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125章 再赠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好啦,这件面具就送你了。”宋雪宜笑道:“你带着这么合适不送也不行啦。”

    “夫人……”冷非迟疑。

    这可是贵重之物,所谓的天蚕他不知道是什么,但绝非凡物,否则不会如此奇妙。

    它贴在脸上不但不难受,反而清凉爽快,维持着头脑清明,思维转得更快。

    宋雪宜道:“你杀的是二重楼练气士,一颗洗髓丹有些吃亏,这天丝面具算是弥补。”

    “……是,多谢夫人。”冷非不再拒绝。

    黄道远道:“你出城之后戴上这个,悄悄走,这是寒冰谷的地图。”

    他从袖中取出一个纸叠的方块,轻轻一抛。

    方块飘到冷非身前。

    冷非伸手接过,打开来瞧了一眼,然后重新叠好,双手呈给黄道远:“属下已经记住。”

    “好。”黄道远满意的点点头:“今晚你服了洗髓丹,然后出发,瞒着所有人。”

    “是。”冷非沉声道。

    黄道远又从怀里取出一块银牌,抛给冷非:“这是寒冰谷的令牌,拿这个才能进谷。”

    冷非默默接过。

    “一路小心。”黄道远道:“知道你聪慧过人,想必是没问题的。”

    “属下告退。”冷非抱拳,后退出去。

    他心中难抑兴奋,洗髓丹啊洗髓丹,不管体质好的人还是体质差的人,洗髓丹都是稀世灵丹。

    他跨到第一进月亮门,已然恢复平静,跨到第二进月亮门,脸已经沉重。

    高士奇正等在第二进月亮门外,看到他出来,上下打量他一眼道:“没挨训?”

    “没有。”冷非轻轻摇头。

    高士奇道:“那便好,走,这几天就呆在府里别出去,不信他们敢闯进来!”

    “……是。”冷非缓缓点头。

    他随着高士奇回到外府,到了自己的小院,两个侍女正在打扫,忙碌异常。

    庭院被打扫得整洁明亮,冷非坐到石桌旁,叹一口气,可惜张天鹏没在,没法与人分享喜悦。

    他很快压下了喜悦,继续练功,但在这里不敢练九龙锁天诀,只练太岳镇魂锤与踏月浮香步。

    还有青牛撞天图,一直运转恢复体力。

    时间过得格外缓慢。

    刑飞忽然疾步过来道:“冷兄弟,外面有人找,一位姑娘。”

    冷非一怔。

    他随着刑飞来到大门前,看到了杨巧玉。

    杨巧玉一袭月白罗衫,玉脸苍白,双眸红肿,神情焦急,站在台阶下楚楚可怜。

    看到冷非出来,她忙急急迎上来:“冷公子!”

    冷非皱眉,沉声道:“可是宋逸扬有事?”

    “他受了重伤!”杨巧玉咬着红唇,惊慌的道:“很重的伤,怕是……”

    她眼眶湿润,声音颤抖,隐隐有泣音。

    冷非平静的道:“走。”

    刑飞道:“冷兄弟,你要出去?”

    冷非点点头:“必须要去的。”

    “等一下!”刑飞道。

    他转身回府,片刻后四个中年男子出来,站到冷非身边,把住了他周围三丈的四个角。

    “让几位前辈送你回去。”刑飞道。

    冷非点点头。

    他对杨巧玉道:“走杨姑娘。”

    杨巧玉莲步轻挪,速度很快,显然身具轻功,冷非紧随其后,四个中年男子也紧跟着。

    他们一口气跑回宋逸扬的宅院,四个中年男子没有进院,只在外面守着。

    冷非径直进了屋,来到宋逸扬的屋子,看到他正躺在榻上,一动不动。

    他扫一眼周围,没见宋母。

    “伯母出去买东西还没回来。”杨巧玉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去找你。”

