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龙虎风云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厉绝天这一冲石长笑和鹰搏空泪无悲三人也不敢怠慢,身体迅移形换位,霎时间就已经各自占准了方位,顺序出击虽然之前并没有商量过什么战略,但三人有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随便每个人的站位,却尽都是最能够配合其他两人遥相呼应厉绝天的最佳位置

    厉绝天身子冲出,身形却渐渐淡了,却是以最快的度,急出击,梅尊者哼了一声,一拳轰了出来

    厉绝天身子一缩,冲到梅尊者面前,却又如泥鳅一般从一边一滑,斜斜退了出去,从他身后原本站立的位置,两个拳头突然生生杀出来,正面对上梅尊者的一只拳头,同时鹰搏空已然腾身飞起,飞鹰身法全展开,凌空扑下鬼鹰九爪,第一式

    泪无悲的黑乎乎的长刀再度亮了出来从石长笑的肋下钻了出去,直刺梅尊者前胸,笼罩了她上身五尺方圆,这始终是荣誉、性命的一战,即使再吝惜自己的宝刀也要一拼

    与此同时,厉绝天正侧面急退的身影,就像陀螺一般高反转了回来,化去势为来势,去而复返,从侧面再度展开猛攻

    四个人的攻击有先有后,但配合得可说天衣无缝,尽是朝着梅尊者要命处招呼,而且,每个人的出手都是诡异莫测

    表面上看来,似乎四个人都是最简单的拳脚攻击,但梅尊者心知肚明,无论是对上哪一个,都会接着转变成繁琐之极的滔滔后招,被对方在极短时间内将自己缠住而另外三人真正的杀手锏,也将在自己被缠住的时候瞬时出手

    梅尊者同时面对四大至尊联手,也不敢大意,一声长啸,身子一旋,先行避过了石长笑的双拳,黑袍呼的旋起,将泪无悲刺来的刀锋生生打偏了一线之微,转身的同时身子侧移出去那依旧未曾收回的一拳,却仍是直直的打向厉绝天,同一时间里左手一扬,一道凌厉的破空劲气炮弹般被“扔”了出去,迎上正从空中下落的鹰搏空

    同时面对四大至尊围攻,梅尊者竟然不慌不忙,瞬息之间便从容化解了四人的进攻,于同时毫不示弱的反击出去

    厉绝天牙根一咬,反而再度加他知道,四个人之中,必须得付出一个人与梅尊者硬拼一记,其他三人才有可能借这个机会完成合围,既然其他三人没有这份魄力、也不会贡献这份魄力,而自己的伤势又势必支持不了多长时间,那便只好自己来做

    对梅尊者的恨意促使了厉绝天做出了这个极尽疯狂的决定他的拳头上骨节爆响,隐隐有一层青气笼罩,显然这一拳已经拼尽了全力,要与梅尊者毫无花假的硬拼

    他算准了梅尊者在连续逼退三人之后,身法纵然妙,却不免要落到强弩之末的境地,不得不与自己硬拼了若是换成自己在梅尊者的位置也只有这一个选择

    梅尊者脸色一寒,电光石火的时间里拳头回收,接着又再打出去,又是一道破空拳迎上厉绝天,同时长啸一声,两条腿连续踢出四十九腿,整个身子生生拔起,冲天炮一般冲上头顶高空,下面三人还在分神迎击的时候,高空中已经放鞭炮一般接连不断的爆响,梅尊者与鹰搏空闪电般对拼了七八招

    两道黑影同时一闪,鹰搏空再度一个筋斗翻上天空,梅尊者斜斜的划着优美的轨迹下落,却在下落的瞬间,突然头下脚上的倒转过来,两只手同时伸出宽大的衣袖,舍弃了石长笑与泪无悲,恶狠狠地扑向厉绝天

    看这架势,任谁都看得出梅尊者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分明是要趁着厉绝天重伤,先行解决这个最可恶也是最难缠的家伙

    厉绝天大叫一声,闪电般高后退他虽然盼望与梅尊者硬拼,但这个时候硬拼却是极端不理智的这个时候其他的人都被梅尊者甩开,等于是单打独斗,而且还是自己微失平衡、旧力将尽,力未生的当口,就算是自己拼上性命硬拼一记,梅尊者也可以在击毙自己之后,海阔天空的随意躲闪

    何况鹰搏空被击上高空天空中已经暂时消除了威胁

    所以厉绝天唯有退,一味的退避

    “糟糕了”

    远方观战的雷暴雨与布狂风同时拍了一下大腿

    厉绝天一退,却意外的现梅尊者居然完全没有追过来,甚至连那个追击的惯性动作都没有,身体就像是天空中有一条线扯着,直直的、迅的飞向石长笑,人还未到,原本在半空曲着的两条腿突然狂风暴雨一般踢了过去

