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十八章 两大军方家族的联手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一听老夫人问话父子二人都别过头去,愣是没人敢答话

    “你说”独孤老夫人拐杖一指,直接点将,指的却是独孤无敌

    独孤无敌还未来得及说话,只是一想那事就已经气得浑身颤抖了,好不容易重重的喘了几口气,压下了心头怒火,这才说了起来……

    还未等到说完,只说到‘那鬼丫头鬼迷了心窍,竟然从侍卫那里要来了*药吊百斤,对君莫邪整整下了一包’这句话,独孤老夫人是什么人,早已经猜到了接下来会生、应该生什么事情,顿时身躯一阵摇晃,拐杖“咣当”一声从手中掉落,身子摇摇欲坠……

    独孤无敌和老婆们急忙上前抱住,连声呼唤

    “作孽呀……”独孤老夫人终于恢复,一开口就是老泪纵横她倒是丝毫也没有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毕竟,以独孤小艺的性格,再加上这小女子对君三少的感觉这种事情完全有可能生

    再退一万步说,就以君战天的身份地位而论,怎么也不屑于在这种事情上撒谎,何况大军即将归来,就算君战天当真舍下老脸撒谎,可这根本就不堪驳斥的谎言又能维持多久?岂不是贻笑天下?

    再说了,独孤小艺一直就对君家那位纨绔公子极有好感,这在独孤家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事了……

    可是,最主要是问题还没完呢,独孤大将军硬着头皮把后半段说完,额,其实往后的细节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可关键是这事情还搭上了一个管清寒……一时间众位女人人人都是脸色沉重了起来

    “你打算怎么办?”独孤老夫人面如沉水,看着独孤纵横与独孤无敌

    “还能怎么办?反正这事我是绝对不同意的君莫邪纨绔成性,顽劣不堪,平日里寻鸡斗狗,不务正业,就是一个实打实的败家子,小艺怎么能够嫁给这小子?真要嫁给他,还不一世的委屈,”独孤无敌气愤愤的道:“等那小子回来我就把他给阉了就这么办了”

    “放你母亲个屁已经出了这档子事,难道小艺还能嫁给别人?”独孤老夫人又是气又是郁闷:“你居然想把他……阉了……你说你这混帐东西怎么混帐到了何等地步你怎么敢动这个念头呢?”

    “哼哼……独孤将军真是会说话……阉了?嘿嘿,独孤无敌,老夫给你这个权利,可你敢吗?”君战天斜斜地看着独孤无敌,抱着膀子哼了两声:“老夫的孙子自幼谦恭礼让,文质彬彬一表人才,天纵奇才,如何到了你的嘴里就这么不堪?真不知到底是你瞎了,又或者是小艺那丫头瞎了”

    “君……君战天,你还真好意思说”独孤老夫人鄙夷的看着君战天:“就你那孙子,你现在能说出这番话来,居然就不脸红?小女孩懂得什么,早被几句甜言蜜语糊弄晕了”

    “老嫂子,这说话可得讲良心,莫邪那小子可从来就没主动找过小艺丫头,都是那丫头上赶着找莫邪的,这件事众所周知,老夫说得是事实?听说当初在莫邪开办的贵族堂,有人可是放过声,说什么‘老子真要没钱就拿女儿抵债,收那小子做女婿抵了这笔债务总行了’”老爷子慢条斯理地说道,翻起了旧账

    独孤老夫人眼睛立时一立,目光锁定儿子独孤无敌:“你这畜生,说过这话?”

