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二十八章 正中下怀的打法!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再来,这少年手中长剑的犀利程度也同样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步萧布雨一生之中从未见过如此神剑几乎是蹭着一点就能够立即劈开不管是石头,钢铁,又或者是……玄力

    接连劈出的神玄四品层次的玄功劲气,在这柄长剑的锋锐之下,竟然也能够从中劈开

    萧布雨不得不采取最稳固的守势,甚至就算是单纯的守势,萧布雨也已经渐渐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今天所见到的一系列事情,无一不是匪夷所思,无一不是天下奇闻

    这些事若是生在别人的身上,只怕自己光看也会看得很过瘾,看的惊叹连连,一脸的兴奋犹如**了一般

    可是若是生在自己的身上……那就真的是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此刻的萧布雨可说是欲哭无泪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活人与一个鬼魂打架,纵然这个活人本身有霸王之能,力能撼山拔岳,但对方却是有形无质,你力气再大也没有用,完全不能作用到对方,总有再大的力气又如何

    虽然明知道,这个鬼魂只是一个鬼魂但就是这个鬼魂却偏偏还拥有置自己于死地的能力萧布雨真正很悲哀他现在无比的后悔,若是在接到银城命令的时候直接率众返回,该是多好?哪有这等的麻烦事?

    可惜,可惜老夫后悔莫及啊

    萧布雨兀自坚持以不变应万变的战术苦苦支撑,只盼望撑到君莫邪力竭的那一刻在他想来,你君莫邪纵然天纵奇才,身法妙,自己无法攻击到他也是事实的

    但君莫邪到底年纪尚轻,玄力能深厚到哪里去?

    虽然在之前的交手之后,萧布雨也判断到了君莫邪目前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天级初阶,这个年纪、这份修为,当真可说是惊世骇俗的但这即使是这个层次的玄功却也得分跟谁比较,自己乃是神玄四品的强者,身具几达百年的精湛功力,距离至尊级数亦只差一步而已,再者,以攻守比较而论,守御一方损耗心神较大,但消耗气力却远少于进攻者,尤其是如君家小贼这般急风骤雨的狂攻,最是消耗玄力

    武道至理素有刚不可久、盈不可守之说,便为此理相信只要自己稳扎稳打,保持不露破绽,最终取胜的机会必是属于自己,再退一万步说,就算耗也能耗死他了

    若以一般情形来说,萧布雨的打算可说全无疏漏盘算是极其英明的这样的战术,放之四海而皆准,相信天下人基本还没有人能出这个范畴

    但基本上没有,却并不等于绝对没有

    比如这一次他面对君莫邪采取这种拖延战术,却是大错而特错

    因为……君大少却是一个彻头彻脑的怪胎,这个怪胎是根本不害怕任何损耗地

    说句老实话,大少虽然占据了全面的上风,心中也还是颇有顾忌地,萧布雨始终是神玄四品强者,或者仍不及鹰搏空,但就单以玄功而论,差距决计不会相差太远,一个这样的强者若然全力尽出,宁可在下风也要搏命硬拼的话,即便自己招式怎么犀利、怎么强悍,双方玄功差距实在太大,相信至少也能拼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甚至可能重创大少,自身固然不免同样重创,却绝不会致命

    毕竟,面对这样的神玄老油条,君莫邪怎么可能会选择与他拼命?君大少爷可是朝阳升起还未活够那,和一个和了快一百岁的老怪物玩命,那不是太赔本了嘛?……

    可惜的是,萧布雨也同样惜命,甚至远要比大少想像得还要惜命,还想要保持神玄的颜面以至于对付君莫邪这样的强敌,他居然还端足了架子,宁可落在下风、陷入劣势、如此被动之下,居然到现在也未亮剑

    毕竟,一位神玄四品高手,享誉盛名一甲子以上的级高人,若是对付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还要动剑……实在也太说不过去了……

    但萧布雨万万没有想到,他现在做出的这个自认为万无一失的选择,打算要消耗的没被耗死,消耗不起的却反而是他自己了

    久战之下,君莫邪气势如虹,攻势愈盛,但心中却也有些佩服自己的攻势如此急切严密,而且所施展的每一招每一式都不属于这个世界,相信自己所出的任何一招都能引起极大的震撼

    但眼前的萧家二爷萧布雨当真不愧是一代神玄之盛名,最接近至尊的强者,即使在自己如此狂暴的攻势之下,虽然稍显狼狈,甚至已经被自己逼得有些手忙脚乱了,但却依然能够凭着深厚的功力和强悍的战斗智慧勉力撑了这么久

    萧布雨的玄功,跟自己那天杀的百里雄风可是不能同日而语地,绝对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两人虽然名义上都叫神玄,但百里雄风最多也就是神玄一品但萧布雨却是神玄四品

