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四十四章 来自天南的霹雳!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一日第二送到明日凌晨,本月第十二次爆第二次江,

    李尚的声音很凝重:“悠然,你明白吗?促使君莫邪改变的动力源泉正是那压力正是这样的强大压力,令到君莫邪不得不站到台前来当天地人所有条件都逼迫着一个人蜕变的时候,就算是最没有勇气的懦夫,也会变成英雄但这样的压力,你却没有所以君莫邪的改变,即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

    李悠然深沉地思考起来,若有所思,缓缓点头

    李太师的推测,固然有几分道理,但他却永远也想不到,顺着他推测的这条路走下去,却只会越走越偏因为,此莫邪不是彼莫邪差之毫厘尚且谬以千里,何况出点就错了,,

    “对于君莫邪这个人,爷爷这里另给你一全忠告,在你没有十足把握可以一击绝杀的时候,那你就一定不要逼得他太紧”李尚耸动着白眉,笑了安,道:“你所要的和我们李家想要的,始终不过就是权势而已但,君莫邪想要的,却不是权势,他甚至是无视权势的所以,君莫邪与我们没有什么实质的冲突,他和你之间与我和君战天老儿之间的矛盾仇恨是完全不同的”

    “他无视权势?何以见得?”李悠然挑了挑眉毛,高官厚禄,权倾天下,哪个不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美妙滋味,谁不羡慕?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谁不神往?为何君莫邪就能特立独xing,不想这个?

    他不信

    由衷的不信

    “其实这一点,就君莫邪的一举一动之中,都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人绝不在意任何人的看法,也不会在乎什么生死荣辱自然而然地,也不在乎荣华富贵,他自有能力于举手之间尽散亿万家财,却也能够在谈笑间重聚无限奢华他本就是一个斜眼看天下的人,我行我素,为所欲为,挥洒自如,不希望有半点约束在身”

    李尚叹了一口气:“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所以,他追求的目标,比我们高比你高这一点,我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

    “比我高”比我高”李悠然慢慢的咀嚼着这句话,突然觉得一阵苦涩自己费尽心思所要追求的”在别人眼中,竟是完全不屑一顾的吗?

    这对于一向心高气傲的李悠然来说,这是何等辛辣的讽刺

    “是的,就是比你高你的野心,我看得见,看得清”李尚的稀疏的白眉毛轻轻动弹着:“你毕生所求,至多也不过就是人间帝王之位独霸一方,坐拥山河千万里就算做不到,次一步想,也要公候万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便是你的目标,掌控权势的美妙滋味可以令你倾倒,为这一美妙滋味你可以放弃几乎所有的东西”

    “是的”李悠然柔和的眉毛一挑,油然生出几分血淋淋的杀气:“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皇帝轮流做明朝到我家若有机会,我定当揭竿而起,建立我李家千秋不朽的大业李家王朝”

    “但君莫邪所追求的,却很明显的就是那种脱于万物之外,脱于皇权之外的级势力比如,风雪银城,又比如,血魂山庄又或者高也未可知”李尚叹了口气:“而这一点,现在的陛下也同样看得很清楚所以他现在,比以前要容忍的多了,当然,也后悔的很”李太师意味深长的一笑

    “听过爷爷的教诲,对于陛下会后悔,我可以理解,但陛下怎地会比以前还要容忍的多了呢?之前陛下难道有过不容忍吗?”李悠然不解这里面,似乎有什么内幕?

    李太师笑了笑,却没有回答,道:“这就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了,反而是我们李家和君家之间,充其量只不过是我和君战天之间的旧怨而已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冲突而我们已经都老了,”

    “爷爷的意思是”李悠然有些云里雾里听爷爷的口气,难道那么大的仇恨,足足延续了三代人的仇恨,就这么放下了不成?

    “悠然,你要记住,对付君家,尤其是要对付君莫邪这样的人物除非你有十二万分的把握,能够将他一举灭族然后还要亲眼看到君莫邪的尸体就摆在了眼前”李尚闭上了眼睛,有些疲倦,道:“才能够动手否则,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那这一次攻汗,我们”李悠然垂下了头,柔软的头随之披散下来,遮住了他的脸,看不到他什么表情