    独孤大将军彻底的傻眼了,可是在母亲的积威之下,那里敢否认:“我…我…当时被那小子挤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谁也没当真……”

    呸啊,谁也没当真,你也好意思说

    独孤老夫人一时间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老爷子一见得势,即刻乘胜追击

    “老嫂子,所谓好男不跟女斗,我也不跟你多争执过往的那些了现在说什么都是虚的,眼下最大的问题是,咳咳,他们两个,已经彻底的**生米熟饭了我此来,也不过就是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而已”

    君老爷子冷笑一声,再次迅转移话题,道:“说句不好听的,若是你们独孤家执意不肯嫁女,那我们君家也未必见得就非得娶你家的姑娘不可再说了,你们不愿意嫁,我们还未必就情愿娶呢,要是莫邪真的没意见,还用得着你孙女下*药吗?这天下三条腿的蛤蟆很罕见,两条腿的女人可多得是现在皇上的灵梦公主可是天天往我家里跑,京城之中又不是只有你们独孤一家有女儿……做个驸马还是皇亲国戚呢,有皇帝女婿这个名头,难道比你们独孤世家的女婿差吗何况还有个清寒是现成的,那丫头可是遭了罪,无妄之灾啊……”

    君老爷子底气十足,又被独孤无敌刚才一句阉了气了一下,说话也着实是很不客气,就差直接破口大骂了不过他这么说的效果比破口大骂也差不了多少

    “今日来找你们一是问问这件事你们打算要怎么办?第二个目的就是,不管怎么说,你们家的孙女做的事情,已经牵扯到了莫邪和管清寒,清寒虽然与我君家解除了婚约,还已经成为了无意的义女,但这件事知道的人却是少数,在外人眼中,她仍是我君家的长孙媳妇,至少是名义上的,如今出了这等事,瞒是肯定瞒不住的,必须设法解决这里还牵扯到了以叔凌嫂的事,这可是天大的丑闻你们独孤世家就算不嫁女儿,在这件事上也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嗯,第三,若是你们独孤世家想要置身事外的话,也没问题不过呢,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件事只要用上大量的银子相信也能摆平,所以,你们赶紧把那九千多万两银子给我……这次可是一点也不能拖了”

    君老爷子说得又急又快,吐字清晰听的独孤世家一干男男女女都有些傻眼君战天说话虽然难听,但却是直指实质,刚才大家只顾得上关心独孤小艺,反而忽略了君莫邪和管清寒的关系

    说到底,这才是重头戏啊你独孤小艺是自作孽,可是君大少和管清寒可是实打实的受害人啊

    这件事情若是一旦闹大了,独孤世家肯定是绝对无法置身事外毕竟,事情是因独孤小艺而起现在朝野攻讦,也定然是拿着以叔凌嫂的事情做文章,就算明知道其中有独孤小艺的事情,也会明智的不提

    毕竟同时招惹两大军方巨头那些人还没这胆子但若是把君家逼得急了,君家不管不顾的把独孤小艺下药的事情直接公告天下,那么,就算是不嫁女儿也不成了……一个大家族的千金小姐,居然做出这等非得和一个男人生米煮成熟饭的事情,本就是一件天大的笑话,天大的丑闻

    何况独孤小艺为了生米煮成熟饭居然还下了药……

    这可是下三滥的yin贼才会采用的下作手段啊

    想到这里,独孤老夫人突然勃然大怒:“为什么家族中侍卫的身上竟然会有*药?这些侍卫尽都是忠心之人才会选拔出来开前往天南,临去之前是负责保护家族内院内眷,他们身上怎么会带着*药……他们想要干什么?”

    这么一说,独孤纵横和独孤无敌两人都是打了一个寒颤,突然面容都是严肃难看了起来,独孤无敌鹰隼般的目光从一个夫人七个小妾身上扫视了一遍,寒森森的,如刀

    “咳咳,那丫头的用的药,听说是男人专用的……咳咳咳……吊百斤……听说那侍卫身体,咳咳,有些毛病咳咳,不大行……”君老爷子很是有些尴尬,却也不得不站出来解释一二要是不解释清楚,这里很可能就会生流血事件……

    “原来如此……”两位狗熊般的大男人的目光顿时柔和了下来

    一干女人顿时都松了一口气,刚才的紧张的每个人脸上都冒了汗若是被冠上这样的污名,那以后可就甭想抬起头来了;就算是只是被怀疑,那也是让人羞耻到家的一件事啊

    这件事虽然并没有掀起大的波澜,但君战天说的那事可是真的要命啊

    听着君战天的三个目的,独孤老夫人与独孤纵横几乎背过气去独孤纵横顿时又被勾起了伤心事,突然间暴怒的冲过来,抓住独孤无敌又是一顿揍:“你***你这个混帐王八蛋闲着没事给老夫拉过来了一笔九千万的债务,你的女儿好,直接闹出了天下奇闻我我我……老子打死你这个王八蛋”

