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132章 入谷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冷非竭力扭动身体,避开心口。

    “嗤!”他左肩一疼,被长剑贯穿。

    冷非趁机一拳打出。

    “砰!”郑天南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一口血,落地之后抱起李西江的尸首宛如一缕轻烟疾驰,一眨眼不见影子。

    冷非左肩已经鲜血汩汩。

    他闭上眼睛,想着李西江先前的手法,依葫芦画瓢,手指在肩膀点了数下。

    左肩一麻,顿时失去了知觉,然后鲜血减缓,慢慢的不再流,不由的舒一口气。

    他回想先前的一幕,再次想起了万象剑诀,右手不由的开始比划开来。

    可惜那一把宝剑了,郑天南即使中拳,身受重伤,还是坚持握住长剑,带着剑逃掉。

    可见那把宝剑的珍贵。

    他不停的运转着青牛撞天图,滋润着身体,体力已然枯竭,郑天南再不走,自己也要坚持不下去了。

    李西江一直让郑天南走,显然是怕自己用雷光,名门大宗的弟子没一个简单的,都很难缠。

    万象剑诀克制飞龙剑法,以柔克刚,当真非凡,他已然记住,只可惜心法不知。

    可仅凭这些招式,已经让他受益匪浅,就像李青迪的剑法,仅知其形,也威力不俗。

    他一直在参研着剑法,不知不觉,体力已然恢复,青牛撞天图神妙。

    他原本想摘下面具,可一想到李西江所言,白象宗弟子会不会精通追魂术?

    若精通这个,摘了面目也无用。

    伤势尽复之后,他继续赶路,一路之上谨慎小心,双耳竖起。

    一路很顺利,竟然没有白象宗高手纠缠,他便猜到了郑天南的心思。

    郑天南是想自己报仇雪恨,所以没禀报白象宗此事。

    七天之后,他出现在一座山谷前。

    这座山谷位于一座山崖之下,山崖宛如一把长剑刺向天空,直上直下。

    山谷周围冰冷异常,好像从秋天走进冬天。

    他力量虽强,血气旺盛,体质却差,对于寒冷的抵挡很弱,踏入这里便觉得异常的冷,恨不得多穿几件衣裳。

    他停在山谷口,一动不动。

    耳朵已然竖起来,倾听四周。

    对面的山林里藏着十四个高手,有四个一重楼的练气士,十个九层练劲高手。

    这些实力已然不俗。

    对面是一座巍峨巨峰,树林郁郁,隔着百米远,藏于那里的山林几乎不会被这边发现。

    藏在那里,能够清清楚楚看到山谷入口,监视一举一动,冷非皱眉想了想,不能断定。

    到底是登云楼的护卫,还是别有用心之人?

    他索性装作不知,在山谷的石壁处摸索了片刻,摸到了三个品字形的圆印,然后手指插入其中,轻轻一推。

    一块石头被推开,露出一个凹槽。

    他将那块银牌入进凹槽。

    “轰隆”一声闷响,石壁出现一个山洞,约有一人多高,能容一辆马车进出。

    旁边山谷的路径通往的并不是寒冰谷,而是一座真正的山涧幽谷,危险密布。

    真正的寒冰谷是要从这山洞进去。

    他听到对面树林里传来说话声。

    “该死的,是寒冰谷的人,上!”

    “上,杀了他!”

    随后一群人冲出树林,朝着冷非冲过来。

    他们速度极快,宛如一群狼蹿出树林,举刀拔剑,甚至还有的已经捏住暗器。

    冷非已然转过头来,双眼炯炯,一切尽收眼底。

    “嘿!”他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任由他们冲过来,好像被吓呆了不会动。

    一群十四人双眼放光,看他就像看一只无助的小绵羊。

    “杀——!”有人放出暗器。

    冷非斜踏一步,避开数支暗器。

    此时已然距离三丈远,对于武林高手而言便是近在咫尺。

    他双手挥动。

    “嗤嗤嗤嗤嗤……”一连串的厉啸声中,两道白光两道白光的射向对面人群。

    他们从兴奋到惊异,到愕然再到恐惧,然后止住前冲之势改成往后逃,这个过程中,七轮飞刀已然射完。

    逃得最远的是十丈外的一个青年。

    剩下的都已经脑袋爆炸,唯有这个青年只射伤大腿,躺在地上翻滚,疼痛欲绝。

    飞刀奇快,已然割断了大腿筋,用不上力,而且疼痛之极。

    “啊——!”惨嚎声不绝于耳。

    冷非来到近前,俯看着这青年。

    青年脸色惨白双眼涣散,显然已经被疼痛所击溃,即使仇人在跟前也没有反抗之意。

    冷非满意的点点头,留这个家伙活口果然是没错的。

    他骈起手指,在青年胸口点了数指。

    “啊——啊啊啊——!”惨嚎声上升几个高度。

    冷非伸手又点一下,惨嚎声再次降低。

    冷非满意的道:“说说罢,你是哪一宗哪一派的,要不然,你再享受一会儿。”

    青年只是惨嚎,不理会他。

    冷非笑着伸出手,骈起食指中指,便要点下去。

    “我说!我说!”青年忙大叫。

    冷非道:“那就赶紧的,嚎也没用,真有人来救,先宰了你再说!”

    “我是鹤鸣山弟子!”青年忙道。

    冷非皱眉:“鹤鸣山?哪个鹤鸣山?”

    “只有一个鹤鸣山!”青年傲然道。

    “唔,那好,你上路吧!”冷非点点头,一刀贯穿他眉心,炸开了他脑袋。

    既然知道了哪一宗,那便好办,先进去看看再说,他隐隐有不详的预感。

    这帮家伙肆无忌惮的守在这里,一看到是寒冰谷的人便杀,里面是什么情形?

    他脚步不停,直接跑进了山洞,一按洞内的一块儿石头,顿时轰隆一响,后面山洞口重新封住,厚约一人宽的石门几乎不可能人力撼动。

    山洞里晦暗不明,他眼力过人,不受黑暗影响,沿着平坦的路往前走,转了两个弯之后,眼前豁然开朗。

    寒气森森中,眼前是一座冰湖,几乎占据整个山谷,湖边是碎冰,湖中央却生长着一片莲花。

    这一片莲花与寻常莲花有异,竟然是红色,娇艳夺目,浓烈似一团团火焰在水面上燃烧。

    山谷四周是一片片平坦的药圃,每块药圃只有一亩,有的在开花,有的在结果,有的还是绿芽初生。

    山谷里一片宁静,寂静无声。

    冷非脸色阴沉下来。

    山谷的冰寒能压制血腥,却瞒不过他灵敏的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