    这却是一个巨大的距离

    而且,自己虽然有无数的机会能在萧布雨的身上刺上一剑,但在刺中他的同时,也必然会受到萧布雨的疯狂反击,足以致命的反扑

    以自己夺天地造化的神功论,对常人而言足以致命的一击倒也未必能要了自己的小命,但对方的神玄玄力却依旧不是自己目前的身体所能撑的下来地这么一算,始终得不偿失

    所以君莫些唯有继续游斗

    有开天功护身,有鸿钧塔后援,君莫邪的灵力可说是源源不绝,纵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也并不为过眼见萧布雨竟然越来越是收缩防线、一味的严防死守,大少是正中下怀,精神抖擞,越战越勇,越攻越猛,剑式如同火树银花不夜天,飘飘洒洒对月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剑光照九天……

    萧布雨越战越是小心翼翼,惟恐自己一时大意,露出破绽

    君莫邪亦因此加的生龙活虎,挥洒自如;甚至还自我感觉良好的摆了几个姿势,显得英姿飒爽玉树临风了……

    另一边,君无意已经结束了战斗,拿回了自己的宝剑,负手而立此刻的萧寒直如同一团烂泥一般地蜷缩在地上,全然不知到底是死是活;而另一边,鹰搏空独力大战银城七剑,打得是精彩纷呈

    只是,蛇王和白衣少女的眼光都始终集中在君莫邪和萧布雨的大战之中,倒也不是因为有多么激烈,实在是因为君莫邪的剑招,实在太过神妙每一招每一式都令两女看得目眩神迷,明明看起来是平平无奇的简单一招,但一旦细细的揣摩,却现其中竟是底蕴深厚,玄奥无穷,可虚可实,可进可退,可攻可守,尤其是剑招与身法步法之间的配合,是让人叹为观止

    若非亲眼目睹,实在难以相信世间竟有如此妙的招法

    以她们的卓实力,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君莫邪这些剑招的真实威力,君莫邪不过只是区区天玄初阶的实力,就能利用这些招法与一个实打实的神玄四品打成平手,甚至是占据了大部分攻势的样子,虽然也有一些额外的因素,但大部分的事实就是如此,试想一下,若是这样的招法是以蛇王和白衣少女那个层次的实力挥出来,威力又该是什么样子呢?

    “噗嗤”蛇王笑了起来,因为君莫邪一剑出手之后,在招式将走老未走老的一瞬,忙里偷闲居然叉开腿撅起屁股对着萧布雨拱了一下,虽然肯定是拱不到地,但这动作也实在是太不雅观,是破绽百出,不由笑道:“打就打呗,居然做出这种姿势,小小的天玄面对神玄四品,这不是找死吗?”

    “你错了”白衣少女平淡的看着两人的打斗,慢慢的道:“萧布雨始终是神玄四品强者,一身几达百年的玄功何等深厚,而那君小子虽然另有神妙法门可以迅补充消耗的玄功,但他本身输出的战力始终只得天玄功力,若是如此的对耗拖下去,就算再有一天一夜也是难以分出胜负,根本就难以耗损萧布雨多少战力”

    “所以君莫邪在狂攻之中必须要成功的惹起萧布雨的怒火,然后才能捡便宜就以眼下的情况分析,虽然确实是君莫邪占优势,但如此长时间的密集、强猛攻势下去,无论他到底通晓多少精妙的招式也总有用完的一刻,到那时,就是致命破绽出现的时候萧布雨可以忍一次两次,但只要真正把握住机会,只需要一个机会,以他的神玄实力而论,必然就是致命一击、一击必胜”

    “但,君莫邪这样的怪动作也引不起萧布雨的怒火,萧布雨可是老江湖,几达百年的修为,亦是无数年的历练,怎么也不会轻易动怒?”蛇王有些莫名其妙

    “当然,以萧布雨的老练,自然不会被对方这等手段激怒而露出破绽,但你注意到没有,君莫邪每次用出精妙招的时候,总是在萧布雨手忙脚乱的时候做出一个莫名其妙的侮辱性动作,而这个时候萧布雨肯定会有一个瞬间的手忙脚乱,君莫邪本身身法可谓神妙之极,所以这个时候即使有破绽,萧布雨也是难以掌握住这个最佳的进攻时机的”

    “但萧布雨却又不会不想去抓,所以,这无形之中就打乱了萧布雨对君莫邪这一招的思考;而当君莫邪下一次再使出这一招的时候,萧布雨依然无法破解,依然只能再次手忙脚乱一回,这就是君莫邪的机会所在也是他保全自身的绝妙法门不得不说,这个构想确实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