    冷非解开宋逸扬的衣衫,顿时看到了他胸口的一个拳印,清晰宛如烙印。

    冷非脸一下阴沉。

    除了胸口的拳印,丹田还有一个,显然是击碎了丹田,直接废掉宋逸扬的武功。

    “唉……”冷非露出苦脸。

    他从怀里取出两枚玉参雪兰丹,塞进宋逸扬嘴里,又小心翼翼的取出洗髓丹,捏碎了封蜡,塞进宋逸扬嘴里。

    杨巧玉在一旁盯着,明眸眨也不眨。

    “这是什么灵丹?”她看出洗髓丹的不凡来,轻声问道。

    冷非道:“洗髓丹!”

    杨巧玉讶然:“洗髓丹?”

    冷非沉默不说话,洗髓丹与玉参雪兰丹皆是药效奇快,宋逸扬不会有事。

    他想的是那两枚拳印,这是巨象拳!

    宋逸扬可不是姐夫范长发,而且这两个拳印远不是李西海的拳印能比。

    他已然猜到,是李西海的大哥李西江!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个时候竟然还有李西江凑热闹。

    “水……”宋逸扬呻吟。

    杨巧玉忙去拿水,飞快端回来,扶起宋逸扬的脑袋轻轻凑上茶盏,喂他喝水。

    宋逸扬喝过水,慢慢睁开眼睛。

    冷非正冷冷瞪着他。

    宋逸扬艰难的笑起来:“我没死?”

    “命好,死不了!”冷非平静的说道。

    宋逸扬看向杨巧玉,看到她憔悴的模样,心疼之极,忙安慰道:“巧玉,我不要紧的。”

    “你吓死人了!”杨巧玉嗔道,眼泪簌簌滑落。

    宋逸扬忙道:“是是,我该小心一点的,不该受伤吓你。”

    冷非道:“是李西江?”

    “唉……”宋逸扬摇头道:“我准备探一探他的底,没想到差点儿栽了,捡回一条命!”

    “恭喜你了,宋逸扬,你因祸得福!”冷非哼道:“乱探什么底,直接告诉我不就成了!”

    “你这人!”宋逸扬没好气的道,又笑道:“我怎么因祸得福了?”

    杨巧玉道:“逸扬,你服了洗髓丹。”

    “呵呵……”宋逸扬根本不当回事的说道:“哪来的洗髓丹,有的那枚不是送给张天鹏了么?为他人做嫁衣裳呀!”

    他一脸怪笑,幸灾乐祸。

    杨巧玉忙扯一下他,看一眼阴沉的冷非。

    冷非斜他一眼:“我刚刚又得了一枚洗髓丹,晚上要服用,结果你又受伤,……我上辈子欠你们的!”

    “哈哈,真是洗髓丹?”宋逸扬大笑。

    他丝毫没有不好意思,反而觉得有趣,看着冷非脸沉似水,更觉得有趣。

    “逸扬!”杨巧玉看冷非这般模样,有些不忍。

    “好好,不笑。”宋逸扬竭力收敛笑容:“不过冷非,你这命确实够苦。”

    “少啰嗦,李西江进城了?”冷非不想再说洗髓丹的话题,免得往自己伤口上撒盐。

    “进城了。”宋逸扬脸变得沉肃:“估计很快会找上你,他怕是不止二重楼!”

    冷非慢慢点头:“我要走了,家里你就交给你。”

    “去哪里?”

    “找一处地方避风头。”

    “是该避一避风头,……有煜王府的令牌在,他们不敢放肆,大姐与姐夫不怎么出门,要买什么东西,我会送过去。”

    “嗯,那我走了!”冷非哼道。

    他直接起身离开,返回外府。

    宋雪宜坐在后花园的小亭里,听着赵嬤嬤的述说,失笑道:“这么说,他还没是没能吃着洗髓丹?”

    “给了他那朋友。”赵嬤嬤道。...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