    梅尊者真正的目标,竟然不是厉绝天,而是生死至尊石长笑这个在地面对他威胁最大的人,也是地面的三人之中唯一完好、没有受过伤的一个

    显然,梅尊者要将这个唯一没有受伤的人给予其他两人同样的待遇

    石长笑脸上泛起蒙蒙雾色,一双眸子似乎突然间石化了一般,连黑眼珠似乎也变成了白色,大喝一声,双拳怒出

    硬撼

    他不能退,因为他的身后,就是泪无悲,若是他退了,这一招就将有泪无悲消受,以泪无悲刚刚受了伤的状态来说,这一招甚至能够将他一击就打得再没有动手的力量

    梅尊者这两脚,激得空气也在震荡荡漾绝不是普通的两脚

    若是泪无悲被一击出局,四人合战之局一破,那么只剩下自己三人,就必败无疑

    所以石长笑只有选择硬撼

    砰

    梅尊者第一脚踢在石长笑拳头上石长笑浑身一震,急忙拳往回收,卸力之余,想要蓄力再出一拳但还未收回,梅尊者第二脚又已经跺在了他正往回收的拳头上

    石长笑大惊,左手拳头急忙冲上,趁着身子将被震退还未被震退的空档,赶紧上来补救但左手还未到位,梅尊者的第三脚已经又带着雷霆万钧之力狠狠跺在他的右手拳头上

    还是那只拳头

    这连续三脚,中间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就像是梅尊者长了三只脚同时进攻一般而且一脚比一脚力大,石长笑身子摇摇欲坠,终于忍不住退后一步

    就在这时,他的左手拳也终于到来了,但梅尊者一直蓄势以待的左脚也终于踢了出来直到此刻,梅尊者的身体仍未落地

    砰

    左拳与梅尊者的左脚相遇,出一声大响,然后却又重演了之前右手拳的一幕,又是接连三脚

    梅尊者的两条腿在这一刻就像一把剪刀分开,但每一脚却都像是山岳一般沉重

    石长笑心口一甜,只觉得胸口的五脏六腑都被清清楚楚的震动了一下,终于踉踉跄跄的退了下去,只觉鼻中一痒,一缕细细的血丝喷了出来

    终于还是受了内伤

    而在此同时,泪无悲也没有辜负石长笑拼着受伤才创造出来的大好机会,身子鬼魅般一闪而出,手中长刀势如破竹,“刷”的一声刺进了梅尊者的黑袍之中

    还未来得及泛起一击得手的欣喜情绪,却突然现长刀刺进去之后竟然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心念一动,横着狂切了过去

    却觉得一滞,似乎被什么阻挡了一下,然后就看到梅尊者的左手从黑袍中伸了出来,手心中牢牢地攥住他的刀锋,狠狠往前一送

    她的手攥住这近乎是神兵利器的一把刀的刀锋,抓着背面锋利的锯齿,竟然像是毫无妨碍

    这时,厉绝天和鹰搏空一在上,一在后,疯狂的扑了上来梅尊者左手攥住刀锋,趁着泪无悲猛力扭转想要割伤自己手的那种扭转的力道,曲起了一根食指,逆着力道方向,重重地在刀身上弹了三下

    然后梅尊者一直悬在半空中的身子才告落地,黑袍往后扬起就像是一块大号的铁板,平平推向背后袭来的厉绝天,两只手却又在瞬间变幻出千变万化的掌影,带起风云呼啸一般,一百掌汇成一个莹白的三角形,挟着浩荡的声势再次将鹰搏空击上高空

    泪无悲的刀身被梅尊者用手指弹了三下,却觉得自己心口轰轰轰三声巨响,就像是有人拿着大大的铁锤在自己胸膛上狠狠地捶了三下一般,两眼一阵花,一阵恍惚之间,歪歪斜斜的退出,却是身不由己,被梅尊者的劲风带着歪向一边,正好挡住了石长笑飞掠而来的身子

    叮叮当当几声响,泪无悲的手中宝刀已经变作了一地的碎铁片,在一片清脆的响声之中,掉在了地上,泪无悲的手中,只剩下了一个短短的刀柄

    这柄举世难寻的神兵利器,竟然因数指之力就此报销,成为一地废铁泪无悲心中大恸,几乎呆住了

    这柄刀,在于蛇王争斗中,就已经出现了些许细微的裂痕泪无悲虽然知道却也没有太在意,觉得在自己玄功加持之下,又是四人围攻,只要撑过了这一战,就可以从容的为宝刀修复一下

    哪想到在梅尊者手中过了一下,弹了三下,竟然就此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