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七十一章 我骂不死你们!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君三公子虽然两位师尊光明磊落,早看穿了输赢胜败乃属过眼云烟,并不计较这一时的得失,不屑与你一般见识,但在下却想问问,君三公子出的这个上联,自己可有下联么?若是有绝佳下联,望请赐下,让我等开开眼界”文星院中一个生长身站了起来,显然对输了这一局很有些不服气

    “你这人怎地比李悠然还虚伪”

    君莫邪愕然万分地看着他:“拜托你想事情的时候先用用大脑,不要老是用屁股来想问题若是一副连我自己都能对的上的上联,我会拿出来刁难人么?你小时候让驴踢过吗?文星院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笨蛋?”

    “哦,对了,我看你不仅脑袋笨,耳朵也聋了?我在出题之前就明说了这是别人出的题,至今没人能对上,我不过是拿来借用而已,你哪只耳朵听到是我自己做的了?我看你要么是没长脑袋,要么是脑袋里边长了霉居然管我要下联?你真好意思开口天星院都是这等输打赢要,没理狡理的货色吗?”

    君大少爷这次的开口倒没多少人有说词,毕竟在出题之前他早就说明这个对联根本就不是他本人所出而是从别的地方得来,摆明是拿来难为人的,此刻那生以此点问难,欲借此挽回些许面子,却是白费心计,惹他人耻笑

    那生顿时面红耳赤

    别人都没啥想法,惟有一边的李悠然有些意外的睁了睁眼睛,这人怎么回事,怎地又把自己牵扯就进去了?什么叫做“你这人怎地比李悠然还虚伪?”

    他**的,这叫人话吗?我怎么就虚伪了?

    “师父刚一开口认输,扭脸就派徒弟出来撒赖?文星院难道竟是这般的输不起吗?”君莫邪的声音很大,显得中气充足,“若是当真输不起的话,那本公子让一步也没什么所谓本公子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却也知道敬老尊贤的”

    原来你还知道你自己不是好人呀?所有人都在大翻白眼

    有你这么敬老尊贤的吗?你都快把两位老夫子敬到地底下去了……

    “颜丰,退下输了就是输了,无谓争辩,何必拘泥于一次半次的得失?这不过只是第一场,难道凭我文星院,再没有扳回来的机会吗?”孔令扬哆嗦着嘴唇,严词将弟子叱了下去

    不拘泥于一次半次的得失,孔老先生此时也就是痛快痛快嘴罢了,这可不是一场比试失利那么单纯,这次可是丢了大人了,前几年金秋才子宴或者互有胜负,可那时尽都在落月湖中心岛举行的,而且皇帝陛下也并不在场但这次却是在皇宫里不仅皇帝陛下在,而且各位帝国高层一个不缺,规模比往年大了许多倍,偏偏在这个时候输了……

    岂不令人懊丧之极

    若说文星院以往最痛恨的纨绔子弟乃是胖子唐源,现在胖子已经退到第二了,君大少爷荣等榜,而且还是万年不换的那种,文星院的一干老中青才子可是把君大少爷恨到骨头里了……

    “呵呵,孔老师说得对,对对子,不过是文人无聊的时候打光阴的一种游戏罢了,真正体现才学的,还属诗词歌赋琴棋画啊……”李悠然不动声色的笑了笑,道:“难道还没有一样能比得过君公子么?”

    这句话可是毒辣的很

    在满朝文武面前,文星院若是就此罢手,岂不就代表着整个院自认没有一样技艺比得过君莫邪君大纨绔?文星院岂能塌得起这个台?焉肯善罢甘休?

    瞬时又是剑拔弩张

    我算看准了,李悠然这小子根本就是没安好心果然是小白脸没好心眼,存心想借助这帮老夫子的刀逼着老子亮底牌呀

    君莫邪眼珠一转,先把头往后侧了侧,看这样子几乎贴近了独孤小艺的小嘴,然后点了点头胸有成竹的哈哈大笑:“说的也是,文星院这次来的人可是不少,幸亏我们这边也是人才济济我们各大世家后人,岂能怯阵?本公子与悠然公子联手对抗文星院,传出去无论谁胜谁负,也必是一段佳话;刚才悠然公子也说了,他在很多方面,都对本公子很佩服,呵呵,也就是说,本公子技高一筹;换句话说,本少爷比李悠然可强的多了,嘿嘿嘿嘿……大家都听见了?所以,若是你们连悠然公子也比不过,那就不用来找我了本公子可是很忙地,时间非常之金贵,每时每刻都是几千万两银子的进账,哪里耽搁得起啊”

