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三十章 残酷!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卑鄙小辈敢尔”萧布雨大吼一声睚眦欲裂

    那是他的亲孙子啊

    此刻鞭长莫及的他只感觉心胆破碎,心痛如绞狂怒的情绪,在一瞬间就将他整个人全部燃烧了彻底的疯狂暴怒这一刻,萧布雨头上的头也气得一根根的直立了起来,就像是下雨天被闪电劈了一下……

    但他也唯有暴怒而已,只能空怒却什么也来不及做,也不敢做因为这一刻,来自鹰搏空狂霸天下的攻势已经与他自己的掌风接实了

    至尊的全力一击,岂是等闲?纵然萧布雨本身距离至尊之境只得一步之遥,纵然他尚有七个实力不俗的帮手,战况依旧不容乐观

    这一拼,就如同一颗原子弹突然在中心爆炸

    八条身影炸弹开花一般分成八个方向后射

    鹰搏空卓立中央,纹丝不动,一头桀骜的长迎风飘荡,就像海底的水草遭遇了飓风,但身体齐腰以下竟已经彻底没进了地底

    一代玄功至尊,面对八大高手的狂潮攻击,竟然寸步未退

    一拼之后的萧布雨口角挂血,飞退而出,但他根本就来不及查看自己的伤势,尚未来得及完全止住自己后退的势头就一声惨厉的长啸,向着另一边的萧寒的方向扑了过去

    面容扭曲、悲愤,狂怒,暴虐

    君无意与萧寒决战,君无意取得了压倒性的上风,也终于得以摁着萧寒狂揍了一顿,并且打折了萧寒的手臂和双腿,砸烂了萧寒的丹田甚至,萧寒身体内经脉亦有多处断碎可说现在的萧寒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

    君无意不想杀他,但要他变成废人让他比死还要难过让他尝尽了这些痛苦之后,才会杀他虽然拖拉,但却出气

    刻下萧寒的被废程度绝对要胜君无意当年

    而君无意的打算萧布雨把握得很清楚所以他并没有急躁或者萧寒此后不能再练玄功,但有萧家的续魂玉在,萧寒的伤势,相信还有恢复的希望

    而这一点,是君无意不知道的

    萧布雨甚至打算借这个因由彻底化解君萧两家之间的恩怨,毕竟萧寒正是所有事件的根由所在,这也不是萧布雨想示弱,甘心放弃萧寒,实在是君家背后的那个神秘强者实在太可怕,太无可匹敌了

    若是这次能够如此化解,对两家都是一件轻松的事

    另一方面,萧布雨也很放心,他相信萧寒或者会被废、甚至是被君无意肆意的**一番,但始终不会有性命之忧,因为他实在很了解君三爷的为人

    君无意虽然与萧寒有深仇大恨,但君无意始终是一个君子这一点相信没有人会否认一位方正君子纵然再想折磨凌虐一个人,也不会有什么太过于恶毒的主意除非一剑杀之

    所以萧布雨见君无意如此的痛殴萧寒,反而愈的放心至少,君无意没有用剑,萧寒不会有身体的残缺,虽然伤势严重之极,却一定能留下一条命

    但此刻落在君莫邪手中却不一样了

    完全的不一样了

    君莫邪是什么人?那根本就是一个至为残酷狠毒无所顾忌的人他整治人,远远不能与君无意同日而语,绝对要残酷刻毒得太多太多了

    甚至,他的办法,在这个世界上不要说君无意,所有人看了之后都是会毛骨悚然的

    君莫邪用尽了浑身解数,终于将萧布雨成功引离,然后便转头来对付萧寒他的本意,也正是想要借助这件事,来挑动萧布雨的怒火,然后让自己有机可乘,一举斩杀之

    以至尊之下第一人的鲜血血祭炎黄之血神剑之初啼,才是大少的初衷

    但此刻才一来到萧寒身边的时候,君莫邪突然觉得脑海中一阵翻涌,一股极度的悲愤的情绪突然间灌满了心田

    一种极度的残虐渴望,瞬息之间充斥了他的思想他的整个灵魂

    他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位白衣白袍儒雅俊秀威武的中年人,目光温和却锐利,山岳一般挺拔手掌一挥,千军万马浴血厮杀,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世人尊称,白衣军帅

    如此一位磊落的男儿大丈夫,天香国亿万百姓心中的保护神,竟被萧寒的狭隘心肠残忍害死

    君莫邪的眼睛红了

    彻底的愤慨、暴怒、无尽的杀意充盈心中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紧接着,另一个威武俊朗的中年人,出现在他的眼前,那是无缘一晤的二叔君无梦

    脑海中画面走马灯一般旋转,一位温柔贤淑的女子,似乎正异常慈爱的看着自己,带着无限的宠溺和怜爱,那是如海般的母爱母亲吗?……

    两个英俊的少年将军,面容长得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正期盼万分的看着自己

    报仇报仇

    突然,君莫邪的脑海中山呼海啸一般响起了这两个字

    只有这两个字

    只得这两个字

    这些画面这些场面这些声音,君莫邪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如何就在这突然间出现

    但就是这样异常突兀、莫名其妙的就在自己的记忆之中出现了那被融合了的记忆,毕竟还保留着这些美好的往事;但这些往事,现在回想起来,却是化作了天高地厚的恨意

    盖世英雄,绝代红颜,就此含冤死在小寒这种卑鄙小人的阴谋之下

    君莫邪突然间觉得在这一瞬间自己的血管如欲炸裂一股莫可名状的巨大悲愤,瞬间涌上了心头冲进了脑海冲散了他原本清明的神志

    报仇

    英雄岂可白死?壮士焉能蒙冤?

