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不玩了,行吗?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独孤小艺欲哭无泪这可如何是好?那可是整整一包都融在了里面……我只想让他喝一杯的啊……

    神经无比大条的小丫头居然将整整一包全下到那葫芦里了下药也没有这么个下法的?

    这下可要老命了问题是,最终会要谁的命呢?

    “丫头,你今个是怎么了?”见独孤小艺神情颇为怪异,君莫邪奇怪的问道

    “没……没怎么……”独孤小艺心慌意乱,看看君莫邪似乎没有什么异常,小心翼翼的带着希冀问道:“你……没什么?”

    “我能有什么?挺好的……哦,我刚才就是有点脱水,现在喝够了水就没事了,”君莫邪很有点莫名其妙,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感觉,还以为小丫头是在问自己之前的反常举动,自然得解释一二

    “挺好的?真正挺好的?就有没有一种很热,就是,就是……被煮了的感觉?”独孤小艺心中稍稍松了口气,用一种科学研究的口气问道

    “被煮了的感觉?没有啊,”君莫邪奇怪了,伸出手摸向独孤小艺的前额:“丫头,你没有那里不舒服?你今天怎么古里古怪的?”

    “那就好那就好,没那感觉就好,这样最好了”独孤小艺拍拍胸口,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继而又想起了什么,突然满脸怒容:“太可恶了那小子给我的居然是假的”

    显然还没有了解到事情严重性的小丫头眼见大少并不异样,直接略过了眼前事

    “假的?什么假的?”君莫邪无奈的叹了口气,手指头揉着太阳穴,有些头痛的道:“小姑奶奶,您今天到底犯了什么病了?怎么地说出话来开别人都听不懂的?能不能说点正经的?”

    独孤小艺那里还顾得上君大少的问话,满心都是自己被人骗了,越想越气,越琢磨越窝囊,突地大喝一声:“太可恶了”就要往外冲,看那架势,这次要是冲了出去,那个瘦猴绝对的连吃药的机会也没了

    独孤小艺那里知道,这种药吃下去之后,并不会立即就生作用的,怎么也要过一段时间,药性随着血脉流遍全身,然后才会越来越猛烈的产生效果

    再说了君莫邪此刻已经是先天灵气之体,本身对这种负面作用的药物就很有些抗拒力,若不是他之前渴的太过于厉害,直接一口气喝光,而独孤小艺下的量又实在很恐怖,恐怕对君莫邪根本就也不会生什么影响,最多也就是亢奋一会

    但现在可不同了,君莫邪之前渴得几近脱水,一下子将那整整一葫芦酒都喝了下去,干涸的血脉霎时间就充满了这种yin邪的药力再者,这可是激男性能力的药物,虽然邪门一点,但到底不属于毒药之列,所以鸿钧塔的灵气,对此也是无能为力地

    君大少看来这次真的是要被煮了……

    “到底谁太可恶了?跟我说声,我帮你去出气”君莫邪见独孤小艺要走,一伸手拦住了她,开玩笑,刚被这妞挑起了好奇心,不说个明白你就想走?你走得了吗?

    “他们可是太可恶了啊啊啊……”独孤小艺粉脸通红,怒不可遏:“我就想打算煮个饭来着……但是他们给我的不是真东西……太欺负人了看我不懂得这个就随便拿点东西糊弄我,难道本姑娘看起来就是如此的好骗”

    独孤小艺摩拳擦掌,柳眉倒竖,杀气腾腾的道

    一抬头,突道:“咦?莫邪哥哥你怎么了?怎地你的脸色突然这么的红?”

    这时君莫邪也觉出自己有些不对劲了,浑身上下尽有热的征兆,而且丹田之中似乎有一把汹汹烈火突兀地燃烧了起来,慢慢的眼珠都了红,同时感觉到心里火山爆一般突然冲上来一股原始的冲动……

    这是怎么回事?

    君莫邪何等精明,两世为人的他早就清楚这火是什么玩意不禁咬着牙低着头,用仅存的清明前后思考了一遍,越来越是觉得血脉贲张,不可自持,脸色也越来越是狰狞了起来

    “你你你……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要吓我,你你……我我……”小丫头突然害怕起来,惊慌失措的向后退,看着君莫邪狰狞的脸色,莫名其妙的感到了巨大的危机,那里还有之前要煮饭的勇气心中却兀自鬼使神差的想到:药,居然是真的……看看,他被煮了……

