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219章 龚宁(八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冷非能听得到两人说话,脸露微笑。

    看到张天鹏,便想起两人一起在登云楼的日子,说起来过去并没多久,可总有恍如隔世之感。

    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他们都已经大变了模样。

    张天鹏与赵青荷比翼双飞,同进同出,已经踏入了十重楼练气士,依照他们这个进境速度,踏入十二重楼指日可待。

    “你这个朋友不错。”杨若冰淡淡说道。

    张天鹏浑然不顾同门的眼光与他述旧谊,确实是真朋友。

    冷非微笑点头。

    他与张天鹏彼此诚心相待,自己不以聪明而耍小聪明,舍得分享,两人才会有如今的深厚情谊。

    不过这种朋友也不会太多,并非诚心就能换回诚心,还是要有一颗识人之心。

    杨若冰扫一眼他。

    能有这般朋友,说明他这个人还不坏,可惜男人就是男人,都是贪花好的。

    两人一路疾行,甚少说话。

    杨若冰一幅拒人千里之外的神,冷非则有些心不在焉,他沉浸在白猿十二剑图录的世界里。

    他慢慢咀嚼着十二幅剑诀,越是咀嚼越是滋味无穷,受益匪浅,对于飞龙剑法的领悟更进一层。

    偶尔他触摸到手指间的天雷刀,便生出水乳交融之感,血肉相连,好像便是自己身体的部分。

    他一直在想着当初那一刀。

    雷光竟然能够进入天雷刀,催动天雷刀射出,当真如雷如电一般的迅捷。

    雷光进入天雷刀内,周围世界仍旧缓慢,自己出手会变快,天雷刀也会变快。

    这相当于雷光效果的叠加。

    一缕雷光进入天雷刀,达到用两缕雷光的效果,而四缕雷光则达到八缕雷光的效果。

    如此之下,谁人还能挡得住天雷刀?

    想到这个他便莫名的自豪,底气十足。

    练武到现在,才有一点儿感觉,才有痛快淋漓之感,才尝到笑傲的滋味。

    杨若冰疾行之际,偶尔瞥一眼冷非。

    她不想与冷非多说话,也不想冷非说话烦自己,男人碰上自己往往都多话。

    冷非却偏偏不同,竟然也颇冷淡。

    她不由的有点暗恼。

    难不成她的容颜不如李青迪,所以才让他提不起兴趣?

    男人就是这么个浅薄之物!

    她暗自想着,坚定的闭上嘴,一言不发。

    两人速度越来越快,冷非不知不觉跟着她走,她则故意加速,越来越快。

    到了傍晚时分,杨若冰停在了一座大城前。

    冷非醒过神:“到了?”

    杨若冰瞥他一眼道:“没到。”

    “这里是……?”

    “歇一晚,明天中午便能到。”

    “少宫主做主便是。”

    杨若冰深吸一口气,迈步进了城内,顿时喧嚣扑面而来,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杨若冰直接上了一座奢华气派的酒楼。

    酒楼的门窗皆是紫檀所做,散发着淡淡香气,雕刻有栩栩如生的图案,显然出自名家之手。

    大门的门环都是黄金所铸,当真是无一处不奢华,富贵之气逼人,让寻常人家避而远之。

    但这酒楼却是客人络绎不绝,冷非与杨若冰的穿着在一群锦衣玉服的客人当中颇为素淡。

    他们直接登上二楼,一上楼有一处长柜,后面一个秀丽的中年女子正垂首拨动着算盘。

    杨若冰一上来,中年秀丽女子忽然抬头,顿时一怔,忙迎上来道:“少宫主!”

    “龚师姐。”杨若冰轻颌首。

    “少宫主大驾光临,当真是……”中年秀丽女子龚宁激动的道:“快快有请。”

    她亲自在前面带路,带两人上了三楼,到了一座宽大的屋内,素洁淡雅,颇合杨若冰的心思。

    “少宫主,这位是……?”

    “新入宫的冷非。”

    “原来是冷师弟!”龚宁笑着抱拳:“咱们便不是外人,想吃什么随便招呼,想喝什么酒也一样。”

    冷非笑道:“龚师姐,那咱们便不客气啦。”

    他能看得出来龚宁的亲切与激动,客气的话反而冷了她的心思,越不客气越好。

    他一口气点了数道名菜,听得龚宁不停点头,眉开眼笑。

    杨若冰瞥一眼冷非,摇摇头道:“就这些罢。”

    “再来一壶美酒。”冷非笑道:“龚师姐,要你们酒楼最好的!”

    “你倒是不客气!”杨若冰哼道:“这酒楼是龚师姐自己的产业。”

    龚宁笑道:“请少宫主与冷师弟一顿饭还是请得起,我先吩咐下去。”

    她轻盈的下去。

    冷非打量着这屋子,赞叹道:“好生气派,看来龚师姐经营有道哇。”

    杨若冰轻颌首。

    冷非道:“在这么大的城,经营这么一座酒楼,没有点儿关系是不成的?”

    “龚师姐是城守夫人。”杨若冰道。

    冷非笑道:“城守夫人还用亲自经营酒楼?”

    一句话的事,自有人帮忙,甚至只占份子坐等收钱,权力自然伴随着金钱。

    杨若冰道:“龚师姐当初在惊雪城内建了一座酒楼,后来经营不善关闭,便有了执念。”

    冷非失笑。

    “她成了城守夫人之后,日子也无聊,也算是打发时间,还好夫婿开明,没怎么阻拦。”杨若冰道。

    冷非慢慢点头。

    两人正说着话,龚宁去而复返,笑盈盈的提着一壶酒拿了三只玉杯,坐下来喝酒。

    “龚师姐,长生谷那边现在如何情形?”杨若冰放下玉杯,淡淡问道。

    “不太好。”龚宁摇头道:“长生谷的长生老祖闭关,啸月剑派与白象宗联手了,去长生谷的路不太平。”

    “处境堪忧?”杨若冰蹙眉:“啸月剑派与白象宗不敢太过份?”

    “是不敢,只是小打小闹,即使长生老祖出关也不会理。”龚宁轻轻蹙眉:“啸月剑派与白象宗也狡诈,拿捏好了分寸,伤而不杀,骚扰不断。”

    冷非道:“可有先天高手?”

    “现在还没有。”龚宁笑道:“这种事,先天高手不会轻易出动,否则就闹大了,会死太多的练气士,彼此都有顾忌。”

    冷非慢慢点头。

    “少宫主要去长生谷?”

    “嗯,要去求两颗洗髓丹。”

    “少宫主,怕是很难。”龚宁道:“长生谷现在不外送洗髓丹了。”

    “嗯——?”

    “据说天元果被白象宗所夺,所以洗髓丹无药材可用,今年是炼不成洗髓丹了。”

    杨若冰玉脸顿时沉肃。

    冷非捏着白玉杯,微笑道:“旁人求不得,少宫主也求不得?”

    杨若冰狠狠剜他一眼。

    ps:更新完毕!...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