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九十八章 鸠占鹊巢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这丫头演戏的功夫着实不错可君莫邪怎么会相信?别看这一刻一脸的楚楚可怜,下一刻就会瞬间化为飞扬跋扈

    见过鬼还不怕黑吗?君莫邪可是领教过好几回了,要是再上当,那可就没天理了

    “这么说,你还真要将我们送回去?”独孤小艺顿时瞪圆了眼睛,虽说俏丽的大眼睛瞪圆了也是那么动人,但已经开始威胁了,变脸度明显又有提高

    “两位姐姐,你们留在这里能做得也就只有添乱,你说你们俩会啥?留在这里能干点什么?让你杀人,你敢么?”

    君莫邪不屑的嗤了一声,道:“乖乖的回去,啥事没有,要不然,可别怪哥哥我直接将你们捆成粽子送回去别以为哥干不出来这事那时候可是你们俩丢人”

    “你敢”小丫头呲牙裂嘴,凶相毕露,原形终显

    “算了小艺,别求他了这个人是没有半点同情心的”管清寒依旧淡淡的站着,面无表情的看着君莫邪,话却是向独孤小艺说的:“我们自己去,不必跟着他没有他我们自己不也走出来了一千四百多里吗,难道我们身下没有两条腿吗?凭我们两人还到不了天南?”

    “就是你神气什么?我们自己去”独孤小艺一仰小下巴:“不就是一个偏将吗?还是个关系户哼,姑娘我见过的大将军多了,倒还没有你架子大”

    眼看着两女冷嘲热讽几句转身就走,君莫邪真正有点急眼了,要是让她两人就这么去了天南,就算是最终能够安全到达,自己回去也肯定少不了一顿臭骂君老爷子,三叔,独孤老爷子,独孤无敌估计都不会放过自己,甚至说词君莫邪都能够猜得出来:你就让他们两个弱女子一路万里迢迢去天南?你就这么放心?出了事可怎么办?就算没出事也不是这回事

    “拦住统统给本少爷抓起来”君莫邪咬咬牙,一声喝令七八名噬魂队员动作迅,如狼似虎的上去,铁塔一般的拦住了两女的去路,君莫邪哼哼两声:“你们两个最好给我乖乖的,只要是顺了我的意,有你们的好处,哼,若是不然……”

    说到这里,君大少突然住嘴这口气,怎么这么像是强抢民女的恶霸呢?

    “君莫邪,今日我是非要去天南不可的,若是你真的要恃强逼迫我就犯,那我管清寒说到做到,立即死在这里,就死在你的面前你道我敢是不敢?”管清寒的眼中神色很复杂但却是掣出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匕,横在自己的玉颈上

    君莫邪,你可知道,我非要去天南,非是为别的,只是为了你和三叔;若不是担心你们两人,担心血魂山庄会为了我的事情为难你们,我何必要万里迢迢赶去天南?我是那种分不清轻重的小女孩吗?

    你君莫邪为了我可以生死不顾,甚至一切都不顾了,也要保护我的清白,难道我管清寒就是这么看着你们深入虎穴却毫不作为的忘恩负义的女人吗?

    难道只许你们男儿轻生重义,我们女人就只能苟且偷生?此次天南若是顺利也就罢了,若是……那我管清寒何吝此身?

    独孤小艺却没有这么多的弯弯绕,但她见管清寒这一招似乎有用,顿时趾高气扬,得意洋洋的道:“对你要是不叫我们去,我们就死在这里你道我们敢是不敢?哼哼……嘻嘻嘻……”

    没见过要自杀的人居然还这么得意的,人家管大小姐说出来的话是慷慨激昂,到了小丫头这,直接就把味道给拐到不知道那去了,到后来甚至还笑了出来……真是无语啊……

    君莫邪啥时间头大如斗

    独孤小艺或许只是唯恐天下不乱但他从管清寒平静的眼光中却完全可以看得出来,管清寒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若是自己真个不让她去,那么自己马上就会见到一具尸体

    自己不能赌,不敢赌

    “算你狠”君莫邪死死地盯着管大小姐,恨恨的叹了口气,相比于小丫头,君大少爷自信绝对可以另出手段让其知难而退,但自己的这位大嫂,实在是太有个性了,真正的招惹不起,君大少爷只觉得心里憋屈的不行,貌似自己两世为人也基本没这么憋屈过,恨声道:“给她们两匹马,骑马走”

    “这还差不多”管清寒妙目斜睇,终于笑了笑,她只求可以同赴天南,什么待遇却是不重要的,也明白君莫邪肯带他们同行,实在已经是冒了极大的风险,别的不说,就以军纪而论,临阵携女而行,绝对是军中大忌,动辄便有性命之忧