    “停”君老爷子一声大喝:“你这老混蛋甭打算再在我面前演戏,痛快说,这件事到底咋办?就是一句话的事老子急着安排对策呢,此事无意在天南那边虽然已经下了封口令,但估计现在各大家族肯定都已经收到了消息了,陛下那边是肯定早就知道了我他**的现在也是焦头烂额,你们爷儿俩居然还在扯皮他**的不知道时间金贵呀?还唱大戏?”

    “婚嫁之事暂缓无妨,但这件事……我们两家虽然从未联手,这次却也必须破例联手了……不管如何,你们君家的家声损失不起,我们家小艺的闺誉加的不容破坏”独孤老夫人当机立断,一锤定音

    “闺誉?现在还有个屁的闺誉”独孤纵横气的胸膛起伏:“都主动给人下药了还谈什么闺誉……”

    他胡萝卜粗的手指头点着独孤无敌和他的儿媳妇们,不住的指指点点:“你你你……你们养的好女儿教育得好闺女丢人现眼丢到了家了堂堂的大家闺秀,氏族贵女,竟然做出这等丑事来真真的气煞老夫”

    独孤无敌和老婆们低头听训,人人心中都在嘀咕:还不就是你这老货平时宠的?我们对她说话大声一点你都要大雷霆,不要说出手管教……如今惯得这般无法无天,你这老货要负百分之九十的责任

    但这话也只在心中想想而已,谁敢真的说出口来?那还不直接要了命去啊?

    “既然如此,我们两家定然要做好准备要知道朝中的御史言官们一张嘴可是足足的能够把活人都说到死,何况这种明明白白的事情,再辩白也没意义我在暗,你们在明,务必要配合默契一举将这股子攻讦打下去,要不然,我们两家都要不堪设想”

    君老爷子口中说的严重,心中却是宽心大放终于忽悠的这一家子滚刀肉成功的占到了自己这一边,可真是不容易呀不过这样一来,基本就是胜券在握了两大军事家族联手,空前强势,天下腐儒何敢当?

    “君老匹……额,老君说得对我们两家先齐心协力度过这难关再说至于婚嫁的事情,慢慢的考虑不迟咦……慢”

    孤老夫人说了一半,突然间又换了口气:“慢慢商量?不行婚嫁之事也须得早日解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那小丫头若是经过这次……怀有了身孕,那可如何是好?”

    “不会?不会这么巧?”独孤纵横与独孤无敌爷儿俩面面相觑,摸了摸头,都是有些不确定独孤无敌是裂开了大嘴:“娘亲过虑了就这么一次,怎么会生那么不靠谱的事……若是真要这么火力强劲,君老还不乐坏了……再说小艺还小,今年才十六,未免为时过早了……”

    “你们这两个猪脑袋”独孤老夫人恨铁不成钢的大骂:“一对少男少女初尝滋味,难道你以为这一路他们都闲着?一直到京城还得走一两个月呢……混账东西万一一个不小心显了怀,我看你们这两个混蛋如何说法……”

    “再说,君家咱们也算是知根知底,莫邪那孩子虽然前些年声名狼籍,但现在不是听说早已经变好了?而且还拜了一位世外高人的师傅……也不算是辱没了小艺”独孤老夫人一口气说完,脸上甚有忧色

    一听这话,几位夫人虽然眼中猛然的露出了羞意,但同样的也都是脸色煞白这种事情,绝不是不可能啊

    “我靠”独孤无敌与独孤纵横爷儿俩异口同声,呆若木鸡

    君战天越听越爽,眉梢眼角都是笑意哼哼,若是这么看来,这件事情,倒也不全算是一件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