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六十六章 血满天香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晚了,对不由我就不说了因为不管什知四帅掩盖不了晚的事实唯有在我今天加倍补回来之后,再跟大家说明白,争取大家的原谅不好意思,对不起兄弟们,姐妹们,让你们久等了

    这一夜,血满天香

    这是继前次天香流血夜之后的另一个血腥之夜,而这次的杀戮程度竟是盛前次

    这夜注定无眠

    是日,先是君莫邪强势进城,然后就是三大才子当街辱骂自己恩师,这个级爆炸xing的闻便这么沸沸扬扬地散了出去,前一个给人们带来震撼的消息还未消除,接着又传出了天香城孟家七十多处产业生意同时被攻击的消息,真正一个比一个震撼

    与此同时,君战天大元帅令:所有驻军原地待命,不得妄动,违令者斩

    只过了不一会,另一位大元帅独孤纵横的元帅令也随之而来:隶属部队任何人不得妄动,不得有一兵一卒进出军营,有违者,杀无赦

    无独与偶几乎就是脚前脚后的功夫,慕容世家收拢所有在外人员,闪电般撤回了家中然后李家表示沉默,不一言,至于另外的几大天香家族,也尽都选择了观望

    再接下来,却是皇宫传出圣谕:所有禁军一律不得擅离职守,等候圣旨

    这几乎就是等于说,现在的天香城,在各方势力以及皇室的推动、促和之下,已经变成了一个权力的禁区,一个纯由单一势力笼罩的禁区

    一个属于君家势力的绝对禁区

    一群群隶属于君家的武士肆无忌惮地闯进孟家的产业,所有孟家的管理人员都被无情的逐出,稍有反抗的,便是一顿爆揍,是故尽多断手断脚的甚至因之送命者也不在少数总而言之,孟家在京城范围内的所有外围势力,就在这一日之间尽被彻底的清除干净了

    出手的除了有君家势力,有军方势力居然还有独孤世家势力的参与一时间,天香城犹如兵荒马乱一般,人心惶惶君莫邪当街大杀四方,血流漫道旗杆上声声惨呼,直至灭绝,这个震动还未平息,接着就又出了这等惊人事情

    接下来,还不到晚上,就在城门现了潜逃的三位才子被朵得稀烂的尸体

    这些却是来自于那些伪君子的所谓反扑,但也就仅此而已

    因为,再接下来,突然有大批的官晏被杀……

    暗夜中,礼部侍郎赵成军俯身案前、奋笔疾,他正在撰写的正是一封攻汗君家的奏章,准备明日冒死面圣无论如何,也要将君家彻底打落马下

    此刻的赵侍郎竟是很有信心,在两位老师的强势牵头之下,文星院的所属力量已经完全的调动了起来,再加上这些人这许多年以来形成的庞大关系网,却是一股异常巨大的力量过三百位京内京外的官员同时联名上,弹劾君家,这将是多么壮观的场面?

    相信便是任何君王都不能等冉视之你君家纵然权倾朝野、纵然掌控天香军权,但你也只是一个家族而已,你们能斗得过整个天香的文臣体系吗?

    虽然今日君家那个小贼了疯一样的杀人,意图吓阻,但,那又如何?不过是一勇之夫的卤莽作为而已哼哼,他闹得越大越好,杀的人越多越好那样,才能使整个局面再无转圈之余地,君家也将被彻底逼进死路劫不复的死地

    君莫邪,你就闹,可劲的闹你再闹又怎么样?皇上要你死,你就得死但我们这些人,却足以拥有左右皇上意见的能力

    我们绝对可以通过皇帝来致你于死地致整个君家于死地一道圣旨,就可以让你万劫不复

    君家注定覆灭

    所以赵侍郎熬夜通宵也要赶制出一篇文情并茂、条理分明的攻许文章出来,作为明日大殿上的一柄利器终于完成

    赵侍郎长长出了一口气,忍不住轻轻念诵了一遍,越念越是情绪激昂,似乎陛下就在自己身前,而这篇文章,也确实是文采斐然,将天香保护神的君家,说得一无是处其罪行简直抄家灭族都还不嫌够,只怕还得要加上掘坟鞭尸才行

    至于罪魁祸的君莫邪、管清寒两人,是被编排得全无一丝廉耻可言说男盗女娼都是最客气的说法,直是男的帛鄙,女得下贱,全无半点礼仪廉耻,若仍留其在尘世,就是对不起皇上,对不起百姓、对不起天香、对不起天下,总之就是万死难赎其罪

    “好文章,本官今生所作之汗文当以此篇为最佳,只怕日后再也整治不出了这等好文章了…”赵侍郎痛快淋漓的念了一遍,异常满意地赞叹了一声,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摇了摇头,感觉自己自从离开了文星院,还是第一次做出这样的好文章像这样言辞犀利,但却似乎是充满了最确实的真凭实据,却又全盘尽是虚无空有而且还能够置人于死地的文章实在是不多见了

    “确实是好文章啊”就在赵侍郎自卖自夸、自赏自得的时候,在他的身后,又传出了一声突兀的感叹

    “不错肌”赵侍郎得意的点点头,突然大吃一惊:“什么人?”

