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二十九章 声东击西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白衣少女微微一笑道:“我基本可以断定,君莫邪根本就是在暗示萧布雨,我会陪你长久的打下去他越是这样,萧布雨老成持重之下,就越要稳扎稳打,绝不敢冒险**,只会继续耗死君莫邪的基本战略不过照目前看来,君莫邪好像是没有被耗死的可能,却又给了萧布雨希望,不至于让他进行铤而走险亡命一击所以战局肯定还会胶着相当一段时间”

    “但大姐你刚才不是说君莫邪打算要引动萧布雨的怒火吗?……”蛇王芊寻是不解了“姐姐如此说法,岂不是自相矛盾吗?他这样连暗示带明示的提醒萧布雨,萧布雨心中加有数,又怎么会怒?心神稳固,又岂能露出破绽?”

    “在萧布雨彻底平静下来,甚至拥有十足把握的时候,就是君莫邪真正行动的时候也唯有在那种时刻,才能够一举将萧布雨激得暴怒,而营造出真正的变数”

    白衣少女微微一笑,道:“我想你或者没有注意到?君莫邪在战斗之中,眼睛至少三次偷偷地看向银城七剑与鹰搏空大战的那边?”

    “难道他要偷袭七剑?而引起萧布雨的怒火吗?”蛇王眼睛一亮,道:“若是当真如此确实是妙计若是君莫邪能成功废掉七剑中的任何一人,萧布雨定然沉不住气”

    “我唯一想不通的,却是君莫邪的动作虽然隐秘,但萧布雨乃是何等样人?再怎么说也是一代成名高手,神玄四品巅峰,在战斗中定然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君莫邪的动作纵然隐蔽,却又怎能瞒住他?他又岂能被君莫邪得逞?若是为君莫邪得手,七剑联手之势即刻崩溃,鹰搏空势必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尽屠七剑,银城之溃败再无转圜之余地所以萧布雨定有防范,但从这里来说,君莫邪的算盘却似是打错了……”似是洞悉全局的白衣少女第一次露出了些须的疑窦

    这么一说,蛇王也跟着疑惑起来

    就在这时,场中局势再变

    君莫邪再度使出了先前已经用过两次的某一招法,招法依旧神妙绝,身法也急剧的加,瞬息之间已经在萧布雨身前形成一圈十几个君莫邪的残影似乎十几个君莫邪同时仗剑出击长剑凛冽的寒光,几乎连成了一片

    萧布雨冷笑一声,小辈你终于黔驴技穷了吗?同样的一招,你居然使用了三次以上你居然敢在一位四品的神玄强者面前,将相同的一招翻来覆去的使用虽然这一次的度快,也加的熟练,但却无法改变招式重复了三遍的这一事实

    此刻,就是你的报应到了老夫要让你知道,不自量力越级挑战的下场

    萧布雨朗笑一声,双掌突然斜斜出击瞬间涌起掌影如山,极向着自己身子左侧君莫邪的残影剑光强力猛攻这里,就是君莫邪的落足之处,出剑之

    绝不会错

    的确,萧布雨判断的一点错误也没有,若是君莫邪当真用全了这一招,必然是在这里落足,在这里出剑那时,便是君莫邪彻底的悲剧了

    可惜的是,君莫邪并没有把这一招用全

    算人者,人恒算之

    在萧布雨突然出手抢占先机的时候,君莫邪的剑招只用了一半,正合“渡河未济,击其中流”的武学要旨

    本来,在这种情况下,基本没有谁可以改变剑招的原本去势,即使是神玄高手,甚至至尊强者也不行,但,君莫邪的开天造化功,却偏偏能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剑式行至中途眼看就要与萧布雨的攻势实打实的接触上……就在这时,却生了极其突兀的变化,君莫邪的剑势顿也没有顿一下就直接变成一道惊天长虹

    仅以毫厘之隔,从萧布雨的身边错身而过,剑尖出呜呜的鸣叫,突然间汇成了一个灿烂的光球,咋然爆溅,接着在飞行途中蜕变成了一道银色的长龙,犹如滚筒一般的匹练剑光横掠十五丈的空间距离,直袭银城七剑

    身剑合一

    君莫邪竟在这等最不可能的一刻,竟然用出了这威力最大的一招

    这一剑,确实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而这一刻却也刚好是银城七剑正在最为吃紧的时候,单凭他们七个人的力量,面对鹰搏空这位八大至尊之一,本就是岌岌可危、勉强支持而已,君莫邪这一突如其来的御剑前来,使其百上加斤、腹背受敌,情势登时糟糕到了不能再糟糕的境地

    只许一根稻草就能压垮的骆驼背,突然将要被砸上几百斤、几千斤的东西,还能好得了吗?

