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冤枉的厉绝天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风卷云冰冷的双目不满地盯了鹰搏空一眼转向倒在地上的厉腾云,语出如冰:“厉腾云,你要明白,不是什么人你都可以招惹的我风卷云要杀的人,向来不管他是皇亲国戚又或者是什么至尊之子,你,真的很幸运因为,你父亲的面子我可以不给,但两位至尊此番出手的情分,我却不能不顾”

    “狂风剑神,你好大的威风啊”厉绝天终于转过身来,冷冷看着风卷云,目中毫不掩饰的杀机闪烁石长笑泪无悲同时上前劝解大敌当前,怎地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再起内讧?

    风卷云毫不示弱的按剑对视,良久,嘴角逸出一丝冰冷的微笑,缓缓摇头,道:“看来今日,我实在不该来”突然转身,道:“众位,风某就此告辞了”

    说着身形一起凌空飞退,半空中厉声大喝道:“君无意,若你今日不死,我风卷云必要与你把酒畅谈我风卷云今日见你危难,无能为力,对你不起来日且对君家厚报告辞”

    话音未落,身子在空中流畅的一个转折,一道惊天长虹一般的浩然剑光豁然暴射,而风卷云的身子,也随着这一道灿烂的光芒流星般长射向远方,消失无踪半空中,犹留下他的冷笑:“风雪银城,血魂山庄,好大的名头,不外如是,不过如此哈哈哈……”

    山谷中回音阵阵传来“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如此……”

    战阵之前的君无意神情一震,看着天上那一道灿烂的剑光,冷峭的脸上,泛出了一丝温暖之色

    “多谢”君无意轻轻的道,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心中终于涌起一股暖流这天下,终究还是有正义的,终究还是一个可爱的人世间

    厉绝天故做淡然的脸色瞬时铁青

    他看了看儿子脸上高高肿起的样子,嘴角还流出了鲜血,霍然抬头,看着鹰搏空与石长笑,见两人脸上亦颇有不悦之色,恼怒之下森然问道:“敢问两位至尊,你们是否也认为老夫行事大大的不妥?”

    “难道你以为,你策划的这些事情,都是很顺天合理?正义凛然的吗?”鹰搏空白眼一翻,也上了火气:“厉绝天,你身为至尊次席,就是这般的颠倒黑白吗?”

    “老夫便是颠倒黑白又如何,世上又有谁人敢说老夫的不是?”厉绝天眼中厉芒闪动,狠狠看着鹰搏空:“鹰搏空,你不要忘记了,老夫只得这一个儿子宁可与天下为敌,我的儿子的要求,我也必定为其做到”

    “哈哈……绝天至尊,昨日面对梅尊者的时候,你今日的豪气怎么没有施展呢?听说这场风波的根由就是由你那宝贝儿子折腾出来的,你敢否认吗?你只有这一个儿子又如何?老夫照样一巴掌拍得在地上打滚怎么,你心痛了?对了,老夫刚才可是出手一巴掌,救了他一命,让你厉家不至于绝后,你既然如此在乎怎地还不赶紧感谢老夫”

    鹰搏空刚直的脾气一上来,再也不管不顾,梗着脖子斜着眼睛,做出挑衅,讥讽言词犀利,面对第二至尊,竟然毫不避忌

    虽然明知道自己绝不是厉绝天的对手,却也不曾有半点退缩他一指场中的君无意,转头森然道:“厉绝天,你的儿子是儿子,那别人的儿子呢,难道就是石头里面蹦出来的?厉绝天,下面送死的四千人,也尽都是爹生娘养他们死了,会变作白骨,你的儿子死了,也同样会臭一块地你儿子便娇贵吗?”

    冷血至尊泪无悲冷着脸起身,道:“事已至此,你们还争论这些有的没的有什么意思?没得让人看了笑话该死的必定要死,不该死的,过了今天自然能活下来,你们现在闹内讧,就能够让不该死的活下去么?老夫十一个徒弟,出去溜个弯的功夫,就莫名其妙的死了八个,到现在还不知道凶手是谁若是照你们这样说,是不是也应该找你们打一架?”

    石长笑也强抑怒火,上来打圆场厉绝天可以不在意,但石长笑身为一国的宗师却是为了本国的黎民苍生福址才主动来到了这地界的;石长笑从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但他的大局观却极强的虽然自己自从来到帮了血魂山庄很大的忙,厉绝天今日说的话太也伤人,不过现在却实在不是内讧的合适时候

    鹰搏空同样觉得闹心,他**的,老子根子上虽然是为了风卷云,但终究也救下了你儿子一条小命,你丫的不来感激我给我立个长生牌位也就罢了,居然把满肚子邪火都到了我的头上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以为老子排名最末就活该被你欺负不成?信不信老子作掉你儿子,你比老子强老子承认,但你那蜗牛一般的度,就算想杀老子,可你能追上老子吗?

