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八十三章 丹药的纠纷和管清寒的突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君老爷子在第一天还没怎么着急;反正君莫邪眼下实力可说不弱而且自信满满,甚至曾放言就算八大至尊出手自己也够自保,那还能出啥事?说不定这家伙不知道躲在哪里在给自己努力地造重孙子呢……

    但到了第二天,老爷子和君三爷终于忍不住着急了怎么回事?两天两夜没回家,以前可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啊,难道是在哪里乐不思蜀了?

    到了第三天,彻底沉不住气了,自称能在八大至尊手中自保,这信息貌似没得到证实啊,万一……

    老爷子急眼了,一声令下,京城再次戒严,同时,军队到处搜查,蛮不讲理的四处乱闯;君家的秘密力量再次出动,同时,海沉风的金阳帮也全面的活动了起来,一时间,地痞与军队联手,流氓同将军合力;君无意君三爷亲自指挥,几乎就是如同过筛子一般将所有可疑的地方统统都是搜查了好几遍

    君三爷的脸色异常的难看,这一次的搜查,也是格外的心狠手辣凡是一言不合者,先斩后奏老爷子明目张胆的放出狠话:他**的,就算是天塌了,也有老子二皇子都派出自己的席智囊方博文老先生前来说情,指望君家多少给点面子,哪怕就只放了月儿一个人也行,但君三爷冷着脸只回答了一个字:滚

    据说德高望重的方老先生当场气得了癫痫……

    就在乱成一团的时候,君三少出现了……

    打扮较诸乞儿还有不如的君大少爷普一现身出现在自己的小院里,随即就如同饿死鬼投胎一般急急如丧家之犬,忙忙似漏网之鱼;以一种接近光的度,刷的一声跑进了君家的大厨房……

    这让这几天一直以泪洗面的可儿小萝莉吓了一大蹦,还未曾惊喜的回过身来,就见到自家少爷已经再度没了影子

    可儿赶紧通知了管清寒,管清寒赶紧的派人去通知君无意:君三少爷回来了,安然无恙的

    然后两女顺着君莫邪消失的方向一路追去,等到了大厨房,顿时都吓了一跳——

    只见君大少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脸色青白,两个黑眼圈赫然与某动物极其类似,两只黑手如鸡爪,一双快靴已经成了露出了脚趾头,如此狼狈身法却是丝毫不缓,起落如飞如同闪电一般快,左手抓起一条蒸鱼,直接往口中一送,接着从嘴巴的另一边拉出来一副完完整整的鱼骨头……

    右手一大坨牛肉,几乎不见咀嚼的一刻不停的送进嘴里,面前摆着一盆汤,偶尔噎的一声怪叫然后直接低下头,如长鲸吸水一半将脑袋砸进大盆里,只听得忽的一声,便少了半盆……

    地下已经是一堆的骨头,鱼骨头、肉骨头……

    厨房中的几位胖乎乎的厨师如被雷击,呆怔怔地看着这位宛如饿死鬼投胎一般的少爷,满脸肥肉一阵阵的抽搐——这也太能吃啦

    我靠了就算是一头猪,不不,就算是一头野猪,也吃不了这么多啊加的吃不了这么快啊这进食的度……不行了,看得都眼晕了

    管清寒跟着可儿一路急匆匆的赶过来,心中大是气愤:你这纨绔小子到了哪里去就不知道先给家里打个招呼吗?就这么一去三天全没音讯,想把人急死还是怎么着?抱着长嫂比母的心态想要来教育一下小叔子,但到了之后,直接目瞪口呆,再往后是全然说不出话了……

    这等吃相……管大小姐瞪圆了眼睛掩住了小嘴,满脸的见鬼的神情,这对于一向冷若冰霜泰山崩于谦二色不变的冰山美人管清寒来说,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她脸上……

    可儿张着娇俏的小嘴,神色怔愕,几乎能塞进去两个大鸭蛋……

    终于,君莫邪满足的叹了口气,一头砸下去,忽的一声,剩下的半盆汤刷的不见了,露出了光溜溜白白的盆底

    抬了抬腿,踢开了几乎埋到自己脚踝的各种骨头,君莫邪打了个饱嗝,顺手拿出一枚小巧的飞刀慢条斯理的剔牙,转眼却看得见众人脸色眼色均是怪异之极,不由纳闷的道:“为何都这样看着我?难道我脸上长了花不成?”

