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198章 出关(十一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他已然了解,身体是有了变化,自然有了卸力之能,而且有一定的横炼底子。

    但做不到刀枪不入,只能减弱伤害。

    他相信只要再进一层,到达九龙锁天诀的第六层,防御应该更强,到后来甚至刀枪不入!

    九龙锁天诀确实神妙无比。

    可惜!

    它太难练了,太难精进,自己苦苦追索,把武藏殿的所有关于龙的书都读遍,融会贯通之后,也只能做到这一步!

    想在惊雪宫把九龙锁天诀练成是不可能了,最终还是要去王府或者皇宫。

    可王府与皇宫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即使进去,也找不到藏书或者关于龙的线索。

    他不由的想起当初唐澜的提议。

    成为唐澜的奴仆,说不定已经找到了龙的线索,甚至可能精进两层甚至三层,更甚者练成九龙锁天诀。

    他在内心问自己,后不后悔?

    最终轻轻摇头。

    再来一次选择,他还是拒绝。

    再不择手段也不会答应!

    无法容忍仰视唐澜,被唐澜俯视。

    他身形闪动,小院内填满了他的影子。

    力量又增一千斤的情形下,他双腿更有力,速度也更快,信心也更足了一分。

    他停住身形,精神充沛,于是动身前往武藏殿,要继续翻看别的秘笈与武学书籍。

    他最渴望的便是这些,迫不及待的想都看完。

    刚一拉开门出来,东面的小院忽然出来了江盈语,朝他轻轻摆一下手,左右看一眼快步跑过来。

    冷非好奇的看着她,怎这般鬼鬼祟祟?

    江盈语拉着他重回他院子,压低声音道:“小师弟,你得罪了杨若海师兄?”

    冷非点点头:“是骂了几句,怎么啦?”

    “你可闯大祸啦!”江盈语焦急的道:“得罪了程师兄没什么,他在中宫,可得罪了杨师兄,那就是麻烦无穷。”

    冷非道:“会有不长眼的家伙找我麻烦?”

    “那是一定的。”江盈语轻声道:“少宫主的倾慕者太多啦,对杨师兄这个少宫主弟弟也是爱屋及乌,你得罪了杨师兄,他们一定会找麻烦,……而且大家也会孤立你的,你得罪了少宫主啊!”

    “那便来罢。”冷非不在意的道:“江师姐你也尽量少跟我说话,免得难做。”

    江盈语白他一眼道:“我当然也要避嫌,所以才能偷偷摸摸的,还好咱们隔着近。”

    冷非笑道:“那江师姐可有辟谷丹?”

    “有啊,你要多少。”江盈语道。

    “有多少要多少。”

    “辟谷丹不能多吃的,吃一颗抵两天,不能超过十天,会伤身的,给你四颗。”江盈语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倒出四颗青绿的丹丸给他。

    冷非接过来打量下,嗅到了淡淡的香气,独特的香气钻进鼻中,沿着食道向下走。

    顿时胃口大失,不想吃饭,香气在身体里转一圈,最终消失于五脏六腑里。

    身体暖融融的,好像刚吃过饭的感觉。

    他精神一振,这辟谷丹确实厉害,竟然能补五谷之精气,不必从脾胃运化,直接作用于身体。

    “多少钱一颗?”

    “一两银子,先欠着。”

    “也好,那我先去武藏殿了。”

    “小师弟,小心,他们可能会暗算你。”

    “呵呵……”冷非笑了,摇摇头出了院门,江盈语也小心的出来,左右看一眼,迅速跑回自己的门口。

    ——

    冷非沉浸于书海里,从第一楼看起,有用的便翻看并记住,觉得无用的便扫两眼抛开。

    他两天服一颗辟谷丹,一口气读了八天的书,才依依不舍离开武藏殿。

    正值中午,他出武藏殿便直接去他前两次去过的酒楼。

    刚一踏上酒楼,便发现人们目光有异,纷纷避开,于是好奇的看向四周。

    楼内并没有认得的,不见程芒不见杨若海。

    他坐下,点一桌子的菜。

    小二刚跑开,邻桌的青年探身过来,压低声音道:“冷公子,不好啦。”

    冷非疑惑的看他。

    青年相貌平庸,但双眼明亮,眉宇间充满英气,压低声音道:“少宫主今天出关!”

    冷非失笑:“原来如此!”

    “少宫主一出关,一定要找你麻烦的,你最好还是赶紧下山避一避。”青年低声道。

    冷非道:“少宫主可是先天高手?”

    “现在还不是,但也快了。”

    “那便是了。”

    “少宫主下手很毒的。”

    “总不至于杀我?”

    “少宫主毒手之下,欲死欲仙啊,没有一个不怕的。”

    “那更要试试!”

    “唉……”

    “多谢你的好意,拭目以待罢!”冷非笑道。

    青年摇头不已,目光充满怜悯,又有一个要倒霉的,少宫主手下还没有一个幸免的。

    冷非慢条斯理的吃过饭菜,原本想返回武藏殿,可没辟谷丹是一个麻烦,还要跟江盈语买。

    来到江盈语小院前,凭他耳力,断定周围没人经过,上前敲门唤道:“江师姐!”

    屋里没有应声。

    他清楚听到江盈语的心跳声,她正摒息凝气,一声不吭,装作院子里没有人。

    冷非皱眉。

    难道她听到少宫主要出关,也要避嫌?

    “江师姐,赶紧开门,趁着外面没人!”他没好气的道,鼻中已经嗅到淡淡的药香与血腥味。

    他当初在鹤鸣山被浓烈的血腥味熏出阴影来,鼻子对血腥味格外的敏感。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今天不舒服。”江盈语轻声说道。

    冷非轻轻一跃,掠过墙头落到院内,看到脸上包着白布的江盈语正站在院中央。

    江盈语吓一跳,忙道:“你怎闯进来了?”

    冷非盯着她脸上的白布:“受伤了?”

    “嗯,不小心划到树上。”江盈语装作无奈的摇头:“真是够倒霉的。”

    冷非精擅演技,江盈语在他跟前太稚嫩,眼神与脸上的细微表情配合不协调,僵硬得很,根本不过关。

    “谁干的?”他平平淡淡的问,好像在问吃过饭没有一样的平淡。

    江盈语摇摇头道:“真是不小心划的。”

    冷非道:“程芒?”

    “他敢——!”江盈语哼道。

    冷非道:“那就是杨若海!”

    江盈语道:“他也是不小心而已,没什么的。”

    冷非露出一抹微笑:“还真是狗仗人势啊,少宫主今天要出关,他便胆气大壮,敢嗞牙了。”

    “小师弟,千万不可乱来!”江盈语一看他的表情,便知道不妙,忙道:“一点儿小伤,只是划破了一点儿皮,过两天就好,甚至不会留疤。”

    冷非摇摇头,平静的道:“女孩子的脸怎么能碰?”

    他越平静,江盈语越觉得不妙,感受到周围空气好像都变冷了两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