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厉腾云的逼迫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额我……我就是出去随便逛了逛,也没走多远”君莫邪翻翻眼皮,赶紧从四人身边溜了进去,没了影子

    开玩笑,难道还真能跟你们说我昨天其实溜达进了天罚森林,还跟七大兽王进行了非常友好愉快的会谈,双方本着友好合作利益一致的前提,达成了双方互利互惠的合作意向……

    四人面面相觑,出去随便逛了逛?你小子乃是第一次来到天南城,人生地不熟,你去哪里逛了逛?而且一逛就是一天一夜,你也太能逛了?

    就这还没走多远,那要远点还不直接逛回天香城这混帐小子,不知道我们老哥四个担心的要死吗?不过君莫邪的样子摆明就是不想说,反正人也平安回来了,四人也没有追究的兴致,君无意是知道自己侄子乃是名副其实的神通广大,这也就是地处天南,要是在家,就再几天不回来,也不会太担心

    不过他们老哥四个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君莫邪这趟出去逛了逛,确实也不算太远,也就到天罚森林的核心区域里逛了逛,也就是采点药材、爆个小兽菊花什么的……

    四人相顾摇了摇头,正要跟着进去,他们可是整整担心了一夜,眼见君大少爷归来,提着的心终于放下,大战明日就会展开,现在人人都是心事重重,赶紧好好休息一下才是正经,就在这时,突然门口兵士传报,血魂山庄少庄主厉腾云来访

    君无意沉吟一下,道:“请”

    君三爷心道今天上午各方领开会的时候,原本已经基本确定了君无意的决战统帅地位,也就是送死的前锋

    但在今日各方都确定了人选的时候,血魂山庄却又突然派出了一位三当家,打算要取代君无意,做统帅之位这就让人有些莫名其妙了

    这个所谓的统帅之位根本就没有多少实质的权限,胜了没功、输了背黑锅、上阵第一个死,甚至还得提防自己这边的仇家暗算,实在乃是百分百吃力不讨好的角色所有人都是不大明白,厉绝天这是何意?何必在已经有了君无意这第一替死鬼的情况下再派出一位神玄修为的三当家去送死?那不是太可惜了吗?

    但这是来自联军第一高手的意见,所有人都不敢轻易驳回,所以统帅的最终人选也就暂时搁置,但最终人选也就只两人不是那三当家,就是君无意

    而厉腾云此刻前来,想必是跟此事有关,且看他如何说话

    上午的战前筹备会议中,各大家族,各方势力也都纷纷派出了高手参战,始作俑者的血魂山庄和风雪银城自然也不敢怠慢,不能怠慢,这次事件完全就是他们两家人把君无意推到了绝境、火坑里,若是他们做得太过明显,完全不出人力的话,岂不是让天下齿冷?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战胜的机会无比渺茫,甚至全无半点胜算,但,就算是送死,那也是要派出人的

    在君无意和东方家族,端木家族和司空家族的挤兑斡旋之下,风雪银城方面出动了三六九三位长老,慕雪瞳萧寒两位天玄,以及银城七剑七位高手这对于风雪银城来到此处的全部战力量而论,可说已经是过七成以上的实力了实力不可谓不厚

    毕竟若是只出动三六九的话,太也说不过去,而银城七剑乃是剑阵威力最大,若是分开的话,实力将减弱不止一筹,也只好七人全上,真正的添头,反而是慕雪瞳、萧寒,没办法,在这个高手云集的地界,天玄高手可没有平日稀罕了

    不过风雪银城打的算盘是叮当响的,这么多的高手护持,就算此战败了,也绝对死不了人对银城的损失,也不大;若是派出的人手少了,才是真正送死

    至于银城的其他高手,二五八三位长老,由于萧布雨与东方世家有怨,而东方世家三人全上,自然不能上去否则若是自己人起了冲突,岂不是糟糕透亮话”厉腾云笑容中露出一丝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自信,对刚刚走出来的君莫邪,他根本就没有看在眼内,甚至就算是整个君家,厉腾云也是根本不在意的毕竟在血魂山庄这等庞然大物面前,君家明显的不够看

    “本少庄主上次游玩天香,恰巧遇到管清寒,管小姐,惊为天人,自此后魂牵梦萦,无日不能忘怀”

    厉腾云风度翩翩的微笑着,道:“据悉管小姐寡居多年,但眼下的的身份却仍是君家的长孙媳……呵呵,其实大家也都知道,这门亲事,实在是不应该作数的,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名分罢了;今日腾云前来,便是要求君三爷,放管小姐自由之身,成全我们一桩美好姻缘,岂不是两全齐美?”

