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十九章 癫狂的萧寒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在天南至天香的某段官道上有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城镇,叫象牙镇;整个象牙小镇,合共也就只得几百户人家,今日的镇外茶馆中,格外热闹一些,因为一群器宇轩昂的白衣人团团围坐,目光不时的看向南方

    人数很不少,兼这伙人衣着整齐划一,人人尽皆白衣如雪,这么一伙人本该热闹一些地,可是这些人又尽都面冷如冰,配上那如雪白衣,真真能冻死人

    茶馆伙计也只在最初招呼了一下就再没有过来,一则这帮人明令,不许打扰,再则,这些人仿佛呼出的气息都是森冷的了,如何敢轻易招惹

    这一伙人自然就是来自风雪银城的那些个神玄天玄——七剑六长老加上萧寒慕雪瞳以及寒烟梦萧凤梧那两个小虾米等十七人此次天南之行,风雪银城可说是郁闷之极:君家、君无意本来被算计的死死的,十死无一生,可是最终居然演变到了否极泰来、安然无恙的大好局面甚至即使以银城的实力都不敢再轻动的程度

    而此行原本的主要目的乃是想要对付草原鹰神鹰搏空呢,却又从头到尾完全没机会最后横空而出一位神秘到极点的黑袍人,实力强大到令六位长老和七剑也为之胆寒,惟恐那神秘人因君家之事找自己麻烦,甚至都没等事情完全结束就提前灰溜溜地离开了,准备途经天香,从贵族堂上路,一路急行军返回银城

    这边生的一干情形已经通过飞鹰急报回银城接到这一惊人消息的银城高层顿时从这不寻常的消息中嗅出了极度危险的味道,那黑衣人既然拥有能在举手投足之间狙杀绝天至尊的实力,其强大程度可想而知

    萧家大长老萧行云与银城城主两人同时下令,着令此行所有天南之人等立即撤回,不得再有丝毫的耽误所有银城在外人员一律收缩,集中握成拳头,准备应变

    这一份命令的严厉程度,甚至已经凌驾在当年,冰雪银城面对东方世家处于下风的时候,那时纵然处于下风,银城方面却有自信可以扭转局面一则银城高层并未全部出动,二则大陆众人也不会坐视东方刺客,肆虐天下,事实也是如此

    可是这一次,完全的不同,那神秘的恐怖程度已经远非东方世家可以比拟,尤其他不会对立于整个世界,若是他真要对付风雪银城,相信其他国家、其他世家、其他大势力只会作壁上观,决计没有谁会再如上次一般援手冰雪银城

    所以这道命令可谓迫切到了极点从这命令中甚至就可以看出来银城方面高层的震惊、紧张……甚至是恐慌

    这一路上,萧寒几欲疯狂,眼睛直接红了一路,精神接近到疯癫状态,一路上死在他手下的无辜者已经不下数十人长歌当哭,眼看照这样子下去,只怕也不用回到银城,这人就彻底疯了……

    一个极度渺小的人,居然抢了优秀如自己的未婚妻这许多年来,拥有无比优越感的自己早已经习惯了打击这个弱小的人为乐,不管他多么的英雄气概,不管他多么的傲骨嶙嶙,但自己所拥有的实力却是远远的过他,背景比他雄厚的不止是十倍八倍,自己自然可以随意的**、玩弄、肆虐他

    我萧寒乃是天之骄子,而你君无意,又算是什么玩意?

    所以萧寒这些年以来一直都有一种残虐的快意让你跟老子抢老婆,老子要让你家破人亡,断子绝孙,贻羞人间,却还偏偏死不了我就是一点一点的**你,玩死你

    但是现在,这个自己眼中那可以随意**、玩弄的渺小残废,竟然在瞬时之间蜕变成为了一个自己再也招惹不起的存在

    而这一切,就只是因为一个突如其来的神秘人,就是那个神秘人改变了这一切

    这种突如其来的巨大反差,就等于是一个在天堂高高在上,俯视苍生的上位者突然失去了所有的优势,一下子掉到了十八层地狱的地下室这种巨大的打击,让萧寒这种本就心胸狭窄的人又如何能够承受

    而且,跟在自己身边的十三位长辈,随便一个都是神玄层次的强者,都是实打实的人家算什么?

    “我决定要与君无意决战一场以……一个被抢了老婆的男人的身份”萧寒似也知道自己刚才所说的全无理据支持,难以再说,终于红着眼睛,身躯颤抖,直直的看着萧布雨,这句话,似乎是从心底里面挤出来的,嘶哑而低沉,就像一面打破了的铜锣

    或者这是萧寒唯一可以拿得出的一个说法

    “不论如何,不论生死我一定要与他打一场我和君无意决计难以共存于世”萧寒激动得连手指头都在颤抖头蓬乱,脸色苍白,目光疯狂:“若是你们不同意,我就自己一个人去否则,我死在这里就是银城……我决计不会就这么回去我……没脸回去”

    这一刻,萧寒的脸色异常悲惨,那种极度羞愤的气息,即使是一向对他没有一点好感的寒烟梦,目光中也露出了些许的怜悯之意

    被抢了未婚妻的男人……虽然那位未婚妻对他从来也没有一点感觉,但双方自愿放弃解除婚约是一回事,被人横刀夺爱却又是另一回事……

    萧布雨目光深沉,与其他几位长老对视一眼,众人尽都是缓缓点头

    萧寒的决定势难转圜了

    大家都曾身在江湖,也都曾有过男儿血气,又怎会不了解?纵然不敢铲除君家,但萧寒以被害者的身份,与一个抢走了自己爱人的男人进行决斗,这却是无可厚非

    “被抢了老婆”这五个字,一向都是萧寒最大的忌讳所在,银城上下,包括萧家长辈都从无人敢提及,如今,他就这么说了出来,可见心中的憋屈已经到了什么地步若是不能成全他这个要求,恐怕萧寒今日真正会被活生生的憋屈致死,或者就此彻底的陷于癫狂之中

    于是银城这一行十七人便来到了这君无意大军必经之路上等候一旦大军到来,就要上前挑战相信以君无意的高傲,即使身处劣势,行动不便,也决不会拒绝这样男人之间的决斗

    就让萧寒折辱他一顿,泄一下心中郁结之气,只要最终不取他的性命,也就是了

    他们一行人实力尽皆不俗,脚程自是极快,来到这里等候已经四天了,但君无意的大军依然没有到来

    可是,真正倒霉的是他们不仅没有等到君无意,却等到了别的人

    夕阳西下,又是一天即将过去

    银城众人已经准备要吃晚饭这间不大的茶棚,自从他们到来,几乎已经改成了饭店众位银城高层虽然样子清冷、不好伺候,可是财大气粗,随手打赏的钱财就够店主人一年的收入了,所以店主人一点也不反感,反而欢天喜地,感谢天降财神,再加上银城众人还嘱咐不让人打扰,店主人是开心,您爱咋地就咋地

    就在这个时候,从天南的方向突然蹄声得得,不紧不慢的驰来两骑

    两个女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