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我是一个自私的人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得罪我?……以那小子的微末道行怎么配得罪我我……我就只单纯是看他不顺眼而已”

    先前的声音竟很有些窘迫的意思,但随即就恢复了过来,道:“你不觉得他那副纨绔嘴脸,一看就觉得装模作样,就觉得假,就觉得讨厌,就想揍他惟有狠狠地修理他,才会舒服,一天修理他一次,才会痛快”

    另一个声音愣是半天没做声,显然是被震撼了说话的这位,还是我们老大的口气吗?

    良久之后,后一个声音才开口道:“那……大姐您到底打算怎么做呢?”

    “反正我们此行的目的本就是要游历江湖,不如索性跟着他们走上一程没听见东方问情那会说过,要带着他到东方世家的秘地去么?想必稍后就会跟君家的大军分开行走届时,一路之上看我怎么治理他,只要不玩死他就不算过分”先前的声音哼哼的道

    “那……今天的独孤小艺搞得这荒唐事,大姐你为何不阻止?”清脆的声音很是不解:“他中了药,若是我们在那时候阻止……便可令他活活憋死……那可是活活憋死啊,岂不是有趣?”

    活活憋死……还有趣?这说话的这两个女人,真正的一个比一个狠

    这两个实力很神秘,很强大的女人真正的很彪悍

    “阻止?为什么要阻止?”先前说话的那声音清冷中再度带着丝丝窘困:“芊寻,你我虽是……但,自从化形为人,便是女儿之身,这种丑事……我们怎……阻止?杀了他固然只是举手之劳,但阻止……反正,总之是不能出手就是了”

    “大姐说的对,我明白了,我们确实不该出手干预……”那清脆的声音竟然是蛇王芊寻此时她也想到了这一点,不由得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另外,此人虽然可恶,虽然欠修理,但其实还有些微可取之道,死却也不必”先前那声音哼了一声,道:“别的不说,那罚天圣果的灵丹交易之事,说不定就要着落在他身上;没听见刚才鹰搏空说,之前那突然出现的神秘人,就是他的师傅?而根据你们的提出的指证,那个人,岂不就是信誓旦旦要用灵丹换取罚天圣果的人?”

    “正是如此我几乎忘了……”蛇王芊寻眼睛一亮“如此一来,可就有把握多了,只是那神秘人实力确实高深莫测,前次感受到的惊人威压至今思之犹有余悸,那份惊人实力便是大姐也未必就能稳胜”

    “不错,当日与那神秘人相会虽暂,并未真正交手,但其出手抹杀厉绝天的手段当真了得,委实非我能及,甚至至今仍未想到那一手绝技到底是什么绝招,便是传说中天人之火的三昧真火只怕也不过如此而已,此等高人若是能不与之为仇自是上佳而我们只要控制住这小子,因其徒而牵其师,那灵丹自然是一定跑不了的最起码,也是有一张底牌在手”说话的这人,正是天罚的梅尊者

    “所以,此行万万不得大意听说他们这次去东方世家,乃是有好几件事,但其中之一就是为了东方世家的誓约,嘿嘿,我等这次出了天罚等于是将东方世家之前的誓言破除了一半了,剩下的,唯有‘剑峰崩塌雪山’这一项,想必,也要有所筹谋……但,无论如何,这始终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原来如此原来老大您有想到了这么多啊,老大不愧是老大……”蛇王芊寻一乐:“那我们就跟着他看热闹?”

    “看热闹嘛?那倒也未必,或者我们也有机会凑热闹的”梅尊者轻轻地笑了一声

    一阵寂静,两人不再说话,似乎从没有存在过……

    若是有人在旁边看着,必会惊讶的现,虽然传出了说话的声音,但也一直没有人影出现过,自始至终,两人身处位置的树枝居然都没摇动过一下……

    现在的君莫邪很狼狈,实实在在的很狼狈

    他一进帐篷,就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怔怔的站在床前就像一尊优美的塑像

    管清寒

    管清寒面无表情,玉容一如往昔的冷淡,怔怔地看着床上,手中握着一团布,那是垫在身下的破碎衣衫,上面,有她贞洁的象征……

    她身上,穿着的乃是原属于君莫邪的一袭白衫,却是颇为宽大,显得她的纤细的腰肢是盈盈一握,楚楚动人,她的脸色很有些复杂,有些悲凉,有些羞涩,有些怅惘,还有些失落……

    听到君莫邪进来,管清寒娇躯微微一颤,脸上是一红,但却没有转过头来,脸色接着又变得格外苍白起来

    君莫邪停在她身后,良久,两人任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只是彼此听着对方的呼吸,默不作声

