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二十六章 这不是真的!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剑至中途,突然银光转化成了漫空花雨,逐渐形成一个弧度,砰然爆开,就像是放了一个烟花一般,灿烂的剑花将君无意的身体围绕在里面

    萧寒这一招使得可谓天花乱坠,扰敌于眼花缭乱,攻敌之防不能防

    说白了,也就是绕着圈子进攻每一次实质性的进攻,都是从君无意的背后下手

    再说白一点,这丫的纯粹就是仗着腿脚好在欺负人了

    人居然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果然是人至贱则无敌啊萧寒的下作打法无疑鼎证了这点

    但无论萧寒的做法到底有多无耻,君无意的形势确实随着萧寒的卑鄙攻势而岌岌可危很有些狼狈

    一看到萧寒如此打法,很多人顿时都看不过眼起来;这其中,还包括了银城七剑

    “这算是怎么回事?人家本来腿脚不利索,怎么还游斗起来了?这还要不要脸了?如此作法置银城于何地?”说话的是银城七剑的老三,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满

    “君无意虽然下肢残废,但残而未废,大抵是这十年间专心一意专攻玄气,进境颇未惊人,眼下已臻天玄中阶玄功修为确实高于萧寒,而手中宝剑又是胜玄玉剑的神兵利器,两相比较,萧寒的做法或者不光明,却是最有利、最正确的方法,难道要弃自己所长与他硬拼?那岂不是找死?”

    六长老冷冷的道:“与死敌做生死一搏,自然就要无所不用其极,这个当口还有什么脸面问题可言?”

    虽然萧寒的打法至鄙至贱,但两人毕竟是生死相搏,亦可说异彩纷呈,精彩万分,所以无论银城这边,又或者是天香大军方面尽都在全神贯注观战,罕有例外的

    但罕有例外,却也不等于绝对没有,比如……

    一边,银城小公主寒烟梦撅着嘴靠在慕雪瞳身上,一脸的委屈无限,眼前的如是大战,她却连看一眼的兴趣也欠奉

    面色不虞,心中在为君无意担心的慕雪瞳眼珠一转,凑在寒烟梦耳朵边上道:“丫头,你委屈什么?你若是不同意这门亲事,这是多好的机会啊?小笨笨”

    寒烟梦不禁娇躯一震,两眼光,小脸亮,“哇哈”的一声跳了起来抱住慕雪瞳的胳膊来回摇晃,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君无意始终身体有疾,移动不便,而萧寒却是得势不饶人,于场中形成了几近压倒性的优势,若非君三爷功力远胜,忌惮三爷手中的那口神兵利器,早已痛下杀手,即便如此,一旦将优势化为胜势,一切都将尘埃落定

    而银城方面的人看着场中正自大占上风的萧寒,脸色目光都很复杂奇怪,说不出是兴奋还是失落,是欢喜还是悲哀……

    白衣少女终于从君莫邪身上挪开了眼睛,看向了战局

    一眼

    只看了一眼

    她叹息一声,道:“风雪银城这个姓萧的要完了”

    蛇王芊寻皱皱眉,问道:“我也觉得出来这场战斗隐约的有些古怪,却始终没看出古怪到底在哪里,君无意的实力无疑要胜过那姓萧的,可是,他的腿……”

    白衣少女低声道:“君无意的腿应该早已经好了他的残废乃是伪装的眼前所处的劣势,由头到尾,根本都是他刻意营造出来的”

    “说实在的,他们两人之间,玄气修为、兵器都是君无意优胜,但君无意之前确实应该残废了不少的年头,所以于武技就要相对生疏很多,而冰雪银城一脉的武技颇为可观,远非君无意可比,这也是君无意唯一不如那姓萧的地方,若君无意要取胜其实也并不为难,只许以重手法击落对手宝剑,胜负即分”

    “可是君无意的真意却似乎在于取对手之性命,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则相差不多,外边却另有许多银城高手观战,若君无意不能在第一时间击杀那姓萧的,便势必会被银城方面的人阻止,所以他才会布置下这个局,一方面是要尽可能多的消耗对方玄气,另一方面就是要制造出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这个机会一旦营造成功,绝不容那姓萧的活命,亦不容任何人搅局”

    “原来如此”绿衣少女蛇王恍然大悟

    一声撕裂空气一般的剑啸响起,萧寒满头长疯狂的飞舞起来,脸上全是残虐的快意,经过这段时间的热身酝酿,萧寒的状态已经提升到了顶峰毕生功力尽数汇于宝剑之内,杀招,已经随手可出

    寒风飞雪无情剑

    场中的温度似乎突然间下降似乎是隆冬时节刺骨的寒风呼啸而起

    “君无意,你死定了你玄功高于我又怎么样,你始终只是一个残废一个残废到死你也只是一个残废哈哈哈……”萧寒疯狂的大笑

    随着他的笑声,漫天的刺骨寒风中突然出现了一朵朵六角形的雪花,银亮闪烁,做梦一般的飘飘而下霎时间,从天到地似乎都充满了这种充满了杀机的剑光雪花,疯狂的向着君无意坐在地上的身体倾泻了下来

    君无意坐在地上,实在已经是避无可避

    萧布雨长叹一声,心中踌躇,是要上前阻止呢?还是任其自然?

