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六十七章 孰是孰非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三长老等人很伤心,很愤怒,也很不解

    带着如斯沉重压抑的心情,七剑和三长老等人一路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风雪峰下只要翻过这风雪峰,就是银城所在的参天雪峰

    而这里,却也已经是风雪弥天,寒冷之极

    不过受惯了寒冷的银城众人自然是不会在意,他们甚至是习惯于这样的恶劣天气,毕竟他们从小就生长在这样环境中,其他人固然不畏严寒,但身受重伤的那几人却不能不怕,虽然明知道那三个人乃是银城叛逆,但在最初的几天气愤毛后,还是尽可能的好好照顾着他们,不至于伤势恶化

    人,毕竟是感情的动物

    在回来之前,慕雪瞳曾经提出过是否要先放回飞鹰传,通知银城高层但三长老想了想,还是坚决的否绝了这个提议

    原因无他,只因为风雪银城目前无论在内在外方面的情报系统尽都由萧家的人把持、掌控着,尤其是从小公主寒烟梦出生之后的这些年里这种情况加的明显

    以前总以为寒家萧家尽是一家人,谁掌握还不一样,也就没觉得怎么着,但是现在看来,萧家却是早有预谋以前全没在意的点点滴滴如今想来,大是毛骨悚然

    一旦有飞鹰传回去,必定会先一步落进弃家的人手里,若是那样,寒家方面可就真的彻底被动了

    所以老成持重的三长老还是选择稳妥起见,直接星夜兼程赶回银城只要自己等人带着人出现在银城大门口,那就什么事情都有城主和老城主做主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行人才到了风雪峰下,就被萧行云大长老率领大批高手截在了这里

    自己如此严密封锁,他却是怎么得到的消息?

    “大哥?你怎么在这里?”三长老惊讶的看着萧行云,这到也不是虚以委蛇,虽然明知道对面这个大哥心怀叵测,但,那人毕竟是做了自己八十年的大哥这份称呼仓促之间见到真人,想要改变还真是不容易

    哪怕在路上已经咒骂了千万遍但此刻面对那张熟悉的亲切的脸,还是有些不能接受这样残酷的结果

    “大哥?哈哈哈哈,你还有脸叫我一声大哥?”萧行云的脸上yin云密布,沉沉的看着他,似乎要将他一口吞下肚去:“你害死了我的二弟,害死了我的孙儿,害死了我的重孙,让我的两个今年百岁的兄弟终身残疾,,你

    “事到如今,亏你还有面目叫什么大哥?你好意思叫,老夫可不好意思答应,这声大哥,老夫担当不起,也不敢当”萧行云冷笑着,目光如刀“寒飞云,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风雪银城最忌内斗,你却大肆残害同门,为非作歹,当真天理难容还不即刻跪下附认罪,待何时”

    “哈哈哈”萧行云,你说我不配叫你一声大导,那我就不叫了,事到如今大家也尽都心知肚明,何必如此的颠倒黑白?我倒想请你扪心自问,现在的你,是否还当得起我这一声大哥吗?

    三长老寒飞云竟是异常凄厉的笑起来,老脸上的胡须乱颤,眼睛慢慢地红了起来:“萧行云,我实在想不到,你居然也能做出这谋逆之事你背叛银城,妄自尊大,竟然想取城主之位而代之,才是真正的狼子野心,天理难容”

    “谋逆?哈哈哈”萧行云张狂的大笑:“你居然说我谋逆?众所周知,银城第一代城主是谁?寒飞云,我告诉你,那便是我萧家先祖我萧家先祖为何而死?是为了你们寒家的人先祖创立风雪银城,一步步扬光大,最后先祖为了他们而死,而那个时候,我萧家已经有后人在世”

    “子承父业,这乃是千古不易的道理寒飞云,我问你,当年的风雪银城,若是老城主故去,是否有少城主寒斩梦提前继位?萧行云yin森森的道

    三长老大是语塞,这段公案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道,但究其根源,若是说当年寒氏一脉作得欠妥当的话,也是有道理的

    但这些年来寒氏一脉自觉并无对不起萧家之事,甚至明知道萧家每每以银城之名义行不义之事,也只做不见,因内疚而抹杀良心相助,这数百年间因内疚而大大助长了萧氏的气焰,不过但凡寒氏子孙早有祖,概对萧姓之人多所忍让,所以萧寒当年的事才会闹出这么大的风沁,,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吗?以当时的情势而论,寒家若当真顾念恩人之情、故人之谊,就应该拥护我萧家后人继承城主之个,然后尽力辅佐之,这才是受人恩惠者应有之作法但你们寒家人从头到尾竟只是给出了一个虚无缥缈到极点的狗屁誓言,居然就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将城主之尊位堂而皇之的无耻篡夺”