    李悠然心中在震撼着,爷爷刚才这句话,与他刚才说过的“在你没有十足把握可以一击绝杀的时候,那你就一定不要逼得他太紧这句话,完全是一样的意思而爷爷却着重的说了两遍

    这是什么意思?李悠然很明白

    这说明了爷爷”口,自只绝对扛不住君莫邪的反扑而君莫邪曰反扑,讥万寸家的末日这一点,李尚没有明说,但祖孙二人都心知肚明

    李悠然有些不能接受这种观点

    王珐

    “一切还是按照你的打算来该怎样,你应该比我有数我不能什么事都表意见,这个家的以后,始终还是要”靠你所以只要你认为对的,就去做不必顾忌我的感受

    李太师疲倦的闭着眼睛,挥了挥手“你只需要记住两点,在目前的风向,仍是不要违逆陛下;对君莫邪要”万分小心,一切控制住,不要招惹这两个人的底线就可以了这样我们李家就一定能够守得云开见月明”

    李悠然默然,两祖孙之间谈话终于告一段落

    虽然眼下还只是初冬时分,但李尚所在的房间,却已经升起了大大的火盆之并李悠然一直感觉,这个时候升起火盆,有些太早了,太热但今天一席话之后,李悠然却突然觉得有些寒冷,一直冷到了心里

    这种寒冷的感觉,让他那异常挺拔的身子竟有些瑟缩,忍不住又往火盆跟前靠了靠

    俊秀的脸上,有着深深的思考,极端复杂的神色,不忿,不服,还有些”失落难道我竟差他那么多吗??我苦苦追求,眼下尚不可得的东西,人家竟然全没考虑过,在不知不觉之中,那君莫邪竟然已经过了自己好几个档次吗

    他就真的这么厉害么?那么难以匹敌吗?李悠然深深地叹了口气

    李尚眯着眼睛躺在软榻上,暗暗叹了口气,孙儿在想什么,他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但他除了分析利害之外,别的,都只有靠李悠然自己

    “禀老爷,少爷;孟家家主孟友伟求见老爷”门外传来下人的传报

    “告诉他,太师身体不适需要静养,不能见客;少爷有事出门,还未回来”李悠然的声音,充满了一阵阵的乏力

    孟友伟的到来,必然是联合李家商议如何对付君家,但,现在李悠然已经极端的不愿意听见“君家这两个字一切,尽都等这次风波过去了再说

    看着面前厚厚的三摞君莫邪的资料,李悠然苦笑一声,突然拿起一摞,一张纸一张纸的扔进了火盆室内的火焰突然燃烧的旺了起来火苗窜起老高

    温度也一下子提了上来

    但李悠然的脸上,却是越来越是惘然火光将他的俊脸,映得通红竟又多平添了几分诡异之色

    天空中振翼声起,有人通报:“少爷,天南大军归途消息

    李悠然手中一张纸一张纸的扔进火盆动作不紧不慢,淡淡地道:“进来念”

    “是”一个大汉极其小心的走了进来,先行了一礼,这才展开手中的信笺,念道:“大军归途第九日,风雪银城萧家二长老萧布雨率五大神玄强者,雪峰七剑和两天玄阻路,萧寒死亡决战君无意”

    李太师的眼睛突兀地张开,人也坐了起来,李悠然也停止了往火盆中丢纸的投掷动作,整个人完全安静了下来那大汉吓了一跳,没有再念下去

    “继续念李悠然咬咬牙

    “君无意大胜萧寒,萧寒废银城七剑参战,为八大至尊之一的鹰搏空所阻,双方展开大战;萧布雨出战君莫邪”

    “萧布雨出战君莫邪?”李悠然身子一颤,霍然抬头

    “是,萧布雨出战君莫邪,不胜;为君莫邪施展的jian计所算,大庭广众之下,脱衣跳舞,最终羞愤自杀君莫邪剑斩萧凤梧,一剑斩断银城**两位神玄长老双腿,将银城神玄六长老一剑穿胸,最终,君莫邪独战四大神玄,大获全胜风雪银城众知

    再往后的报告什么,李悠然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只觉得脑海中重重的一震,眼前一黑,浑身血液猛然冲上了头顶心完全只剩下了这段话:萧布雨出战君莫邪,不胜;为君莫邪施展jian计所乘,大庭广众之下,脱衣跳舞,最终羞愤自杀君莫邪剑斩萧凤梧,一剑斩断银城**两位神玄长老双腿,将银城神玄六长老一剑穿胸最终君莫邪独战四大神玄,大获全胜

    君莫邪独战四大神玄,大获全胜

    君莫邪独战四大神玄,大获全胜

    好像是漫天惊雷不断地在自己的耳朵跟前鸣响,震得自己灵魂离窍飞上了半天云里,飘飘荡荡,李悠然身子晃了两晃,右手中握着的一大摞资料脱手落下,一股脑儿全部落进了火盆,厚厚的一摞纸张,将火盆中原本熊熊的火焰完全压住腾腾地冒起了浓烈黑烟

    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