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九十一章 终于轮到我了吗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我问你,你是谁,有种就说出你的名字”泪剑鸿浑身轻微的颤抖着,声音低沉摄人,没有理会这人的冷嘲热讽,也没有去看一眼地上师弟惨不忍睹的尸体

    三师妹方飘红眼睛直直的看着地上二师兄的尸体,浑身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场中激烈的厮杀也突然之间停歇了下来赵无极等人死里逃生,都是庆幸不已;对对方居然晚来了这么久,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不管晚了还是早了,只要来了就好啊能保住自家的性命不比什么都强吗?

    众人虽然停手,但场中的气氛,却是越来越压抑

    红衣人呵呵一笑,突然一扬手,袍袖啪的一声,将空中击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他这一下分明是打在一片虚无之中,却就像是打在了实物上一般

    四周出一阵轻微的掠空声,突然四面八方的静悄悄的多出了数十条人影

    火光映照下这些人人人都是一身红衣,静静的站立着不动但一双双眸子,却是闪着寒冷的慑人光芒,就好象是暗夜中嗜血的狼群,在等待着狼王的一声号令

    两条人影缓缓前飘,来到那先前的红衣人身边,面对着泪剑鸿与方飘红,身上湛蓝色的光辉柔和的闪耀着,但却给泪剑鸿等一方的人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这三人,竟然全是天玄强者

    再看四周,明黄色的玄气色彩四下分布,地玄高手竟然也有十来个,其他的,全部都是青蒙蒙的玉玄色彩,足足有三四十人

    泪剑鸿的心霎时间冷了下来

    冰冷的一片

    这仗如何能打

    对方的实力,已经远远的出自己之上而己方,只有自己和三师妹两人

    “我的名字?哈哈,泪大爷,您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混,在下身为血剑门的杀手,姓名怎么能告诉你呢?就算我不在乎您两位,怎么也要在乎泪无悲,泪至尊不是至于在下是不是有种,您倒不妨去问问您的二师弟,他肯定知道得很清楚”那先前的红衣人偏了偏头,这才回答泪剑鸿的问题

    “很好血剑门,泪某记住你们了”泪剑鸿悲愤的看了他们一眼一转身:“师妹,我们走”

    “慢”那红衣人突然喝道

    泪剑鸿停住了脚步

    “怎么?难道你们还妄想留住我二人不成吗?”泪剑鸿凄惨的大笑一声:“你们的实力虽然远在我们之上,正面相斗我们也确实不是对手,但,你以为你们难道能够有这个实力留得下我们吗?”

    泪剑鸿说得不错,双方顶级人物都是天玄级数的强者,血剑门一方想要击败泪剑鸿一边自然是毫不困难的,但要想将泪剑鸿和方飘红留下,却是绝无可能只要两人一心想走,随时都能够杀出一条血路,远遁而去

    “呵呵,泪兄可是误会兄弟的一番好意了;泪兄身为冷血至尊的唯一血脉,我们当然是不敢得罪”那红衣人慢悠悠的道:“只是,周二爷的尸体,难道你们也不想带走吗?就任由他曝尸荒野吗?”

    泪剑鸿冷哼一声,并不接话,突然拔身而起,一手牵着方飘红,连场面话也不肯再多说一句,直接在树枝上几个起落,消失在夜空之中

    泪剑鸿看得很明白只要他抱了周剑鸣的尸体,多了这一重负累,那就再也走不掉了;红衣人这句话,分明就是包藏祸心,要将自己与师妹都留在这里,免除后患

    事实上,这次的冤仇已经结下,双方再无转圜之余地,绝对的不死不休,只要自己表现出非要二师弟尸体的打算,对方便一定会用极端手段留下自己二人,就算自己的父亲是冷血至尊又如何?不要忘记若是自己二人当真死在此地,将李家所属的卫士一网打尽,就是真正的死无对证了,那时,自己的老爹就算想寻仇都找不到仇家

