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一百章 但求无愧于心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先找个地方,要依山傍水的,安营扎寨,等待主力兵马到来会和,我们再一起上路”君莫邪淡淡的下令,马上就要到血魂山庄,君莫邪自然不肯傻头傻脑的率先前去找虐

    就算要去倒霉,也是大家一起去

    若是条件许可的话,君大少还是想潜在暗处捡便宜的,毕竟在君大少心中,血魂山庄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来着,就算血魂山庄上下尽都死绝了君大少也是不会有一点伤心难过地

    再说……这件事虽然现在已经出了任何人的控制,但……哥可是始作俑者天罚的玄兽潮,从某一方面来说,那可是哥的队伍,至少是盟友啊

    王栋派出八个人分别从八个方向寻找可以安营扎寨的地方,终于选定了一处合适地点君莫邪与管清寒独孤小艺三人过去一看,顿时就相中了

    这是一处小山坡

    山坡前乃是一片空地,四周是茂密的树林,拐过一个弯就是官道,只需安装一个探子在这里,所有形势都可以一目了然

    山坡后面传来粽粽水声,绕过去一看,居然是一条不大不小的溪流,弯弯曲曲的从山上下来,水流清澈,足可见底在下游不远处,一个拐弯之后,竟然是一个清澈的水潭,

    一见到这个水潭,独孤小艺和管清寒都是有些兴奋

    女孩子本就天**洁,在一路跋涉这段时间里,走的路线尽都是行军路线,那有什么合适的机会认真清洁一下自己,就算是偶尔碰到荒山野栈夜宿,话,她突然有些害怕这种清晰远离君莫邪的怪异滋味,管清寒却急忙拉住她,制止她开口

    虽然管清寒也并不明白君莫邪此刻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突然会这样,但管清寒依然敏锐地感觉到,此时的君莫邪,是决计不能惊动的,甚至一点点的声响都可能打断这然的异状

    呼~~~~

    君莫邪突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停下前进的脚步,负手仰头看着天上,白云悠悠,苦笑的摇了摇头,就这般静静地站住,只觉思想中一片空明、清明、澄明、无限光明

    无思无想,不滞于尘

    整个人似乎又突然从虚幻中回归了现实君莫邪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固然提升了很大的一步,但并没有突破之前瓶颈,似乎是自己的眼前有一层隐隐的雾纱阻隔着,朦朦胧胧的并不清楚若是能突破了这一层,整个精神意识必然会有一步大幅度的提高

    而这层阻碍的来源,君莫邪可以隐约感到

    它,来自自己的内心

    “莫邪,刚才…你…你在想什么?”管清寒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清冷,但君莫邪明显的听出来,管清寒的声音中,已经多了一抹关心、一抹在意

    管清寒冰雪聪明,在她看到君莫邪突然陷入这种奇妙的境界之中,就感觉到,似乎君莫邪要在莫个紧要的关口意外突破了但见他沉浸于这种奇妙的境界一段时间之后,却又突然似乎像是一个即将成仙的仙人被兜头一棒打回了尘世,前后两种感觉的差异明显至极,终于忍不住开声的问了出来

    “我刚才在想……”君莫邪的心态依然有些恍恍惚惚,似乎半只脚还停留在那种奇妙的状态中,悠悠的道:“……我这一生,到底要做什么?或者说,我到这世上来,究竟是为何而来?或者……我的目标是什么?我可以做什么?我又能做到什么?”

    “目标吗?……”管清寒犹疑了起来,“人活着,不是都应该有一个目标吗?”心中却是在暗暗问自己:那我呢?我活着,又是为什么?我的目标又在那里呢?

    突兀的这么一想,管清寒也感到几分怅惘:小叔子自然应该有他的目标,可是我……我还有资格去追求什么目标吗?我真的有这个资格吗?

    “是啊,应该有一个目标,每个人都应该有的我之前曾经有一种想法,就是以一己之力,还天下一个朗朗晴空;以杀戮和铁血,整顿我认为的肮脏人世,让世界在某一种程度上,达到我渴盼的那种太平盛世起码在我的眼中看起来,不要再有那么多的不平事……”君莫邪苦涩万分的笑了起来

    “我从不理会别人认知如何,只是一味固执的沿用我自己习惯的方式,去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我行我素,虽然明知道只是杯水车薪,精卫填海,却始终初衷不改但……来到了这里,我却迷惘了,真正的迷惘了……”

