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三十八章 我叫梅雪烟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二日第二送到头晕,只多码字一千多点并浅,糊觉去,明天四下午晚上

    银城一干人等尽去,此间事情终了,君三爷原本痛殴大仇,心怀畅美,之后却有意外得知那一段难以接受的隐情,原本活泼泼的心灵却似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yin霄

    但三爷到底是统军主帅调整了一下心情,先回中军坐镇了,毕竟因为这一番战动,使得大军前军队型紊乱,只有及早调整好,大军才可早日上路

    鹰尊鹰搏空和大少却没有即刻返回军中,鹰搏空之前独挑银城七剑,正借七刷联手之力,完善自己的鹰扬神技,这一战对嗜武如狂,且正需对手的鹰搏空而言,却是稗益不少

    虽然在最后一击,独对七剑联合萧布雨的绝命一击,吃了点小亏,但总体来说仍是利大于弊,而鹰搏空素来我行我素,见诸事已了,索xing就地打坐,调理内息,消化之前的战斗所得

    大少也是如此,大少来到这个世界满打满算其实也就半年左右的时间,之前虽然也有多次出手,但都算不得真正的大战,惟有这次与萧布雨的决战才算得真正的生死决战,这一战看似简单,但对君莫邪而言,却是意义非凡,前世今生的玄功秘术,几乎在这一战之中融为一体

    见鹰搏空静坐消化所得,而大军方面也需一点时间重调整,大少也就陪坐了片刻

    时候不多,后边有传令官通知,天色已晚,就地驻扎营帐大少与鹰搏空的调整也都算告一段落

    “请等一下,你,你们就这么走了,那我们怎么办?”君莫邪与鹰搏空才网起身正要返回,突然一个娇脆的声音怯生生地道

    两人愕然转身,这才想起来银城置身的茶棚之中另还有两名女子刚来的时候似乎正在与萧家有什么争执,,

    万

    闻声仔细看去,大少鹰尊两人顿时齐齐一愣

    一名绿衣少女很是局促地站在两人面前不远处,一双小手使劲的绞着衣衫下摆,黝黑的小脸蛋完全和美艳扯不上关系,唯有那一双大眼睛亮晶晶地颇为动人,但除此之外,活脱脱就是一个乡野山姑,而且还是那种多少有些难着的小丫头……

    君莫邪自觉自己以前绝对没有见过这个女子,但不知怎地,此亥一见,竟然从心中有些熟悉的感觉

    作为一个最优秀的杀手,一代杀手王者,君莫邪从不会放过任何一点疑虑,立刻在心中寻思起来,终于,灵光一闪,蛇王芊寻的绿衣身影掠过心底,也不知怎地,蛇王身影竟隐隐与眼前少女重合起来,可是,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

    与此同时,鹰搏空也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蛇王,两人不由得对望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流露出来的意思一不可能

    上次在天罚森林见到的蛇王,对方虽也是身着绿衣,体型窈窕,但一张脸却是颇为美艳动人的,再者,蛇王举手投足之间,尽是无懈可击的强者姿态,就算是随便一个眼神,那也包含睥睨众生的一代王者气度,就人类层次而言,那根本就是至尊强者的风范却又那里是面前这个山野小丫头可以比拟的?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在这里?”君莫邪颇为狐疑地看着她虽然心中已经否决了眼前人就是那蛇王芊寻的想法,但对这两名少女独身出现在这等地方,还是有些不能释怀

    “我和姐姐是天香人,这次原本是跟着家要的护卫出来收购药材的,没想到前几天意外遭遇到了很多很多的野兽,竟然把我们和护卫们都冲散了”绿衣少女楚楚可怜的道:“我和姐姐终于千辛万苦逃得xing命,来到这里,却遇到那些可恶的人,非得将我们抢回去做老婆,之前好说不成,就要明抢,好凶恶,”

    绿衣少女说到这里的时候,虽然声音一如既往的悲切,但君莫邪却从中听到了有一丝丝的怪异味道,似乎是,有些好笑或者有些不屑?

