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192章 离开(五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唉……”她最终摇头叹一口气,知道劝不动冷非:“小月姑娘,多谢公主一番好意。”

    “黄夫人你不劝劝他?”唐小月难以置信。

    宋雪宜轻轻摇头:“小冷不会为奴。”

    “公主的家奴呀。”唐小月道:“我们都是公主的家奴,比别人还高了几等呐!”

    宋雪宜道:“公主青眼,当然是感激不尽的,可惜小冷他不想为奴,若是公主……”

    “那便没办法了!”唐小月哼道:“那便算了,告辞!”

    冷非抱抱拳没说话。

    唐小月狠狠白他一眼:“冷非,你一定会后悔的!”

    冷非笑笑。

    唐小月怒气冲冲的离开。

    她觉得冷非无法理喻,简直莫名其妙,多少人想成为公主的奴仆还不可能呢,他倒好,硬生生推了这个机会!

    宋雪宜也万分惋惜,看着冷非摇摇头。

    冷非笑了笑:“夫人,我先回去了。”

    “你呀……”宋雪宜叹息道:“别后悔才好,这机会确实可惜了。”

    冷非笑而不语,抱拳冲赵嬤嬤点点头,转身离开。

    他缓步往回走。

    成为公主的奴仆是青云之梯,想想他与宋逸扬当初花了多少心思,花了那么多银子才能让大姐一家成为王府的仆从。

    现在有更好的机会,只要签下卖身契,便能平步青云,没人敢再欺负到自己头上,精绝武功随意学,成就顶尖高手,即使是奴仆,又有谁敢小瞧自己?

    当今天下不问出身,只问武功,强者为尊。

    可他无法答应。

    他雷性入骨,霸道横绝,平时一直被他强自压着,可绝不能容许自己成为奴仆。

    更何况,成为奴仆,这是公主故意为之,是为羞辱自己,压下自己的傲骨。

    回到小院后,又被董莹缠着一番追问,冷非轻描淡写说几句,董莹便跳脚,觉得公主太不仗义,趁火打劫!

    ——

    清晨时分,内府一片宁静。

    冷非背着董莹抹着泪收拾好的包裹,慢慢走出了自己小院,一出小院便停步。

    小院外正站着一排内府护卫,静静看着他。

    冷非抱抱拳,一言不发,大步流星出了内府,转身看一眼内府大门,然后化为一道影子掠出去。

    他迅速进入朱雀大道,混进人群。

    很快走到朱雀大道的尽头,到了南城门,白象宗高手没再出现,他顺利出了城门。

    一踏出城门,便见城门不远处站着一群白衣骑士,中间簇拥着一个大红披风的白衣女子,正是靖波公主唐澜。

    唐澜白纱遮面,静静坐在高大神骏的马上,怀里抱着一只雪白的小貂。

    唐小月与唐小星也是一身骑士打扮,扮作男装,混在众骑士当中很难认出。

    人群中还有当初败过的谭紫剑。

    谭紫剑脸色沉肃,一言不发的盯着他,双眼闪着冷光。

    冷非脚步不停,很快来到了白衣骑士们之前。

    “叽!”小貂忽然叫一声,倏的一闪,已经落到冷非的肩膀上,轻轻擦着他下颌。

    冷非露出笑容,伸手便要摸它。

    “住手!”唐澜娇叱。

    冷非停住手,看向唐澜。

    众白衣骑士轻轻一闪,让出了唐澜。

    他们胯下的骏马宛如与他们心意相通,如臂使指,动过之后便静静站着如雕像。

    唐澜来到他近前,美丽的眸子冰冷:“冷非,你可想好了?”

    冷非抱拳,淡淡说道:“公主的美意心领了!”

    “你自己想死,谁也挡不住!”唐澜冷冷道:“我也算有了交待!”

    冷非眉头一挑,已然明了。

    定是千雨娘娘有叮嘱要她关照自己,所以她才会这么做,一箭双雕,一者对千雨娘娘有交待,二者也能趁机压一压他的气焰。

    唐澜道:“小雷!小雷!”

    冷非轻轻一抖肩膀。

    小貂“叽”的叫一声,一闪回到唐澜怀里,趴在高耸胸脯中间,找了个舒服姿势懒洋洋不动。

    冷非抱拳道:“公主,告辞!”

    “慢着!”唐澜喝道。

    她还真有点儿担心,万一冷非真死在白象宗手上,她没办法跟母妃交待。

    母妃教训起人来没完没了,耳根一两个月甭想清静。

    冷非淡淡看着她。

    “放肆!”唐小月喝道:“冷非,你太无礼啦!”

    冷非轻笑:“在下可有失礼之处?”

    “小姐,要不要教训他?”唐小月扭头看向唐澜。

    唐澜看向冷非:“你真觉得自己能压得过所有练气士?”

    冷非傲然不语。

    他知道在唐澜跟前,越是谦卑越是被看低,傲气一点儿反而印象深刻。

    他更感激千雨,当真是宅心仁厚。

    “纪怀山,给他点儿教训!”唐澜道。

    一个枯瘦如柴的中年骑士抱拳:“是,公主!”

    他尖嘴猴腮,脖子前探,后背微驼,看着实在不像一个好人,怎么看都像是鸡鸣狗盗之辈。

    冷非皱眉看着这个纪怀山。

    纪怀山转身过来,气势顿时一变,冷非感觉一轮太阳出现在跟前,气息灼热。

    纪怀山盯着冷非,断喝道:“纯阳宗纪怀山!”

    他从马背上跃起,如一片叶子飘向冷非,轻飘飘拍出一掌。

    这一掌轻盈而迅捷,掌力似乎至阴至柔。

    冷非一听到纯阳宗,便知此人的武功路数。

    腰间鹤鸣刀化为一道电光斩至。

    纪怀山没想到刀光如此之快,皱眉后退,如身后有人扯着他,跟着又跃前,右掌拍向冷非。

    他一退一进,轻灵迅捷。

    刀光如雪白匹练再次斩至。

    纪怀山再退,不与鹤鸣刀相接。

    随之又前探出掌。

    冷非刀光更快斩下来。

    “叮……”清鸣声中,纪怀山手掌如蛇般缠上刀身,跟着猛的一扳,便要将鹤鸣刀夺过来。

    他枯瘦如柴却天生神力,在公主靖岳十八骑中力量第一。

    冷非轻轻一抖刀身。

    纪怀山像一块攻城石被抛出去,撞上一棵松树。

    “砰!”松针簌簌落下,“喀嚓”一声,大腿粗的松树断成两截缓缓倒下。

    纪怀山翻个滚站起,矫健灵动,没受伤。

    他直勾勾盯着冷非看。

    自己天生神力惊人,修炼了纯阳宗武学之后,更是突飞猛进,练气士之中几乎无人能及。

    可在冷非跟前,自己就像是蚍蜉撼树,莫名的生出绝望。

    唐澜轻颌首:“难怪能杀光鹤鸣山贼子!”

    纪怀山是十二重楼练气士,而且天生神力,在练气士中罕有敌手,冷非能挡得住他,便有自保之力。

    冷非抱拳:“公主,在下告辞!”

    “随你吧。”唐澜摆摆玉手。

    纪怀山深深看他一眼,跃上马背。

    “走吧!”唐澜淡淡吐出两个字,纵马而去。

    众白衣骑士簇拥着她而去。

    冷非催动踏月浮香步,也紧跟着他们身后,片刻后,已经超过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