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四十一章 这日子没法过了……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但君莫邪也现了一点问题,那就是鸿钧塔的灵气相比较来说,似乎是稀薄了一些要知道鸿钧塔固然灵气十分充足,但也是随着君莫邪的练功,不断地吸收的灵气进来

    现在的灵气,又恢复到了原本在天香城那个时候的程度,但君莫邪分明记得,自己在天罚森林之中的时候,灵气要比现在要浓厚,不单是浑厚,应该说是浑厚的多

    以前大少功力尚浅,并不能清晰分辨天地灵气的多寡,如今功力日深,鸿均踏虽然始终能够保持充足的灵气补给,不至于入不敷出,但各地的灵气差异已经出现了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看来环境的改变,对鸿钧塔也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每一次练功,君莫邪都能感到吸收来庞大的灵气,而这些灵气,只有一小部分是吸纳进了自己的身体绝大多数都是进入了鸿钧塔然后鸿钧塔转换之后,随时准备着,再充进自己的身体

    但不管如何,君莫邪早已经明白这一点:鸿钧塔本身,也是需要灵气补充的

    看来,自己要想想办法才行经历过了天罚森林的灵气之后,君莫邪对现在的灵气进补度,多少有些不满意了……

    君莫邪的这种心态转变,其实很正常;就像是一个男人本来天天与芙蓉姐姐在一起,但突然来了个天大机遇让他能够天天与绝世美女在一起,这样坚持个半年,等到再回头的时候就绝对不会甘心自己就是一个娶芙蓉的命,这是一样的道理

    人同此心,大少也是人,也不能免俗

    满足的叹口气,君莫邪终于一步走了出来这一夜,先是谈话,然后炼丹,一口气出好几炉之后,便开始了开天造化功的深度修炼

    可以说,此刻的君大少很疲倦再加上又被刺激了一下,洗得白白的却最终啥戏也没有,这让君大少很是有些不乐意,不过不乐意也没法子,难道还要霸王硬上弓不成?

    君莫邪手脚麻利的脱了衣服,只着一个小三角,跐溜一声钻进了被窝

    经历了上次的“外罩袍”瞬间之后大少可是不敢再随便“一级睡眠”了

    下一刻,君莫邪赤条条地跳了出来

    “我靠,这是怎么回事”君莫邪睡意全无,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自己床上,一脑门的黑线难道我上错了床?

    刚才一上床就摸到了一个柔软之极的香馥馥身子,君莫邪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这梦也太美妙,就算是梦,也拜托晚点醒啊

    大少光溜溜的跳到门口,鬼鬼祟祟的看了看,没错呀,这就是我的帐篷可……独孤小艺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而且还是这个样子……

    怀着疑问走近床边,君莫邪轻轻伸出手推了推:“喂,醒醒别睡了”

    小丫头一个翻身,一把把被子尽都抱在了怀里,朦朦胧胧的道:“别吵……困死……”

    君莫邪彻底头大

    而且是上下两个头都大了……

    暗夜军营,独自营帐,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空气中漂浮着丝丝缕缕的幽香,惹人遐思,而这位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又是摆明车马任君采撷现在,睡到了自己的床上……

    君莫邪要是再没有点反应,那就真的不算一个男人了……

    吃了?还是不吃?君莫邪在紧张的思考着这个很挠人的问题

    床上的独孤小艺翻了个身,秀气的小脚一蹬,薄薄的被子有少一半落到了床下,一个玲珑有致,无限美好的身影,出现在君莫邪眼前

    白嫩的胳膊,高耸的胸部,纤细的腰肢,修长的两腿……君莫邪眼中冒出了火花,咕嘟咕嘟咽了好几口唾沫

    他**的,一个羊也是赶,俩羊也是放,干脆这样就算了

    yu火战胜了理智,某狼现身了

    君莫邪把心一横,两步迈到了床前眼中冒着绿光,就像一头冬夜里饥渴的恶狼

    “咦?你终于回来了”小丫头突然醒了过来,兴奋地看着君莫邪:“我等了你半夜,你干啥去了?”

    “我……”君莫邪张着手臂,即将扑下去的身子硬生生在半空停住,姿势颇为怪异

    “嗯,回来了就好……”小丫头拥着被子,歪着头看着君莫邪,眼中满是好奇:“你现在的样子好怪……对了,你到底准备好了没?”

    “虾米?准备好?”大少慢慢将身子挺了回去,站直,原本耸立的某小头,萎了

    “就是……你准备好被煮了没?我可告诉你本姑娘今天准备霸王硬上弓,识趣的就乖一点”独孤小艺嘴上故做霸道的说话,低着头,小脸通红,小手局促的玩着辫

    “啥?你要弄啥?”