    “就在刚才最危急的时候,你们就来了,多亏你们来了,将那些个恶人尽都打跑了”你们是我们姐妹的救命恩人啊”绿衣少女声情并茂,将一段“孤身少女路遇强梁,英雄少年突出救美”的故事说的情节动人,跌字起伏

    “呃”你是说,萧家的那个小子要抢你回去做老婆?”君莫邪有些愕然的看着绿衣少女卑黑的脸蛋,咳嗽了两声,道:“这个,萧家的人的”,这个,”眼光,可真是与众不同不同凡响

    “不是我是我姐姐啦,我姐姐,”绿衣少女又羞又气,差点就要直接祭出玄功,也不隐瞒身份了,将这个可恶的家伙轰杀至渣”就算不直接轰杀,也要好好的教教刮他

    “奥,难怪呵呵,我就说嘛,萧家的子孙再怎么没见过美女,也不至于这般的饥不择食呀,恩,我的意思,其实是说你也不是那么的太难看”君莫邪释然一笑

    蛇王一个俏牛生的娇躯都被大少的这一句话气得了抖这解释简直比不解释气人,这小子天香第一纨绔的名头果非虚妄,难怪姐姐那么得看他不顺眼

    原本还道这家伙也算重情重义,很有些男儿担当之义,心中颇有几分好感,此刻却见他竟是以貌取人,不由得将之前的些许欣赏一扫而空,险些咬碎了银牙,一代兽王至尊,居然被他气得眼中含泪

    君莫邪暗中观察,心中登时放了心,若真是蛇王的话,听到自己的纨绔放肆,或者会暴起与自己拼命,或者根本不放在心上,但却决不会流泪,这却是寻常小姑娘的正常表现

    他却不知道,蛇王纵然是一代兽王至尊,但现在才刚化形还不过二十年,从化形之后才开始一切与人类一样,之前虽也有灵xing,但与正常人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此玄的蛇王,就心xing而论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少女心xing,当她不能随意挥本身实力的时候,她的承受能力还真的未必能比得上同龄的女孩子

    这其实也正是九阶巅峰玄兽与兽王之间的根本分别所在,之川“二江十级巅峰玄兽只能是兽“而有此十级巅峰玄兽却能溉刑兽王,便是因此

    但凡是女子,又有哪一个不爱惜自己的容貌?蛇王眼下虽然自己心中也知道自己此玄的面容乃是易容,但心中仍是委屈的要命

    大凡男子都有一个想法,就是平凡的自己却能够获得富家千金甚至是公主之尊垂青甚至是倾心相爱,而所有的女子也是一样,即使自己打扮得并不怎么样,却总盼望男人能够现自己的内在美,不是因为自己漂亮的容貌才喜欢自己,

    有钱的男人总希望女子接近自己喜欢自己不是为了钱,美貌的女子总希望男人接近自己不是为了自己漂亮,,

    总是认为这样才算是真正的爱情,,

    额,扯远了……

    在众人说话的时候,一直保持坐姿的白衣少女终于站了起来,慢慢地走了过来纵然是鹰搏空这样的定力,乍见白衣少女的绝代风华,竟也禁不住为之目眩神迷了一下

    就像是天空的明月,突然蒋临人间

    鹰搏空怔了一会,这才回头看君莫邪,荆想这小年轻阅历浅薄,那里曾见过这等美丽女子?不定得出多大的洋相呢,起码也得目瞪口呆,便是口水直流也不出奇不见连风雪银城萧家的后人都能够动了抢亲的念头,这个女子的美貌便可想而知了