    “文章作得当真不错,但人却也实在是不怎么样不过你有句话说得很对你日后肯定是整治不出了这等好文章了因为你再没有机会了,赵成军,似你这样的人,在这世上那里能挥出你的卓越才能了,还是到地狱去,那里适合你”

    随着轻轻的说话,一个白衣少年缓缓踱步,来到赵成军的身前,一把抓过这个奏章,似是轻轻迎风一展,突然“忽”的一声,那奏折就在一展之间变成了飞灰,四散而去

    而后这少年冷电般的目光,就这么冷凛凛地盯在了赵成军的面孔上

    有如两柄凝成实质的利刃

    “君莫邪?你”你是怎么进来的?”赵成军在大少锐利的目光下惊慌万分地站了起来,慌乱的大叫:“来人啊”开来人啊,”但他的声音不知何故,竟是完全传不出去,甚至连他自己也是觉得,自己的声音,微弱的要命,若不是自己知道自己喊得什么,恐怕连自己都未必会听见,”

    君莫邪冷酷至极地笑了笑,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把卡住了赵成军的脖子,就这么提了起来,两脚离地

    此刻赵侍郎恐惧至极,却再也不出任何声音,说不出一句囫囵话,肺中气息已被掐断,满脸顿时涨得通红,两脚在空中无力的乱蹬,眼中射出乞怜的光芒

    想要求饶,却仍是无能说出只言片语

    “凭你也想要伤害我?”君莫邪冷静的眼睛如同两个深深的小水潭,看在赵成军的脸上,淡淡的问道

    “若你只想针对我,我或者还不会太在意,你居然要伤害我的家人,那你就一定要死了”君莫邪手上再加力了少许,只听见赵成军脖子里的骨头一阵乱响,舌头吐了出来,挂的老长,差点就吊在胸口上,赵成军神情可说是可怜之极了,”

    “你还打算要伤害我的女人,用了如此恶毒的方法”君莫邪一用力,没有半点怜悯之心,眼神平静如初

    但赵成军的脖子却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断了

    “能把功说成过,是说成非,黑说成白,当真是了不起的大本事,所以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也当真是该死之极”

    君莫邪一松手,赵成军的身体砰的落到了地上,四肢抽搐了几下,便悄无声息虽然已经死亡但他的一双眼睛依然瞪得大大的,充满了恐惧和不可置信

    “竟然还敢死不瞑目”君莫邪擦了擦手,姿势优雅的放下毛巾然后一步迈了出去

    这一步,踏在了倒在地上的赵成军的尸体上的脸上,然后彼就无影无踪

    在他消失了之后,突然啪啪两声赵成军的一双眼珠子突然爆裂”

    门外飘飘进来一张写满了字的白纸,温柔的贴在了赵成军血rou模糊的脸上,也遮住了这残忍到极点的一幕”一口丽…酬不样的体验

    白影如鬼如魅,闪电般出没在天香城许多地方,而每到一处,就有一位或者多位官员就此殒命,死状尽都惨不忍睹,,

    几乎是文星院的出来的官员,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官员尽都被屠杀

    只得仅仅一晚上的时间,死亡人数竟然就过了三十位之多

    这些人,有的居住在城东,有的在城西,彼此之间隔得颇不近便,却也不是聚集在一处,但却尽都在这一夜遇害据有心人推测,这动手的杀手组织,这一夜最起码也要出动了过十位以上的一流杀手同时动手,才能取得这样惊人的战果

    朝廷大员也好,京城父母官也罢,又有哪个人没有被严密保护?可即使是被严密保护又如何仍是这么无声无息地被做掉了,而且还死得全无任何声息,没有任何痕迹可言”

    甚至有几位官员根本就是在睡梦中被杀,枕边人竟然懵然不觉,第二日一觉起来,才现自己死搂着一个死人睡了一夜,”

    而这死人的脸上神情,分明是受了极大的惊吓,或者折磨但自己就在身边,居然豪无所觉,”

    这样的杀手,这样的杀手段当真是罕见罕闻,骇人听闻

    而这些死人却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每个人的尸体上,都给放了一张纸,上面说明白此人被杀原因竟然无人不是罪大恶极,上面历历血泪一条条一桩桩,罪证确凿

    在这些官员被杀的消息传出之后,天香城竟有无数人自地燃起了鞭炮一时间如同过年一样庆祝

    不少焚香祷告,对天叩头,泪流满面

    却也大抵是将近年关,大伙有处买鞭炮、香烛,若在其他时候想要一下子淘换这么大批的鞭炮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但这也至于天香都城的鞭炮一时间洛阳纸贵,金贵了起来