    情知中计的萧布雨冷喝一声,那里还顾得上思量君家小贼到底是如何中途变化剑式走向这一违背武学原理的怪事,眼下尽力拯救七剑才是当务之急,不禁怒啸冲天,全尾随而来,急提玄气,将全身玄功尽都运到了双掌之上直如火箭怒射一般,几乎以越了自己平常数倍之上的度全力赶来

    这一刻的萧布雨实在很恼火,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实打实地被这小子耍了一道所以这一击他已经是尽了全力,全身功力尽汇一击

    就算君莫邪这一招真个得逞,使得银城七剑有所折损,但君莫邪也必然死在他随后的这一招之下这一点,萧布雨有极大的把握所以他虽怒,却也不是很着急

    因为,银城七剑,在银城之中来说,始终只是隶属于城主一方的人,乃是姓寒的人虽然同属风雪银城,但却不姓萧

    所以君莫邪就算真个将他们袭击成功,甚至斩杀了一个两个,萧布雨也未必有多么的悲伤失落他只要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击杀

    所以萧布雨虽怒,却并未暴怒

    那道滚筒般的匹练剑光丝毫也未止息,闪电一般已经来到了银城七剑身后再后面,是萧布雨急飞掠的身子,距离君莫邪的背影只得不到五丈的距离对于神玄高手来说,这根本是一个伸手可及的距离

    甚至,萧布雨的衣袂在急的掠行中,出尖锐的呼啸,整个人化作了一团模糊地灰影,显然度已经提升到了极处

    大少花费偌大心里营造出来的局面,如今看来却未必就多有利

    鹰搏空眉头一皱对君莫邪仗剑而来可是大为不满,本尊可是占了绝对的上风,你这样突然来袭,算是来支援我还是来添乱的?

    你只要在多缠住萧布雨一会,本座便可制胜七剑,而你突然来袭,就算能加本座的取胜时间,可是却又令你自己陷入了死亡危机之中,如此实在是得不偿失?

    至于修为低一层的银城七剑一方面要抵受来自鹰搏空的强大压力,如今有要承受来自君莫邪这一击突如其来的狂猛攻势,腹背受敌之下即时狼狈不堪,只觉得背后如有芒刺在背,甚至有一种已经被割裂皮肤的感觉

    萧布雨脸上露出狞笑蓄势已久的双掌轰然劈了出去——

    可是,满场尽是一片惊呼

    因为,君莫邪的身影突然不见了

    异常突兀的不见了

    飞天遁地一般的不见了

    似乎他从来没有出现过,那滚筒般的剑光也瞬息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这么静悄悄的消失了,毫无半点征兆先前那轰轰烈烈的剑光,简直就像梦一场……

    萧布雨的度已经到了他自身的极致度,他可不是君莫邪,再也没有变招之余暇,双掌浩浩荡荡的挟着排山倒海的力气,目标突然消失,他等于是在向银城七剑进攻一般极度匆忙中只来得及抬高了一下角度,从银城七剑的上空嗖的穿进,狠狠地击向鹰搏空

    银城七剑背后压力骤然消失,见萧布雨反而成了强援,都是大喜过望,全力反扑鹰搏空

    而鹰搏空在仓促变化之下骤遇强敌,而来自敌方压力是几乎在瞬间增加了一倍,不禁鼻子都气歪了

    原来这小子不是来援手助战的,根本就是祸水东引难道是看我一个人打七个居然还是太轻松了?但也没法,眼前八个敌人同时全力进攻,即使强如鹰搏空也只有拼命一搏了

    只闻草原鹰神大喝一声“鬼鹰”全力出击,突然从天到地布满了凌厉的爪影,就像是万千厉鬼同时涌出鬼门关,无数虚无缥缈的鬼爪反扑风雪银城的八人合击

    半空中,银城七剑的剑气呼啸,萧布雨的掌风轰隆;鹰搏空鬼鹰爪所出的尖锐劲气撕裂了夜空的空气,九个人,犹如火星撞地球一般撞在了一起

    就在九个人撞到一起的这一刹那,突然听得一阵嚣张的笑声哇哈哈的响了起来,正是大少君莫邪的声音不知何故,他竟然刚刚从这里消失,接着就出现在委顿在地上的萧寒面前

    这样的惊人度,简直就是神鬼莫测,或者应该说是同一时间在两个截然不同的地点同时出现了两个君莫邪这才比较合乎事实可这两个君莫邪偏偏还是同一个人,这个事实却有变成了让人想破脑袋也想不通的事

    即将面临火拼的萧布雨骤闻大少的嚣张朗笑,不禁大吃一惊,勉强于百忙中回头一看,只见君莫邪满脸邪恶残酷,闪亮的长剑向着已经全然不能动弹的萧寒身上快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