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六十八章 你运气真好!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轻轻咳了两声,老态龙钟的文星院教习梅高节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先是向皇帝陛下施礼,再团团做个罗圈揖:“陛下,各位大人,此次金秋才子宴,佳节重阳,正是人生好时节,老夫谨代表文星院千百学子,恭祝陛下千秋万代,愿天佑我天香,民丰国泰,文武鼎盛,早日扫平大陆诸国,一统江山,造福苍生今日之盛会,多亏了陛下皇恩浩荡,于科举之外,不拘一格,提拔人才,此乃我……”

    他罗哩啰嗦说了一通只是说到了一个过门正要进入正题,突然一个声音低声的埋怨道:“堂堂皇家盛宴,怎地菜还没吃几口就没了,这也太说不过去……胖子我也体谅你丫的肚子大,可是你也是不是应该体谅一下我们几个,你怎么能这么吃呢,一桌子菜这么一会功夫都快被你一个人造完了……”

    这个声音咋听似乎并不大,甚至还是刻意的压低了声音说的,但此时大殿上除了梅高节一人说话之外,其他人都是一言不,屏息静气,当真是落针可闻,众人顿时都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瞬时之间,人人脸上现出古怪之色……

    说话的正是君莫邪,君大少爷有心搅局,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如此大好的机会至于被他指责的唐源一只手举着半边螃蟹,错愕的看着他,一脸的莫大冤枉老大,到底咱俩谁吃得多?我虽然吃得不少,可也没赶上您一半?您说这话,可是太没良心了?

    梅高节正在感慨万分地表演说,突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噪音打断,不由得一怒,被打断的话题居然是一个如此无耻的人讲述地如此无耻的话题,加的气冲牛斗,正待要颤着嘴唇怒斥一番却听到一个声音粗的像破锣,很是鄙视的道:“见过无耻的,可是还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明明是自己把好东西一股脑都吃了,居然还好意思诬陷别人吃得多,这什么人啊……”

    正是独孤英,独孤英一直为自己没有抢到熊掌而愤愤然,此刻当然要站出来表不满,他可不是刻意放声说话,不过此君人高马壮,即使以平常音量说话,也和普通人高声叫嚷差不多,再加上君大少爷的作怪,自然也是全场皆闻,就噪音层次而言,却比君大少爷之前还要胜数筹

    君莫邪见有人助阵,兴致浓,一撇嘴道:“我吃的不快点能行吗?丫的别人家都是来一个两个的,你们家可倒好,一家伙拖家带口的十几口子人几乎全到,个个膘肥体壮腚大腰圆,偏偏还都凑在一张桌子上,哥要是吃的不快点,估计连汤都没得喝了……”

    唐胖子急忙艰难的站了起来打圆场:“三少,这也无可厚非啊,毕竟这顿饭,他……他不花钱的呀”

    此言一出,连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也是情不自禁的出来“噗”的一声怪声,那几个老头子是笑得恶形恶状,唯有独孤纵横瞪着眼睛盯着胖子,如欲吃人一般

    霎时间庄严的大殿到处都是“吭哧吭哧”的捂着嘴巴笑的声音

    那梅高节梅老先生气得浑身抖,正要说话,突然一个怪里怪气的声音揶揄的道:“君家的人,果然尽都是这样的嚣张跋扈啊名不虚传”众人一阵大讶,循声看去,说话的人一身白衣,居于上座,却是这次宴会的贵客,风雪银城,萧凤梧

    萧凤梧自然知道叔叔萧寒与君家君无意之间的事情,再加上小公主寒烟梦自从从君家回来,口上便一直得意的自称认了一个后辈,这让占有欲极强的萧大少心里大不舒服,此刻便一马当先的出言讽刺

    “这位是?”君莫邪装着不认识的样子

    “在下姓萧,风雪银城萧家的人,萧凤梧”萧凤梧眉毛一挑,嘿嘿笑了两声,胸膛一挺手中刷地展开一柄折扇,徐徐摇了两下,目光在一侧美女如云的一桌上扫了过去,动作甚是潇洒

    “好名字”却是坐在一边的李悠然说了话:“萧兄这名字真是凡脱俗,乃有仙气”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萧家与君家有仇,李悠然自然要大大地加以利用

    “呵呵,说起在下的名字,倒也是有个来历的”萧凤梧很是有些得意,被李悠然搔到了痒处,细细的解释道:“据说当年在下临出生的那一晚,家母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只凤凰,落在了一棵梧桐树上所以,为在下取名为凤梧”

    “竟是天赐的好名字”李悠然鼓鼓掌,一脸的赞叹

    “哈哈……”君莫邪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萧凤梧很愤怒的看着他,正在得意的时候,岂容打断?