    这番话连消带打,反击得甚是漂亮,不仅将所有世家子弟一下子全绑在了自己的战船上,将李悠然推了出去做头号替死鬼,正是攻防兼备,无迹可寻的一招

    所有人都投过来了赞叹的目光,对象却不是对君莫邪,而是对独孤小艺君莫邪那一侧头,一点头,然后态度大改,说出了这么一番攻守兼备、进退自如的说词,任是一个木头人也看出了其中不对劲的地方若不是独孤小艺给他支了招那才叫见了鬼就凭这么一个混账东西哪里能说得出这么有水平的话?

    再说了,这家伙刚才说的很不自然,似乎是背一般,而且居然一大段话里没有半个脏字若不是人教的这可忒离奇了

    见君莫邪仰头倒在了椅子上,闭上眼睛,看他这放赖的样子,就算是问他什么也不会回答了;文星院众人一阵无力,只好转向李悠然:“如此,余等便先向李公子讨教而二”

    李悠然微笑着站起来,微微颔:“不胜荣幸”竟是对自己被君莫邪推出来并未有什么反感

    说实在的,君莫邪已经胜了一场,无论胜得是否光彩,赢了就是赢了,自觉为天之骄子的李悠然怎地也不愿意被他比下去

    龙椅之上,皇帝陛下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掠过李悠然,垂下眼睛,余光却是落在了君莫邪和独孤小艺身上,内中神色,深不可测

    “既然已经对过了对子,闻听李公子一悠然箫知名天下,那么我们这一场便比比音律如何?在下金音震,愿向悠然公子请教一二”一个生缓步而出,先向皇帝和众大佬们行了一礼这才转而面对李悠然动作从容不迫,手中轻轻持着一柄白玉打造的玉箫

    “金音公子音律名动天下,如何是悠然能够比拟的?这一场不用比了,在下认输就是”李悠然苦笑一声,这倒不是李悠然故意认输值此盛会,李大公子未尝不想出出风头,毕竟,这可是在本朝天子面前,若是能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将来无论做什么,都可收事半功倍之功

    但这金音震却实在是劲敌且是一个难以匹敌的劲敌其人一身家传箫技,在十五岁时,便已经名传大陆,却那里是自己这个附庸风雅的半调子可以能比的?文星院派出他来,分明就是想扳回一局,奠定双方不分胜负的局面,再接下来,才是真正的硬仗

    “呵呵,我和莫邪公子每人一阵,这场悠然惭愧,技不如人,甘心认输”李悠然面不改色,道:“下一场又该轮到莫邪公子你了,悠然在此欲祝君三少旗开得胜”

    君莫邪俺说了一声靠这家伙居然直接连比都不比,就直接认输,这也太那啥了……要是我,就算对方怎么厉害,也得直着嗓子吼上一曲流行歌曲,宁可被人打死也不能被人吓死啊

    金秋才子宴,一般是由双方挑衅引开,然后从诗词百家琴棋画徐徐过度,到治国方略,民生安置,对外策略,等等,直到诸艺尽都赛过才算完事

    目前,在君莫邪的鬼话之下,总算是形成了对垒的两个派系,但无论是火药味,还是对垒的激烈态度,都是远远过了往年这一点,凡是参加过历年金秋才子宴的人,都能清楚的感觉出来,也就君大少爷、唐胖子这俩度真正参与比拼的家伙没这见识

    之前自然也参与过的,不过那是去妞把妹,跟此时不可同日而语啊……

    接下来,便是斗诗词礼部尚孙成河与众人商议一会,终于决定当场出题,然后双方作诗,当场比拼,判定优劣,决出胜负

    “此次评诗,以学问为题请双方出定人选”孙成河看了看君莫邪,摇了摇头,显然心中已经判了胜负,叹息一声

    君莫邪本就没打算赢,打个哈哈便过

    又是一个蓝衣才子站了起来,听介绍,却是叫秦求仕;单凭这名字,就可想象得出,这位秦求仕的父母对功名热衷到了什么地步……

    “请君公子赐教”秦求仕皱眉苦思一番,约摸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这才清了清喉咙,朗声说道