    实力差一层的神玄强者如萧布雨等人也纷纷上前劝解,终于,四大至尊同时重重的哼了一声,纷纷转过头去

    鹰搏空心中极尽焦躁,他从君莫邪那里知道了,此事的根由其实就在厉腾云身上,却又不明白为何君莫邪居然不让自己阻拦君无意出战,也不知道君莫邪哪里来的那么大的把握,一颗心七上八下,不时的四下张望,寻找君莫邪的踪迹

    原来在此事上鹰搏空始终没有参与意见,却是受了君莫邪的事先告诫

    不过君大少眼下也已经鸿飞冥冥,任谁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远处,天罚森林的方向突然黑压压的升起一片乌云,飞前飚,正是无数的飞行玄兽地面上尘烟大起,势如奔雷一般的声音滚滚而来,听着声音便可听得出来,这是不知道多少只玄兽同时奔驰,才能制造出这般声势浩大的惊天响动

    空气中一阵微妙的波动,有一股堪比音的力量在第一时间迎了上去正是君莫邪流星一般施展遁术……

    远处一个稍稍有些嘶哑的声音破空远远传来:“厉绝天,你们那边准备好了吗?”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天空中一个小黑点急的由小变大,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神秘人自远方流星般高飞来,就在众人面前数十丈处,突然嘎然而止,稳稳地停在了半空里

    只是这份精准的拿捏,便已是让人拍案叫绝,何况此人竟是空中虚空骤然停住?这需要的玄功加的让人瞠目结舌

    “梅尊者”厉绝天双手抱拳,与三名至尊同时施礼:“别来无恙”

    对于真正巅峰强者的尊重,乃是处在任何一个世界都存在的必然道理

    但厉绝天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句话却引起了出乎预料的反应,简直是像是引爆了一座火山

    别来无恙这四个字,用在任何时候都不过分,但现在问题却是,厉绝天的问话虽然没问题,梅尊者自己却‘别来有恙’了……

    梅尊者这么高的修为,在听了这句‘别来无恙’之后,居然身子颤抖了一下,差点从半空中摔落,虽然及时稳住了身子,却也足足下降了一丈余的高度

    只听他似乎是咬着牙道:“厉绝天,你就没有别的话好说?三天前才刚刚通过话,什么别来无恙?我看你要么是没长脑子,要么就是脑子里边长了霉又或者你的脑袋里塞得尽是豆腐渣吗?练功把脑子练傻啦?你这个混账东西老王八蛋你为什么不去死”

    这位绝代强者,居然为了别人随口一句问候的话,就开始了泼妇骂街似的行为实在是让人不理解到了极点

    厉绝天狂怒狂郁闷

    他**的,老子问你一句别来无恙咋了?有罪啊?妈的,简直是不可理喻跟他**的被人爆了菊花一般的反应强烈,你至于吗你再怎么说老子也是至尊次席,居然就不知道留点面子,上来就要撕破脸皮,这种行径跟泼妇有啥两样?尊者?狗屁尊者

    以厉绝天的身份,又如何能甘心受辱?不由得脸色也冷了下来:“梅尊者今日似乎火气颇大啊……难道,被人……无礼了不成?”

    “混账东西厉绝天你这是在跟本尊者说话吗?还有没有点上下尊卑了?”梅尊者顿时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暴跳起来,声音也变得格外尖锐了起来

    他本不是一个没有涵养的人但今日也该着厉绝天倒霉,只因他问出的每一句话,在这位‘梅尊者’耳朵里,都是心虚之下,不由自主的被偷换了概念,成了另外的意思

    那可是‘梅尊者’有生以来所经历的奇耻大辱

    简直就是……有诗云:倾尽三江五湖水,难洗当日满面羞

    一想到日前生的尴尬事情,梅尊者就气得心脏也几乎爆裂,鲜血几乎逆流入脑,就有一种怒冲冠、仰天长啸的冲动

    如此离谱、卑劣、无耻、恶劣、卑鄙的事情,居然让人在自己身上任意施为,自己连声都不敢吭,最后还被……呃?这个厉绝天不会是知道什么了?要不仅仅隔了三天,为何却感觉他的态度有些不大一样了?明显就有调笑的意思

    这却明显就是梅尊者自己的心理问题了,生在他身上的事,厉绝天能知道什么?压根就是一糊涂

    但想到这里,梅尊者看着厉绝天的眼神越的不善起来,越来越是杀气腾腾,有一禅咬牙切齿的趋势咱是能被随意调笑的人吗?

    这合该是厉绝天倒大霉的日子

    要说厉绝天此时的冤枉,实在是堪比岳元帅风波亭,甚至比风波亭还要过分尤其这次,可是连莫须有的罪名也没有,就直接被扣上了偌大的罪名若是厉绝天因此而身死在梅尊者手下,是绝对能够六月飘雪,让老天也能掬一把同情之泪

    实在是太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