    “你等着,我这就拿药去,等我回来啊……”小丫头很兴奋,蹦地跳下床,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一溜烟的窜出了帐篷,兴致勃勃的‘拿药’去了……

    君莫邪一头撞在床上,脑袋还弹起了两下,用手使劲捶打着被面,砰砰有声:“天哪……我这是哪辈子做了孽哟,让我死了,这那是美梦啊,再恐怖的噩梦也没有这么整地?让我死了……”

    砰地一声,独孤家三兄弟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面对着光溜溜地大少怒吼道:“君莫邪你这个小yin贼,你到底对我小妹做什么了?”

    君莫邪无语的回回头看了看他们,现在的大少直接连尴尬都不尴尬了,实在是太郁闷了,根本就已经处于即将崩溃的边缘了大少突然掀起被子钻了进去,只闷闷地从被窝里吐出来了一句话:“滚要不然我马上就让你妹妹生娃”

    ……

    帐篷外,独孤小艺捏着一包药,兴奋地气喘吁吁的狂奔而来,一头撞进了帐篷

    “莫邪哥哥,我把药拿来了,咱们煮饭……”小丫头可是兴致大涨,这边话音未落,一抬头的当口,却正好迎着三个哥哥黑着脸往外走,不禁手忙脚乱瞪直了眼睛:“……嘎……?你们怎么在这里?”

    ………………

    第二日一早,君莫邪不顾管清寒的反对,硬生生把她拖了出来,一个劲的打躬作揖,管大小姐还以为大少狼xing作,还打算要和商量梅开二度的事,不禁眉头微簇,大是不满,现在都什么节骨眼了,那里还能只顾儿女私情,个人需要,这要是被无聊人知道了、宣扬出去,那可是要出大事的,便要怒斥大少一番……

    不料,大少哀告连连:“姐姐,求求您了……拜托您就给独孤小艺来一堂那啥的启蒙教育……我实在受不了了真的……这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真的……”

    管清寒愕然以对……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且不说君莫邪饱受‘摧残’,另一边的天香城,已经彻底的乱了套被君莫邪这位还未回到天香城的君家三少搞出来的事情,闹的鸡飞狗跳墙

    现如今,连皇帝陛下都有些焦头烂额了

    君大少“**”的丑事,终于在一压再压,压无可压,彻底的爆了可以想象,这样的事情,在这样一个封建到了极点的年代,造成了什么样的轰动

    这件事,不仅是君家在压制,独孤家在压制,甚至连皇帝陛下也在暗里出力压制因为这件事,即将掀起的惊涛骇浪,是任何人也无法想象的

    皇帝陛下绝对不想让君家现在就爆出如此丑闻因为,君家现在在天罚森林表现出的强大实力,让皇帝陛下清楚的地道了一件事:若是现在就让君家倒台或者在这件事上百官逼得太紧君家全力反扑的话,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就算他这个一国之主,都无法遏制,难以想象不能承受之重

    陛下亲自封锁了关于君莫邪管清寒之事的所有能够封锁的一切消息,然后就寄希望于那帮大儒们不要这么不开窍,若是有可能,皇帝陛下真想暴跳而起,大吼一声: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现在的君家,是你们能惹得起的吗?老子都还在忌惮呢

    但是,事与愿违

    皇帝陛下的美好愿望,在整整一摞几乎一尺多厚的奏章面前,彻底的化为了影

    因为此事,皇帝陛下足足推迟了十来天的朝会,就想着这些臣子们能不能多少审时度势一点,别给我制造麻烦了但这天一上朝,陛下就晕了

    合共九位御史,外加梅高节、孔令扬两位当世儒界大佬,文坛泰斗,还有其他的文官们,算算足足有五六十位,在上朝的官员数量中,几乎占了一大半以上,异口同声的弹劾君家,弹劾君无意,弹劾君莫邪,拿着君莫邪以叔凌嫂的千古丑事说事

    一时间,皇帝陛下头大如斗

    “陛下,老臣今日剖心上奏,弹劾帝国血兰花大公爵、帝国兵马大元帅君战天君战天教子不严,致令血衣大将君无意在行军途中,纵容侄儿白昼宣yin,此事,已经在整个大陆形成笑柄,各国君主纷纷来信使谴责致令我天香蒙羞,此罪一也”孔令扬颤巍巍的站了出来,白须飘扬,一脸的悲壮

    “君战天骄横跋扈,目无君上;恃宠而骄,为所欲为纵然是朝中大臣,那也是说杀便杀,完全无视帝国法度,此罪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