    一边的执笔太监早有准备,提腕悬肘,凝神以待秦求仕开口,他便会全程记录

    “勇登山凌云霄,、

    敢渡学海观怒潮;

    心正意勤何须径,

    攀星摘斗路未遥;

    愿将此身付国祚,

    怎吝热血铸虹桥;

    此生若能得寸进,

    不负今朝挥狼毫”

    这位秦求仕倒也确是不凡,只得短短的半柱香,居然作得一七律,意境虽然未臻上乘,但对仗却是颇为工稳的,可算是一篇上上之作,尤其其中不仅阐明了做学问的态度,隐隐表现出了一心为国的豪情壮志以及渴求一展身手的远大抱负

    执笔太监抄录完毕之后,便恭敬地将那诗作交给皇帝陛下过目皇帝瞄了一眼之后,深深看了秦求仕一眼,脸上不动声色,挥手令各位文臣传阅一番,众臣均是点头称善;这些人各有才华,但料想自己若是处在同等位置,在庞大的压力下,半柱香的时间作出一诗的话,未必就能强过这一

    “好湿,好湿啊,秦兄真是yin得一手好湿啊”君莫邪啪啪鼓掌,笑的yin荡至极“这手.yin湿的本事,君某人甘拜下风,甘拜下风啊,度也太快了;快枪手啊……”

    “多谢君公子赞誉,小生才疏学浅,令君公子与诸位前辈见笑了,”秦求仕哪里能够参透他话中玄机,谦逊的道:“还请君公子指教;在下也等着恭聆君公子大作”

    “我的大作?不不,本公子资源多得很,可以随便射击,用不着yin湿,不能yin一手湿,自然,决计加不能yin一被子湿……”君莫邪急忙谦让,在众人听起来,简直是颠三倒四

    唐源突然嗤嗤的笑了起来,笑了一会之后,似乎控制不住,捧着自己的大肚子,笑得嘴脸抽搐,浑身痉挛,似乎快要不行了,唐源这段时间经受君大少的熏陶,已经隐隐有青出于蓝之势别人或者还没听明白君大少爷所yin之句,胖子却是听得清楚明白,如何不笑……

    未明白个中玄虚的众人大是鄙视:这胖子真不厚道,你跟君莫邪是一伙的,此刻见他出丑居然如此的幸灾乐祸这人品,真是令人鄙视

    “君公子才华横溢,岂能就此认输?这是万万不行的,总要吟一诗出来大家评定评定才好”刚才那韩志东此刻跳出来摇旗呐喊,非得让君莫邪出一次大丑不可

    “难道君公子不屑于与我等比试吗?”梅高节老眼一翻,森然道:“如此做学问,那可要不得啊……”

    “君三少乃是尚武家庭,不通文采……也是难免的”文星院一名才子呵呵笑着,充满了志得意满的快意,看着君莫邪出丑,大是快慰“就此认输,也是意料中的事情,难道诸位觉得很意外吗?”

    此言一出,犹如一个绝佳的冷笑话,想笑的不想笑的,皆都放声大笑,笑声里,充满了嘲弄之意

    其实我真的真的是看不起你们地

    这句话君莫邪当然不会说出来,不过你们既然非要找骂,而且还一个个找的如此的迫切,那本公子不狠狠的骂你们一顿,倒是太对不起你们了……

    君莫邪冷哼一声,慨然应允道:“既然众位如此盛意拳拳,那本少爷也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不过,做学问……本少爷还真就从来没做过,就不按题作诗了,随便吟一大家听听乐”

    “随便吟一?君公子真是大才啊,举手投足之间便已成诗,佩服,佩服”又是那韩志东,自从他对联对输了,便恨上了君莫邪,若不是君莫邪,自己怎么会如此狼狈?若是因此而失去了前途,便等于是君莫邪毁了自己一生

    如今有报仇的机会,怎么可以放过?此刻他早已不是为了文星院的胜负,而是为了一己之私的泄愤了

    “文星院的……才子……”君莫邪歪着头笑了笑,突然意味深长的说道:“……都是这样的……人品嘛?我怎么觉得,还不如我这个走马章台柳巷,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纨绔呢?这样的人,就是文星院准备推荐给帝国的后起之秀吗?我不明白,若是这样的心性主政一方……会不会日日做郎,夜夜换娘呢?”

