不过两人带得银子却也还是够的,这一百二十万两却也还在预算之中,至于一下子再多出二十万两,也不无吓退唐胖子的意思

    不意这个声音还未来得及落下,唐源已经扯着喉咙叫起来:“唬我啊两百万两”

    胖子叫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这种空口说白话抬价格还不用真出银子的事情,尤其是还能让那几个讨厌的家伙大出血,真是……爽啊

    隔壁的李振和孟海洲几乎吐血

    这次李悠然拨下来的银两一共只得两百万两,两人当时还感觉是占了大便宜,毕竟这玉珊瑚虽然稀罕,但底价也就只有十万两银子,顶多也只需四五十万两白银已经是极限,两百万两绝对是只多不少两人甚至考虑着如何昧下一笔银子揣进自己腰包,补贴一下前次的损失,哪想到被唐胖子这个搅屎棍搅局,才叫了一次价,价格就抬到了顶峰若是再接着喊下去,剩下的银子,可就自己来出了啊

    至于回去找李悠然报销……这主意两人连想都没有想过

    “两百四十万两”这是李振的声音听得出来,这位太师府的公子哥已经是怒冲冠了,小脸由绿转蓝,已经有紫的趋势了“唐源,你就真的这么想要这玉珊瑚?这玩意对你根本就没用”

    “屁话你怎么知道这玩意对老子没用对老子没用,我跟你废话什么?你以为你自己长得俊啊?”唐源哼了一声,一顿脚,浑身肥肉剧烈哆嗦,连包厢也摇晃了两下,大吼道:“三百万两”

    隔壁呼哧呼哧喘粗气的声音甚至在这等隔音效果良好的包厢里居然也能听得见了

    孟海洲的声音明显有些结巴了:“三百五十万两”也不知是气得,还是怎么地

    这边才一喊出口,立即从包厢里蹿了出来,来到唐家包厢门口,扭曲着脸道:“唐胖子,之前那件事你已经索要了我家两百万两银子,远远出你所损失的,你还想怎么样?须知做人做事不能做的太绝凡是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咦?你们俩这可真是太奇怪了,唐源先喊得价,出口就是一百万两,并无人争价,明明就已经得手,分明就是你们故意在跟唐源作对抬价格,用心恶毒,大家都看得出来;怎么现在却成了唐源的不是?”唐源还没开口,君莫邪已经诧异的叫了起来:“你们李家和孟家讲不讲理了?”

    他一开口,突然对面的天香皇家包厢里一个少女的声音惊喜的叫了起来:“是君莫邪”却是独孤小艺的声音声音里满是欢欣,满是欢喜,满是……如释重负

    “君莫邪没你的事,你少在这多管闲事”孟海洲铁青着脸上次就是被这家伙坏了好事,事后被家里狠狠地“家法”了一顿,不仅偷鸡不成蚀把米被唐源敲诈了两百万两银子,而且到现在伤还没好利索,此刻一见又是这两人在一起,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的事就是三少的事少废话,想要东西就拿出银子来,没银子赶紧滚蛋”唐源一挺肚皮,气涌如山的大喝:“本公子出四百万两敢跟老子争?老子别的没有,就是有钱告诉你老子就是钱多了烧得慌咋地?”

    现在,所有人都看了出来;一边是孟家李家,一边是君家唐家;这分明就是这四大家族的公子哥儿在斗气了;所有人都很知趣地闭上了嘴巴

    在君老爷子刚刚血洗京师之后的现在,大街上鲜血未干,谁有这个胆子蹦出来挨刀?

    狠狠的骂了一句脏话,孟海洲气得浑身颤抖的站在包厢外,真想就此拂袖而去,但终究是不敢违拗临来时李悠然的交代,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恨声道:“我出五百万两五百万两银子唐源,你有种再加”

    君莫邪微微眯着眼睛,神识微妙的探测着孟海洲的激动的情绪;见他已经接近竭斯底里的地步了,知道这恐怕是孟海洲和李振所能够凑出来的最高数目若是唐源再喊下去,只怕当真就弄假成真砸在自己手里了便向唐源使了个眼色

    唐源会意,哈哈大笑道:“孟家果然是财大气粗啊,五百万两银子以多出十倍的价格买一只只值五十万两的玉珊瑚,佩服佩服本少爷银子不够了,这次就让给你了”说着凑近孟海洲,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道:“姓孟的,其实我今天没带钱,刚才就是喊着玩来着”

    孟海洲双目顿时瞪得溜圆,脸色煞白,手指头哆嗦着指着唐源,良久,噗的一口血喷了出来仰天就倒

    “太脆弱了,随便说说而已怎么会真没带钱?”君莫邪连连摇头,袖手旁观的看着孟海洲咣当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鄙夷的道:“连这么一句话也受不了,真正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