    “我们要坐车”小丫头到底年幼识浅,没意识到这点,刚见君大少爷松口还挺高兴,却听君大少爷全无邀她俩上车的意思,竟只安排两匹马,利马鼓起嘴气呼呼地看着他,再看看那华丽到极点的马车,只觉得浑身都疲累了起来,腰骨,胯骨,无处不酸疼

    “没门儿,我肯带着你们就很不错了,居然还想坐车?”君莫邪嗤之以鼻:“爱走不走,不走我可以马上安排人送你们回去来人,给她们两匹马”

    “你你……好”独孤小艺气急败坏的指着他,突然眼珠一转,刷的一声抽出了自己的刀来,横在了脖子上:“你……你要是不让我坐车,我就死在你面前你道我敢是不敢?”

    这丫头眼见管清寒之前以死相逼,直接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自己之前的效仿,亦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大是有效,有如此好招在手,如何不用

    好招不怕重复用,管用就行

    哪知道这次的“你道我敢是不敢?”一出口,突然四周嗤嗤的一片憋不住的笑声再看那些面目冷酷的大汉们一个个肩膀耸动,显见都憋得非常辛苦的样子

    这真正怨不得一干人素质不高玩小丑也没这样玩的,人家管大小姐那是真个的说死就死,一点虚招没有,可是您独孤大小姐模仿一次也就算了,还接二连三的玩,这就是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再说,这次的借口也太离谱一点了,不让你坐车你就死?那你也死的忒容易了一些

    君莫邪翻了翻白眼:“请便不过请千万死得稍微远点,让我们眼不见心不烦,拜托了这要求不过分?”

    大姐,就算您真要以死威胁,起码也得有点死志才能威胁得住人;否则的话,这以死相胁岂不是无往而不利了?不让我坐车就死;不让我吃饭我就死,你不让我打一顿我就死……这都成什么啦?

    “你你……你真是太可恶”独孤小艺跺了跺脚,直接没词了,突然一扭腰,腾腾几步走到马车前面,一掀车帘钻了进去,不出来了在里面叫:“清寒姐姐,快进来,这里面好大,还有床,好舒服嘻嘻……”

    行动才是最实际的

    君大少怒了

    真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你们在里面,那我到哪里去?本少爷好不容易抓住一个贪官,敲诈了一辆马车,费尽了心思,我容易吗我?你们就这样准备剽窃我的劳动成果?哼

    君莫邪一个箭步上前,伸手就抓住了独孤小艺的手臂:“你给我下来”

    “就不下去,我就不下去,我就要坐车”独孤小艺另一只手赶快抓住了马车的内壁,竭力的往后挣,小脸儿涨得通红,赖定青山不放松

    白影一闪,香风优雅飘过,管清寒已经坐到了马车里,伸手在君莫邪手上一拍,嗔道:“跟妇人女子抢马车,你这位世家少爷可是真做的出来啊”

    君莫邪怒道:“啥米?我跟你们抢马车?这话是怎么说的?分明是你们两个妇人女子抢了我的马车难道本少爷就这样吃哑巴亏不成?今天可是知道什么叫强词夺理,无理狡三分?”

    管清寒不再理他,伸手将马车帘子放了下来,接着里面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两女都躺在了床上,甚至还解衣就寝了,因为清晰地听到了来自小丫头独孤小艺一声满足的呻吟:“真舒服,终于可以安心的睡觉了……”

    君莫邪气满胸膛,痛骂自己二百五居然会和女人摆事实、讲道理,那不是白痴是什么?可眼下自己大嫂已经进去了,就算君大少爷再怎么不羁,也多少得避一点瓜田李下的嫌疑,眼下就算再怎么不情愿,也是要下车的

    队伍继续行进,走了半天,终于,君大少在马上晃了一阵,这坐骑虽然也是雄健之极的高头大马,但怎么也是不如呆马车里舒服啊恨恨的回头一望,突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下一刻,君大少惨叫一声,头一歪,唧从马上掉了下来,摔在地上,双目紧闭,昏迷不醒

    众侍卫一阵惊慌,不过谁也不是傻子,瞬间便明白过来,一个个凑趣地叫了起来:“不好了,少爷昏倒了,他的伤还没好……”这声音,那叫一个悲惨

    伤还没好?

    ‘晕倒’中的君大少一阵诧异:我啥时候受过伤了?恩……不过这理由……真好,稍后得找机会表扬奖励一二,真是太有眼色了

    “怎么回事?”独孤小艺一把掀开了车帘,关切地问道,另一边,管清寒看着君莫邪晕倒在地,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