    他这句话轻飘飘地说出来,似乎是纯粹的无心之言,又似乎是当场骂街,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皇帝陛下突然眼中精光一闪,脸色一变,随即沉思了起来

    众位大佬们也都是一怔,若有所思

    在这一刻,众人都是不约而同的想起,历年来的金秋才子宴之上,文星院方面的拳拳争胜之心,似乎也忒强烈了一点……

    顿时众人的目光在沉思之后又都转到了君莫邪身上,这家伙究竟是无心而出?还是有意点明呢?

    一看之下,顿时大失所望这丫的现在的形象……实在是太……猥琐到家了

    说完那句话,君莫邪皱起眉头,缓缓从座位中踱了出来,歪着脖子还梗着,一副极其风骚的样子,浑然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八爷步极其自然的接连迈出,提臀,拧腰,迈步,似前还后,似后还前,一只手装逼的背在身后,另一只手仿佛触电在胸前哆嗦动作似木讷,却又颇为流畅,怪异而又潇洒

    若是任何一个地球人看到了,都会立即认得出来:这正是以八字步起脚的迈克尔杰克逊的成名作:太空步、机械步这两大绝技合二为一,终告现身于异世界了

    若有识货之人会立即尖叫喝彩:看这手抖得,简直是真正的触电啊,瞧那脖子梗的,真是牛叉啊,看这几步走的,哇操这简直是迈克尔杰克逊灵魂附体了哇

    可惜,这些异世界的棒槌不懂得欣赏艺术,君大少有一种俏媚眼做给瞎子看的感觉怀才不遇啊不过老子即将破口大骂,还在乎什么形象?自然是越坏越好老子也不指望这些人能给我什么助力,今天不骂个痛快,老子还不回去了呢

    看着大殿上众人一副见到了傻子般的表情,简直每个人很有种不忍卒睹的感觉:君战天这孙子,真是活宝得到了家了,君家怎么会出来这么一个宝货?无语了……

    便在这时,只听得君大少腰肢一扭,整个人来了个标准的过电动作,右手抽筋般刷的举上头顶,做了一个兰花指,啪的一声响指,左手捂在小肚子上,腰肢款款前后动作,摆动,媚眼乱飘

    不得不承认,如果这些动作放在君大少爷前世的那个世界,这些都是货真价实、高难度的舞技颠峰杰作,没有相当深厚的功底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至于君大少爷为什么能作出来……原因很简单,只要你也有如君大少爷一般的身手,你也可以很容易的做出来……

    但这些高难度、富艺术感的高级动作,看在这些‘棒槌‘眼中,每个人都直接联想到了床上运动,纵然是女子也不例外看这丫的下半身的高耸动,真是……太不堪入目了

    “有了……”君莫邪似乎呻吟似地怪叫一声,叫的大殿上各位公主才女娘娘们都是面红耳赤纷纷怒骂,这家伙实在是太下流无耻了居然当着这么多人就在**我……们……

    独孤小艺双目喷火,灵梦公主俏脸煞白,两女都有一种渴望:立即将这家伙/登徒子按倒在地,狠狠地揍一顿太丢人现眼了简直就是伤风败俗

    “想跟我谈情,

    不漂亮不行,

    甭跟我说爱,

    我这人太坏

    不要迷恋哥,

    哥只是传说;

    不要招惹我,

    我让你吐血……”

    在众目睽睽之下,君大少的诗句终于一句句吐露了出来,而且,使用一种极其让人不堪入耳的声音,一句句清晰的传来:

    “别跟我得瑟,

    哥就是你爷;

    别跟我牛逼,

    切你小**;

    哥心中寂寞,

    杀人再放火;

    你敢为难我?

