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星流云散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这时,君无意与东方问情司空暗夜等人也前来告辞,梅尊者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在她眼中,寻常的神玄天玄高手也就是个阿三、阿四而已,错非君三爷、东方三兄弟与君大少爷有关,梅尊者不想把事情搞大,因为那样的话,她自己会尴尬……估计连点头都会省下……

    又那里会注意他们到底说了什么,自己的心事还没着落呢,等到良久良久之后,一抬头,眼中满是星河耿耿,明月在天……

    竟已是夜晚

    在不知不觉之间,竟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我,我到底在想什么问题而这么的出神?这可是以前从来未曾生过的事情啊,这到底是为什么……

    再一回头,这才注意到,身边一共只剩下三人,所有玄兽在虎王狮王的率领下已经安安静静的撤离,远远的森林深处,隐隐可见尘烟四起,那是撤退的时候激起的粉尘

    自己实在是太疏神了,这么大量兽类的撤退,即使是再安静,再有秩序,也肯定会伴随着巨大的响动,而自己居然完全没有觉,这样的失神状态,近百年以来也是没有过的

    至于人类联军这边,梅尊者却是不那么在意,此刻也早已撤退的干干净净,连地上的尸体,也都收走了,唯二的例外乃是厉绝天父子,一个成了白灰,一个成了碎肉,联军方面只是简单的草草掩埋了一下,堆了个小土丘,在那小土丘在夕阳映照之下,惟有那块刚刚从树上截下来的白生生的木条比较显眼,那上面潦草的写着:厉绝天父子之墓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只言片语

    一代至尊,往昔何等风光,行事何等嚣张,最终竟落得如此凄凉的惨淡下场

    直到看到那木牌梅尊者才酸真正清醒过来,他定定地看着这块木牌,苦笑了一下,喃喃地道:“第二至尊,如今在这黄土之下,原来也是与一般冻饿致死的乞丐一般,默默无闻”

    喟叹了一声,游目四顾,偌大的山林,只剩下自己四人

    将近一个多月的拼斗厮杀,恩恩怨怨,终于告一段落汇聚于此的天下英雄,也终于星流云散,各奔西东

    一切恢复旧观,但,有些人却是少了……

    隐隐的血腥味依旧充斥在空气之中,给这一大片空阔的地方增加了几分悲凉

    “你们刚才跟雷暴雨、布狂风两人交过手了,感觉如何?今天到场的四大至尊,你们都曾经较量过了,他们的实力诸较八大至尊中人如何?我想知道在你们心中,咱们天罚森林与遁世仙宫相比到底如何?”

    梅尊者背负双手看向远方,悠悠的问道一连三个如何,似乎是很平淡的问句,但三大兽王却都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这两人…厉害…很厉害”鹤冲霄仔仔细细的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战况,扁了扁长长的嘴巴,道:“他们任何一人的实力,层次绝对要出今天到场的那四个至尊,甚至比四尊中最强的厉绝天还要高上许多,两人联手,双剑合璧,威力是倍增我们三人……战不过他们,就算以本体出战,依旧是败多胜少,而且这还是以他们目前所显示出来的实力做出的评估”

    “我同意三哥的说法,再来说遁世仙宫,就以今日雷暴雨、布狂风他们两人所露出的冰山一角之实力来判断……总体实力,只怕是要略高于我们天罚的”蛇王芊寻轻抚了一下额前的长,娇美的脸上是一片凝重

    “略高于我们,这说法太保守了我可不敢如此奢望,我看不止是高于我们,而且是远远高于我们才对”梅尊者缓缓转身,语气萧瑟,慢慢的道:“你们……进步的太慢了让我……非常失望”

    鹤冲霄等三大兽王面红耳赤的低下了头

    “三大圣地一大凶地,天罚森林……近年来实在没落的太多了,也许在不久之后,就真要被剥夺凶地的称号了……那样的耻辱……嘿嘿,熊开山,鹤冲霄”梅尊者冷笑一声,道:“既然你们两个之前有对失去罚天圣果做出了担保那么,三年之后,若是这件事还没有消息……你们……知道该怎么做的”

    梅尊者的口气,格外严厉了起来

    鹤冲霄和熊开山同时站直了身体,面容肃穆,道:“老大放心,届时若是当真出了岔子,我兄弟二人以脑袋顶上去”

    哼了一声,梅尊者低沉地道:“你们两个觉得你们的脑袋……很值钱吗?”