    不远处观战的鹰搏空和君莫邪突然脸上同时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那是一种嘲讽的笑,快意的笑但这一刻,精神都集中在场中战斗的两人身上的众人,却没有一个人能现

    此刻的萧寒,心中充满了杀死大仇的快意,多年的心愿,终于在今天达成今日,我终于用鲜血洗刷了我的耻辱瑶儿,你再坚贞不渝又怎么样?你爱的人毕竟已经死在我的剑下

    纵然我得不到你,别人也休想拥有

    萧寒满脸扭曲着,长剑使得如同癫狂,全力出手矢斩君无意……

    君无意似乎是再也没有什么办法,手中长剑在划出一个剑圈之后,当的一声,竟被击飞在半空萧寒哈哈狂笑,毫不放松,仗剑直刺

    突然,君无意一直冷静的脸突然笑了,笑得居然很开心很得意甚至,对着萧寒眨了眨眼睛,做了一个任何人都想不到的,血衣大将竟然会做出的鬼脸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为之同时惊呼

    倒也不为血衣大将的鬼脸,而是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因为这一刻……

    君无意突然跃身而起,转为直立,步履亦是异常灵活矫健,在剑势临身的那一瞬,君无意只是做了一个简单到极点的动作:狠狠地一脚踹在了萧寒的小肚子上

    萧寒下手惟恐不狠不绝不毒,将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三爷的上半身,对下半身自然是根本就完全没有考虑过对一个双腿残疾的人,还要考虑他用腿袭击?这是傻瓜才会做的事

    尤其是在君无意长剑脱手之后,萧寒是宽心大放,几乎连上身的警戒也都尽数撤掉了,正待要以胜利者的姿态,满心尽是要肆意凌虐、玩弄对方,就仿佛以前那般,你君无意始终要被我踩在脚底下,我无论使用了什么手段都是我的本事,我只要赢了就可以肆意的**你,玩弄你,肆虐你

    但萧寒做梦也想不到,对面的那个残废居然突如其来的踹了自己一脚而且踹的如此的重

    君无意怎么会踹自己一脚呢?他不是残废吗?双腿残疾如何能踢人?而且还是踢得我?

    这一脚踹得真的很瓷实,相当的瓷实,萧寒的身子硬生生被踹飞,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尚未临身的剑光,也随着他本人的被踹飞而彻底的散乱,远离,萧寒口鼻之中都溅出了鲜血

    但他的眼神,却依然是那么的不可置信,甚至,嘴巴都震惊得张大了没有闭合怎么会?他不都已经残废了十多年了吗?为什么能踹我一脚?

    为什么?

    一直到落地,萧寒还未曾从这种矛盾、愤怒、惊讶的情绪中解脱出来

    君无意并不怠慢,一声长啸,身子如利箭一般迅赶上萧寒飞退的身子,又一脚狠狠地踢在他的胸膛上,萧寒痛得大吼一声,肋骨立时“咔嚓”折断一根,眼中尽是一片混乱慌乱那柄罕见罕有的银城宝剑脱手飞出,早已不知道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但君无意那里还会给他考虑清楚的时间,君三爷的两只拳头已经狠狠地砸在萧寒的太阳穴上,在拳头接触到萧寒脸上的肌肉的温度的时候,君无意双目突然在瞬息之间变得通红

    这,就是亲手报仇、拳拳到肉的快意感觉吗?

    十年的仇十年的恨十年的生离死别十年的憋屈悲愤十年的劳燕分飞十年的残废岁月

    “啊——”君无意疯狂的仰天大叫,疯狂的拳脚殴击,充满歉疚的泪水却纵横在脸上

    大哥大嫂我为你报仇了

    二哥小弟对你不起

    两位侄儿,你们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瑶儿我的瑶儿

    眼前这个下流痞就是一切一切的罪魁祸君无意流着泪,无声的嘶吼着,狠狠的一拳正正打在萧寒的丹田之上,只听得噼噼啪啪一阵爆响,一缕寒气崩散开来,却是萧寒的丹田被轰破了

    萧寒的身子“嗖”的飞了出去,此刻的他竟似乎完全没有感到身上痛楚一般,那两只满是惊恐不解的眼睛依然是震惊地大睁着,在半空中只是一连串的大叫:“不可能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君无意那容他喘息,瞬间再度接近

    砰砰砰的声音急促而又激烈,血肉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