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二十三章 君莫邪的“痛苦”!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但门下的弟子们却不知道这一点他们不知道这两个女人的身份,对自己此刻的软弱定然心中很不理解,甚至还以为自己是多么的不可战胜,倚为靠山呢……很难接受啊……这无疑会大大的影响自己以后的权威,但这却是没办法的事,再要贸然招惹对方,或者即时就血溅五步了

    “此话倒也成理,如此冤仇,确实难以共存于世那我们之间的事先按一按,我们先看看热闹再说与君家君无意的决战,呵呵,我倒真想看看,风雪银城的萧家精英,是不是真的能够战胜一个世俗国家的血衣大将?但愿不要让我失望才好啊……”白衣少女连眼皮也没抬一下,似乎是对空气说话

    蛇王顿时把身上的气势收了起来,静静地站在白衣少女身边,又恢复了一个小家碧玉的作态,若不是脸色太黝黑难看,这一刻倒真是有些引人入胜了……

    萧布雨彻底的哭笑不得了

    这俩人摆明就是打算看戏了……

    可是她俩在这看戏,却足足能看得我心肌梗塞……

    还幸亏萧寒不知道这俩女人的身份,否则他十成的实力能挥一成就不错了……

    无知者岂知无畏,根本就是幸福到家了

    这一刻,萧布雨萧二爷算是彻底的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

    ……

    君大少爷这几天的心情很不好,相当的不好

    胯下马每迈出一步,距离天香城近了一步,面对早有预料、排山倒海的舆**势,君莫邪自己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他有些心情不好的原因,却也是有些因为这个

    大少在担心,担心自己万一控制不住脾气,而大杀天下面对那些比长舌妇还要讨厌的‘正人君子’们,君莫邪每次总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杀意如潮而这一次会攻击的对象正是自己,就算自己有心理准备,但结果究竟会怎样,君莫邪自己都预料的到,这并不难料想到

    还有就是管清寒

    在君大少的心中,反正都已经捅破了那一层很难捅破的窗户纸,说实在的,哥哥我也着实地憋了两辈子了,自从来到玄玄大陆还没有真正的开过荤,白白担负一个欺男霸女、荒yin无道的纨绔名头……怎么地现在两人也生关系了,就不必那么顾忌了?

    再说了,这事儿可你好我也好的大好事,起码大家都很舒服不是?所以君大少这几天里一直在打着梅开二度的主意但,任是他热情如火、yu火如潮,再怎么的**,但人家管清寒却始终保持如冰山雪峰一般,岿然不动

    甚至连给他说句话的机会也没,热情空抛、干柴水着、yu火不消也消

    君大少这个情场初哥始终忽略了管清寒这时的想法,管清寒现在心中虽然极之感动,对君莫邪对自己的付出也颇为心动,甚至在其芳心之中,也早已认可了君莫邪还有就是,自己的身份已经生改变,在这一路上,君无意收管清寒为义女的事情,军营中大家也是都已经知道,纵然大多数人还不知道,事实就是事实

    可以说,君无意已经认同了两人的事情

    但这却不代表着管清寒就能够与君莫邪在婚前肆意放纵之前那一夜生的事情,只是个错误,也是一个管清寒不得不犯的错误但若是之后再与君莫邪在神志清醒的状态下共赴巫山、****的话,那么,管清寒就真的会成为千夫所指的大陆笑柄了

    毕竟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远远还接受不了这样前卫的事情何况现在是极端敏感的时期?所以管清寒对君莫邪的态度,一是羞涩,二是不好意思,三是顾虑重重四是……反正就是一点,决不让君大少越过雷池一步

    所以管大小姐比以前的她还要加的冷冽,当真是艳如桃李,冷若冰霜

    以君莫邪的智商,又怎么会不明白这些,但现在的他就好像是一个几十岁的处男老光棍,突然被打开了**之门,而且面前就有一位国色天香的大美人,是自己的正牌女人但偏偏这位大美人还不让碰,怎么也不肯和自己共参巫山大道……

    若单单是这样也就罢了,顶多就是忍忍也就是了可是偏偏还有一个千娇百媚的独孤小艺,在随时随地,无时无刻的利用一切的手段,在诱惑自己,讨好自己……但这个却是加的不能吃的……

    所以君大少很惨,真的很惨

    可以想象,某个很健康、很健壮、很正常的男人,每天都会鲜血直冲下腹不下几十次,剑拔弩张,一柱擎天,几乎就是一触即

    每当这时候,君大少就会额头青筋暴露,咻咻的喘息有声,不是赶紧回帐篷遁入鸿均塔修炼,就是抽冷子跑出去找个水塘去冷水澡

    这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是个正常男人就过不得

    还幸亏眼下已经是初冬时分了可以多穿上几件衣服,但也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出来那一坨鼓鼓囊囊这要是夏天的话,君大少可能就真的要挺着枪以冲锋的姿态走路了……

    这样的情况之下,心情又怎么能好的起来?

