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读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94章 辣手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两人脚下疾行,张天鹏一脸的兴奋:“哈哈,冷兄弟,咱们运气够好的,一上来便有机会立大功。”

    冷非摇摇头:“未必是大功。”

    “要是把这些家伙都赶跑,还不是大功?”张天鹏不解。

    冷非道:“要是他们突然出手,咱们赶跑了,算是大功,现在嘛……,不算。”

    张天鹏眼睛瞪大,马上恍然,一拍巴掌:“唉……,可惜啊!”

    冷非笑了笑道:“这是咱们职权如此,没办法的事,身为前哨要是发现不了他们,不但无功反而有过。”

    “是啊……”张天鹏满面遗憾神色:“要是咱们不是前哨,那便好啦!”

    冷非道:“别人也不是吃素的,未必发现不了。”

    “我看发现不了。”张天鹏摇摇头:“那帮家伙也不是吃素的,既然成心避开,哪能这么容易发现?也就是冷兄弟你听力厉害,旁人可没这本事。”

    他知道冷非的本事特异,尤其是听力,简直超出了想象,所以才能发现这帮人,换了陈近美汤牙这些人,根本不可能发现。

    两人说话功夫,来到了那片树林。

    张天鹏道:“老办法?”

    冷非道:“要躲着那四个练气士,先对付其他的,还要防备有别的练气士。”

    张天鹏郑重的点点头。

    冷非道:“别想着全歼,只要收拾几个就好,夫人那边不会坐视!”

    “……好吧。”张天鹏点点头:“反正是大功没了。”

    “这次是甭想大功了。”冷非道。

    张天鹏的劲头便没那么大了:“能收拾一个是一个,这也是咱们兄弟扬名立万的一战!”

    “正是。”冷非点头。

    张天鹏摸了摸身上的瓷瓶玉瓶,然后冲出去,宛如猛虎下山,冲向正零零散散隐藏身形的高手。

    “砰砰砰砰……”他施展踏月浮香步,依靠着树木加速,越来越快,冲进了猝不及防的忘忧楼高手近前,双拳同时砸出,所向披靡,没人能挡一拳。

    宛如恶狼扑进羊群,他一口气打出六记太岳镇魂锤,震飞了六人,继续扑击时,便遇到阻碍。

    他们反应也不慢,一下围上来,顿时十八个人围住他,几乎都拿着刀与剑。

    “叮叮叮叮……”张天鹏拳头迎上他们刀剑,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却是已然戴了手套。

    明月轩的秘法不能外传,但这种拳套之类的却不禁外传,赵青荷早就给了他。

    踏月浮香步精妙,他在人群里穿梭,竟然有游刃有余之感,不落下风,眨眼功夫又击飞了两人。

    “嗤嗤嗤嗤!”轻啸声陡然响起,四道白光闪现。

    四个男子飞出去。

    十八个人眨眼功夫只剩下了十二个,严密的包围一下变得稀疏,剩下的十二人脸色大变。

    既吃惊于张天鹏的拳法强横,又忌惮暗处飞来防不胜防的暗器,浑身紧绷,暗自戒备。

    一旦分心,张天鹏的压力便一轻。

    他越发神勇,双拳挥得如巨锤,一锤一个,再次飞出四个,眨眼间到了八个人。

    冷非的飞刀没再现,八人却不敢大意,一直在戒备,再加上张天鹏如此神勇惊人,便有了退缩之意。

    原本是雄心勃勃,要给登云楼一个“惊喜”,可现在还没碰上登云楼已然被这两个家伙打散。

    “走!”一道白光射出,伴随着白光的还有他的断喝,响在张天鹏耳边。

    张天鹏毫不犹豫,转身便走。

    白光同时击飞了一个忘忧楼高手。

    他身法奇快,转眼功夫脱离了七人的包围,钻进了树林,不时的蹬一脚树木,速度越来越快。

    待他脱离树林,来到大道上时,看到了宋雪宜一行人,忙喝道:“夫人!”

    “老梁,去帮忙!”宋雪宜沉声道。

    “是,夫人。”梁雪翁从马车上跃起,宛如一只灵猿,轻灵的钻进树林消失不见。

    “呜……”怪啸声骤然响起。

    宋雪宜皱眉沉吟,看向旁边的赵嬷嬷。

    赵嬷嬷无动于衷的摇头:“夫人,你的安全最紧要,他们目的还是夫人!”

    “你有理!”宋雪宜没好气的哼道。

    赵嬷嬷低头不语。

    宋雪宜知道她做得没错,只是看着树林里的动静颇大,却不敢派出一般的高手。

    张天鹏信心十足,平静的盯着树林。

    片刻后,冷非与梁雪翁并肩出来,气息匀称,没有拼命厮杀之相,只是气势肃杀,他们没有敢开玩笑的。

    张天鹏哈哈笑道:“冷兄弟,如何?”

    冷非露出一丝笑意,点点头。

    张天鹏大笑:“就知道他们逃不掉!”

    众人松一口气。

    梁雪翁却没有一丝笑容,反而肃重异常,来到宋雪宜跟前抱拳道:“夫人。”

    宋雪宜微笑道:“梁老,既然胜了,为何还如此?”

    “夫人,有点儿麻烦。”梁雪翁沉声道。

    “什么麻烦?”宋雪宜笑道。

    拔除了埋伏,怎么说都是一件喜事。

    梁雪翁低声道:“小冷他们下手太狠,把练气士都杀了。”

    “嗯——?”宋雪宜一怔。

    梁雪翁轻轻点头道:“那些练劲高手只受伤,不伤及性命,练气士都没了命。”

    “几个练气士?”

    “四个。”

    “咝……”宋雪宜抽一口凉气。

    四个练气士!

    每一个练气士都是极重要的力量,一下损失四个,这对登云楼来说伤筋动骨,对忘忧楼也一样。

    梁雪翁道:“就怕忘忧楼不会罢休,一定要杀小冷的。”

    “好一个冷非!”宋雪宜笑道:“没白费那颗易筋丹。”

    “就是他们两个呀。”梁雪翁笑道:“怪不得那般厉害,远超老夫的想象。”

    “杀都已经杀了,这可是大功。”宋雪宜道:“不过小冷这手段,还真要好好用。”

    太过心狠手辣的,不是不能用,但要慎用,否则容易惹大祸,像这一次杀忘忧楼的练气士,会激化矛盾。

    不过即使不激化,忘忧楼也不会老实,给他们一点儿厉害瞧瞧也没什么错。

    “是。”梁雪翁点头。

    他想到冷非飞刀射杀四个练气士的情形,莫名的心寒,他们毫无抵抗之力,飞刀直接取性命。

    他暗自思量,想来想去,还是绝望,换成是自己也躲不过,冷非的飞刀委实太快太狠。

    “走吧,继续赶路。”宋雪宜道。

    梁雪翁跳上车辕,扬声道:“出发!”