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143章 识破(十更盟主心里有梦)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PS:热烈祝贺第一位盟主诞生,盟主心里有梦!

    “你想怎么做?”王发问道。

    冷非摇摇头:“只能随机应变,依照我的推算,蒋佩琪不会亲自下山,那个徐子仁先别弄死,其余人无所谓。”

    他不会小瞧别人的智慧,把蒋佩琪往高了估算,万一发现了有阴谋,蒋佩琪会如何做?

    换成自己,一者会装做不知道,二者会埋伏高手,来个将计就计,反暗算对手。

    可蒋佩琪不一样。

    八个人没有消息,蒋佩琪恐怕最先想的到是白象宗,觉得是白象宗出的手。

    他若亲自下山,遇上白象宗高手,那将如何自处?是打还是不打?

    打可能打不过,甚至麻烦无穷,不打又损了泉主的威风,从此威严尽丧,属下离心。

    冷非之所以选徐子仁,就是为了他的身份,与白象宗扯上关系,借力打力。

    有白象宗在,就会遮住蒋佩琪的智慧,不会想到别的上面,不会想到是暗中有人捣鬼,来自寒冰谷的报复。

    鹤鸣山十四个家伙被灭,鹤鸣山却一直没动静,应该是留下的白象宗那个暗记所致。

    自从知道鹤鸣山是白象宗的附庸,他便一直在利用白象宗压制着鹤鸣山。

    从那十四个家伙死后所留的暗记,再到这一次设计诱杀,都是在利用白象宗的威慑。

    换了旁的宗,没有这般好效果。

    “死?他们想得美!”王发冷笑一声,目光冰冷,又半信半疑的看向冷非:“……算起来已经九个下属没消息,他不亲自出手?”

    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亲自出马。

    “很可能不会,但无所谓了。”冷非摇头:“在鹤鸣山杀了两个,再加上这九个,还剩下九个,加上蒋佩琪一共十个!……尽量解决他们!”

    “小心!”王发道。

    冷非抱抱拳,转身化为一道影子掠走。

    ——

    他来到程忧的院子,董莹已然回来,正在院中负手踱步,露出焦急神色。

    看到他推门进来,她忙迎上来,关上门,急声道:“山主出关了!”

    冷非皱眉:“何时出的关?”

    “就在一个时辰前!”董莹低声道。

    冷非沉默下来,负手踱步。

    董莹明眸如水紧盯着他。

    冷非脑海里转着万千的念头,一个生,又一个灭,高速运转着种种的可能与麻烦,解决的办法。

    鹤鸣山山主一出关,很可能直接去信给白象宗,最可能的是压下这件事。

    蒋佩琪不会再派出人手,权当作没失踪八个属下,一切都当作没发生过。

    那样一来,要收拾蒋佩琪这帮南天泉的家伙便没机会,十二重楼的高手坐镇不会给他机会。

    他不知道十二重楼到底有多强,多么可怕,但知道自己绝不是对手,没有侥幸之理。

    “董姑娘,你先下山!”冷非忽然停住,肃然说道。

    董莹忙道:“我不急,山主也看不破我的易容术,先天高手都能瞒得过!”

    冷非摇摇头:“不能大意,不值得冒这个险,你先下山,去青玉城等我。”

    董莹明眸一亮:“周大哥是青玉城的人?”

    冷非轻点头。

    “好,那我在青玉城等周大哥。”董莹忙点头。

    冷非道:“我若回青玉城,会在傍晚去陶然楼,若没见着你,会留下暗记。”

    “好!”董莹用力点头。

    冷非道:“那现在便下山!”

    “明天我光明正大的走便是了。”董莹道。

    “夜长梦多。”冷非道。

    董莹道:“我想打探一下山主的虚实再走,周大哥你想知道吧?”

    “……太危险。”冷非皱眉。

    董莹抿嘴笑道:“我对这个最在行,旁敲侧击,不会惹人怀疑的。”

    冷非想了想,慢慢点头。

    董莹道:“周大哥,要不然,激一下蒋佩琪?”

    她看冷非的行事,是要对付南天泉,一直在替他想办法,调走了八个,加上死去的两个,还有失踪的一个,南天泉只剩下了九人。

    只要把这九个送下山,周大哥应该就完成任务了。

    “风险太大。”冷非摇头。

    他也想过这主意,通过谣言刺激一下蒋佩琪,逼他不得不下山,否则无法在属下跟前站稳。

    可这么做的风险太大,已经有一个谣言,再有一个,很容易惹起怀疑,旁人都不是傻子,尤其这些鹤鸣山的家伙,作恶多了,戒备心都很重。

    董莹轻轻点头:“那周大哥,我去啦。”

    “宁肯无功,也不能出错。”冷非道:“万万小心,十二重楼练气士深不可测。”

    董莹嫣然一笑,拉开门轻盈的钻出去。

    ——

    冷非在程忧院内练刀。

    刀光雪亮,鹤鸣八刀越练越妙,刀风开始时呼呼作响,到了后来却无声无息,刀速却更快。

    他凝神之下隐隐有一错觉,仿佛感受得到空气的纹路,刀势顺纹而削,所以无声无息,而且速度更快。

    他进入一种奇妙境界,身与刀合,刀与天地合,沉浸其中难以自拔,鹤鸣八刀在突飞猛进。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已然是月上中天。

    他忽然惊醒,脸色微变,听到了脚步声。

    于是轻轻一跃,无声无息进入隔壁宅子,施展潜渊诀化为一颗石头,隐于墙根下阴影中。

    “就是这里,搜!”一共四人踏入程忧院子,一个中年男子低声喝道。

    另外三人开始进进出出,却一无所获。

    “程忧到底哪去了?”

    “长老,会不会已经死了?”

    “嗯,可能。”

    “我觉得是被捉走了,想模仿程忧一模一样,需要对他极了解,要仔细观察,要不然神态举止怎能如此相像?”

    “那就是被捉了,然后囚禁起来观察,才能混进来,这小丫头当真厉害,不过嘿嘿……,犯在山主手上,算她命好,死得会很痛快!”

    冷非的脸色阴沉下来,没想到董莹真栽了。

    “她千算万算,没想到程忧与山主的关系,运气不好!”

    “咱们谁也没发现她是西贝货,亏得山主慧眼。”

    “嘿,那可是亲儿子,能瞒得过?”

    他们一边搜索着一边说话,最终没能搜到冷非所挖的坑,而且他们也下意识的不想搜出尸首来。

    冷非皱眉。

    没想到董莹见到了山主,所以会被识破。

    他摇头,还说能骗得过先天高手,易容术再好,架不住运气不好。

    “可惜了这么一个漂亮丫头。”四人说着话往外走:“打进天牢是必死无疑了,活不过一个月。”

    “天牢那种地方,吓都吓死了。”

    冷非脸色越发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