    而对方,明显有这个实力

    所以他当机立断,立即飞身而走

    正如泪剑鸿的判断,对方知道拦截他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也没人拦截

    夜色朦胧中,突然有乳白色的淡淡雾气升起,将整个场地慢慢的笼罩起来,雾气越来越浓,逐渐的似乎是形成了一片薄薄的屏障

    山林之中,夜晚清晨总会有这样的雾气升起,所有人均未留意何况这雾气之中,居然还有一阵阵清的山林之气沁人肺腑,让每个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多呼吸了两口顿时感觉精神一振

    但不知何时已经从树上下来的君莫邪却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暗叫可惜

    太可惜了,泪剑鸿等人走得太早了若是再多留那么一会……就能够一锅端了……可惜了老子费劲千辛万苦才搞出的**香啊,居然出现了两个漏网之鱼……

    先前战斗的时候当然不适合使用**香,那么强大的玄气气流只怕瞬息之间就会将**香吹得一干二净,完全起不了任何效果

    所以现在君莫邪看到情势平稳了才将这一记撒手锏使了出来用鸿钧塔的天地灵气配合炼出来的**香,几近于无形无迹,无痕如隐

    味道还是有一点的,而且还是很清爽的高雅味道,但所有嗅到这高雅味道的人却会在不知不觉之中丧失抵抗能力,纵然是玄气高手,在吸入一定量的**香之后,也会在瞬息之间是玄气下降几个阶位,战力大减

    这也正是君莫邪在这次行动之中的最大底牌

    “你们……总算是来了……”张存孝身上已经有不少伤,一瘸一拐的迎了上来赵无极也跟在他身边,看着这些红衣人的眼神,满是畏惧中夹杂着无限谄媚

    “嗯,之前出了点意外,耽搁了一会”红衣人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道:“那批手弩在哪里?”

    张存孝看了看赵无极,赵无极会意,带着众人来到几辆大车前面,却没有进车厢,来到拉车的马儿旁边,先将马鞍卸了下来然后用手掰了掰,又从马身上解下了一条几乎透明的长长的皮带,一圈一圈的解下来,最后从马肚子底下抽出了一张薄薄的不知道什么毛皮,哗啦一声,数十件闪着晶莹亮色的手弩掉到了地上

    原来赵无极竟是将手弩绑在了这里

    单只是这份心机,倒也确实是出人意料,真真了得

    即便是有贼人欲下手,最多也就搜查一下马车,马车没有,也就奔赴别的方向去查找谁会在乎拉车、几近一目了然的马儿?

    “手弩,共计有三百五十具,比预计的多出了二十具,一并送了过来;原本的制作图纸也已经焚毁;每匹马肚子下方均绑有二十具;其余的马匹肚子底下,携带着共计是七千支手弩专用弩箭这只是第一批的弩箭,第二批弩箭正在赶造之中”

    赵无极诚惶诚恐的道,低头哈腰,不知为何,他觉得眼前的红衣人身上寒气四溢,似乎对自己很不满的样子

    “很好你的任务完成的不错”红衣人欣慰的道:“本座允许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并给予你奖赏……”

    “多谢……”赵无极大喜过望,躬身拜谢,但话还没说完,脑袋突然砰地一声落在了地上脸上犹带着谄媚的笑容……却是那红衣人突然出剑斩落

    “白痴”

    这却是那红衣人留下的最后评语

    “我给你的奖赏,就是让你跟你的二弟团聚在黄泉之下,你可以永久的歇息了”红衣人阴测测的道

    “前辈……你怎地?”张存孝刚刚惊讶的问出来,红衣人一掌已经拍在他的头上,顿时脑浆崩裂临死前犹自挣扎着道:“……为……何?”

    “为何?还以为你会机灵一点,原来你也是个白痴居然会问我原因?”红衣人抹了抹手上的血,微笑道:“你们这些白痴还真的以为,血剑堂是在与那愚蠢的跟猪一样的二皇子合作?凭他也配”

    突然一挥手,厉声道:“动手”

    所有红衣人顿时同时下手,他们在刚才就已经在有意无意之间接近了之前侥幸活下来的幸运儿,几乎就是站在一起了,而那群幸运儿知道强援到来,死亡阴影散去,心头大石落地,再也没有丝毫的戒备,此刻红衣领一声令下,变起肘腋,瞬时便如同砍瓜切菜一般,一干“幸运儿”被杀的人仰马翻,甚至连反抗的念头也没有升起,就已经纷纷惨呼着倒了下去