    君莫邪大吼一声,赤红着双眼,举起了长剑

    萧布雨回头看的那一眼,君莫邪的长剑剑尖正自挑出了萧寒两枚眼珠伴随着狠辣到极点的一句话:“萧布雨,我要让你的孙子,有眼不能视这一剑,送给被你们害死的万千将士”

    原本处于昏迷状态的萧寒,眼珠被夺,从昏迷中被痛醒,惨烈到极点的一声惨叫,嘎嘣一声,硬是咬碎了一颗牙齿……脸上血污密布,痛极惨嘶,无比愤恨:“君无意……我萧寒必报此仇我要让你君家……男女皆为娼啊……”

    君莫邪眼中杀机大盛,身上杀气浓

    萧布雨大吼一声,飞行急

    我的孙子……

    “君莫邪,你住手否则,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但君莫邪就在萧寒身前,何等的便利,剑光再闪,萧寒两条手筋随剑光闪过,应声挑断,血花四溅萧布雨飞行中的身子剧烈一颤口中一大口鲜血喷出目光绝望

    “萧寒我要让你有手不能动萧寒,你想报仇?上天下地老子都陪着你这一剑,家族的耻辱就此洗雪”

    君莫邪咬着牙狰狞的哈哈大笑,道:“萧布雨你不是神玄强者吗?你不是至尊之下第一人吗?快来救你的孙子快来啊……你不敢吗?”

    “有腿亦废这一剑,是我三叔的还我三叔的十年卧薪”剑光两闪,萧寒两条脚筋被断,君莫邪的目光竟是异常的澄澈,嘴角狠狠地笑着,斜斜的看着急飞掠而来的萧布雨,嘿嘿冷笑,大吼一声:“这一剑送给我父亲……萧寒……从此有耳不能听”

    “不要”银城众人齐声大呼

    但,君莫邪剑光再起,萧寒的两只耳朵离体飞出,接着刷刷几剑,萧寒的鼻子飞上半空的同时,满口牙齿被绞落,半截舌头随着飞了出来……

    “有口不能言这是我二叔的债”君莫邪有些猖狂带着些苍凉痛快,哈哈狂笑

    萧布雨一阵气血翻涌,他本就被鹰搏空的反震震伤,虽不严重,但终究是内伤,此刻见到自己的亲孙子如此惨状,饶是他神玄修养,但毕竟是血脉亲情,终于忍不住心中气血翻涌,竟然觉得玄气无法控制,在经脉中乱窜起来……

    在距离君莫邪还有十几步的地方落下地来,踉跄了两步,勉强站定,一仰头,一口血雾喷出,只觉眼前金光乱闪他无力的看着君莫邪,恨恨的咬着牙低声道:“君莫邪,你好狠你不怕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吗?”

    君莫邪残酷的看着他,阴声笑道:“萧布雨,你还好意思提因果报应?在你们萧家阴谋对付我们君家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一天?当数十万将士为了这个畜生一人的私欲而变成了累累白骨的时候,你没有感觉到狠?当无数个好好的家庭为了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时候,你们很高兴?很快意?”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狠?因为你们的私欲恶行,让这世上的孤儿寡母多了几十万,有多少被人欺凌致死?而这些,全是忠勇烈士军人的后代”

    “世间无数的英雄人物,全都因为你们,含冤抱恨因为你们拳头大大吗?大你妈个头啊草你们就是一群垃圾一帮子杂碎一窝子的活王八绿毛龟”

    “现在亲眼看着你的孙子在我手下,变得人不人鬼不鬼是不是很过瘾?嗯?是不是很过瘾?老贼我告诉你,你孙子一个人,不够远远不够你等着多尝试几次之后,亲眼看着你自己子孙尽丧,你会过瘾的”

    君莫邪哈哈大笑,笑声凄厉萧布雨目中凶光闪烁,已经有了决然之意疯狂的决然,为了,君莫邪

    “两位兄长在天有灵不远,对这个罪魁祸,我不止要让他有眼无珠、有口无舌、双耳不闻,四肢尽废,我还要让他断子绝孙,成为贻笑苍生的千古废人”

    君莫邪仰天厉叫,长剑指天,剑身上鲜血迅的倒流,然后剑光一闪,血光一闪,萧寒裆里一道血光喷溅一大块血肉飞了起来,君莫邪飞起一脚,直接就在空中踢得粉碎化作一天血尘

    萧寒已经是连动的力气也没有了,却还没有死……但这个样子,还不如粉身碎骨来的快乐

    火把映照下,所有人都是噤若寒蝉,浑身颤抖,目光呆滞,脸色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