    管清寒自然不知道君莫邪所说的‘精卫填海’是什么意思,也不了解君莫邪所说的‘来到了这里’是什么意思但她却听得出,君莫邪心中有一种浓浓的落寞

    这居然让她静如止水的内心有一丝隐隐的疼痛

    就像看到了一个永不言败的斗士,在耗尽了自己一生所有的力量、所有的能力之后,却突然现横亘在自己面前的敌人依就是整个世界,永远无从战胜、挫败、毁灭……

    原来自己一生坚持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螳臂当车,蜉蝣撼树,那种无助的失落和凄凉的不甘实在是非用言语可以形容的

    凝思了片刻,管清寒柔声安慰道:“人生一世,到底是为了什么,其实很难说的;对我们女人来说,不过相夫教子,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一岁岁一年年任凭年华老去,却也没感觉到有太多的失落;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女人都是如此而且,这种平淡却固定的生活,依然有无数的女人感到快乐,感到满足至于你们男人,尤其是那些有势力、有实力、有能力的男人,尽都为了自己的功名大业,雄霸一方而努力,无时无刻不在争勇斗狠纵然是最平庸的市井小民,也会为了自己的衣食住行能够好一些,而努力的做一个在他们眼中的所谓的‘人上之人’……”

    在她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不知何时,君莫邪已经转过身来,亮晶晶的眼睛注视着她,眼中却全然没有以往的轻浮,甚至没有一贯的惊艳之色,只有很平静,很深邃,还带着几分思考的动然神色

    在这个接近封建的社会,能有管清寒这种看得如此明白的女人,倒是不多了这让君莫邪稍感诧异

    “其实……在这个世上,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活得太累了而且,并不见得真正值得”管清寒目中有着迷惘,却也有着坚定,甚至有着一些不屑一顾,似乎,这个世上所谓的男人的追求,在她的眼中,未必就值得一提

    “那么,你认为,这个世上,都是为了什么?又或者说,应该为了什么呢?”君莫些深思的道

    “我并不知道别人为了什么,亦没有资格代表别人说什么,但我知道自己”管清寒慢慢的道,眸中却是焕着明亮的色彩:“我管清寒只是一介弱女子,而且,世事弄人,只怕我这一生也没有了什么相夫教子的资格此刻的我惟求……心之所安,则今生足矣”

    是的,我管清寒只求心之所安

    当年,为了家族与君莫忧定亲;虽然从未见过面;但为了家族,为了父母,我无可选择

    因为,我那时候愿意为了父母付出

    所以,我心甚安

    由始至终,与君莫忧其实也只见过两次而已,虽然谈不上什么感情,但那时候却已深知,君莫忧,实在是一位铁骨铮铮的大好男儿,人中伟丈夫再则,已经定亲,自然接受命运

    及至后来莫忧战死,那时候我之觉得,如此一个好男儿,值得我去付出

    所以,我愿意为了君莫忧这位帝国的英雄付出,住到君家,以未亡人身份自居;一方面,是为了离开那时候已经心灰意冷的家族;但最重要的,是君莫忧的英雄气概,让我管清寒感觉,若是就此解除婚约,我会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事实我的选择没错,那时候,虽然形单影孤,寂寞至极

    但,我心甚安

    这一次,为了君莫邪叔侄二人最终能安归家园,我不惜以弱质之身远赴天南,准备锐身任难,无论如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证君莫邪叔侄二人能够安然返回北方

    我已经做好了为了这两个人牺牲自己的准备

    这,也只是心之所安罢了

    除此之外,再无他求唯此而已

    君家,以至亲之义待我,我若是眼睁睁的看着君无意,君莫邪叔侄二人因我之故而死,我管清寒岂非禽兽不如

    再者,还有一个极为隐秘的原因……君莫邪对自己似乎大有情意,自己以前可以冷若冰霜,毫不在意,但最近这段时间,却总是隐隐有些心神失守的征兆,尤其是日前君莫邪出手助自己突破界限,提升玄气修为之时,两人之间那若有若无的肌肤之亲,让管清寒午夜梦回许多滋味,这近来种种大是令管清寒惊恐,万一……

    所以,不如就此借着天南之行,一了百了斩断尘世是非,以冰清玉洁之身,报答君家一片深恩,也斩断小叔子一颗痴心

    如此万般皆断,我心自安

    君家门风不变,管家家风不染,两家威名不堕,也就是了至于我自己……不必考虑

    “不错说的好说得太好了哈哈哈……”身边,君莫邪突然一声狂笑:“但求心之所安管他是是非非如何哈哈,世人常说,但求心之所安,义之所在;但谁知道,心之所安与义之所在根本就是矛盾的”

    “所以杀人也好,救人也罢;但求心之所安,便可不负这一生滚滚红尘我君莫邪这一生,不为国,不为民,但为心之所向、心之所安凡事,对得住自己的心,也就是了何必再去考虑那么多?什么国泰民安,什么天下大事,都是狗屁而已”