    众人同时无语

    众人一时无语,半晌还是无语,面对如此的厚脸皮,能有语才怪了呢

    “你这几天,干什么去了?”还是身为大嫂的管清寒先醒觉过来,故做威严的审问道

    “我这几天?啊哈哈……”君莫邪顿时就猜出了什么事情,一脸唏嘘的摇了摇头:“我忙得很啊,忙的简直都要死了啊……哪里跟你们一样,吃饱了睡,睡饱了吃,除了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别的啥也不管了……”

    这叫什么话?管清寒寒霜满脸,狠声道:“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呵呵,我是说啊……大嫂和可儿真是越来越漂亮啊,我每次见到你们,都不会说话了,特别是大嫂,清丽之余,还越来越年轻,以后见大嫂的时候真不意思叫你大嫂了,别人不知道的肯定觉得您是我妹妹来着……”君莫邪急忙补救,一通花言巧语外加胡说八道

    管清寒与可儿闻言一阵愕然,明知这惫懒小子十句话中至少有八句有水分,但听他夸奖自己二人美貌,却仍是有些窃喜,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之下,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半晌,管清寒仍绷着俏脸,道:“等三叔回来,有你好受的”说完,拉着可儿扬长而去

    管清寒说的没错,而且半点也没有夸大

    君老爷子与君三爷那边一得到消息,立马就赶回来了,对着君大少爷,直接就是一阵狂风暴雨,雷霆震怒君大少的头都几乎变成了银色的——上面满是唾沫星子……

    那雷霆雨露之密集,让君大少爷连表功的些微空挡都没有,好不容易承受过了这顿狂骂,这才拿出了丹药每人一套;恩,玄阳丹一颗,心魔丹一颗,十年丹一颗,对着刚刚把自己骂得狗血淋头的两位大佬还得狂拍马屁

    恩,这东西,确实是好东西,却也不能吃得太多,起码不适宜密集服用这玄阳丹每搁个十来天,作为保健品经常服用那是没事的,但十年丹却是一锤子买卖,就头一颗有效,吃多了却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纯属浪费

    君战天与君无意两人用手指头捏着这几颗药丸,面上的神情都“很”不大相信,毕竟君大少爷所说的那个功效实在是太有够神奇了,甚至两人看向君莫邪的眼神也是一种“你骗鬼呢?就这么个药丸子能提升十年功力?简直是扯淡”这样的表情,爷儿俩一样

    但在君莫邪的护法之下,两人吞服下去之后,运功完毕站起身来,却是一副几乎疯狂的样子感受着体内真真切切地增长了十年以上的精纯功力,爷儿俩看着君莫邪的眼神几乎都了绿,这种眼神,让君莫邪想到了暗夜深山的……狼群

    “这么好的玩意,还有多少?统统给老夫交出来痛快地,别让老子费事,听见没,小兔崽子”

    这是君老爷子在大吼,老爷子满脸兴奋,直接失态不光是近乎口不择言,抓住自己孙子的衣襟,提了起来,在半空中一顿摇晃;就像一条风干了的咸鱼挂在屋檐上刮起了大风

    老爷子贪婪的很,一张嘴就包圆了,很霸道的说……

    “你看你爷爷先张嘴了,肯定得先照顾他老人家,我这边也不要很多,你小子就随随便便给我来个一百几十瓶的,剩余的不管多少你全给你爷爷就好了”看人家,君无意君三爷多大方,才要一百几十瓶的……

    这爷儿俩以为这是天上掉的?还是地上捡的?这可是实打实的仙家灵方啊

    君莫邪呻吟一声,直接晕了过去,太震撼了……

    就算是从地上捡土坷垃,也还要弯弯腰用点劲呢,何况……这可是丹药哇,哥们儿,这不是大白菜,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

    两人岂能容得君莫邪装死?看这样子,有这灵药当前,就算是孙子/侄子/君家唯一血嗣也得靠边站,老爷子老实不客气扯住君三少两边腮帮子一拉,三少瞬时变脸成猪头;至于君三爷手段还是比较温柔,也是比较对证的,就只在自己侄子人中上一掐,也没别的后遗症,就是人中紫了一块……

    在我们俩面前装晕倒?真是想错了你这小兔崽子的心,打错了如意算盘

    君大少惨叫着“醒”来,欲哭无泪的道:“真没有了……打死也没有了,两位大佬,您们就放过我……”

    “骗鬼呢?刚刚还看见你拿出来好几瓶呢这好东西留在你手里,还不都浪费、糟蹋了?痛快交出来,找不自在呢?”老爷子很干脆,抓住孙子的脚踝倒提起来,一阵猛晃,就像是顽童抱住了一棵成熟的枣树,唯一区别是……一正一反?