    若是硬要比较的话,管清寒固然是国色天香,但这女子却是风华绝代独孤小艺清纯可人,娇憨可爱,但这少女却是人间绝色

    人世只一人,天上无二色

    这位白衣少女,完全当得起这一句话

    完全出乎鹰搏空的预料之外,因为此亥的君莫邪面容平静,似乎完全没有看到这个人间难见的美丽;在他的眼中,就像看到了一个普通的人

    完全的无动于衷

    这,可绝不是做作因为刻意的装模作样,是绝不会流露出如此自然的表情的

    “这小子真是个怪胎,看到如此级数的美女,我老人家都几乎看直了眼,他居然眼皮也没多眨一下,不会是因为之前的那次活动得太厉害了,现在不行了?”鹰搏空心中嘀咕了两句

    君莫邪到也不是全然无动于衷,只不过这少女虽然走过来道谢,但君莫邪却没有感觉到半点“谢谢的意思,反而是感到了一阵彻骨的森蔡寒冷

    这个白衣少女,美固然是美到了极点,但不知为何,身上却带着一种莫名的敌意虽然她已经极力地隐瞒了,但君莫邪这种在十面埋伏中过了两辈子的人,如何能够觉不出来?

    这种感觉,嗯,就好像自己以前狠狠地得罪过她一般难道,我前世的仇家也穿越过来了?不可能?就算是穿越过来也没人知道我就是君邪呀……

    君大少爷实在很有些纳闷

    “姑娘天姿国色,当真令人惊叹却不知姑娘芳名为何?因何来到了这里?”君莫邪拨了一圈,实在没现这姐妹二人身上有半点的玄力波动,技巧的问了一句

    这个问题,绿衣少女刚才已经说过了,现在君莫邪故意问的重复,就是想看看,这俩女子会不会犯这等低级的错误

    “小女子姓梅,梅雪烟那是我妹妹,梅芊芊,愚姐妹谢过君公子之前的援手”白衣女子脸上一红,轻声回答

    “在下也只是机缘巧合与银城萧家了断一些恩怨,却并非是刻意援手地姑娘不必客气恩,好名字,梅雪烟”不错不错,雪中寒梅若含烟也唯有姑娘这般的绝世美人才配得起这般的美丽的名字嗯,令妹的名字也很不错,梅芊芊,呵呵呃,没钱钱?”君莫邪一睁眼,顺着嘴出来了一句

    没钱钱?蛇集满脸黑线,简直恨不得咬君大纨绔一口,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人都是可以戏弄的

    “无论君公子是否有心,但就事实而言,确实是救下了我们姐妹”白衣少女和声道,对君莫邪的“没钱钱并不回应

    “姑娘太客气了,恩,姑娘怎知在下的姓氏”大少反问道

    “之前那伙恶徒曾经道破了公子的名字,妾身姐妹也是天香人士,自然知道了公子的身份”白衣少女若无其事的回答道

    “你们也是天香人士”恩,原来是老乡啊,那就没说的了嘎嘎,梅姑娘,我们真是有缘啊”大少似是一愣,语气却愈显熟络了

    王珐

    白衣少女很是隐秘的撇了撇嘴,有缘?老娘和你真是太“有缘,了有缘到能让你终生后悔

    接下来,白衣少女梅雪烟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随同军队,一起返回天香城

    君莫邪眼珠一转,便答应了下来嗯,觊觎之心是肯定没有的,对大少来说,女人嘛,再漂亮也就这几年,身材不错脸蛋看得过去就行了,晚上灯一灭,谁还有兴趣去看脸呀”,

    不过借助这个白衣少女的天下独有的美貌来打击一下管清寒,倒也不错

    若是因此激起管清寒的危机心理,使得自己能够再”梅开二度,该是多么美妙的事?至于这两个丫头是不是别有目的,也无所谓就凭她们两个半点玄气也没有的小姑娘,难道还能够搞出什么大事来?

    向鹰搏空看了一眼,鹰搏空沉思片刻笃定地点点头君莫邪心中大定若是这个世上有强者自己看不出来,那还情有可原,但若是连鹰搏空这等至尊强者竟也看不出来,那就太离谱了?

    想要瞒过鹰搏空的话,最少也要拥有八大至尊之中排名前四的强悍能力或者要再往上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拥有梅尊者那样的恐怖实力

    再说了,这俩黄毛丫头,一看就不到二十岁,若是她们居然都是至尊级别的强者,那我,就把鹰搏空这老家伙活活吃掉

    于是乎,梅雪烟和梅芊芊姐妹二人,就被君莫邪很惬意地请进了马车

    当天半夜,生了一件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