    君莫邪呼吸愈的粗重,竭力地抗拒着这与生俱来的雄性本能,但越来越是感觉抗拒不住,面前的绿色衣裙的独孤小艺,身上幽幽散的清女儿香,对他构成了一股致命的诱惑

    难以抗拒的诱惑

    他不想再忍

    忍得实在太艰苦了……

    “那酒葫芦之中……你下的药?”君莫邪一步步的逼近,鼻孔中剧烈的呼吸出的气体都了热,似乎也在着火

    “是……我就是想……把你煮成熟饭,我没别的意思……”独孤小艺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随着君莫邪的进逼,一步步的向后退,手足无措,眼神慌乱的乱瞟,差点就要被他这副狰狞的样子吓得哭了出来

    “你想把我煮成熟饭?啥意思?”饶是在神智接近混沌迷乱的微妙时刻,君莫邪依然怔了一下,想了一想才明白,那是‘生米煮成熟饭’的意思,不由得怒笑一声不禁加的没有了顾忌:“你想让咱俩生米煮成熟饭还用得着下药吗?你招招手我就熟了,费那事干嘛……”

    “可你……可你现在还没有熟,你别过来了……”独孤小艺抖抖索索的蜷缩了起来,已经退到了帐篷角落里,彻底的退无可退了……

    “熟不熟的事……不还得需要你的配合吗”君莫邪大声的喘了一声,突然一下子扑了上去,嗤啦一声,将独孤小艺的衣服扯了下来一片

    “啊——”独孤小艺大声惊叫,死死地抱住胸口,两条腿胡乱往外踢,泪水滂沱:“我只想把你煮了,你你你……你脱我衣服干什么?你干什么,不要啊”

    “是你说要生米煮熟饭的,不脱你衣服,怎么把生米煮成熟饭?”君莫邪喘息着,手上丝毫不停,揉面团一般揉着面前少女的已经成熟的完美身躯,独孤小艺大大的恐慌了起来,护的了上面,护不了下面,用牙咬,用手推,用脚踢但君莫邪就像一座大山一般压在她的身上,岿然不动

    这会的独孤小艺可是委屈极了

    为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他明明喝了那药的啊,可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对付我?好……害怕,我好害怕……他现在的样子,好凶好凶……

    又是一声惊叫,独孤小艺的衣服又被撕下来一片,上半身几乎已经全部裸露出来,只剩下一个肚兜遮挡着部分重要部位,欺雪傲霜的肌肤,大片大片的露了出来

    独孤小艺终于忍不住哭出声:“不要这样……不要……”

    “你都下了药了还说不要,你不是想生米煮成熟饭吗,我配合你,全力配合……”君莫邪神智已经半模糊,面前半裸的娇美**,让他的反应再度剧烈了一倍

    嗤——的一声,独孤小艺的裙子也被撕了下来,露出两条圆润修长的美腿,君莫邪终于成功的失去了理智,就像一头*的野兽一般,只知道索取……

    独孤小艺这下子是真的知道了不妙,拼命地挣扎着,娘啊,生米煮成熟饭怎的这么痛苦?他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我不玩了,我不煮饭了还不行吗?……

    但现在君莫邪怎么能够容许她‘不玩了’?柴加足了,火都烧到这个份上,你现在说不煮了,那岂不是要玩死我?

    忽的一声,独孤小艺上身仅存的肚兜飞走,一对挺秀的圣女峰活泼泼的露了出来,在君莫邪眼前化作了最为诱人的美食,君莫邪喉中怪异的响了一声,眼睛一直,一口含了上去……

    独孤小艺啊的一声,浑身僵直,如同被电流通过,但心中的恐惧,也终于到了极限,大声哭叫起来:“我错了,放过我,我不玩了……我真不玩了……”

    失去理智的君莫邪那里还会不理,继续行动,这才现自己身上的衣服碍事的很,一只手按住独孤小艺,一只手抓住自己衣襟嗤的一声,就把自己的衣服撕成了两半,扔了出去,露出白皙健硕的雄壮身体

    红着眼睛,合身扑了上去

    独孤小艺泪水滂沱,乱蹬乱踢,现在,小丫头是真正的后悔了可是现在,君莫邪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了……

    小丫头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不知道,所谓的‘生米煮成熟饭’,居然是要以付出自己的贞操作为代价的

    呜呜,为什么之前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个?

    “饶了我,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独孤小艺的哀求声戛然而止,因为小嘴已经被君莫邪用嘴堵住

    眼看着帐篷内就要生真刀真枪的白刃战,

    突然——

    “君莫邪你在干什么?”一声清脆的断喝带着强烈的怒意响起

    在这千钧一之际,一直关注着独孤小艺动向的管清寒如同神兵天降,出现在帐篷里

    “啊?君莫邪你你……你卑鄙无耻你还不快快放开小艺”管清寒一声惊叫,满脸通红地转过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