    君大少爷不堪虐待,终于屈打成招:“放手……不行了,我快晕了……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君老爷子这才放下来,爷儿俩虎视眈眈的看着君莫邪,眼睛都不眨一下

    君大少爬起身来,第一件事就是先在自己脸上甩了一巴掌:再叫你丫显摆看看,出事了?明知道这玩意最是动人心,灵丹妙药面前,爷孙叔侄也没人情讲地……

    再一想,这事儿也不对呀,我弄出这东西明明是为了君家立了大功的,怎么现在却给了我一副叛徒的凄惨待遇?各种酷刑一起上,就差没有老虎凳辣椒水了……

    磨磨蹭蹭的取出来了一瓶玄阳丹,一瓶心魔丹,一瓶百解丹,一瓶十年丹,摆在桌上,两手一摊:“没了就这些了……”

    “我不信再拿”爷儿俩同时大吼

    “真没有了……”君大少一脸的真挚:“爷爷,这里可是一百人的份量我师傅就给了这么多……”心道你们要这玩意有啥用?无非是给自己的心腹部下提升实力……可有些人不是那么可靠啊剩下的哥自己留着

    “啥,你瓶子里有一百人份的?”爷俩真个难以置信了,这么珍贵的药物,一颗半颗就已经是罕世难求了,甚至之前君三爷说要一百几十瓶的时候,也只是玩笑之言罢了

    这等灵药,一瓶里有个三五颗就已经是极限了,听君大少爷说这几个不起眼的瓶子里,有足足百人份的灵药,如何能不傻眼?

    “真的,这是我师傅下了大气力炼制的灵药,要不之前我能派人收集那么多的药材吗?不过师傅说他这次元气大伤,没个三五个月,是恢复不过来了,再者,炼制灵药的主药已经耗光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类似的药物不能再炼了,就这些,仔细点应用”君大少爷自然得夸大一点事实,要是让这爷俩知道这些药物,居然可以量产,还不直接逼着自己天天“炼药人生”?

    爷儿俩这才觉得比较合理,惟有如莫邪师尊那样的高人,才能炼制出这等“神药”,至于不能再炼是合理,要是这等神药都能量产,那不是太儿戏了吗?

    爷俩一伸手将君莫邪拨拉到一边,两人同时伸手抓了过去

    “我的”

    “我的”

    砰……砰砰砰……很显然的,爷儿俩为了丹药归属,干起来了……

    君莫邪一溜烟的出了大厅,不理那无耻加无良的爷儿俩,反正这俩人再怎么打也不会出事,爱咋地咋地,哥还是去忙自己的……

    君大少爷有意无意之间,晃晃悠悠地驾临了管清寒的小院,管清寒正安静地坐在小院的花树之下,静静地观赏着面前的花树,神情恬淡,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明明听到了君莫邪的脚步声,却依旧没有转过身来的意思

    “有事情吗?”淡淡的声音

    “也没啥大事,就是几颗药,挺不错的,你尝尝好吃不”君莫邪干笑两声

    “哦?”管清寒缓缓转过身,脸上冷冷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什么药?”

    “就是我弄来的几颗药,效果很好的,你敢吃吗?”君莫邪几乎张口而出心中的那俩字:*药想了想终于没敢说

    “有什么不敢的?怕你毒死我?”管清寒出乎他的预料的笑了笑,顿时让君莫邪眼睛一直一直冰霜似的美人儿突然展颜一笑……惊艳啊、震撼啊、意外啊……

    “你君莫邪君大少爷虽然仍旧有些不堪,但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你也不是那种要靠卑鄙手段的人,再说……我始终是你大嫂”管清寒伸手接过君莫邪手中的三颗药丸,少阴丹,心魔丹,十年丹正是女子配额淡淡的看了君莫邪一眼,并无丝毫的犹豫,一仰头服了下去

    君莫邪一瞪眼,刚要说你等一会练功的时候再吃,哪知道还没张嘴管清寒已经服下去了……忍不住惊讶的啊了一声

    看着管清寒毫无怀疑的就服用了自己的丹药,突然之间君大少心中涌起一阵后悔的意思:要知道这姐这么信任哥,哥怎么就没有炼*药呢?真是失策啊呸,这一定又是前莫邪的念头在作祟,哥这么纯洁怎么会是那种人……

    管清寒才刚刚服下丹药,正要问问,这到底是什么药,有什么效果?突然只觉丹田中一阵柔和的热力涌了上来,啥时间身上到处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接着浑身的玄气突然自动的运行起来,犹如大河的浪潮一波一波冲击着自己的经脉,而丹田中的暖流不断地散出的热气充斥入经脉,化作异常精纯的玄气……