    这些庆贺、祷告之人,尽都是被这些官员迫害过的苦难人群,以往多方求告叫天无路,告诉无门但现在终于皇天开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恶到头终有报虽然不知道这件大快人心的事到底是那位大英推大豪杰做的,但这位无名英雄,无疑

    无数的家庭拱起了这位“无名恩公,的长生牌位

    大部分人都在推测,这件事情应该就是君家做的,因为这些人,无一不是不惜余力也要借助君莫邪与管清寒的事情将君家拔除的人,都是朝廷攻许党的绝对主力

    说不定这乃是来自于君家的报复

    但这些事,大家尽都存在心里,也没人敢说,受人恩惠者无可报效,也只好供起无名恩人的牌位

    天色凌晨,君莫邪仍旧是那一身胜雪白衣,淡笑着出现在君家的大门前,一脸的满足、过瘾,浑身气息竟是异样的和煦温厚,眼神虽锐利,但却平和他的剑微微坠在腰间,浑身上下点尘不染,就像一个早晨出去散步、锻炼过的少年公子,在赏花采露之后悠然归来

    相信任谁也没想到,这位温厚温柔平和英俊的少年公子,就是刚刚杀遍了整个天香城,收取了三十多条高官人命的刽子手

    他腰间的宝剑”清亮如水,但却已饮饱了贪官污吏的鲜血

    文星院这数十年来的努力,能在京城这种地方爬上高位的,又有哪一个是泛泛之辈?不知道花费了多少银两关系,多少心血,才能成功融进这个圈子

    如今,在大少的剑下,尽数的毁于一旦

    这些事,本来大少完全可以安排手下人去干的,但君莫邪实在是太久没有进行过这等暗杀的任务了可说手痒之极,干脆自己亲自动手,图个痛快,将这些人间蛀虫,统统送进地狱

    虽然这本就是为了君家的自家事,但这种为民除害的快意感觉,也的确让君莫邪心中很爽这是一种心灵的快慰,良心的救赎,虽然整个过程充满了血腥杀戮,但大少却没有半点罪恶的感觉反而有一种“天理在我剑上,公道在我手中的这样一种掌控善恶奖罚的过瘾

    在外人看来残忍嗜杀,但君莫邪却完全没有这种觉悟

    外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关我屁事?

    老子行事自问无愧于天地也

    送君于天理,公道在我心

    君无意站在自己的小院门前,微笑着看着他

    自从在万马军前狠虐了萧寒之后君无意残疾早已经好了的秘密就再也装不下去了,君三爷终于真真正正的摆脱了轮椅,所以他这几天有事没事的都站着,恨不得连睡觉也站着睡,,

    没有残疾过的人,永远无法感受这种用自己的双脚支撑起自己身体的幸福的感觉这简直是一种级的享受”

    俺当时站起来的时候,兴奋地不停地站军姿,丫的,终于又有腿了,从三条腿变成两条腿,如今终于又变回来了”

    再说,君无意现在站起来,跟君家的突然崛起这种大事比较起来,已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原本的欺君之罪,现在也不了了之了”

    “办完了?很过瘾?”君无意如是问

    “额”确实过瘾不过,杀不光”让我又觉得不过瘾”君莫邪嘿嘿笑了笑,见君无意又要开始说教的样子,赶紧一溜烟的钻进了自己的小院,留下一句话:

    “哎呀,一夜没睡觉了,真是困哇”我睡觉了三叔,明天见”

    明天见?现在才是凌晨,居然就要明天见了?君无意刚要开口斥,就又闭上了嘴巴无奈的笑了笑,侄儿长大了,而且一身功夫鬼神莫测做事也是极有分寸,干脆就由得他”

    与此同时,也就是在这一夜风雪峰下,却正是龙争虎斗一场极为惨烈的厮杀

    双方一家是万里返回的三长老等人,另一方”竟然是风雪银城大长老萧行云为的一大票高手

    风雪银城众人一路千里迢迢的返回,这一路可说是气氛沉重之极

    带着三个半死不活的人,这三个人,原本是银城的人但是现在已经是叛徒,这样强大的反差,让三长老这等活了七八十岁的老人也是有些禁受不住

    这其中的两人,可是自己从小就一起长大的老兄弟这些年来虽然有过摩擦,虽然有过争斗而曾经勾心斗角,但”毕竟是风雨共度八十年

    八十年的老兄弟

    虽然一个隶属银城寒家,一个属于萧家但,八十年来,就算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在一起,那也应该有了些微妙的感觉,或者说有了一份相依相携的感情就算不是友情,但八十年的相处,看到他落到半死不活浑身残疾的地步,心中也会戚戚然啊

    但他们为什么就要背叛这样保持下去,大家一心都是为了银城,不是挺好吗?银城不管是在寒家人手里或者是在萧家人手里,他不都是银城吗?

    普天之下谁不知道风雪银城寒家和萧家乃是一家人,从来不分彼此?只是一个城主的名号而已,有这么重要吗?

    难道萧家接管了银城,就能够改名?这可不是国家的改朝换代呀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