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邪君 > 第七十九章 在这世上,任何人都不能侮辱我的兄弟!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二日第:第兰修改中,预计十来分钟一一第四犬中”双倍最后一天,我爆一个痛快,大家也看个痛快

    独孤无敌脸色一苦,那位表少爷,却是独孤无敌的二夫人的侄子,金东城黄家的人

    黄家家里虽然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玄气世家,但与独孤世家、君家这种巨无霸相比却是差得远了

    而这一次前来,却是有那不自量力的求凰心思二夫人也不知是怎么寻思的,竟绕过独孤大将军,将人引到了老爷子、老夫人跟前却当场就被老爷子和老夫人拒绝了一来门不当户不对,二来那家伙本身也没有什么看得上眼的本事

    甚至,当时独孤纵横老爷子还说了一句:什么小虾米居然也来独孤世家求亲,,嫁给他还不如嫁给君莫邪呢,起码人家还有个好家世呢”

    但这小子脸皮实在有够厚,求亲被拒之后,却打着看望姑姑的名义赖在了独孤家,那意思是要等到独孤小艺回来,问问独孤小艺的意思,毕竟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从小也在一起玩过,虽然两人年岁大了之后也就没什么联系了,但也有着那份幼年感情基础呀

    再说了,听说独孤家曾经拒绝了皇室的求亲,看来是要为自己家的姑娘选一个好归宿,而不是讲究什么门当户对,而且表妹钟情的那个君莫邪乃是一个彻头彻尾混吃等死的纨绔,一家人都不同意这位表少爷的内心可就加的活泛了”

    于是乎死皮赖脸的也要等到独孤小艺归来”

    在二夫人的央求下独孤无敌也就没太在意让那小子住了下来,独孤世家家大业大,还能在乎多个把人住宿吃饭?

    不过现下独孤小艺终身有托基本可以确定了君莫邪与独孤小艺之间的婚事,可说是已经定案独孤无敌当然不想留着这位娘家侄儿在这里碍眼一闹出什么麻烦可就糟了”

    大将军本打算这几天里就将那家伙赶回去,没想到在这等当口从君莫邪的嘴里吐出了这个名字

    这里是独孤世家,不是君家君莫邪既然能够说出这句话,那就说明他肯定是有了相当的把握,甚至已经能够确定就是这位表少爷做碍手脚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独孤世家可就做了蜡了黄夫人是他的二夫人,乃是大红花轿入门的妻室,可不是寻常小妾名分上虽不是正房大妇嫡妻,却也是平妻身份现在看君莫邪的脸色和眼神就看得出来,若是一旦确定了,不要说是独孤世家的面子就算是全天下人都给这子跪下他也是绝不会通融的

    君莫邪这小子什么时候拿着人命当回事来?

    “这个小畜生尽给我惹麻烦”独孤无敌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一句无比懊恼我早把他赶回去多好?就不该听那娘们儿的叨叨,,这下子出事了?让你为了你侄子好,这下可倒好送进鬼门关了

    君莫邪这小子是你能惹得吗?瞪眼就宰活人的主,就唐胖子本人你区区黄家也惹不起啊,都不必说同为天香世家唐家本集,就胖子如今的身家随便弄笔悬赏,就能在旦夕之间把你黄家举族灭了

    胆子也太大了一干人或是焦急,或是不知所措,又或者如是独孤英兄弟三人一样在那里没心没肺地抱着膀子看大戏,表情各异独孤无敌悄悄招手,叫过来一个护卫,让他赶紧把老爷子请过来坐镇一君莫邪要是疯,独孤无敌可是实在没有把握能够喝止这位“好女婿

    众目睽睽之下,这个表少爷终于一晃一晃地出现在花径的尽头,竟是一脸的笑容可掬地走了过来见到众人都在茅厕前站着似乎愣了一下,接着便恢复了一派神态自若

    君莫邪垂着的眼皮微微翻起远远地看着这位独孤世家的表少爷,这位表少爷脸上的神情隔着几十丈远就像被望远镜一下子拉近一般,清清楚楚、点滴无遗地尽都映射在君莫邪的眼帘里

    包括脸上那唯一一抹一闪即逝的震惊以及眼眸中一晃而没的惊慌而且,他一边向这走着,原本舒展的手掌却攥了攥拳头,竟是充满了戒备还有,从他露在外面的脖子上的稍微的肌rou起伏就能看得出他在看到众人的时候,浑身不自觉僵硬了一下

    没错,应该就是这小子

    以上证据已经很充分了

    “姑父,是您找我吗?”这位表少爷终于来到近前恭谨地向着独孤无敌行了一礼猛一看,身材瘦削,长身玉立,面容俊雅,倒是很有几分人才的样子只是眼睛稍稍有些倒吊,眼神透出几分ying邪之意,嘴唇也略嫌削薄,很有些刻薄寡恩的意思

    “不是我找你,是这位君公子找你”独孤无敌沉着脸,看了看君莫邪:“若是君公子有问话,务必从实回答,知道了吗?”

