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高人出现,另有打算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蛇王芊寻愧疚万分的看着他们,满脸的歉意,几乎无地自容

    “给我细细的搜一草一木一片树叶、每一寸土地都不能放过一定要把那家伙找出来”鹤冲霄手往下切,出号令,刷的一声,双眉立了起来,杀机凛然“我们几个,每一个负责一个方向,注意互相呼应九级以上,做好战斗准备只要他还在这里,就让他插翅难飞警告,此人手段极为高明,任何人有所现,要在第一时间里出预警信号”

    几个兽王齐声答应,眼中纷纷露出了有些疯狂的神色罚天圣果,这可是一干兽王眼巴巴地盼了好几百年的东西,说没了就能没了?搁谁都是绝对要狂地

    就在这时,众兽王即将展开行动的时候,

    突然之间——

    一股铺天盖地的恐怖威压,异常突兀地的出现轰然压了下来就像是万里长空,浩浩苍天突然从九霄云上压了下来,压在了天罚森林,压在了众兽王、众玄兽的头顶上,伸手可触,咫尺之隔

    这股恐怖浩瀚到极点的庞大力量,堂堂皇皇,浩浩荡荡,如山岳一般威严沉重熊开山等一干兽王只觉得突然从心底升起一股无可抗拒、不能抗拒的颓然感觉,尽皆忍不住大惊失色

    一干兽王的表现还算好的,兽王以下的玄兽,在这一刻,整齐的作出了一个动作:伏在地上,低着头,一动也不敢动就只有数百只九级玄兽还能勉强站立,却已经是腿颤颤、身颤颤,明显已经没有了任何斗志

    那种感觉,就仿如是一个普通的凡人,突然有一天见到了高高在上的神祗真实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神祗将自己的生命操控在他手心,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神祗

    纵然那个凡人或者本身亦不平凡,或为王侯将相,权倾一方、或本身实力人,惊才绝艳、或势力庞大,足以掌控许多人的生死,但这一刻,面对高高在上的神祗无论他平日里如何不平凡,在神祗面前,却依旧是凡人,这是人与神的差异,一种本质的差异,没的抗拒

    与此同时,八位玄兽之王同时生起同一种感觉:若是圣果是被这个人拿走的,那么,纵然是倾尽整个天罚森林的力量,也是绝对夺不回来

    虽然未闻声,虽然未见人但所有的玄兽王者心中,却是已经升起了这种想法

    其势惊天、其人若神,妄自为敌,只得自取灭亡而已

    八位兽王同时抬起了头,看向高空也只有它们还有这份抬头的勇气

    那里,有一个黑色的人影,连脸面和两只脚都被黑布遮住了,却是在夜空中稳如泰山的悬浮着,虽然是夜晚,虽然那人也是一身黑衣但在众人心中,却如是漆黑的夜晚突然幻化出了仿如硕大太阳一般的万丈光芒一样的耀眼一样的不可逼视

    唯有熊开山和鹤冲霄两人,心中却突然泛起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是他吗?

    “那枚果子,是我拿走的”那人出了一种苍老而又清朗的独特声音,缓缓的说道居高临下,连声音之中,也充满了一种不可违拗的权威从他的口音之中可以听得出来这样的一种意思:这个天下,乃是我的我想拿什么,就拿什么很平常

    幸而,这个人还解释了一句:“因为,这种天材地宝,放在你们手中,实在太浪费”他悲天悯人的叹了口气,悠悠的道:“若只是浪费也还罢了,你们这八个处于进阶阶段的兽王,根本就没有一个有能够安全服食这种圣果的功力修为若是真的将果子给了你们,恐怕,所有服下它的人,都会在一时三刻之后,爆体身亡不会有例外”

    他威严万分地冷哼了一声:“如尔等这般低劣修为,居然妄想要打这圣果的主意,简直是不知死活若是自家活得不耐烦了,何不拿把刀自己抹了脖子,犯得着糟蹋这等神物吗?”

    他这一番话说出来,八位玄兽之王同时面面相觑有几个野性难驯的,虽然明知对方实力高深莫测,非己能敌,但一想到罚天圣果的好处,岂能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呜呜怪叫着,就要冲了上去

    尤其是蛇王芊寻是美目之中如欲喷火素手成拳,眼见出手在即

    “前辈可是……晚辈前次于天香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风前辈?”鹤冲霄突然挥手制止了兄弟姐妹的蠢蠢欲动,用一种异常谨慎的口气,很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在他心中,虽然确实感觉很熟悉,但眼前这个人给他的感觉,绝对要比天香胜过了自己兄弟二人的那个神秘高人,还要强大得多

    熊开山心中也有同样的顾虑,所以两人虽然明明已经认了出来,却还是有些不大相信

    难道那位神秘的高人,竟在这短短的两个月之中,居然又作出了这样巨大的突破?这,这种晋升度也未免太恐怖,也太匪夷所思了?

