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五章 李太师与玉珊瑚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慢慢地低下头看着自己健壮有力的双腿慢慢地活动了几下,还踢了踢腿,突然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却笑出了满脸纵横交错的泪水这位当年的铁血男儿,曾经叱咤风云一时的大将军,即便在当年自己惨遭暗算的时候都没有流泪,却在自己恢复的时候,泪眼滂沱

    泪眼中,看到自己的老父亲和自己的侄儿微笑着站在自己身前,满脸的温煦看着自己君无意一阵激动,疾步踏上两步,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不肖孩儿无意给父亲大人请安了”十年了,十年没有这样大礼参拜自己的父亲了

    君战天浑身颤抖,语声也几乎颤抖的不成腔调:“我儿……起来,快,快起来……”

    “莫邪”君无意站起来,深深地看着君莫邪:“三叔这条命,是你小子给救回来的……”

    他话还没说完,君莫邪就笑了起来打断了他:“三叔,您这话说得您本来也好好的活着来的,再说了,我可是您亲侄儿,难道一笔能写出两个君字,我们一家人何分彼此,哪里还用得着说什么谢谢?没得折杀了我这个做晚辈的”

    君无意豪爽的笑了起来,深深地看了自己侄儿一眼,在这一刻,心中全心全意的做下了一个决定:既然我现在已经站了起来,君家重担自当由我一肩抗起

    我君无意蒙尘十年的长剑再度出鞘,不为社稷,不为黎民苍生只为君家,只为了——莫邪

    “三叔”君莫邪突然“嘿嘿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得颇为诡异、不怀好意,笑得让两人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的看着他

    “三叔,虽然你的本钱不小,不过……”君莫邪笑得浑身抽搐:“这样雄赳赳气昂昂的屹立,虽然爷爷肯定是很愿见的,但侄子我可还是会害羞的您是不是该遮一遮,哈哈哈……”

    君莫邪挤眉弄眼的看着君无意胯下,原来君无意自从疗伤一来,浑身上下仍是**裸的一丝不挂,待到现自己痊愈,心情激动之下,竟然全没顾到这一节到现在依然在直挺挺的暴露,摇头晃脑,很是有些昂扬的样子

    十年待旦不知何日试枪呢?

    君战天被他一言提醒,再看看自己儿子雄壮的那啥,也不禁吹着胡子哈哈大笑

    君无意一张脸顿时变成了紫茄子,恨恨的咬牙切齿:“小兔崽子,你给老子等着回头再收拾你”“刷”的一声消失了,剩下这祖孙二人毫无形象的抱着肚子开怀大笑……

    稍顷,君无意一身青衣,嗖的过来,摩拳擦掌的道:“小子,有种别跑”

    君莫邪吓了一大跳,惨叫一声:“救命啊,咱不会打架啊……”转身就逃但他现在的度怎么比得上君无意这位刚刚进阶的天玄高手:一路上屁股被打得啪啪作响,精准不已

    君莫邪一边笑一边跑一边求饶,君无意全然不理,照揍不误君莫邪没法,一个箭步窜到了君老爷子身后,揪着衣袂左右闪躲,君无意哼哼怒叫,连追带打

    纵然是君老爷子天玄中阶高手的定力,仍是被这两人转的头晕脑胀,不过却是快意之极的哈哈大笑这样的天伦之乐,实在在这个家庭中已经有太久、太久的时间没有出现过了啊……

    见那六名烧火的大汉正准备抬起那大铁锅去倒掉,君莫邪顾不得正在挨揍,急忙大声叫道:“停这可是好东西来着,不能倒”

    这么一说,君无意和君战天同时诧异;君无意胖揍了侄儿一顿,揍得全家三人都喜笑颜开,早已去了那股窘困之意,含着笑站在一边

    “这是多有用的东西,怎么能随便倒掉呢?这可是有大用处的”君莫邪将众大汉从铁锅旁边赶走,一转身,从一边拎起一个皮囊,从里边咕嘟咕嘟的倒了不少的东西在一大铁锅漆黑如墨的水里,顿时就像是滚油中倒进了一勺凉水,霹雳啪啦的炸响起来

    君莫邪倒完迅的倒纵了回去,只见那锅中溅出的黑水落在地上,哪里就立即一片乌黑

    君无意和君老爷子均是目瞪口呆:这样的剧毒,实在是太……恶毒了

    “你倒进去的,是什么东西?怎地这么霸道?”君老爷子不耻下问,老爷子也看出来了,自己的这个孙子,身上古怪极多,万万不能以平常之理揣测之

    “其实就是蛇毒,只是种类稍微多一些,”君莫邪笑眯眯的道:“这里合共有十三种毒蛇的蛇毒”说着,君莫邪指着大铁锅:“爷爷,三叔,你们看;三叔的这锅里洗澡水,本就是由六种剧毒合成不过因为彼此之间的相生相克,反而造成了相安无事但再加入了这些蛇毒激之后,这一大锅水却是天地间至毒之物我们只需将它们拌匀,然后用水稍稍稀释之,放到一个个木桶里;然后将家族武士的兵器锋刃插进去,浸一段日子,便立即成了见血封喉的毒兵待到战时取出,嘿嘿嘿嘿……”

