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明骑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勇气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嘈杂的马蹄声中,数百骑挥舞着马刀,大剑尾随着普鲁士人的小股骑兵,杀气腾腾的扑了过去。普鲁士骑兵扔下十来具尸体后,打马便逃,金发卡尔与几个团里的骑兵猛追了一阵,也只能瞧着逃窜的敌骑叹气。“

    这样的战斗…….”卡

    尔气的直翻白眼,人头没捞着还空欢喜一场,几个骑兵骂骂咧咧的调转马头,只好回返中军大营。望着远处建在险峻山峰上的鹰堡,卡尔却有些不甘心,打马在阵地前沿游弋不去。“

    贝尔根!“

    卡尔突然大叫了一声,拨转马头看向了前沿阵地右翼,十几里外的一座废墟。那里本来是一处市集,早就被炮弹轰成了废墟,如今成了攻守双方散兵,游骑小规模交战的热点。战至此时,普鲁士人已无力发动大规模反击,却每天都在派遣小股兵力发动偷袭。这

    样的战斗有什么意义,卡尔自己也闹不明白,他更不明白那些出没于前线偷袭,死掉的日耳曼人为了什么,这样的战斗方式又有什么意义呢,或许这便是日耳曼人最后的倔强。“

    贝尔根,跟我来!“卡

    尔打起精神嚷了起来,团里的几个骑兵打马飞跑了过来,瞧着右翼远方残破的市集。那残破的市集废墟便如同张开的血盆大口,也不知吞噬了多少日耳曼勇士,又或是维京勇士的生命。“

    走!“一

    声低喝,维京人的倔强也爆发了,丝毫不比日耳曼人逊色的勇气,让几十名骑兵纷纷打马跟随,杀气腾腾的往右翼疾驰而去。或许是为了战功,或许是为了赏金,或许是埋藏在内心深处的优越感在作祟。

    数十骑兵顺利进入了集市,卡尔和几个团里的骑兵走在最前头,手里都提着马战专用的短火枪。大明帝国制造的火枪型号繁多,这种短火枪也不知是哪个年代出产的,型号虽有些老旧,却神奇的拥有三条膛线。三条膛线赋予了这杆火枪神奇的能力,二十步内发射,弹无虚发。嗖

    ,从一侧废墟中突然飞出几支劲箭,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骑兵猝不及防,被射翻下马。那名骑兵惨叫了一声,便翻身落马。卡尔和他的距离不过三五步,眼睁睁瞧着几支劲箭射穿了他的脖颈,从马上栽落后便气绝身亡。

    一个激灵,卡尔顿时汗毛倒竖,翻身下马连滚带爬的寻找掩体,便跑便瞄着箭支射出的方向扣动了扳机。砰,一声清脆的枪响,无意义却又血腥的小规模接触战再次爆发了。“

    贝尔根!”混

    乱中卡尔一边装填火枪,一边大叫了起来,一个人影同样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一手举着盾牌另一手提着短枪。

    慌乱中,贝尔根也大叫了起来:有埋伏,大家撤退!”

    贝尔根大叫着扭头就跑,只是他刚一起身就听到弓弦声响,两支利箭从暗中飞来,嗖的一箭洞穿了他的眼窝,贝尔根嚎叫着倒了下去。“

    贝尔根!”

    卡尔睁大眼睛看着血泊中翻滚的同袍,傍晚时的夕阳透过残破的屋顶照了进来,他从残垣断壁中看清了敌人的长相。就见那人戴着戴着铁盔,穿着厚实的锁子甲,手持弓箭,身后还背着一柄出了鞘的大剑。只看这把剑,就知道这家伙不好对付,之后陆续有敌兵走出废墟。

    “一,二,三……”对

    方一共三个人,瞧着都是日耳曼人的精锐,脚步声在耳边接近,生死关头卡尔突然翻身站了起来。砰,短火枪发出一声轰鸣,那个戴着铁盔,箭法如神的日耳曼武士,健壮的身体摇晃了几下,一声不吭的倒了下去。卡尔精神大振让掉了短火枪,握着马刀垫步蹿了出去。“

    杀!”卡

    尔大吼了起来,仿佛这样的吼声可以为他带来无穷的神力,手中马刀呼的劈了过去,劈向一名身材矮小的剑手。剑手显然已经有了防备,所以当他杀出来时,竟然也不慌张。锋利的十字大剑呼的一声扬起,带着一股猛烈的破空声,反手也恶狠狠的劈了过来。刀

    剑交击,只听铛的一声巨响,客人只觉对方刀上传来一股巨力,脚下不自觉就退了两步。那剑手也不好受,因为用力过猛一个踉跄,残阳西下,卡尔清晰的看到了那剑手的长相,是个女人。“

    杀!”卡

    尔挥舞着马刀又扑了过去,女剑手见他气势如虹竟有些慌乱,手中大剑又刺了过来。不料卡尔突然闪身一个滑步,微一侧身腰部发力,狠狠撞在女剑手的身上,女剑手一下子被撞飞出去。

    “啊!”

    吼叫声中,一旁废墟里又冲过来一个剑手,拼死保护那个摔倒的女子,一把大剑从头顶掠过,卡尔却已经撞进他的怀中,凭借身强体壮将那对手撞翻再次。噗,马刀狠狠刺进了剑手缺乏防护的脖颈。一

    股热血猛的喷了出来,短暂的激烈战斗过后,市集废墟的一角安静了下来,连卡尔在内只剩下三人。剩下的到处都是尸体,还有在血泊中翻滚的伤兵,那女剑手看着一身是血的卡尔,脸上旋即浮现出狰狞的神色。她

    猛然丢掉身上的弓箭,用日耳曼语发出一连串的尖锐叫声,抓起大剑猛然又扑了过来。卡尔完全没想到,这名女剑手在损失了全部的同伴之后,还有勇气扑过来,连退几步手中马刀匆忙封挡,只听铛的一声响,紧跟着卡尔猛的一脚踢了出去,把女剑手踢翻在地。

    噗,女剑手受制于天生的力量劣势,倒在地上,口吐鲜血,马刀架在了雪白的脖子上,卡尔呼哧呼哧的喘息着。

    “杀了我!”女

    剑手低低的咆哮了起来,此时,远处大营方向响起了隆隆的炮声,一颗颗硕大炮弹冲天而起,又呼啸着落下。隆隆炮声中,不远处的鹰堡方向升腾起一团团烟尘,也惊醒了眼睛充血的卡尔,一脚踢晕了女剑手。不

    久,三个残兵驱策着无主的战马,带着伤兵和俘虏有些疲惫的,离开了这处血腥的市集。当夜,骄傲的日耳曼人投降了,这让卡尔觉得白天的战斗很滑稽,看起来就像是一场闹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