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二十七章 君莫邪战萧布雨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君无意将这十数年间所积累的所有悲愤、所有负面情绪都在这一刻尽情的泄了出来他一拳一拳的打着这残酷的**打击声音,在君无意的耳朵里,却是世间最美妙的音符

    正如萧寒之前根本就不想将君无意一剑斩杀,一意要留着慢慢折磨一般,君无意也绝不会将萧寒一拳就打掉脑袋因为那样,却是太便宜他了

    十年的仇恨,大哥二哥的死,两个侄儿英雄少年却年少身亡,大嫂至今昏迷不醒,爹爹他老人家一二再,再而三的白人送黑人,偌大年纪还要勉力支撑摇摇欲坠的君家,鼎盛的君家一朝败落这如山的仇,如海的恨,一切一切的仇恨,尽都是由此人而来,岂能是萧寒简单一死就能够抵消的?那岂非是便宜他了

    君无意从未像恨萧寒这般痛恨过一个人就算是仇人,就算以前遇到的那些丧心病狂的人贩子、无恶不作的恶霸、官绅,三爷一剑杀之也已经足够了,但对萧寒,君无意却觉得不够远远不够

    若是有可能,君无意甚至不想杀死他而留着他慢慢地折磨一辈子每天都给他十八层地狱的痛苦折磨甚至就算是那样,三爷还是觉得不够

    一柄长剑带着夺目的寒光从高空坠下,剑锋划破长空,端端正正地刺入了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嚓”的一声,直插而入,只余一个剑柄在外面

    正是君无意那柄剑

    好犀利的神兵利器

    如此的自然落势,竟然如同切豆腐一般刺入了坚硬的石头直至末柄,这是何等的神兵利器几乎所有的武者看向这柄长剑的眼睛都冒出了异常炙热的火花连从不用剑的鹰搏空竟也不例外

    不得不说,君无意的腿原来早已经恢复这一个事实彻底震惊了在场的银城所有人等他们还未从这一惊愕之中恢复过来,萧寒已经陷入了狂风暴雨一般的殴打之中

    “竖子敢尔”便在这时,旁观的众人已经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萧布雨一声怒喝,飞身而出手如开天巨斧,斩向君无意

    若君无意一剑杀了萧寒,萧布雨虽然也会痛心,也会暴怒,却也难有当场作的立场,他们两人本就是在进行一场不死不休的生死决斗,但君无意此刻占尽上风,却并不痛快结果萧寒,刻意肆虐折磨萧寒,却是等于在落冰雪银城的面子,萧家的面子,萧布雨怎能坐视

    “老匹夫你真他**的不要脸”随着一声怒叫,一个身影异常突兀,异常诡异地出现在萧布雨面前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没有任何征兆的闪电般刺向他的咽喉

    剑未至,寒森森的剑气已经激得萧布雨咽喉上起了一层密密的鸡皮疙瘩,一股锐利至仿佛要斩破苍穹大地的锋锐杀气,就这么笼罩住了他神兵又是神兵

    萧布雨大吃一惊,君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神兵利器神玄的身体固然坚逾精钢,不惧寻常兵器劈击,但在这柄横空而出的神剑面前,萧布雨突然感觉自己的生命如同豆腐一般脆弱这根本是一种死亡前奏的直觉

    萧布雨那里还敢怠慢,急前掠的身体生生转向,闪电横移,拖出几道长长的残影,再变一飞冲天之势,置身在半空中,自觉已经远远脱离了施袭者的攻击范围,这才终于有闲暇看看这个人是谁

    但看到这个人之后,萧布雨几乎差点没一个跟头从天空中掉了下来,他狠狠地揉了揉眼睛,再看,还是如此禁不住也像他的孙儿一般,把嘴巴张得大大的,半晌合不拢来

    这怎么可能

    一个年轻孤傲的身影,手持一柄寒光四溢的长剑,面带不屑冷笑漂浮在他面前

    君莫邪

    在君莫邪手中的长剑,正是——

    神剑

    炎黄之血

    君大少很得意,若是炎黄之血出剑的第一条人命,竟然是用神玄来祭奠神剑的第一次染血,却也不枉了炎黄之血的威名

    “萧家的老匹夫,你还要不要脸?这是男人之间的单打独斗,你居然插手?你算什么神玄强者”君莫邪嘲讽的一笑:“你孙子说道,是以男人的名义,敢问风雪银城的萧二爷,在你们风雪银城,以男人的名义决战,是什么意思?输打赢要吗?是不是打算要群殴啊?”