    “若是君家肯放手,我血魂山庄也有回报”厉腾云挥手止住了君无意的话,道:“想必君三爷也看得出来,今日上午会议,我们血魂山庄三当家乃是受了我的指示才自告奋勇,要抢那决战指挥之权,大家尽都知道这场决战,并不是一般的决战,面对的对象尽全是高级玄兽,相信只要一着不慎,就是魂归九泉的凄凉下场君将军的实力自然是极高的,玄功造诣……呵呵,自然也是出类拔萃,这一点,腾云自然是极之佩服的,不过,君将军毕竟身有残疾,已有经年,一旦对阵高级玄兽,想必君将军也知道,只要上去,那边是……必无幸理”

    君无意垂着眼帘,不让他看到自己眼中的怒火,沉声道:“少庄主的来意想必不止是感叹君某将有性命之虞,道出你的真意”

    “好,君将军既然快人快语,本少庄主也就明言,只要你答应了我的要求,那么,君将军便不用去送死了”

    厉腾云绕的也有些累,干脆开门见山的提了出来“届时,我血魂山庄绝对能以强势的姿态,将指挥权抢夺过来,决计不会有损君家的威名在我血魂山庄的翼护之下,君家此行之人不但玄兽之战可保无恙,就算是来自银城方面的暗箭,我方也会尽力斡旋”

    厉腾云眯着眼睛,脸上能够露出成竹在胸的神情:“本少庄主也知道君将军顾忌什么,绝不会让君将军难办;而君家的付出,就只不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跟君家几乎就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女人而已”

    “听厉少庄主的意思?这个女人全无价值可言?”君莫邪冷不丁的插了一句话

    “这个女人……呵呵,三少此话未免太也不符合自己的世家身份,很是让我惊奇啊”厉腾云冷冷的翻起眼皮,道:“天下女人,又有几个是有价值的?就算是有所成就的,也不过是倚仗夫家的威名而已,像你我这等家族,互相赠送几匹马儿,几条狗子,或者嘿嘿嘿……几个女人,那不是平常之极的事情吗?玩玩而已,何必如此的大惊小怪?”

    “玩玩而已?”君无意的声音冷了下来,便如是雪山寒风:“厉少庄主,这就是你的条件吗?”

    “我开出的条件可是诚意十足了,难道君将军仍不满意吗?”厉腾云听出来了君无意话中的冷意,突地满目凶光逼视君无意,声音带着浓浓的威胁:“君三将军可要三思了,若是拒绝了我这番诚意十足的好意,明天,或者就是您的忌辰除了要面对疯狂的玄兽、犀利的夙敌,还要再加上另一个不可匹敌的强势力,用一个没什么关系的女人换取君将军自己的生命和整个家族的平安,相信任谁也会知道该如何抉择;再者,这个决定还能给那个女人极大的幸福,君将军,面对生与死的两条路,你不会如此的不智?”

    “没有关系?管清寒乃是我君家人,至少现在仍然是”君无意冷冷的看着他,道:“只要一天是君家人,就绝不容外人轻辱君某人的生死君家的存亡,不用厉少庄主你来操心,来人,送客”

    “君无意,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少庄主来找你商谈,不过是给你面子罢了,开足了优厚条件,难道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

    厉腾云腾的站了起来,暴戾的道:“既然你不识好歹,一心找死,那我又何必为你多操心?你死不死有什么大不了的,即便你不死,便能阻止我得到管清寒吗?”

    君莫邪啧啧两声,道:“厉少庄主可真是奇怪,我们君家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操心?你算老几?绝天至尊的独子,堂堂血魂山庄的少庄主,原来就是这么一副德行?倒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了难怪啊,难怪我大嫂不喜欢你,相信换做任何一个女人,也不会喜欢你的因为你除了一个号称是天下第二的老爹之外,实在是一无是处血魂山庄,真的很2”

    “很好君莫邪,你将会为你的口不择言而付出代价,你就等着明天为你三叔收尸”厉腾云哼了一声,拂袖站了起来:“本少庄主不屑的跟你做口舌之争,君莫邪,你还不配;你们君家,不配跟我讨价还价”

    君莫邪嘿嘿冷笑,道:“究竟是谁配不配的,现在可难说的紧起码现在在我面前,可就有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配吗?”