    他们却不知道,在天香的时候,君莫邪修为尚浅,充其量只是启动了鸿钧塔的很少部分气场而已,而眼下,修为大进,已经取得大权限的君大少爷,为了争取到压倒性的最大震慑效果,却是毫不犹豫的使用了全部灵力直接启动了鸿钧塔自己目前所能够启动的最大功效

    这里面的差别,纵不能说是天差地远,却也是判若云泥,岂能同日而语?

    而现在君莫邪之所以现身出来,一来是为了既定的打算二来,看到这些玄兽之王们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也着实有些不忍毕竟,这是人家培养的数百年的东西,不知花费了多少的力气,多少代的接力,才终于种植成功

    若是自己拿去合适吗?当然,自己只取其中一少部分或者一半,君莫邪是心安理得的至于另外一半,君莫邪再卑鄙,也不忍让人家数百年的辛苦,数千万玄兽的努力就这么白费了

    在君莫邪心中,所谓的人类,其实还远远不如这些率直的玄兽可亲若是有能力帮上一把,自然也是要帮忙的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具有至尊实力的高手爆体身亡吗?

    无论是从自己将来的展、打算,还是别的目的,这些兽王若是死了,太可惜了就算是不能为我所用,结个善缘,也是好的

    要知道这样的高手,每一个都是可遇而不可求啊自然,现在还需要合适的手段,来说明这件事情而自己的伪装,正是最佳的处理办法

    “鹤冲霄、熊开山,呵呵,你们这两个倒真是让老夫惊讶不已”君莫邪老气横秋的喟叹一声:“当初老夫实在是不愿意自降身份亲自出手对付血魂山庄的一干杂碎,这才交给了你们两人……呵呵,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被你们两个搞三搞四竟搞成了眼下的玄兽潮,最离谱的是,居然还不能解决,还把天底下半数的玄者都弄到这来了……”

    “这些闲事与老夫并无甚关联,生了也就生了,只是老夫颇为好奇,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天罚的力量,居然弱到了这等地步?老夫记得,当初我们所说的期限,可是一个月?什么时候天罚森林的一个月变成了七十天的?”

    “真正是您老人家啊……”鹤冲霄和熊开山在确定了他的身份,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面红耳赤,惭愧之极,一时间觉得脸上**辣的恨不能挖个洞当场就钻了进去……

    所谓打人不打脸呢,居然当众揭短……

    实在是太丢人了啊,这位前辈真是不给我们哥儿俩留面子……

    至于松了一口气的理由……

    很简单:这种盖世高人,又岂会是随便偷人家的东西那种小贼之流?想必,定然有他的深层用意,我们尚不理解,反正我们肯定是不会吃亏的就是了……

    他们那里知道,他们眼中的这位盖世高人,几乎是每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极尽坑蒙拐骗之能事,施行无良无耻无信无义之政策,砸黑砖,敲闷棍,顺手牵羊反手牵牛等等,这种事早已经做得熟练无比、信手拈来了……

    至于这一次却是被他们猜对了,君大少难得有这么一次良心现的……

    “惭愧,前辈,这件事可怨不得咱们兄弟,实在是血魂山庄那边太无耻了,从厉绝天一下,就没一个好人,居然联合整个大陆的玄者来对付我们;我们万般无奈之下,为了完成前辈的嘱托,纵然大损我们天罚之实力,也不记代价的动玄兽潮,毕竟,我们还有约定在先,纵然千难万难,却也是要完成的前辈交代的事,我们可是真正的尽心尽力来着”

    鹤冲霄眼珠一转,急急忙忙辩解

    话中之意自然是:这么大的阵仗,我们可是全为了你才搞出来的,你可不能不管当然不能站在人类那一边来对付我们,不但不能对付我们,我们为你的事出了这么大的力气,你身为绝世高人,怎么也得拿出点表示,我们可是大伤元气了……

    “唉……当初之所以找你们来办这件事,实在是因为……若是以我的身份还要亲自出手对付血魂山庄,那岂不是太给厉绝天面子了?简直就是欺负他们嘛你们俩货不会到现在还不明白这点?要知道你们会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却还没把事情搞定,我当初就……”

    君莫邪肚子里在抽筋,语气却仍是四平八稳,很有些许遗憾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