    萧布雨白须飘扬,冷哼道:“小子利嘴”双手一张,凌厉的寒风起,向君莫邪扑去

    最初的震惊之后,萧布雨立即平静了心情君莫邪纵然天纵奇才,也只十七八岁,再厉害能有多厉害?纵然长剑锋利又如何?等我将你这狂妄的小子打落地下,这柄长剑,可就是我的

    这一刻,那柄神兵的重要性赫然已经过了萧寒的生死

    君莫邪冷笑一声,身子忽隐忽现,长剑指东打西,面对银城神玄四品萧布雨,竟然抢先进攻剑光分洒,如苍穹星雨坠落,斑斓璀璨

    萧布雨虽然已臻神玄四品之境几乎就是最接近至尊强者的存在,但却也还不入君大少爷眼内,大少此刻有神剑炎黄之血在手,实力爆升一倍以上,再加上大少的实力本就不能以寻常天玄相比拟,是以大少以一人之力大战萧布雨,丝毫也未落下风

    甚至,还占据了主动

    此刻,夜幕终于君临大地

    全面的战局,也有此而开

    另一边,鹰搏空的身影,如鹰击长空,闪电般急飞掠,以一人之力阻住了银城七剑至尊之威,令银城七剑根本不敢分散他们每个人都拥有是天玄巅峰的实力,原本跟鹰搏空是没得比的,唯有仗着七人联合的剑阵,这才能勉强可以与鹰搏空周旋一旦有任何一人失手,那么其余六人只怕不出盏茶工夫就会全部丧命在鹰搏空手下

    战局暂时胶着起来

    其余的五位长老才打算想要出手助战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上莫名的一紧,一股莫名的杀机锁定了自己这股突兀而至的杀机凛冽庞然,浩浩荡荡,似乎从天至地都充满了这种恐怖到极点的杀气

    但,最奇怪的是,竟完全没有人知道这股杀机到底从何而来,到底是谁释放出来的,又是如何锁定了自己,旁边的绿衣少女在兴致勃勃的看戏,显然并不是她,白衣少女背对着五位长老,依然在慢悠悠的喝茶,也不是她

    那么,究竟是谁?究竟是谁拥有这等恐怖的实力?

    但不管是谁这个人的实力显然肯定已经越了一般的至尊强者,甚至已经达到了绝天至尊那种级数五位长老只是普通的神玄层次,在这种凌厉的气机面前,人人都是呆若木鸡的站立,个个都运起了全身所能够调动的每一分的力气,竭力的对抗着这股杀机的侵袭,一时间不要说是去援助萧寒或者是七剑,就连一根手指头,也是不能稍动

    是不敢稍动

    因为人人都有一种清晰的感觉:不动手没事,若是一旦出手,五个人无一能活命

    现在不妄动,顶多也就死萧寒一个,一旦妄动,动辄全军覆没

    这绝不是威胁,而是事实那庞然的气机,无比清楚地告诉了他们这件事情的真确性

    绿衣少女蛇王惊诧的瞪大了眼睛这场中,唯有她知道这股杀机来自哪里普天之下能人异士无数,但能够将这种虚无缥缈的气机也能够操控的如此自如的,蛇王毕生也只见过一个

    那就是自己的大姐

    这是怎么回事?大姐明明那么讨厌君莫邪,但现在为什么又要帮他呢?

    这还真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饶是蛇王聪明绝顶,却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君莫邪大战萧布雨

    大少的身法神妙灵动到了极点,当空飞凌,忽前忽后,忽左忽右,萧布雨阴沉着一战脸,掌风呼呼地沉着应战在这一刻,实在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了,这位传闻中的君家纨绔少爷,不但能与萧布雨这位享誉一甲子以上的银城神玄一对一决战,甚至还占到了七成的攻势

    萧布雨脸上沉着冷静,心中却是大大吃惊

    这样的战斗,萧布雨一生之中也从未有过纵然是与老城主寒风雪偶尔的切磋之中,也没有如同现在这般的束手束脚,危机四伏的感觉

    难道生死竟已不由自己掌控了吗

    对面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竟然能给自己这样的强烈的危险感觉

    这个少年的身法,可说诡异到了极点,自己根本就无从猜测他下一步将会出现在那里他也从来不会予自己接实任何一招的机会,他的身形每次出现在一个方位的时间,都是短到了极点,而且也尽都是在自己最难以力,最难受的位置而每每在这个时候,一记见所未见的剑招就逆袭而来

    这个少年的剑招,可谓神妙到了极至,远远已经出了萧布雨可能想象的范围,每一招都是凌厉无匹,每一式都是杀机凛然但却从未见过,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但每一次进攻,都是自己弱点之所在

    以风雪银城的底蕴,全天下有多少的精妙招数,基本上绝大部分银城武学典藏都有记载甚至,都有相应的破解之法但眼前这少年已经连续变换了十几路剑法,自己竟没有一种认得不要说是破解

    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