    “你”厉腾云怒色刚起,却又瞬间消失,冷冷道:“我厉腾云想要的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君莫邪,倒是你,在天南城,若是失去了你三叔和三位舅舅的庇护,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如何嚣张明天是三叔,也许后天就是你小子三位神玄舅舅很了不起吗?君莫邪,你所倚仗的力量,在我眼中,不值一提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拳头大才是最大的道理”

    “我早就知道拳头大才有道理若非玄兽的实力强大,血魂山庄至于成玄兽窝吗?错非拳头不够大,不可一世的绝天至尊会不顾面皮出至尊召唤令吗?都这份上了,居然还这么嚣张,无耻高峰啊……”

    君莫邪无语的摇了摇头:“血魂山庄,真是死鸭子嘴硬啊,既然如此,那我们便看看,明日战后,究竟是哪一家哭丧”

    “好,就看谁家哭丧,君莫邪,你小子就等着披麻戴孝”厉腾云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却又停了一下,最后问道:“君无意,你确定……你不后悔?”

    “滚”

    这便是君无意的答复对这个无耻的血魂山庄少庄主,君无意的忍耐限度已经到了极限

    厉腾云眼中厉芒闪烁,重重的一哼,转身就走

    “腾云公子慢走”君大少爷突地喊住了厉腾云

    厉腾云扭头哼了哼:“知道害怕了吗?君大少爷,赶紧劝劝你三叔,还有你爷爷,何必为个女人,把君家满门都陪上呢识时务者为俊杰……”

    “啊?腾云公子公子可是误会了君某叫住公子的意思,君某就是好心提醒公子,公子眉心犯煞,左眼青、右眼红,一副傻*脸,满脸倒霉样,近日定将有血光之灾,还是避无可避的那种与其担心别人的生死,还是多关心一下自身的安危,万一被君某一语道中,就要连累家中老父白人送黑人了,那可是大大地不孝了”

    君大少爷慢慢悠悠的说道:“绝天至尊一百多岁了,想要再生,怕也没那个功能了……少庄主多多保重自己啊”

    “你……”厉腾云鼻子差点没气歪了,重重的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三叔,明日一战,我方出战人员,已经全部确定了吗?”君莫邪问道

    “已经确定了,除了我之外,再来便是各大家族的高手,为了应付这一战,我已经全抽出来了咱们天香帝国若以军事实力而论,为整个大陆之冠,但说到玄功实力,却要反过来算,几乎就是今日与会所有势力之末,这却是人所共知的事实至于你的两百多名卫队和军中将领,我一个也没有抽调”

    君无意笑了笑,淡淡地道:“必输必死之战,何必牺牲太多?”

    君无意有些话没有说明白,但君莫邪心中很清楚:这两百多侍卫,乃是莫邪的核心嫡系,也是延续君家未来的希望,既然是必死之战,那么死我一个人就已经够了,又怎么会拿这批人去牺牲?

    君莫邪心中泛起阵阵感动,君无意可是不知道自己有能力让君家人完全不受到伤害,所以这一次他本是抱定了牺牲自己的决心,但在这等时候,依然想的是自己,想的是君家

    “三叔……”君莫邪沉吟了一下,重重的道:“放心,没事的明日之战虽然胜负难料,甚至是败面较大,但三叔你,却是绝对可以没事的这一点,我可以担保”

    君无意看了他良久,突然微笑了起来,道:“但愿如此”

    说完,突然叫道:“清寒,你是不是可以出来了?躲着偷听,也该听够了?出来”

    管清寒和独孤小艺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出来,两人看着君无意的眼神,都是浓浓的担心,尤其管清寒满脸忧色之余,多的却是凄然

    君无意咳嗽两声,突然沉默了下来,眼神露出矛盾的神色,良久不语,半晌,才沙哑着喉咙,开口道:“今**们三个,都在我的面前,一个是我侄儿,一个是我君家媳妇,还有一个,是独孤家族的掌上明珠,也完全可以代表独孤家族,小艺,烦劳你为我君无意做一个见证”

    独孤小艺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却本能的感到了压抑,似乎,君无意即将做出一个异常重大的决定不由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管清寒心中一震,猜到了君无意要做什么,不由地悲呼一声,叫道:“三叔,不要,不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