    尼玛戈壁的……”

    说到最后一句,君大少的手指头很巧合的指处,正好就是文星院一干才子大儒们的方向,脸上尤自是一片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我骂不死你们这帮老不死的为难我?草也不看看大爷我是什么人

    举座哗然

    在场之人有哪一个不是人精?每个人都是官场的老油条,查言观色过了大半生的人,就算别人的言语之中有一句半句的犯禁,也要细细的揣摩半天,何况君莫邪这种,直接就是在指着鼻子骂大街了

    每一句尽都是流氓行径,每一句尽都是无赖作风;后八句是指着文星院的鼻子,口沫四溅的破口大骂起来,兼有威胁,有侮辱,有恐吓,最后是涉及了长辈……

    “你你……你你你……”梅高节,孔令扬两位博学鸿儒一辈子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指着鼻子羞辱过?何况被一个纨绔少爷当着文武百官当着皇上面前放肆的狂骂,瞬时之间气得手脚哆嗦,胡须乱颤,一张原本白皙的老脸,霎时间了蓝,哆嗦了半晌,突然孔老大人一翻白眼,干脆利落得晕了过去……

    “好孽障”君战天老爷子刷的蹦了出来,气得胡须都张了开来,似乎是愤怒之下拿捏不准力道,一脚狠狠的踢在孙子屁股上,君莫邪偷偷一眨眼,应声腾云驾雾一般飞了起来,不偏不倚的向着大殿的柱子撞了过去看那意思,这下子要是真撞实了,非得直接脑浆迸裂不可

    但,那边却有一个人在

    谁?

    自然是君老爷子对面的独孤纵横

    这俩老头子合作了一辈子,谁不知道谁的心思呢?早已经站准了位置,一把将君莫邪稳当接住,瞪眼大喝:“君战天你这老东西,老糊涂了?难道你就要将你君家这唯一的一根独苗打杀了不成?”

    这老头真绝一口就说出了,这乃是君家的独苗,打杀谁也是决计不能打杀他滴……

    “今天谁都别拦着我我今天非要打死这个小畜生简直是丢人显眼,有辱斯文,玷污君家门风,不好好教训一下,他还不翻了天去”君战天疯了一般红着眼睛就要扑上去,看这样子,是非得将自己孙子扒皮拆骨了不可……

    不过老爷子这句话,却让一众文武大臣都是鄙视得到了家:有辱斯文?敢情你君战天也知道什么叫斯文?你孙子这个样子,还不是你惯得?那天不玷污几次门风呢?刚才还要打死呢,一会就改成教训了,佩服啊佩服

    不过腹诽归腹诽,已经有独孤老爷子示范在前了,一干老头子照样一拥而上,拽胳膊的拽胳膊,拉大腿的拉大腿,先把君战天拉开再说啊,要不这老货怎么下台?

    唐胖子一声惊叫,以鬼哭神嚎一般的嗓音,震惊的响起:“要杀人啦杀死人啦,救人啊……三少哇……我的好兄弟,你你……千万不要死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着君莫邪奔了过去,沿途肥肉如同大海涨潮,潮起潮落,汹涌澎湃

    正在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龙椅上的皇帝陛下也已经看不下去了,一拍龙椅把手,震怒的喝道:“统统住嘴统统住手成何体统”

    一声龙威,众人都在一瞬间停了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呼呼直喘气,大家都好像是费尽了体力,其实大家都知道,谁也没真得出力气……

    “求陛下为我们做主严惩这丧心病狂的无耻之徒”文星院在梅高节的率领下,痛哭流涕的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多少年了,或者败过,或者胜过,但那一次被人这么指着鼻子**裸的羞辱过?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君莫邪躺在地上装昏迷,嘴角往下歪了歪,直接再没动弹

    “今日之事,朕很不高兴很扫兴”皇帝陛下震怒的甩了甩袖子,“各大世家胡搅蛮缠,文星院所谓才子,竟这般心胸狭窄,睚眦必报,日后如何能为万民造福?今日此事,就此作罢各自回去好好反省”

    说到这里,人人都是有些失魂落魄,皇帝这话,说得够重的

    正在这时,突然外面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个声音急惶惶的叫道:“紧急战报”

    军方各大佬均是一怔,神色都凛冽了起来战报,或许是这帮嗜血的老家伙最渴望的东西,可是好久没有出现过了……

    一个侍卫急匆匆的进来,跪在地上,呈上一封信

    “天罚玄兽潮冲击南部?怎么会生这样的事情?”皇帝陛下展开一看,不由得眉头一皱,疑惑不解的自语了一声,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江湖中居然也有生死至尊石长笑,连同血魂山庄,共同出至尊召唤令?难道,事情真的有这么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