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145章 劫牢(十二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冷非将手上的喇叭扯碎,一边疾驰一边撕成碎末。

    碎末随着山风扬起,纷纷扬扬消失于山林间。

    他跑出三十丈远,钻进一个小山洞,然后运转潜渊诀,一动不动如石头。

    片刻后,衣袂飘飞声响起,脚步轻盈无声。

    来人停在山巅位置,一动不动,任由山风吹拂衣衫。

    冷非脑海里一个个念头涌动。

    徐济帆乃徐子仁父亲,便是那个传徐子仁白象吞气图的中年男子,深不可测,是白象宗的高徒,地位在白象宗内也不会低。

    他不知道徐济帆的境界,却绝不是四重楼,甚至也不是六重楼,应该高得多。

    从外面孙鹤鸣的反应来看,自己这一步走对了,刚才的喊声震住了孙鹤鸣,否则应该不屑一顾,看都不过来看。

    他模仿徐济帆的声音几乎没有破绽,声音通过喇叭的扩充,也足够大,显得修为深厚。

    孙鹤鸣停了半晌,飘飘而去。

    冷非侧耳倾听,通过衣袂飘飞声,判断是鹰悬崖方向,暗松一口气,却没动弹。

    他一动不动趴在山洞里,好像化为一颗石头,永远不动。

    片刻后,衣袂飘飞声再响。

    孙鹤鸣去而复返,过了一会儿,才重新飞向了鹤鸣山方向,冷非仍旧不动。

    一盏茶后,衣袂飘飞声再起。

    孙鹤鸣又去而复返,这一次最终飞向鹰悬崖方向。

    冷非摇摇头,彻底放松下来,慢慢从山洞里出来,轻盈的跃向鹤鸣山,直接去往天牢。

    天牢的入口是一座大殿,而这大殿正是练武场后面三座大殿之一。

    大殿外一直有护卫镇守,彼此间隔着数丈,防止有人忽然闯入一举杀了两人。

    冷非在阴影里潜行,无声无息。

    服过天元果之后,他通过一路疾行,身体沸腾,渐渐发现了天元果的玄妙。

    他的力量好像没有太大变化,速度增了一大截,踏月浮香步速度增了一大截,不是因为力量更强,而是因为身体速度大增。

    出拳的速度也大增。

    体质同样更强大,跑了这么久,气都不粗,比先前更强。

    内视更清晰,五官也更敏锐强大。

    此果与洗髓丹的差别只是一个增强力量,一个增强速度,后者更难增强,所以天元果更难得。

    可惜雷光没能更粗。

    “嗤!嗤!”两道轻啸声中,大殿外一左一右两个护卫脑袋一下炸开,身子稳稳站在原地,他们再没有了发出声音的机会。

    冷非上前取出飞刀,刀上滴血不滴,雪亮无瑕。

    他发现自从吃了天元果后,再施展快意刀,速度更快之余,竟然不沾刀身,显然快意刀发生了微妙变化,神奇异常。

    他慢慢推开大殿,顿时迎面四道刀光。

    “嗤嗤嗤嗤!”四把飞刀几乎同时射出。

    他化为一抹影子,迅速掠过大殿内四个角,接住了落下来的四把飞刀,不使其出声。

    大殿内已经没有呼吸声,清除干净,他走到主座前,用力一扳太师椅背。

    “轰隆!”地板出现一个向下洞口,黑漆漆阴森森。

    冷非对自己耳朵有信心,毫不犹豫的往下,沿着台阶来到一个厚重铁门前。

    铁门前站着两个佩剑青年,正肃然挺立,显然是听到声音后赶紧做出的紧张状。

    冷非瞥一眼他们,坦然来到铁门前。

    两人迟疑,紧盯着他。

    他们从没见过冷非,但看冷非模样不像闯入者,反而像是主人。

    冷非淡淡道:“打开门!”

    “你是……?”两青年按剑而立,浑身紧绷。

    冷非露出不耐烦神色,冷冷道:“你们是新来的吧?”

    “嗤嗤!”两人刚要点头,两道白光已经射进他们眉心,炸开他们脑袋。

    冷非捡回飞刀,雪亮无瑕,滴血不沾。

    临来之前该先弄一批飞刀,免得要一次一次捡刀。

    这些一重楼的练气士该用寻常飞刀,不值得用宝刀。

    冷非搜出他们腰间钥匙,两把钥匙合在一起,然后各插进一个锁孔内,两把钥匙同时一拧,打开了铁门。

    一跨进铁门内,顿时冰冷气息扑面而来,他现在体质强大已经不惧寒意,仍旧打一个寒颤。

    “啊——!”尖叫声响起。

    冷非心猛一揪,这是董莹!

    心急如焚,他忙强行压下,扫一眼宽敞的通道。

    通道旁是一座座小房间,铁门加上铁网,里面是一个个蓬头垢面的男子,看不清年纪。

    “啊——!”董莹的尖叫声再响,撕心裂肺,无助而绝望,仿佛临死前的悲鸣。

    冷非心猛的揪起,身形陡然加快。

    他沿着声音来到一座铁笼子前,挥刀射出。

    董莹正被吊在半空中,脚尖被坠着铁块,下面是尖尖的竹签子,铁块一晃,十根脚趾便碰上竹签尖,所以要竭力保持身子不荡动。

    她双手已经扎满了竹签,血肉模糊。

    一个老者原本正在得意微笑,此时已然被飞刀爆炸了脑袋,软绵绵倒地。

    老者旁边四个青年也在微笑,脸上的愕然乍一出现,飞刀便至,炸了他们脑袋。

    “周大哥!”董莹大喜过望。

    她一看这些人的死状,便知道是冷非到了。

    冷非打开铁门,看到她十指的惨状,能想象到有多疼,脚趾被扯得血肉模糊,根本不能走路。

    “走吧!”冷非先斩断竹签与铁块,再轻轻放下她,小心翼翼唯恐再弄疼她。

    他心下内疚,若不是为帮自己,董莹在孙鹤鸣一出关马上离开,也不会受这个罪。

    董莹扭出一道笑容:“周大哥,我不要紧的。”

    冷非沉着脸没说话。

    董莹轻笑道:“我是叫得惨,其实没伤及根本,他们根本伤不到我。”

    冷非阴沉着脸:“别说话,咱们尽快出去。”

    孙鹤鸣有可能提前回来,这位山主是个多疑的,说不定走到半路便返回。

    鹰悬崖离这里很远,即使十二重楼练气士也要走上三四个时辰,往返得七八个时辰。

    董莹道:“我打听到,这位山主是到了十二重楼,可惜一直不能突破,这一次得了天火莲,还是没能突破,看来是突破不了啦,咯咯!”

    冷非道:“他怎看出你是假的?”

    “这家伙很多疑,试探了我两句,我露出了破绽。”董莹懊恼的道:“太狡诈了!”

    冷非一边说话一边背起她往外走。

    他无声无息潜出大殿外,在阴影里行走,迅速钻进树林里然后下了山。

    把董莹放到一个山洞里,冷非道:“你在这里养伤,伤好了便离开,我去一下。”

    “周大哥你要回去杀人?”董莹问。

    冷非轻轻点头,平静的说道:“我要杀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