    “君公子?君莫邪公子?这位表少爷转过头看着君莫邪,颌微笑,不卑不亢的道:“在下姓黄,金东黄家黄流”他眼中微狐,二京异显然是想不到这个臭名满天香的纨绔居然长得明一风神俊郎

    “黄流?这名字可是大有深意看着黄下边流,”君莫邪点点头,眼皮一翻:”听说,昨夜你曾见到唐少爷去茅厕?而且,还被唐少爷拎了出来?”

    这一段却是传得人尽皆知的,黄流愕然道:“不错,正是如此,昨天之意外,让在下仍自心有余悸,却不知君公子有何见教?”

    “见教没有,我只是想要清楚问问,阁下到底是在哪里看到唐源少爷的?到底是在路上,又或者是在茅厕里?”君莫邪温柔的笑了笑,问道

    他心中有些不耐,若不是在独孤世家的话,他那里会费这么多事?直接来一个摄魂**,看这小子充其量也就是银玄层次修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但在独孤家,独孤无敌就在一边,君莫邪却势必要留独孤世家这个面子

    料结啊

    “就是在此地的茅厕里,呵呵我这人一向爱洁,昨夜突然感到肚子不舒服,若是在客房的茅厕中解决的话,唯恐动静太大,惊扰了贵客就到了这里,呵呵,惭愧,还是找了个人打听来的”黄流面不改色,微微笑着

    “是吗?黄公子,请您法意,我刚才问的是,你究竟在哪里见到唐源的,我并没有问,你为什么要跑这么远到这里来解手”君莫邪森冷的目光看着他一股无形的压力,慢慢的侵袭着他:“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我就是到这里来之后,才正要蹲下然后就突然闯进来一个人,抓住我的脖子,直接把我往外扔我当时可是吓了一大跳呢哈哈”

    黄流摇头笑了笑,道:“大家也都能想象一下,我当时有多狼狈,这边才网解下裤子,就被拎起来了,差点吓得我窜稀“哈哈,哈哈”他笑了两声,却现全没没有人随和着他笑,便又尴尬的停住

    “然后呢?”君莫邪不带丝毫感情的问道

    ”然后我才反应过来,原来竟是唐大少,当时我就一个劲的求饶,说唐少爷您稍等我一会,让我提上裤子,呵呵,不过看起来唐少爷应该是喝多了,也没理会我,就把我扔出去了哎哟喂,摔得我的屁股差点成了八瓣,当日裤子还没提上呢,再加上肚子本来不舒服,差点没贻笑大方

    “昨夜唐源出来的时候,大抵已经是午夜而且昨夜无星无月,似是看不清楚你在茅厕里如厕只怕加的困难,猝不及防之下,被抓住了脖子,那你的脸应该是往下的,无法看到那是谁,如何能够知道,进来的就是唐源?你认识唐源吗?我观阁下也有银玄层次身手,唐源个头虽硕,本身实力却颇为低微,他凭什么一把就能把你丢出去?”君莫邪丝毫没有理会他的说笑,继续冷酷的问道

    “那是因为”在下之前曾经见过唐公子,如何敢抵抗”毒流眼睛一转,急忙回答

    ”但独孤家昨夜家宴似乎就只请了我君莫邪一个人,你见到唐源之后,竟然没有半点意外吗?”

    君莫邪怜悯的看着他:“黄流,这是你最后的一个机会若是被我查出来什么,那么你就算是躲在你姑丈的裤裆底下,仍是难逃一死你可要想清楚了

    随着这句问话,君莫邪庞夫的精神压力一收,黄流刚网感觉有些轻松,却又突然感到一股比刚才的精神力强大了何止百倍的精神力大山一般压了过来,一时间,黄流竟然有一种想要跪到在地虔诚膜拜的冲动感觉

    “我”我真的就是在这里见到他的我说得都是实话”在君莫邪庞大的压力下,黄流只觉得头脑一阵阵的迷糊,头上冷汗一颗颗冒了出来,一时间只想着辩解,但他的区区银玄层次的精神力又如何能比得过君莫邪?一时间镇定如恒的心境竟被君莫邪的气势生生压垮心神大乱慌不择言:“我可以以我的人品作证,相信姑丈和几位表兄也可以为我作证,我怎么会是那种将人推下粪池去的卑鄙小人?”

    这句话一出,连独孤英兄弟三人也叹了口气,因为连他们仁都听出问题来了

    君莫邪由始至终根本就还没有问到唐源到底是怎么掉下粪坑的,这哥们自己居然就说“我怎么会是会把别人推下粪坑的卑鄙小人?

    这不是不打自招是什么?

    “如何?”君莫邪看着独孤无敌独孤无敌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半晌之后才道:“莫邪,他始终是我的内侄,能不能卖我一个面子,

    “可他侮辱的,乃是我的兄弟”君莫邪冷漠地打断了这个未来岳父的话“在这世上,任何人都不能侮辱我君莫邪的兄弟”风凌眨群开张,欢迎兄弟们前来聚会群号:乃粥强,欢迎订的兄弟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