    “原本的少城主,变成了区区银城弟子,而寒家人,却从银城弟子

    肌…成银城丰常言道受人滴水之恩,便当涌泉相报?洲瑕蕤人在受了人救命之恩之后,居然立即篡夺救命恩人的后代子孙的产业哈哈哈”,尤其是,篡夺他人的产业,居然还能做得如此的大仁大义,最终还得到了天下人的赞扬”天下间竟有这般滑稽的事情寒飞云,你不觉得很好笑吗?你怎么不说话了”萧行云见三长老不答话,态度愈的嚣张

    “你才是胡说八道当年至尊盟灭,天下群雄逐鹿,风雪银城迭遭变故,已然危在旦夕,若是不能尽快明正号令,以霸绝手段君临江湖,便有随时随地被其他势力吞噬的危险,寒城主激流勇进,接掌银城,于风雨飘摇之中一步步建立银城基业,每次战斗,都是寒家人冲在最前面,而为了保护你们萧家,你们永远都是处在最安全的位置上,牺牲也是最少的这一点你能否认吗?”

    “还有,当年的风雪银城,充其量只是当时江湖中的一个中型势力那里能算得上如今日一般跺跺脚天下就要动一动的级势力当日的老城主,只是捡过来了一个烫手的山芋,为此付出了一生,风雪银城才能有今日的规模可说,风雪银城能有今天,全靠了老城主萧行云,这一点,你能否认吗?为何你们萧家人不能本着自己的良心说话?混淆黑白,很有趣吗?”

    三长老寒飞云放声狂笑,一脸的鄙夷:“这数百年间,寒家为你们萧家处理过多少善后,抹杀过多少次良心,还不尽都是为了当年的那个,承诺,那个承诺,已经压了寒家几百年你们还有什么可委屈的?

    左右已经撕破脸了,索xing就把一切都敞开来说

    “放屁当时风雪银城已经是寒家的,他不拼命行吗?那是他自己的基业他欺诈抢夺回来的基业哈哈,原本萧家的产业,变成了寒家的基业,你居然还能说得这么冠冕堂皇,还能牵扯到生死存亡上面去要说生死存亡,就是寒家接手之后,那也是生死存亡的关口?为何一样的力量,非得有寒家的人才能够度过去?

    萧行云愤怒的咆哮起来

    “难道萧家之人接掌了城主之位,那银城的力量就不是原来那些人了吗?力量就会弱化?这是什么狗屁道理?照你这么说,不让寒家接掌城主之位,那么寒家就不会为银城的生死存亡出力,是也不是?

    萧行云哼了一声,道:“你这才是混账说法为自己的卑鄙行为,硬生生挂上大义的借口罢了强词夺理,卑鄙龌龊,莫以为甚什么是无耻?你们寒家,就是无耻之冠”

    “你这是强词夺理”三长老寒飞云气的眼睛都红了,手指头颤抖起来:“一个势力的领导者的魄力,直接关系到这个势力的生死存亡这样浅显的道理,你们真的不懂吗?当时萧家的后人xing格懦弱,年纪幼如何有能力撑得起当时风雨飘摇的风雪银城?又哪里比得上当年老城主的雄才大略?你根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说到底,你不就是想要银城的权力吗,有必要说得先祖也牵扯你们的私心权力争斗里面?你不觉得你太卑鄙了吗?”

    萧行云无动于衷的冷笑:“废话少说,寒飞云,你也不必再妄想拖延时间了,你知道老夫为什么跟你在这里多费唇舌吗?因为银城那边,但凡是寒家中人,绝不会有人过来了,就算是一两个月之内,相信也不会有人路过这里所以老夫很放心,哈哈哈,这些话,憋在我心里这么多年,今日老夫终于在光天化日之下说了出来痛快老夫深信,终有一天,我可以堂堂正正地将这番话说给天下人让天下人尽都信服”

    说到最后一句,萧行云竟是用大吼的语气,吼出来的,然后却是异常感伤地望着虚空,语音低沉,怅惘的道:“我跟我二弟,策划这件事情策戈了一辈子,,如今曙光在前,希望在目,但他却已经看不到了永远看不到了”

    “我二弟他”看不到了呀”他又是大吼一声,身子微微的颤抖着,眼中水光一现

    萧家,行云布雨,威慑天下,自幼就在一起,一生从未分开过,但如今,两人都已经垂垂老矣的时候,却突然折翼一人

    萧行云心中的伤痛,当真是难以形容

    所以他也就恨寒家的人,尤其是眼前的这些个人

    “萧布雨咎由自取,萧寒自取灭亡这跟银城、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难道还要将帐算到我们身上吗?荒谬”寒飞云一双苍老的手暗暗地按上了剑柄,目光凌厉:“萧行云,你们现在,是叛逆银城叛逆”

    “刷”的一声,长剑出鞘,剑光一闪,一片衣襟飘飘落在地上

    “从今以后,我和你恩断义绝,往昔情分,一刀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