    尤其是在三天前到了岔路口,三位舅舅与大队人马分道扬镳赶回东方世家之后,君莫邪加的有些肆无忌惮了

    东方问情三人会离开的原因很简单:现在妹妹的骨血,就只剩下了这么一个一定要保全但现在却又遇到了这样的尴尬麻烦事,三人立即返回去禀告老夫人,做好准备,一旦君家面对攻讦力有不逮,那么,宁可背负一个背信弃义的名头,东方世家也要全力出动,那怕是硬抢,也要把君大少爷和管大小姐抢去东方世家

    所以三人在这边告一段落之后,立即马不停蹄的离去了

    而现在,君莫邪正骑着马跟在管清寒和独孤小艺的马车后面那马车可是自己当初勒索来的,自己居然不能坐而这条禁止命令,却是君无意亲自下的命令,很严厉,三叔的禁止令,素来令行禁止,连君大少爷不愿意违背

    嗅着隐隐约约传来的阵阵香风,君莫邪没由来的又是一阵血脉贲张不知不觉的,那啥怎地就又起了反应

    胯下的马儿原本正在安安稳稳地走着,突然希律律一声长嘶转过马头,很是疑惑的看了看君莫邪,大大的马眼中,满是疑惑和委屈:主人,您骑着俺俺就够委屈的了,拜托您不要再拿着小棍子捅俺了……这感觉怪怪的,咱可是公马啊,就算你饥不择食,是不是也得掂量一下,就算你不介意背背山,我还忌讳呢……再说了那地方也不对呀,那是脊梁骨哇……

    君莫邪还给它一个无辜的眼神:马兄,您当我也想啊,可我那玩意近来就是不听使唤哪……哥们儿你这么神骏,定然也会有同样的烦恼?

    大家理解万岁哇……

    于是骏马理解的转头,继续迈步,默默的承受……

    自从炼出‘炎黄之血’神剑之后,君莫邪着实休息了几天但最终悲哀的现,自己还不如一直作贼呢,这一休息过来之后,还不如前几天劳累的时候好受呢,之前起码还有一个精神寄托,现在可靠,除了歧念就是歧念

    在多方试探不果之后,君莫邪终于彻底死了心,于是军营内的盗贼再度猖獗,多少有个寄托不是?

    这一次的君大少在嫉妒、郁闷无处泄之下,不论军需民用,一概的盗窃无误但在这之前,君莫邪就跟君无意打了个招呼,说道不必惊慌,那些兵器其实是自己拿走了,恩,有些另外的用处

    所以君无意早有准备,处变不惊出于对侄子的信任,君大帅不问青红皂白的就选择了相信,甚至还刻意的袒护因此当下面军需官战战兢兢的报上来,一脸紧张绝望的等待着打板子或者砍头的时候,君大帅一挥手,轻描淡写的道:“我当是什么大事……不就是几把刀吗?这等小事也来烦我出去”

    原本已经抱着必死决心来领罪的军需官们满头雾水、一脸疑惑、全身的莫名其妙但却也是浑身轻松的退了出去,个个都感觉到自己简直就是在做梦那可不是三把五把兵器不见,直接就是小半个军营的军械遗失,这可是实打实的掉头之罪

    怎么就没事了呢?

    大帅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好说话了?竟然这等的‘和蔼可亲’……简直让众人受宠若惊了……

    于是君大少每天晚上又开始炼兵,不过这一次,他却不像上次那样的拼命了,充其量也就只是用百余把兵器炼制成一把剑,而这样的剑统共也只是炼制了九把,就彻底的失去了兴趣

    我他**又不是打铁的,炼这玩意就是为了有个寄托,消磨时间,长时间的重复一个并不重要,也没有太大意义的动作,是个人就顶不住……

    恩,这些剑,暂时来说已经很不少了,三叔一把,爷爷一把,海沉风一把,百里落云预留一把,还有老庞……至于其他的,暂时修为不到,再说也拿不动啊

    所以九把剑已经很足够了……

    有一点,君莫邪的变化是非常明显的随着君莫邪与‘炎黄之血’神剑的进一步的了解,熟悉,君大少身上的杀气,也是越来越凛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