    众人一时无语

    两大兽王的脑袋怎么会不值钱,可是若一旦事情有变,就算真砍了他们的脑袋又有什么意义,只是平白折损己方的实力,真正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们两个了

    梅尊者却仰起头,默默的思索:罚天无寻,兽王归真,天罚万载,成败一人这四句话里面,到底包含了什么玄机呢?现在天罚玄兽潮的风波已经算是基本过去了,天罚方面除了“罚天无寻”这一句之外,其他的方面,竟然仍旧是在云里雾里

    梅尊者本以为这次兽王方面只怕会出现比较大的折损,以应了“兽王归真”这句话,但现在看来却又明显不是至于天罚万载,成败一人,是云山雾绕摸不着头脑……

    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老大……那小子,您既然想要收他为徒,为何不……”蛇王问道

    “我自然另有办法;”梅尊者悠然看向远方,慢慢的道:“岂能让他这么轻易地逃出我的手掌心?若是不能好好的教育教育他做人的道理,岂不是……太便宜了他?”

    说到最后几个字,已经是格外的森寒阴冷,竟已经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恨恨感觉三大兽王与他相识多年,如何了解这位老大的为人,不禁同时打了一个冷颤面面相觑:老大这是要收徒弟还是要报仇?怎么这么一副阴森森血海深仇的口气?

    “我已经是到达了即将突破的最后边缘,今日一战,我才顿悟,若是想一举冲破最终壁障,一味的苦修非是上策,还须得游历江湖才是最好的选择”

    梅尊者笑了两声,道:“熊王鹤王,你们两个看守好天罚森林,短期内不得再外出一步,这两年里,我和芊寻到外面去到处走走看看”

    说完,叹息了一声,若是能看透他的蒙面黑布,当会看到,在梅尊者一双澄若秋水一般的眼睛里,此刻居然是……迷惘与矛盾

    熊开山和鹤冲霄同时躬身答应

    梅尊者静静地站着,夜幕缓缓落下,凛冽的山风起,梅尊者却并没有运用玄功护体,就这么卓立在山巅绝峰,罩身的黑袍呼呼啦啦的向后飘飞,竟然勾勒出一副浮凸玲珑,无限美好的身形,只是从侧面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隐约的轮廓,便已经足够让任何人都能够升起一种——

    风华绝代……的感觉……

    因为,单单是这个模糊的轮廓,便已经足以让全天下所有能够自称为“美女”的女子们自惭形秽她虽然没有露出本来面目,但,就这么临风而立,那绝代然的风姿秀骨,便已经让天上的明月都黯然失色……

    整个天空终于完全黑暗

    山巅之上,一个钟天地灵秀于一身的曼妙身影的依旧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自己那绝代的风华在夜风中摇曳……

    良久,似乎有人轻轻叹了一口气,一个低低的声音梦呓一般低迷的在风中飘散……

    “我…我到底…该如何对你?”

    锐利的夜风声呼啸着带走了这一句话的余音,那风仪出众的绝世身姿似乎是闪了闪然后整片天地之间,尽是一片黑暗……

    似乎已经失去了最后一抹亮色……虽然在此之前天色就已经黑了,但有那身影在这里,就是雪峰绝顶的耀目青莲,此刻她走了,也终于带走了这最后一抹高高在上的风景……

    此刻回到天南城的一干人,大部分已经逐渐散去,毕竟此地事了,虽然人类联军惨败,代表大陆最强的江湖势力血魂山庄灭亡,甚至大陆八大至尊中的第二至尊厉绝天落败身亡,但最终结果却是天罚众兽退回森林,不会对大陆造成荼毒,人类联军的基本目的可说已经达成了,谁也不是闲人,各有各的事情,也就纷纷告辞离开了

    但这场大战中最出风头的君无意等人却是愁眉不展……

    君莫邪不见了

    大少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就不见了,这个惊变着实让这几人都是大为着急鹰搏空、东方问情等人到处寻找,却始终不见踪影无奈之下,君无意只好暂缓回程的打算,休整几天

    他却不知道,就在他休整的这几天里,可是正好让已经离开的各大世家、无数有兴与会的玄气高手大肆宣传君家的威势,几乎就在短短的几天功夫,君家的声名一举冲到了顶峰……

    君家果然也算名门望族,但就一般意义上讲最大的威望要源于军方的声望,就普通的江湖世家而言,君家或者是不可轻易招惹的,却并不是一定不能招惹的,特别是对那些有天玄高手、甚至是神玄强者坐镇的大家族尤其如此

    绝对不可招惹的势力实在不多,也就只冰雪银城、血魂山庄等寥寥几个而已

    但是现在情况可不同了,而且是大大的不同了现在,普天之下,谁不知道君家背后有一位几乎堪称是天下第一的级强者在撑腰?这个震撼性的消息,狂风一般卷过了整个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