    “也没什么,我在想,你妈可真有水平,还很会做梦,居然梦到了一只凤凰落在了梧桐树上,然后你就叫凤梧了,好名字呀好名字……”

    君莫邪想忍住笑却又没忍住,继续前仰后合了一会,才道:“我在想,若是那一夜你妈做错了梦,没梦到凤凰和梧桐树,反而梦到了一只鸡落在了一株芭蕉树上,那你现在该叫什么呢?要知道,做梦可是没准的事啊,你能叫现在的名字,真是好运气”

    皇帝陛下一口酒呛了出来,满脸通红一阵咳嗽,哭笑不得

    梦到了一只鸡落在了芭蕉树上?这……再联想到萧凤梧的姓,众人顿时都醒悟了过来

    所有人都想笑,但所有人亦都顾忌着风雪银城的威势,却是万万不敢笑出声来的,有好几人都是很辛苦的呛了起来

    “什么意思?”萧凤梧有些不解,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突然回味过来,霎时脸罩寒霜:“君莫邪,你敢骂我?”

    “我骂你?我骂你什么了?”君莫邪一脸无辜:“就算你是风雪银城萧家的人,也不能不讲道理?捉奸捉双,捉贼捉赃,说话,要有证据”

    “你明明骂我小……”萧凤梧话到嘴边,终于醒悟自己险些又上了当,出丑人前,不禁怒吼一声:“君莫邪,我要杀了你”

    “风雪银城果然厉害,不愧是当世最著名的大势力”君莫邪摇头赞叹,一片敬佩:“在人家的国土上,受着国宾的待遇,被请进了皇宫,高据席;在举国上下文武百官朝廷重臣众目睽睽之下,甚至面对着我们伟大的皇帝陛下,居然就敢公然叫嚣要杀害一**方重臣的唯一孙子……这等魄力,真是佩服啊佩服”

    这么一说,众大臣人人脸上尽都不好看了起来

    是呀,在吾皇面前就要砍杀了军方重臣的唯一孙子,这要是离开了皇宫,还不定怎么嚣张呢

    萧寒急忙站起,强令侄儿坐下,拱拱手,歉然道:“凤梧年幼,不晓世事;一时冲动,请众位见谅”萧寒当然不曾在乎什么皇家,但却也不愿贸然与任何一国的皇室为仇作对毕竟有至尊盟约在前,约束力还是很强的再说人家好心好意请自己等人前来,若是被挑拨得与天香结了死仇,却是自己等人太不懂事了,这事放到那也不好听

    皇帝陛下宽宏的笑了笑,表示不妨事

    下面,君莫邪也只好坐下了,独孤小艺却凑了过来,睁着圆圆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地问道:“一只鸡落在芭蕉树上,叫什么名字呀?”

    君莫邪险些一个跟头钻进了桌子底下,抹着鼻子苦笑:“额,这个,去问问你哥哥就知道了,他肯定知道我刚才说了好多话,太口干了,让我先喝口水……”

    独孤小艺哼了一声白了他一眼,转过头去问独孤英,就见到独孤英一张黑脸霎时间紫涨起来,这样的事,自己当哥哥的如何能向妹妹解释这事?不禁恶狠狠地看了君莫邪一眼,结结巴巴的推辞,独孤小艺却是不满意,嘟着小嘴又是撒娇又是威胁,将独孤家兄弟七人人人都是弄得狼狈不堪

    眼看大殿中气氛有些尴尬,文星院中另一位教习孔令扬,站了起来,道:“去岁金秋才子宴,各大世家的才子才女与我文兴院对战,我文星院虽然侥幸略胜一筹,但却始终无人胜过李太师府上的长孙李公子;老朽至今耿耿于怀今日,有几位弟子欲向李公子讨教一番,不知如何?”

    众人精神一振,重头戏终于来了

    文星院的各位才子们也是人人眼中光自从进入这大殿,诸位才子尽都是食不甘味,就为了这一刻,若是能将这位公认的天香第一才子难住,起码在这学识方面就表示是自己略胜一筹,对前途无疑是大有好处的

    李悠然浅笑着,翩然站起,目光温润的看着众人,道:“悠然才疏学浅,如何能当得众位才子难,还是不要献丑了不过,诸位若要讨教,眼前倒是另有一人,无论学识还是智计,都令悠然佩服的很,众位不妨向他讨教一二”

    “敢问公子,那位大才是谁?”众人一起问,心中都是疑惑,难道这天香城,还有能够让李悠然心服口服的绝世之才?为何以前从未听说过,这可奇了怪了

    “正是君莫邪,君公子”李悠然微微一笑,用一种真诚的口气说道,同时手一指,指着君大少,目标明确之极君莫邪正举着一只鸡腿啃得满嘴油腻,突然间麻烦天上来,不由得狠狠瞪了李悠然一眼

    草你小子公然陷害老子

    众皆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