    而另一部分红衣人,则是无声无息的纵向泪剑鸿等人走时并未带走的李家武士,刀剑齐下

    早先,这些人是在两位天玄高手的带领下攻击别人,占尽上风而刻下,却是被三位天玄高手率领着一众地玄、玉玄高手倾力攻击情势完完全全的翻了一个个儿本来自从泪剑鸿两人走后,他们便已经绝望,现在是提不起丝毫勇气来反抗,几乎在瞬息之间,就被杀的干干净净

    此刻,场中就只剩下了那后来几十名红衣人,他们的战力确实强横,一轮撕杀,己方并无一人伤损

    山间的白雾浓了

    “尽快地检查一下,确认哪一匹马上有手弩,收拾一下,马上撤走”为的那名红衣人急促的传令

    “呵呵呵……终于轮到我了……真是他**的等得辛苦不过你们他**的打的太不激烈了,居然没死几个人,这一点让哥很不爽”

    一个虚无缥缈的笑声突然传了出来,忽而在左,忽而在右,忽而在前,忽而在后,变化万端,不可捉摸,只听他道:“血剑堂……真是牛啊,这便宜捡的,真是让我心服口服加佩服不过,你们血剑堂既然不是为二皇子效力,那么,究竟是为谁效力的?又或者应该问,谁有这么大的魅力,值得你们效力呢?本大爷很感兴趣啊”

    “谁?是谁在装神弄鬼?给我滚出来”红衣人大喝一声,游目四顾

    “哼哼哼……老子是你老子,就是你爸爸的意思”暗影中的那人很是猥琐的笑着,突然哈哈大笑,“乖儿子,还不快快跪下磕头迎接你亲老子的到来吗”

    “找死”红衣人大怒,细细倾听一下,突然纵身跃起,一道蓝色剑光长龙般出,剑光过处,轰隆隆几声,几棵大树拦腰截断山崩地裂一般倒了下来,砸得地上尘土飞扬

    “咦?这怎么可能?”刚刚大展神威、击毙同阶高手的红衣人突然震惊地叫出声来他赫然现,自己的天玄玄气,竟处于飞的流逝之中,随着刚才的那一剑的出,竟然已经消散了大半

    “哈哈哈,世间事只有想不到的,却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那里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暗中的神秘人长啸一声,突然大吼一声:“动手”

    四周轰的一声,近处地面有几处遑如波翻浪涌一般翻覆,泥沙土块爆炸般四处飞扬,一条条粗壮的身影迅的跃将出来,紧接着四面八方都有人飞奔行而来

    一个轻飘飘的身影在半空中突然幻化,向着另一名天玄高手飞去,度快极

    先前的红衣人领大吃一惊,叫道:“小心”话音刚落,却见自己眼前一闪,一个黑衣蒙面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自己跟前,原来,这人的真正目标,竟然是他大惊之下,迅向后闪避,同时抬起长剑就要采取攻势

    但那人却是如影随形的跟了上来,抢先出手,寒光一闪,刺向他的咽喉这一线寒光度快极,强如红衣人的目力,居然连这是什么兵器也没有看清楚,便已经觉得咽喉中冷嗖嗖的刺痛

    红衣人来不及拔剑,再退;却觉得下面风响,一条膝盖狠狠地撞向自己的下裆,红衣人大惊,屁股一撅,闪电般避开一尺的距离,方自庆幸避过这夺命追魂一击,却又惊见寒光再闪,直刺向自己双眼,竭尽余力往旁边一退,只觉得脸上一阵刺痛,情知自己已经来人利器划破了皮肤,同时胸前轰然一声响,敌人的双肘狠狠地砸在了胸膛上,下面一阵钻心的疼痛,最脆弱的部位已经被狠狠的撞了一下

    红衣人又气又怒又痛又是恐惧

    这些手段,正是刚才他对付周剑鸣的,对方几近全盘照搬但此时角色互易,他却成了被击打的一方,而且这个人的度,比他自己加狠辣,加的精确

    难道冥冥之中自有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