    “这一生,我行我素,我便要肆无忌惮我就是要无拘无束无论何人,都休想左右我的想法,无论何人,都休想束缚我的行为世间毁誉,众人冷眼,与我何干?以我本心,快意恩仇,以我本意,纵横天下只求,无愧于心,便是顶天立地此生,足矣”

    君莫邪哈哈笑着,无意之间被管清寒解开了自己的心结,大是畅快

    君大少爷这边是痛快了,但那边的管清寒和独孤小艺却是震惊不已,连身后的残天噬魂四个正副队长也都明显地感到了君莫邪的变化

    眼前的君莫邪,似乎在一瞬间完成了他的惊人蜕变

    从一个有些浮华浪荡的世家公子,突然成了一位隐士高人;这种变化无疑是异常突兀的,可是,之后却又有突兀的蜕变,又从尘高人、蜕变成了一个冷峭,森寒的强者

    那一刻,他就仿佛是一柄初出剑鞘的利剑,傲立在天地之间,似乎能够折射出万道光华天地虽大,再也无法束缚于他

    君莫邪胸中的莫名迷惘一扫而空,只觉得神清气爽,无形之中,心境修为又迈出了大大的一步

    圆融通透,不拘于物

    我之今生,岂能安于现状,困眠于天香?

    我当纵横江湖,仗剑天下,剑视天下英雄,登峰绝顶,问英雄谁属?

    我虽不欲称霸天下,但天下任何一人也休想对我指手画脚,休想对付我,休想对付我的家人

    我的目标,终于明确

    我要君家,成为远远过风雪银城和血魂山庄的存在成为这人世间最为巅峰的存在

    纵然是帝王将相,纵然是绝世至尊,亦无一人敢于正眼相看

    而这一切,却注定需要用无数的鲜血累积

    但,我心之所安

    这便是我一生努力的方向之所在我……无悔

    君莫邪唇角逸出一丝冰寒的微笑,轻声道:“既然如此,我的杀戮之旅,就从这天南开始”他的身上,突兀地迸出无尽杀意,盘旋凌舞,冲霄而起

    这股无可匹敌的气机,激荡得身边六人尽都衣袂飞扬深秋的败叶本就已是苟延残喘,此刻被他的凌天杀机一逼,顿时纷纷扬扬离开枝头,随风旋落

    就像是铺天盖地的下了一场黄叶雨

    数只小鸟离开枝头,刚刚忽闪了两下翅膀,便为杀气所侵,哀哀的鸣叫两声,掉下地来

    远处,三个在山林之中急飞掠的人影突然顿住身形,凝重的看着这边,其中的一人,沉重的说道:“好恐怖的杀气究竟是谁在那边?”

    在他身边的两人也是一脸慎重,远远地看着这边,其中一人沉思的道:“难道竟是……楚泣魂到了?”

    “料然未必楚泣魂固然有此杀气,但楚泣魂的杀气最是锋锐,集中,若真个是楚泣魂的话,当是一往无前,只在他身前一个方向;而此人的杀气却是铺天盖地,冲霄而起两相比较,截然不同可以确定此人并非是楚泣魂,但此人的杀气,却绝不逊于杀手至尊楚泣魂甚至,犹有过之”

    “不管是谁,过去看看”另一人建议:“就算是杀手至尊楚泣魂在那里,以我们三人之力,也未必能怕了他”

    “好”当先的黑须中年人沉思一下,断然答应;豪气大,道:“不错,我们东方三剑几曾怕过任何人?就算是楚泣魂在这里,难道我们还怕了不成?”

    “不错,大哥;听说这次是君家老三为帅,你我是不是……”其中一个短小精悍的汉子,沉吟着试探道

    “不行当年的事,母亲一直到现在心结未开,因此受伤,导致经脉堵塞,若不是为了君家,岂会如此?小妹沉眠十年,生机几近全无,所为何来?这一次,君无意有本事就活着回去,没有本事就死在这里,跟我们何干?”黑须中年人奔驰中浓眉一竖,有些愤怒地道

    “但,就算是……可那君莫邪,也算是你我的外甥,嫡亲血脉啊就连母亲,当年也曾经放出话来,你……难道也无动于衷?”矮小的中年人有些不服,问道

    “冤孽”黑须中年人迎风长叹,断然道:“君莫邪……我自然不允许他有事,但君家的事,与我们没关系我也知道君无意是个好男儿,好样的,但若不是因为他,妹婿和两位外甥也不会出事所以,此事不必再说”

    那人叹了口气,三人改变了方向,再不说话,流星般向着出杀气的这个方向如飞纵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