    两人的身体虽只相隔着咫尺之遥,但却又像是有天涯之隔这一对才刚刚生了最亲密关系的男女,此刻却像是陌生得不能再陌生的两人,帐篷中的气氛突然变得很压抑,异常的压抑

    良久良久,君莫邪也不知怎地,突然呵呵笑了一声,异常突兀地一屁股坐到管清寒身后的木椅上

    看着管清寒的背影,君莫邪似乎是自言自语的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复杂,而且也很迷惘,完全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甚至不知道下一刻该做些什么……”

    管清寒身躯一颤

    “其实我也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真正的很困惑”君莫邪慢慢的道管清寒娇躯一颤,不由得脑袋一动,想要转过来,但却又强行扭了回去你也不知道怎么办?那你能让我一个小女子怎么办?

    只听的君莫邪用一种缓慢的口气,将这件事从头至尾解释了一遍管清寒也终于明白,独孤小艺这两天来为何行径如此怪异,听到最后,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件事……实在是阴差阳错,太巧了……原来自己,只是遭了池鱼之殃……

    但君莫邪又说了下去,似是下了决心一口气说了出来:“但我只知道,这件事虽是意外,虽然是很多个巧合到了一起,或者你愿意也好,你不愿意也罢;事实只有一个,那就是,不管你在此之前是什么身份,也不管你现在承认不承认,现在的你,都已经是我的女人,这已经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不会因时间空间的变异而改变”君莫邪说得很慢,条理很清晰,但却也是很霸道的

    但这份异乎寻常的霸道,却并没有引来管清寒的反感,反而让她的心莫名的一定,似乎是得到了一份承诺

    随着君莫邪的说话,他的声音,也渐渐的坚定起来:“说来做我的女人,也未必容易但只要是我的女人,我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呵护、爱护、保护,绝不会让你受任何的委屈”

    “或者你现在并没有做好准备,我可以给你时间去考虑”

    君莫邪语气沉缓:“你我都知道,你和我大哥的婚约,说到底只是一纸空文不,甚至连一纸空文也没有现在的你,再不是我大嫂,你只是我三叔的义女,希望你清楚记住这个身份以后我们在一起,可能会有不少的困扰,也可能会有许多的流言蜚语……不过这些,你都不必担心”

    君莫邪笑了笑,道:“这些,都是男人的事情纵然全天下都是这样的流言蜚语,我也可以保证,一句话都不会传到你的耳中一句都不会明白吗?所以你担心的事,其实并不存在”

    管清寒肩膀动了一下浑身似乎有些放松

    “这么长的时间以来,相信你也应该明白我的脾气我不会成为大英雄大豪杰,事实上,我本就是一个相当自私的人;在这世上,能让我在乎的人、事,实在是不多我从来只会在乎我的亲人,我的家人,我的女人,我的兄弟只要他们平安喜乐,其他的就不再重要至于别的,无论天下苍生、黎民祸福,跟我君莫邪,全无关系我实在不是一个高尚的人”

    君莫邪嘿嘿一笑,继续侃侃而谈:“若你希望我能开创什么丰功伟绩,只怕要让你失望了因为我真正很自私,注定成不了英雄豪杰的,甚至自私到任何人都不要想着……欺负我的人或者,让我的女人为难……只要有这样的事,那么,不管他是谁,都将遭受我君莫邪的最残酷报复包括……你们管家家族,因为我在乎人的名单之中,不包括他们”

    管清寒终于沉不住气,豁然转过身来,咬着嘴唇,眼神亮晶晶的复杂无比,看着君莫邪平静的脸,嘴唇翕动了一会,却始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她已经想到,这件事传出去,自己的家族会怎么看待自己,自己会遭受到什么样的白眼只要想到这一切,她心中就是异常的慌乱,那是一种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慌乱

    但君莫邪这段语气异常平淡的话一说出来,管清寒却突然感到心中一寒非但不再为自己担心,而是转为为他们担心起来……

    她完全可以想到,若是管家有人对自己不敬,君莫邪会是什么反应再加上之前血魂山庄迫婚之事,君莫邪对管家的印象,可以说是很恶劣

    君莫邪是不会手下留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