    太毒了太恶毒了太卑鄙了太无耻了

    若是这样的兵器刺到敌人身上……,甚至也不必刺中要害,只在手上脚上划破一点点油皮,便足以致命啊

    如此的绝毒之物,就算是以君老爷子天玄中阶的修为,自问也未必能挨得一时三刻

    当真恐怖分外的令人胆寒

    君战天和君无意两人脖子越伸越长,眼睛越瞪越大,在这一刻看着君莫邪的眼神如同看到了一个地狱中逃出来的恶魔,不约而同的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

    相对于君家的和乐融洽喜气洋洋而言,而此刻的太师府却是一片愁云惨雾

    李振和孟海洲虽然被盛宝堂当场给赶了出来,李家是被剥夺了此后进入盛宝堂的资格,但只要孟家的包厢还在,就完全不是问题再者,最重要的是,之前交易成功的玉珊瑚终于被这两人完整无缺的抱了回来,只凭这一点就是大功一件,至少也是功大于过的

    而在李悠然见到玉珊瑚之后,含着微笑听完了李振心惊肉跳的汇报,正在李振惴惴不安的以为李悠然要大雷霆惩罚自己的时候,却没想到李悠然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哦?花了五百万两吗?不贵不贵这件事怎么说也有唐家参与了竞争,你们能够将这玉珊瑚买回来,就已经很不错振弟,稍后你可去帐房李总管那里,将你垫付的那三百万两领取出来好了”对于李家被取缔进入盛宝堂的资格这种奇耻大辱,李悠然竟然连提都没提,当真是令人费解

    这一句话让李振和孟海洲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几乎认为站在自己眼前的不是李悠然,而是换了一个人一般——什么时候悠然公子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啊?

    两人愣了半天,才如梦初醒,费解归费解,眼下却是没事了,不禁大大的舒了一口气,千恩万谢的出去了

    李悠然静静的坐着,微微的笑着,看着面前这晶莹的玉珊瑚,良久才吐出了一口气,自语道:“还真是差点大意了竟没算到唐老爷子也是需要这东西,若是万一失之交臂那可就真成了我的过失;不过,这样的价格若不是这两个纨绔去了,换个人只怕就会因之而怯懦放弃了?这,或者是纨绔的唯一好处了,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短,人尽其能,物尽其用,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说到这里,呵呵笑了两声,手心潜运玄气,浑身金芒一闪,接着收手,一脸喜色:“传言果然没错,这东西内中固然蕴含着非常庞大的天地元力若是爷爷吸收了这元力,就算不能重修炼玄功,但延年益寿却是不在话下,绰绰有余的”

    优雅的站了起来,捧起了玉珊瑚,向着太师李尚的房走去

    房中,李太师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玉珊瑚,脸上露出舒心的笑意,一来为了自己身体,二来为了孙子孝心,李太师突然感觉到,人生至此有孙如此,夫复何求?

    “爷爷,事不宜迟,若是让别人察觉,或有夜长梦多也未可知不如现在我们就以我师父曾经说过的办法,由我催元力,然后爷爷尽快将这好东西吸收了”李悠然温文的笑着,风度闲雅

    李尚呵呵笑了一声,沉思道:“也好你去将他们几个叫出来,为咱爷孙护法”李悠然恩了一声,啪啪的拍了两下手掌,瞬间,外边刷刷的声音响起一个人恭谨的道:“老爷,少爷,我们已经将房周围三十丈严密控制,是否还需增加?”

    李悠然温和的道:“够了”

    外边人答应一声,没了声息

    李尚欣慰的看着孙子,问道:“你师兄他们可已经回去了吗?”

    李悠然道:“是,他们已经回到山上,一路平安,未有甚意外;祖父大人关切之意,我一定代为转告”

    李尚咳嗽两声,笑了笑,道:“咱们祖孙,怎地说这些做什么?可惜你师父不能亲身下来,若是他能前来,我们李家就有了最大的保障唉”说着长叹一声

    “师父他老人家正在准备三年后的齐天峰之约,暂时恐怕是绝对不能分心的不过有几位师兄相助,相信应付天香国之内这些事情,还是绰绰有余的只要不是大军征战,我们完全可以什么都不用顾忌”

    李尚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沉沉的抒了一口气,有些振奋道:“既然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