    君莫邪给自己的那几颗丹药,竟然拥有提升功力的神奇功效

    管清寒无比震惊的现了这一点,忍不住为自己的轻率有点后悔现在可是关键时刻,自己本就是银玄巅峰,即将突破金玄,服用了这枚丹药之后,以目前感受到的庞大药力来说,突破金玄已经是迫在眉睫

    但这要命的时候,却偏偏在这外面,无人护法……身边只有一个小叔子……

    这小子怎么不说明白?这东西能这么的马虎吗?我还以为是普通的糖果一类的东西……

    但管清寒已经来不及想下去,庞大且极尽精纯的澎湃药力瞬间已经充盈到四肢百骸,坚定地朝着金玄的关口迈进,冲击……只觉得浑身一阵难受,意识也瞬间有些模糊起来……

    管清寒始终修为太低,只得银玄颠峰而已,甚至较诸君大少爷都已经颇为不如,这颗十年丹,以君老爷子和君无意的天玄修为来说,自然可以全无顾忌的服用,亦可若无其事的承受冲击,进而收归己用,增进修为,甚至不会感到有太大的异样

    因为他们的底蕴足够浑厚

    但管清寒就不行了,她与这两个人之间,可足足的相差着十几个阶位呢本身不过十来年的功力,如今一下子增长的十年功力,几乎是她从修炼玄气以来的总和,而且远远地要精纯得多的多再说,她也没有经受过君莫邪那般残酷的训练,如何能够坚持得了?这还是她之前有服食了心魔丹,否则早就彻底的走火入魔了

    正在管清寒感觉到自己的浑身几乎就要炸开,意识也是渐趋模糊的时候,心中不由的升起绝望的感觉难道,今生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结束了吗?

    自己的小叔子君莫邪好不容易变好了,还给自己送来了几颗如此夺天地造化的天地灵药,足见君莫邪已经是痛改前非,而且对自己也是相当在意,但却万万没想到因为自己自身的承受力远远不足,竟然被这样的天地灵药硬生生的补死了?

    管清寒不由得感到了一丝由衷的滑稽,心中还有一种隐隐的不舍若是在此之前几个月,死亡或许不能让她感觉到什么,甚至是一种解脱但现在,这丝不舍,到底从何而来?

    管清寒的嘴角泛起一丝凄迷的笑意,心中默默地念道:再见了……便闭上了眼睛但刚刚闭上,却又震惊的张开,眼中满是惊恐

    管清寒突然想起,以自己的身份来说,在临死的时候最应该说的是:‘我来了’……而不是‘再见了’……再见了?我要和谁再见?我心中到底放不下谁?

    管清寒没有来得及再想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只温暖的手掌轻轻地却又坚决的附上了自己的后心,接着一股清凉的力气透体而入,管清寒本来已经模糊地神识瞬时一清,就像是炎热的夏天热的神智迷糊的时候突然落进了寒潭中,一阵彻骨的快意……

    接着一股精纯的力量从那温暖的手掌中缓缓流出,涌进自己的经脉,引导着那股丹药引的狂暴的气流,有条不紊地在自己的经脉中穿行着……

    之前的那股气流,可谓狂暴之极,自己完全无法控制,但随着这股温暖的力量一出现,却在顷刻之间变得乖乖顺顺,似乎这股力量想让它到哪里去,它就顺从的到哪里去……

    轰然一声响自管清寒的脑海中,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条莫名的经脉突然洞开,而自己的神识也顿时进入了一个的层次,一个的天地

    在背后这只手的帮助之下,管清寒,终于一举突破了金玄

    及时出手帮忙的,自然就是君莫邪君大少爷

    管清寒虽然恐慌,全无经验可言;但君莫邪却是明白的,自己炼制的这丹药虽然药效强劲,但属性并不太过霸道,有心魔丹为辅,却决不会致人死命就算是管清寒意识全无,躺上几天也就好了,功力该怎么精进怎么精进,不过……这可是一个能占便宜的大好机会,君大少本就不是什么君子,放过了岂不可惜?助人为快乐之本的啊

    手掌轻轻放在管清寒的背部,虽然隔着两层衣衫,但此时不过深秋,管清寒毕竟身具银玄颠峰修为,对寒暑也有相当的抵抗能力,自然不会穿的太多;这就导致了君大少爷手掌一贴上去,顿时就感到了一阵嫩滑,就像是抚上了一块无暇的美玉,那叫一个舒服,那叫一个消魂,那叫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